她在祖国最南端学校“种花”(图)

发布时间:2024-06-08 17:44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7版 2024 06/05 15:42 | 查看:125次

图为洪美叔和三沙市永兴学校的孩子们在课堂上互动。受访对象供图

  一位在云贵高原长大的28岁姑娘,自愿来到祖国最南端的海岛学校任教6年多。为什么来三沙?她说:“教育这件事情本身就是美好的,不要考虑太多,干就要干好。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能保持纯真的自己。”

  她就是第28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琼台师范学院附属三沙永兴学校幼儿园园长、教师洪美叔。

“我为什么来三沙”

  未曾到访三沙的人可能对这里充满憧憬和想象:有着梦幻般的碧海蓝天,是自然资源宝库和热带动植物的天堂。但实际上,“高温、高盐、高湿、多台风、紫外线强”的气候和狭小的陆地面积对人类来说并非“宜居”。

  哪个女孩不爱美?有几个年轻人不爱热闹?大学刚毕业的洪美叔起初也不太适应。繁华都市的夜生活变成环岛散步和深夜加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单调乏味。“有一段时间我迷恋网上购物,每天坐在码头边等船送来我的包裹。”洪美叔借此缓解孤独和焦虑。

  为什么要来三沙支教,又为什么要一再续期留下?在夜深人静时,洪美叔也时常作激烈的思想斗争。

  “值得吗?”留岛任教实际上等于主动放弃了很多机会,不少家人和朋友不理解。

  她的回答依然是:值得。她用6年的青春作答,如今更坚定了选择。

  2020年11月,在洪美叔累计来岛快1000天时,曾写下了一篇小文《我为什么来三沙》。

  “记得第一次听说三沙,是在大二的一堂化学课上,老师跟我们分享了三沙的美。老师说,三沙海上有海鸥,夕阳特别美,那里学生很少,是一个祖国有需要、青年值得为之奋斗的地方。”

  从那时起,洪美叔上岛支教的种子就在心里生根发芽。

  按照琼台师范学院的规定,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去三沙实习任教。洪美叔的上岛之路一波三折,前两次报考都没有被选上,2017年大学毕业的她去了海口的一家幼儿园工作。工作三个月后,她在班级群里再次看到三沙招募支教老师的信息,她快速将个人简历发给负责该项目的辅导员。

  “接到永兴学校校长给我安排工作岗位的电话,那叫一个激动!”这一次她如愿以偿。

  支教的时间只有短短半年,关于去留,洪美叔需要做出新的选择。因为洪美叔心脏有旧疾,岛上高盐、高湿、高热的环境对她的身体来说负担很大。彼时,同事们无数次叮嘱她赶紧回去考编制;家人们劝她回去考乡镇公务员;同学们约她一起开幼儿园……面对不知该如何选择的未来,洪美叔也曾动摇。

  “才半年,还不足以为三沙教育事业发展留下我的印记。所以我想继续在这里,将青春的汗水洒在祖国最南端的土地上。”

  这一待又是三年,在第一个任期届满后,洪美叔的爸爸妈妈一再劝其回家乡工作。

  但有一天,一个小朋友悄悄跑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说“洪老师,我爱你哦!”。“一瞬间,我的心像被什么猛刺了一般,我感受到三沙的孩子们需要我,我决定留下来。”洪美叔说。

教育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教育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在采访中,洪美叔不止一次地说。

  诚然,学为人师,教书育人,不计得失,怎能不美好!

  “在这里,我感觉到自己被需要,还有丰富的育人资源,工作起来像打了鸡血。”洪美叔说。

  永兴学校学生主要是渔民和岛上职工的子弟,“有的孩子跟爸爸妈妈上来一两个月后,又下岛休息一两个月。”学生人数少且流动性大、老师和家长不熟悉,老师跟孩子也没法长期互相了解。这加大了教学难度,让教育效果难以评估。

  在远离内陆的海岛开展教学是不容易的,洪美叔自喻“像在珊瑚石上的种花人”,一心想着为岛上孩子们提供更好的学前教育和长期陪伴。“虽然很难,但很美好”。

  永兴学校是一所年轻的学校,符合岛上教学实际的教育模式仍在探索。带孩子们去渔民村认识不同的鱼、植物以及它们的作用,跟孩子们一起救助受伤的白鹭……洪美叔根据海南版教材结合岛上实际情况,开展教学活动。

  “每天你都很热情,有礼貌地跟身边的人打招呼,为你感到骄傲。”

  “你现在迟到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每天都积极来学校,不再拖拖拉拉。”

  “你会帮妈妈做家务,自己叠衣服,真棒!表扬你。”

  这些句子来自洪美叔的亲笔信,信中的“你”是她照顾的孩子。她发现,有些家长因为工作时常注意不到孩子的变化,从2019年开始,洪美叔把班级里幼儿每天的表现,写成书信和家长交流。这样的信至今已有324封,有时写完信后已是凌晨一两点。

  永兴学校建校至今一共有近200名学生,洪美叔教过的就有100余人,其中一名叫“阿符”的幼儿让她印象深刻。他是一个渔民的孩子,活泼好动,专注时间不到2分钟,不会讲普通话,脊柱弯曲,有驼背倾向。

  普通话不会说,洪美叔就用动作比划,一次次跟他交流;有驼背倾向,洪美叔就一遍遍纠正他的坐姿。相处过程中,洪美叔发现阿符在家会主动帮忙做家务,也会去照顾比自己年龄更小的弟弟妹妹,而且他的音乐节奏感很强,于是洪美叔不断鼓励他、陪伴他听唱儿歌培养专注力。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阿符慢慢地能够用顺畅的语言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也能够坐下来稳稳地参加完集体活动。在“六一”文艺汇演和讲故事活动中,阿符用自己的表现赢得了全场的阵阵掌声,也让坐在台下的妈妈眼角涌出了幸福的泪水。

  “孩子们的进步,就是老师专业价值的体现。我深爱着孩子们,孩子们也敬爱着我,这就是幼教工作的意义。”洪美叔说。

“总要留下点什么”

  走上幼儿园园长这一管理岗位,洪美叔整日琢磨着怎么开展教研活动和培训老师,怎么引进优质课程资源……新问题、新挑战一个接一个,她希望尽自己所能尽快完善海岛学校的特色教学体系。

  为了更好地了解学校的教学质量,洪美叔和同事们一起对建校以来的学生进行追踪调查,发现不少学生数学学习吃力。为此,永兴学校有针对性地加强了数学兴趣培养和教学。

  永兴学校教学的优势也渐渐凸显出来,“岛上安静单纯的环境是培养孩子专注力的最佳条件。”洪美叔和同事们发现,永兴的孩子语文成绩突出,这得益于学校老师长期以来引导岛上孩子们培养坚持阅读的良好习惯。“他们看似内向不善交际,但其实比同龄孩子更能专注思考和做事。”洪美叔说。

  三沙独特的岛礁海洋资源如何和教育有机结合?在她看来,这是探索出岛礁特色的课程教育模式的关键,也是培育守护“祖宗海”接班人的破题所在。

  每周一早晨,在永兴学校的操场上,孩子们身着小小海魂衫升国旗、唱国歌,爱国爱岛的精神在稚嫩童年里生根发芽。三沙永兴学校副校长郭兴说,建校以来,学校逐步建立起三沙特有的“红色铸魂、绿色培根、蓝色润心”三色育人理念。老师们不断挖掘岛礁教育资源,编写使用《我们的祖宗海》海洋特色绘本,用航船描绘走廊、贝壳装饰教室,点点滴滴都在打造独具海洋特色的校园文化。

  说起接下来想做的工作,洪美叔滔滔不绝、踌躇满志。“我还想努力完善幼儿园教育教学体系,提升老师的学习和教研能力,打造更多的优质教学资源……”

  祖国有需要,青年有担当。数年来,洪美叔和永兴学校的老师们接续奋斗,在各自人生的春天,将一颗颗种子埋在南海的岛礁上,用汗水和智慧悉心浇灌,用爱雕琢每一片花瓣,在祖国的南海边疆种出一片五彩斑斓的花海。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刘邓 夏天)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