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捐赠股票考验政府智慧(图)

发布时间:2011-05-16 07:30 | 来源:京华网 2011-05-09 | 查看:1643次

四大问题有待解决

5月5日,曹德旺在“河仁慈善基金会”成立仪式上。新华社发

  ■事件

  >>突破 股捐基金会“无中生有”

  5月5日,中国首家以股票捐赠形式支持社会公益事业的基金会“河仁慈善基金会”揭牌成立。仪式上,福耀集团董事局主席曹德旺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了3亿股福耀玻璃股票,市值35.49亿元人民币,该基金会以股捐建立的形式开创了中国基金会资金注入方式、运作模式、管理规则等领域的先河。

  早在2007年,曹德旺就提出捐赠股票建立基金会的设想,但由于国内没有相关先例和法规,河仁基金会遭遇了注册、纳税和上市公司控股地位诸多体制障碍。2009年3月,曹德旺曾宣布把家族持有70%的福耀玻璃股份约7亿股捐出,成立河仁慈善基金会,基金会成为第二大股东。随后同年10月,财政部发布了《关于企业公益性捐赠股权有关财务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企业捐赠后,必须办理股权变更手续,不再对已捐赠股权行使股东权利,并不得要求受赠单位予以经济回报。

  但截至基金会设立,国家并未修改上市公司股权公益捐赠导致控制权转移等有关法规,因此,曹德旺只能缩减所捐赠股权的数量,以避免福耀玻璃控制权的转移。由当初愿望的7亿股捐赠,缩减为最后的3亿股捐赠。

  在其后的三年多时间里,曹德旺锲而不舍地与各种政府部门沟通、磋商,并请各领域专家进行论证和指导,并在民政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务院法制办、中国证监会等有关部委的多方支持下,终于历时三年多实现了突破性的公益之举。

  “能够批下来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新的事物牵扯到国家律法的重新更改,可以想到有多少部门,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我感谢他们的重视,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说明政府对新分配工具的使用,认识比较快。”曹德旺表示。

  为什么选择股票捐赠方式,曹德旺解释,一是为了不给资本市场带来冲击,稳定投资者的信心,二是为了保证基金会的资产能够有效地保值增值。

  >>独立 曹氏父子将退出基金会

  虽然以家族资产捐赠建立起了基金会,但曹德旺在当天的仪式上明确表示,股权捐赠后,基金会将彻底与曹家剥离,基金会拥有完整股权。“基金会在完成建章立制后,预计一年内,我和儿子将退出理事会。这样做,首先,国家和民众的感情都得到最充分尊重;其次,可保证基金会的利益以后不受到侵害;第三,可保护我的孩子今后不会跟社会大众发生纠纷”,曹德旺说。

  “河仁慈善基金会”去年6月7日在民政部登记注册,由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福耀集团董事局主席曹德旺发起,国务院侨办为业务主管单位,目前首任理事长由曹德旺兄长曹德淦担任,全国政协原副主席罗豪才担任名誉理事长。

  据曹德旺介绍,“河仁”二字为曹德旺父亲名字,寓意“上善若水、厚德载物”,具有纪念意义。基金会资产主要来源于曹德旺捐赠的3亿股福耀集团股票,约占集团总股本的14.98%。

  河仁慈善基金会实施理事会领导下的秘书长负责制,邀请13名知名人士任理事,理事中包括招商证券总裁余唯佳、厦门大学副校长吴世农、中国银行浙江分行行长陈硕、民生银行私人银行行长朱德珍等知名财经专家。基金会的重大事项由理事会决策,监事会除监督理事会外,还要负责调查社会投诉等。

  基金会下设四个管理机构,分别负责预算和财务管理、慈善项目管理、资产直接项目投资和间接项目投资。

  >>运作 透明到每一分钱

  在今后基金会的运作上,曹德旺表示:为保证“每一分钱的去向都让社会知道”,基金会将像国际上市公司一样规范管理,定期公开审计报告和慈善项目名单,每件事都会向社会公告。基金会目前的资助方向定位为支持内地贫困地区教育、医疗、扶贫、救济等公益事业。

  曹德旺表示,国内的慈善机构均可向基金会申请项目资助,符合条件的签订合同后获得款项,并无条件接受基金会的全程监管。

  当记者问及基金会具体操作和项目申请流程时,福耀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基金会还在摸索阶段,等一切完善后再公布。

  “基金会定性为资助型机构,我只把钱拿来,理事会负责监督用钱单位怎么用。这笔钱完全交给社会,由专业人士来管理”,曹德旺说。

  ■焦点问题

  河仁基金会开创的先河不仅为公益行业开辟了一个全新的思考和操作领域,同时,更对公益制度的成熟和完善提出了挑战。在河仁基金会成立后,仍有许多发展中的问题尚待解决。如何科学、有效、合理地管理这个全新的基金会,对于目前的制度来说是个新的挑战。

  5亿税款由谁缴纳

  据了解,基金会成立后需缴纳相应税款。按国际通行做法是当股票变现后再缴纳税款。对于30多个亿的股权捐赠如何缴税、由谁缴纳,目前还没有现行的税法和条例可以计算,曹德旺与相关部门协调后,经特批,需缴纳5亿多税款,并在5年内分批缴齐。但是曹德旺至今还不明白税金是从捐赠的股权中出,还是从企业里重新支出。依据现行股权转让缴税的相关规定,股权转让一旦完成,接受转让方需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但曹德旺此次股权捐赠是否可视为股权转让,还需讨论。

  2000万注册资金能否撤出

  按曹德旺的设想,河仁慈善基金会应完全由股权捐赠设立。据国务院法制办处长朱卫国表示,国务院等相关部门非常重视此次股权捐赠,但还没有股权注册基金会的先例和相关法律依据。而《基金会管理条例》也规定,注册基金会的原始基金必须为到账货币资金,尚不接受股票等有价证券。

  朱卫国曾建议曹德旺先用现金注册基金会再说,曹德旺接受了此方案,用2000万现金先注册了基金会。

  5月5日,曹德旺完成市值35.49亿的股票捐赠后,计划撤回2000万注册资金,用于其它捐赠。理事会成员认为没有条例支持注册资金的撤出行为,而《基金会条例》也没有明确规定能否将注册资金用于他处。

  8%公益支出如何界定能否变现用于公益

  按照《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非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基金余额的8%,河仁基金会情况比较特殊,如何界定8%是个问题。

  对此,王振耀表示股票的8%如何确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曹德旺原来的想法是,全部花出去,把股票算作基金会的资产,连同收益部分全部做项目。到底是按照股票的本金及收益算,还是仅算收益这部分,理事会还需要进一步协商。

  此外,基金会要资助项目,需要拿现金做,意味着股票将变现,但按照财政部相关文件规定,不提倡基金会将股票变现,与财政部规定相矛盾。

  股票收益是否算基金会投资

  河仁基金会获得股票捐赠后,会进入股票市场,因此可以获得收益,这是否能算作基金会的投资?如果产生投资,依据现行条例,投资收益每年需缴纳25%的税款。

  王振耀也表示如果基金会算作投资,所产生的收益是否要按照25%的税率缴纳还有待研究。

  ■关于曹德旺

  最“苛刻”的首善

  十多天前,曹德旺刚刚获得“2010年度中国首善”称号,据统计,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计个人捐款达50亿元,其中现金捐款达18亿元。

  1946年出生的曹德旺自幼饱受饥贫之苦。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福建福清市一家从事玻璃生产却年年亏损的乡镇小厂,经过20余年的苦心经营,发展成为今天汽车玻璃生产规模居全球第二的大型跨国工业集团。

  去年西南旱灾,曹德旺向扶贫基金会捐赠2亿元,并签订了对赌协议,要求误差率不能超过1%,对善款使用提出了苛刻条件,因此被称作“最苛刻慈善家”。

  曹德旺曾表示,因为年轻时吃过苦,对每一分钱都精打细算。在他看来,要确保捐出去的每一分钱都发到应该收到钱的人手中,而不是被“雁过拔毛,层层拦截”。

  面对曹德旺的“苛刻”,扶贫基金会秘书长王行最表示,有些人捐完钱,拿到捐赠证书,媒体一曝光,就不管了。既然捐了钱,就要去过问怎么花的和花的效果,不管他的条件是否合适,他举起了“问责”的大旗,我们响应他的问责,这才是真正的专业去做慈善。”

  ■公益观察

  河仁慈善基金会开创了股权捐赠的先河。本期公益观察嘉宾全国政协副主席黄孟复、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和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王行最就上述话题展开探讨。

  王振耀:与原来不同的是,资金的管理成为这个基金会最大的问题。过去花钱是问题,现在要面临如何让这笔钱保值增值;过去一个企业只要想如何规避风险,现在是基金会与股票市场相连,如何规避基金会的风险等。这需要依靠更多专业人才来想办法。

  原来基金会需要边募捐边拓展项目,资金来源不稳定,而河仁慈善基金会定性为资助型,根据上一年的收益,可以在每年年初做出预算,知道当年需要花多少钱。这使整个慈善事业注入了可预算的资金,有稳定的来源。

  “河仁”模式或将成为典范

  黄孟复:以股票形式捐助基金会从事慈善事业可有效避免动用现金过多,而给企业本身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河仁慈善基金会的成立标志着中国慈善事业迈出了新的步伐。

  王振耀:这个基金会未来会成为典范,带动更多的家族式股权捐赠。全社会都要学习这个基金会的运作模式,而且中国的公益必须要走这条路,比如世界上比较出名的巴菲特和盖茨都是股权捐赠型,大型的基金会在现代条件下,不做这种股权捐赠是不可能的。

  王行最:随着经济发展,由企业或家族成立基金会是必然趋势,随后,会有更多企业家效仿此做法。

  促进相关政策法规建立

  王振耀:此基金会的成立对于拓展慈善资金的来源渠道、增强公益基金会的工作活力和发展基础影响深远。事实上,它的成立给了社会一个清晰的信号,中央各部门为支持社会慈善打开了多个方便之门。在有关法律、体制和政策方面有一定突破,允许他进行探索,这就有利于相关的法律法规成立。基金会将促成一系列管理条例的生成,促成现代慈善快步走来,需要国际化的管理水平及规则标准不断靠近。

  王行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做成了,至今为止,无人能比。河仁基金会的建立对整个公益事业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也将促进相关法律政策的建立。

  有助于基金会资金来源稳定有利于规范善款流向渠道

  王振耀:中国历来不缺富人和慈善家,缺的是善款流向渠道,如何能使财富更高效地进入慈善领域,是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因此基金会需要更多的宽容,在督促基金会透明的基础上,不断学习、探索。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李晋 侯雪竹

(责任编辑:吴雄)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