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登封女公安局长殉职 14万百姓十里相送(5图)

发布时间:2013-01-01 16:21 | 来源:腾讯网 2004年06月03日07:28 | 查看:12964次

群众痛别任长霞

  许多人都知道,任长霞爱哭。上访群众说:“任局长的接待日,一大早就等了好几百人。任局长说:‘我最体谅老百姓的苦处了,能给老百姓办的事,一定办。实在办不了,是我当局长的没本事。’说着说着,任局长就哭了,老百姓也都哭了。”

  2001年4月11日,任长霞调任登封市公安局局长,成为该市历史上首位女公安局长。到任的第二年,登封市公安局在登封市行风评议中从倒数第一跃入前五名

  任长霞到任后,登封的一批重特大积案相继告破。积案数年的西岭抢劫强奸杀人系列案、君召两少女被奸杀案成功破获后,老百姓开始将任长霞称为“女神警”

  “任局长以前可爱美了,买的都是红色的衣服,可到了登封以后,她穿的都是黑色、驼色、咖啡色的衣服,漂亮的衣服她不再穿了。”

  核心提示

  4月17日上午,河南登封市少林大道被手持花圈和挽幛的人潮所阻塞。40岁女公安局长任长霞的死令当地14万百姓走上街头。“人们是自发的,要是组织,根本不可能组织到这么多人。”省公安厅副厅长李民庆说。

  拥有“全国十大女杰”、“全国优秀民警”等众多官方荣誉称号的任长霞,在民间亦是一个传奇人物:八旬乡间老妇讲述着收兔毛女人的故事,那是任长霞为打探黑帮消息的乔装打扮;鸣冤告状的群众记得她边接案子边掉眼泪的场景,这是一个眼窝浅的女公安局长。

  连破大案的女神探、争强好胜的女警官、爱吃零食的女局长。上司对她负疚难平,车祸当晚,她本不必连夜赶回登封,但两宗大案已成她的心病;丈夫悼妻彻夜难眠,最后遗言,只是一句“正开会呢”,如今追忆吵架也成一种甜蜜。“她该好好休息了。”这个一年工作4600个小时的女人被追授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17岁的儿子在蜿蜒千米的吊唁队伍中看到了母亲的人生价值。

  李民庆发火了

  4月17日早晨8时,当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郑州市委常委兼公安局局长李民庆乘车来到登封市少林大道路口,车再也走不动了。60米宽的路上都是拿着花圈,挽幛的人。

  “怎么搞的,赶快把交通恢复了。”李民庆给登封市公安局政委刘丛德打电话下令。

  电话里,刘丛德的声音很无奈:“局长,人太多了,我们没有办法呀。”

  挤出人群,站到登封公安局5楼的楼顶上,李民庆才发现交通确实是无法恢复了。满街都是人,看不到边。

  “直到那时候,我才意识到人们是自发的,要是组织,根本不可能组织这么多人。”李民庆事后说。

  和满街的人一样,李民庆当天也是来参加一场追悼会的。3天前的4月14日,登封市公安局局长任长霞遇车祸牺牲,17日,是这位女局长出殡的日子。

  上午9时,灵车缓缓开出,人群里爆发出一片哭声,许多人跟在灵车后面跑,还有人骑着摩托车追。

  “我确实被震憾了。从来没参加过这样的丧礼!”李民庆说。

  有人做了这样的统计:4月17日这天,共有14万人参加了任长霞的丧礼。而从4月14日到17日,则有20余万人次前往这位女公安局长灵前吊唁。

  上任之初

  “我家里不缺钱,你们也不用想着给我送钱,我一用化妆品就过敏,所以你们也不用想着送我化妆品。有为才有位,你干的好,我就会发现你,就会用你。”

  任长霞,女,40岁。毕业于河南省人民警察学校。历任郑州市中原公安分局预审科科员、副科长、法制室主任。郑州市公安局法制室副主任、技侦支队支队长等职。

  2001年4月11日,调任登封市公安局局长,成为该市历史上首位女公安局长,至2004年4月14日车祸身故,在任共3年零3天。

  “我家里不缺钱,你们也不用想着给我送钱,我一用化妆品就过敏,所以你们也不用想着送我化妆品。有为才有位,你干的好,我就会发现你,就会用你。”现任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长郭遂营至今还记得任长霞刚刚上任时的开场白。任长霞上任后不久,登封市的各派出所便经常会在夜深人静时接到一个女人的报案:“我们是汝州来的,包被抢了!”

  “我们一般在离派出所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打手机报警。然后盯着表,算派出所的出警时间。”登封市公安局督察队长常守豪回忆:一天晚上,任长霞给石道派出所打电话报警,但连打了3遍电话,等了近一个小时仍没有人来。晚上一点多钟,任长霞翻过大门进了派出所,所长正在打牌。见此情景,任长霞只说了一句话:“你背上背包回家吧。”

  “我们当时都很紧张。”一位登封民警证实,那段时间,只要一听是女人报警,谁也不敢怠慢。时间一长,各派出所的值班人员都熟悉了任长霞的声音。任就找一些群众替她报警,有时她还会突然出现在派出所的值班室里,查看值班情况。

  一次,任长霞来到送表派出所,在值班室里给所长打电话:“你在哪儿呢?”“我在所里值班呢。”所长回答。

  “那好,我现在在你的办公室,你马上过来见我。”10多分钟过去后,所长终于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任长霞面前。

  对此,任长霞非常愤怒:“我不管你什么原因,你说了谎,现在就给我停职检查!”

  按照登封市公安局的统计,任长霞上任的第一个星期就跑遍了登封市的17个乡镇派出所,此后,15名屡犯警纪,群众反映强烈的民警被开除和辞退。

  君召乡海渚村的村民郭道观察到了这样的变化:“以前到派出所办事,不拿两盒烟,人家连话都不跟你说。现在拿出烟,都推,没人敢接。”

  2002年,任长霞到任的第二年,登封市公安局在登封市行风评议中从倒数第一跃入前五名。

  收兔毛的女人

  公安局在村里召开了公捕大会,崔奶奶一下愣住了:主席台上坐着的那个公安局长,不就是前几天来收兔毛的女人吗?

  2002年春天的一个星期天,登封市君召乡海渚村里来了一个收兔毛的女人。她拿着一杆秤,一个大塑料袋,走村串户地收购兔毛。80多岁的崔奶奶把女人叫进家,女人一边麻利地剪着兔毛,一边打听说:“听说村里有点乱,老百姓都怕什么人似的,怎么回事呢?”崔奶奶脸色变了,忙说:“闺女,你是外地来的吧,出门在外可不敢乱说乱讲,要惹祸的。”收兔毛的女人和善地笑笑说:“好,我不打听。”

  这个女人收了1斤8两兔毛,本来是35元一斤的兔毛,她却给了崔奶奶100元。还说不用找了,兔毛现在涨价了值这个钱。

  又过了10来天,警察冲进村子,把一伙号称“砍刀帮”的坏人抓走了。

  一个月过后,公安局在村里召开了公捕大会,崔奶奶一下愣住了:主席台上坐着的那个公安局长,不就是前几天来收兔毛的女人吗?

  这个故事,被一个叫郭硕的女学生写在了作文里,题目就叫《收兔毛的女人》。

  对登封县西部的君召、石道、颖阳等地的群众来说,“砍刀帮”是个谈之色变的词语。

  自1995年以来,海渚村的李心建纠集60余人组成了“砍刀帮”,团伙成员手持一尺多长的砍刀,强买强卖、敲诈勒索、强奸妇女,无恶不作。村民陈灿章就曾被30多名砍刀帮成员追砍,身中7刀,村民陈振章的左耳被砍掉了一半。

  长期以来,李心建一伙一直逍遥法外。陈振章说,咱已经心凉了,不敢找了,把血衣、法医鉴定都烧了,“没想到不抱希望的时候,任局长却来找我们了。”

  2002年6月,李心建犯罪团伙37名成员落入法网。

  现任登封市刑警大队大队长的郜海民说,任长霞非常重视刑侦破案。几乎每一起刑事案件,任长霞都要到现场。“她做过预审和技侦工作,熟悉业务,因此我们做事必须扎实,想马虎都不行。”

  刑警大队大案中队中队长李朝阳则回忆:“2003年10月,在侦破徐庄乡祁沟村抢劫杀人案时,任长霞和我们连续13天吃住在村里,直到案件告破。由于13天没洗澡,她的头发成了一绺一绺的,指甲里都是黑的。”

  在民间,更多关于任长霞的传说至今已无法考证。有人说,任长霞曾扮成洗衣服的农妇在白沙湖一带暗查一个黑恶团伙的劣迹,也有人说,这位女局长曾穿上漂亮的衣服在西岭一带的村路上行走,目的是引诱一个强奸杀人狂魔现身。甚至对任长霞的车号“0044”,人们也说,那意思其实是警告犯罪分子们,你“动动试试”!

  任长霞到任后,登封的一批重特大积案相继告破。2001年,“4·15”东金店强奸焚尸案2天内破案。

  同年5月1日,“王松黑恶势力团伙”主犯王松束手就擒。案件被列为当年全国十大打黑案之一。

  积案数年的西岭抢劫强奸杀人系列案、君召两少女被奸杀案成功破获,老百姓开始将任长霞称为“女神警”。

  女局长爱吃零食

  “她一度抱怨自己腰身粗了,想减肥。可那呼啦圈摆在那好长时间了,却从没见她练过。”吴宏敏说,“她实在太忙了。”

  吴宏敏,登封市公安局查办科警员,同为女性,她并不认同“任长霞不修边幅”的说法。

  “长霞局长在办公室里一直放着一个大大的呼啦圈,她一度抱怨自己腰身粗了,想减肥。”“可那呼啦圈摆在那好长时间了,却从没见她练过。”吴宏敏说,“她实在太忙了。”

  在吴宏敏的记忆中,任长霞有几双黑色的鞋子,“她最喜欢穿的是方头的高跟儿鞋,因为她个子矮,这样能显得高一点。”而每隔一段时间,吴宏敏都会帮任长霞把皮鞋拿到修鞋匠那里换鞋跟儿。

  “尽管有配车,可她的鞋总穿不了一个月,她最爱穿的那几双鞋,都换了好几回鞋跟。”

  吴宏敏说,有时任长霞从外面回来,鞋上、裤腿上都是泥,裤管上还扎着带刺的灰葛针。“我就知道她又下乡了。”

  在任长霞的办公室,一个大衣柜里面塞满了衣服。

  “她把家里的衣服都带到这儿了,有的衣服换季了,有的衣服早就瘦了不能穿,她也放在这儿。”吴宏敏说。

  “任局长以前可爱美了,买的都是红色的衣服,可到了登封以后,她穿的都是黑色、驼色、咖啡色的衣服,漂亮的衣服她不再穿了,就是有时候,自己打开衣柜欣赏欣赏。她还跟我们说,喜欢哪件就拿哪件,千万别见外,别辜负了这些漂亮的衣服啊。”

  今年3月3日,登封市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大案中队中队长李朝阳说,“当时任局长去看现场,说‘咦,怎么受害人穿的内衣和我一样’,事后我们去商店看那内衣,13元一套,我们才知道局长穿这样便宜的衣服。”

  郑州市公安局技侦支队民警刘阳曾为任长霞开过3年车,他知道任的另一个习惯:“任长霞很喜欢吃零食,车上总放着一些瓜子、话梅、小西红柿、小黄瓜什么的。只要听到她没有吃零食的声音了,保不准就是睡着了。”

  刘阳说,任长霞“很会睡觉”。坐在车上身子一歪就睡着了。

  女民警武静也说局长“会睡觉”。任牺牲后,她在公安局的办公室兼卧室被封存,所有物品都保留着原来的形态。那条宽大的被子上仍可见一个个的小黑点,武静说,任局长喜欢在临睡前看文件,有时睡着了,钢笔就掉到被子上。这些黑点怎么洗也洗不掉。

  一个工作日是8个小时,一年不请一次假,工作时间约2000个小时。《人民日报》此前刊发的报道披露:任长霞的年实际工作时间是4600多个小时。

  女人不主贵,眼窝浅“我最体谅老百姓的苦处了,能给老百姓办的事,一定办。实在办不了,是我当局长的没本事。”说着说着,任局长就哭了,老百姓也都哭了。

  任长霞爱哭,《郑州晚报》的记者黄普磊见过一次。

  2003年12月10日晚,登封市君召乡石破爻村一村妇突然死亡,案子三天后告破,犯罪嫌疑人是同村的村民王晓伟。

  12月18日,公安局在石破爻村召开了公捕现场会。会议快结束时,民警们把王晓伟往车上押,这时,一名3岁的小男孩———王晓伟的儿子被人抱着追过来,小孩哭喊着叫“爸爸”。王晓伟眼睛紧闭,牙关紧咬,将头埋在怀中。任长霞走过去让民警把王晓伟押下来,说:让他们父子俩见一面吧。民警给王晓伟打开手铐,此时的王晓伟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住儿子大声痛哭。

  黄普磊当时受命采访这起案子:“我看见任长霞走了过去,拿出一百块钱,交给王的一个邻居说‘给孩子买些吃的吧,以后孩子上学有啥困难,就去公安局找我,我是任长霞’说完她扭头上了车。”

  黄普磊说,他是跟任长霞坐一辆车来的,回到车前,拉开车门,惊讶的看见任长霞一个人在车里大把大把的抹眼泪,看见有人来她急忙拿餐巾纸挡住脸擦泪,“我问她怎么了,她一边擦泪一边装着笑说‘女人,不主贵,泪窝浅。’顿了一会儿,她叹了口气说,‘这家人挺可怜的,但是我不抓他也不行’。”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

第1楼 河北省沧州市2014-10-19 10:26:46 发表
中国人:人民的保护神,我们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