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祥护滇30年遭追杀恐吓未放弃 终感动矿主(图)

发布时间:2013-02-03 10:22 | 来源:凤凰网 2010年10月05日 17:09 | 查看:1468次

 

   核心提示:他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却登上过中国最大的舞台。他也曾遭遇人生最沉重的打击,是什么让他的人生不再平静,波澜丛生,他经历过怎样的恐吓与收买。他为何骨碎身残,妻离子散。甚至不敢与儿女相见。本期节目带你走进滇池卫士张正祥的“非常”人生。

  凤凰卫视10月4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鲁豫:今天的嘉宾叫张正祥,他今年62岁。他从来没有参过军,没有穿过军装,但是我想说他是一个战士。他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不过他一生一直在战斗,他要保护的是滇池。他经历了很多很多我们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他付出了我们很多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可能不会愿意付出的代价。这样吧,我们来认识一下张正祥。

  滇池卫士张正祥:即使获奖也摆脱不了非议

  解说:这位疾步行走,肩背公文包,腰挎望远镜的农民,就是人称张疯子的张正祥。在村民眼中行为怪异,不守农民本分的张正祥,却曾登上过感动中国的领奖台。

  白岩松:2009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获奖者张正祥。

  解说:然而,掌声与荣耀,并不能帮他摆脱非议的漩涡。他甚至遭到村民的驱逐,不得不几次搬家。

  村民:如果按说是评好人嘛,他算不上。

  村民:想见着他嘛就打他一顿呢。

  村民:就是,我,我不能说。

  解说:他也曾多次被刀砍成重伤,右手被车撞成粉碎性骨折,右眼近乎失明。经历人生的顶峰与谷底,都是源于他对云南滇池的执着守护。

  张正祥(滇池卫士):滇池是我的母亲,如果一个人,他连他的母亲都不认的人,他就是一个畜生,绝不是一个人了。

  解说:现年62岁的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绕着滇池行走,监督并举报污染滇池的行为。

  张正祥:像这样的粪水污水河又有几十条,这个是最小的一条,下面就是滇池。一百米就是滇池。

  记者:这条河也是吗?

  张正祥:是,它直通滇池。这个算是好的,算是好的了。

  滇池卫士张正祥曾告倒160多家排污企业

  解说:20多年来,他已经绕滇池走过1000多圈,12万多公里的路程,先后告倒过160多家排污企业,40多家采石场。他就是被人们誉为滇池卫士的张正祥。

  陈鲁豫:我们欢迎张正祥。麻烦您把您的包给我吗?

  张正祥:好。

  陈鲁豫:这是平常张正祥张先生他自己,每天都会背着这样一个包,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滇池旁边,要一圈一圈这样地走。滇池可能很多人去过,滇池一圈差不多有120多公里,对不对?

  张正祥:对。

  陈鲁豫:他已经走了1000多圈了,加起来12万公里。他的皮鞋差不多3个月就换。

  张正祥:3个月一双,不超过,不超过。

  陈鲁豫:平常您背着这个包,还拿着什么别的工具呢?

  张正祥:这个望远镜呢,可以看7公里。

  陈鲁豫:就这么看吗?

  张正祥:对。

  陈鲁豫:不清楚啊,还是我不会看呢。

  张正祥:看倒了,或者是没有调好。

  陈鲁豫:然后这个相机,相机呢,大家也能想象,就是到什么地方,看到了有企业做的哪里不对了,把它给拍下来,这是个证据。

  张正祥:对。

  陈鲁豫:对吗。

  张正祥:是。

  陈鲁豫:但是您的相机很不专业我觉得,您有特别专业的相机吗,还是这个就是个专业相机?

  张正祥:这个是挺好的了。

  陈鲁豫:这个挺好的了。

  张正祥:这个是数码照相机,数码照像机它跟那个胶卷的不一样。它这个是活的,你可以照了以后把这个插在电脑上,全国一下子就可以看到。

  全国共300多部法律法规 张正祥熟读200多部

  陈鲁豫:现在。他们都说,全国的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加起来可能是300多部。

  张正祥:300多部。

  陈鲁豫:您看过的,熟读的,可能有200多部?

  张正祥:对。环境资源保护法律法规比较多。

  陈鲁豫:请问您的学历是多高?

  张正祥:我的学历,本来我是没有读过书的,但是武汉的很多很多大学生,都请我去到他们那里讲课。

  陈鲁豫:所以我能这么理解吗,可能您没有正式地上过学,但如果在法律这个专业来说,不客气地讲,您可以教大学生?

  张正祥:是。

  陈鲁豫:我们的记者去过张老师家里面,家当然环境肯定能想象,特别特别差,但是家里面各种各样的报纸特别多。还有就是很多这样,他自己写的,然后打印的材料,什么材料呢,就是看到哪些企业做得不对了,有破坏滇池的行为就会举报,就是举报信。我摘抄了一段,他里面用了特别那个,很多很多的词儿,我觉得挺有意思的。顷刻之间,滇池西岸面山风景名胜区和滇池保护区又被那,机声轰轰,炮声隆隆,山崩地裂,岩石滚滚,排山倒海,天翻地覆,空前浩劫的毁灭性,滇池破坏机炮声和车队所包围。您的四个字,四个字的词儿可真多呀。

  张正祥:是。

  陈鲁豫:如果我们形容说滇池,像我的什么什么一样,您会怎么形容?

  张正祥:滇池春城,风景秀丽,环境优美,四季如春,气侯宜人,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陈鲁豫:看到没有,又是四个字四个字的词儿。

  张正祥:是,因为。

  陈鲁豫:但我觉得是这样的。就你只有真正地喜欢这个地方,爱这个地方,不才有可能写出这样的东西对不对?

  张正祥:对。

  陈鲁豫:我能这么说吗?

  张正祥:就是凭自己的感情,你对这个滇池的爱。你把她当我自己的母亲,你才有感情,你才去保护她。你才会写出这样的文章。

  陈鲁豫:我相信这一点。

  张正祥阻挡“财路” 遭矿主们追杀恐吓

  解说:这里有是张正祥深爱的滇池,她静静地躺在云南昆明的西山脚下。绮丽秀美的她,曾是张正祥引以为傲的母亲湖。然而由于生活与工业污水的大量排入,滇池的环境恶化,正在日趋严重。

  张正祥:过去我们这个滇池,这个水随时都可以喝,现在的滇池呢,变成了臭气熏天的,蓝藻暴发的重度污染的滇池了。

  解说:上世纪80年代。西山地下丰富的矿产资源,让很多人打起了“睡美人”西山的主意。一时间,爆破声,机械的轰鸣声四起,打破了这里多年来静宁的生活。然而救灾大家一心致富的时候,张正祥却突然站出来,唱起了反调。他认为长年开采矿石,使崩塌的石土封堵了滇池暗河,滇池不能够吐故纳新。所以污染越来越严重。然而,在现实的经济利益面前,张正祥的声音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最终还是被淹没在了,开山采石的轰鸣声中。于是,张正祥顶住压力,开始四处反映情况,要求封停矿场,保护滇池。孤身一人打起了滇池保卫战。

  张正祥:不要拍了现在,你听着,我们好好地说,哪天封停了,哪天我就不来了。这个是2003年1月18日封停的。当时啊,我挺痛苦,我挺痛苦。我跟他们战斗,跟他们械斗。我被他们打过的次数,数都数不清。

  解说:在这场战争中,张正祥唯一的武器,就是拍照,写反映材料,而矿主们却用追杀、恐吓、收买、凶等多种手段来对付他。拳打脚踢几乎成了最小的警告。

  张正祥:用那个刀,警告你,先给你打个记号,你再告我。我就砰,把你的头砍掉。

  陈鲁豫:刚才我们用了几个词儿,听起来特别吓人,雇凶、收买、恐吓等等等等,这绝对不是,说我们那儿吹牛。我就讲讲张老师受过的伤,您不介意吧。我们做了一个图,右眼、牙齿、脖子、肋骨、右手、左腿、左脚踝,什么意思,就是我们所有列出这些地方,都是受过很重很重的伤的。可以这么说,全身几乎都被人打过。

  张正祥:遍体鳞伤。

  陈鲁豫:遍体鳞伤。

  张正祥:对。

  陈鲁豫:先说右眼,右眼在受伤以前的视力好不好?

  张正祥:以前是正常的。

  陈鲁豫:那后来呢?

  张正祥:看不到了,砸下去以后,那个头已经,一个头都是肿的。眼睛是出血了,耳朵也是出血,鼻孔也是出血。

  陈鲁豫:您知道是被谁砸的吗?

  张正祥:就是那个矿老板,他看到我了。

  陈鲁豫:被您揭发的某一个矿的那个老板?

  张正祥:对。

  陈鲁豫:他是找的人来打的吗?

  张正祥:是,他是已经放出了话,谁把我撞死了,就是这些后果呢,这个损失,由老板来负。

  陈鲁豫:就你们来打,后果我来负。

  张正祥:还奖励那个撞我的人,还可以奖更多的钱。

  陈鲁豫:刚才我们看到脚啊,包括右手,他们说您的右手,是曾经孙粉碎性骨折?

  张正祥:这个骨头都是碎了以后,用那个夹板,夹板夹起来以后,它就是一个宽的,又宽又平的,一个平整的,但是这个好手,它是有个圆骨头,这个坏手没有了,永远就没有了。

  陈鲁豫:我们平常干的一些活儿,您还能干吗?

  张正祥:这个手呢,它麻木,就是说它用工具,用锄头都不灵光了。

  陈鲁豫:那里面刚刚将恐吓,还有雇凶来打您。

  张正祥:对。

  张正祥:有人花20万来收买我

  陈鲁豫:还有人收买,收买就是要用钱来给您,意思是你别再告我们了,他们真的把钱拿到您面前吗?

  张正祥:最少是20万,他是用那个,一个香烟盒,两个香烟盒装的。

  陈鲁豫:哦,一个香烟盒装10万。

  张正祥:对。

  陈鲁豫:就一条香烟。

  张正祥:对对对。

  陈鲁豫:两条香烟是20万呐。

  张正祥:他也不会告诉你,但是你一看,它那个重量就不同,不是烟,是钱。

  陈鲁豫:那您当时呢?

  张正祥:我就把它丢出去了,丢出去,我告诉他,你再来收买,我就要把你这个钱,全部交到检察院去。然后把你抓起来,他就带走了。

  陈鲁豫:现在张正祥先生,每天晚上手机8点钟肯定要关,早晨8点钟再打开,为什么?

  张正祥:因为晚上这些坏人,他周围都没有多的人,他就会威胁我。

  陈鲁豫:打电话怎么威胁呀?

  张正祥:就说是我们要准备,把你从地球上消失,都是这样的,哪天哪天呢,你活不到哪天了,哪天哪天你已经没了。一个是要把,把你的头砍下来。

  陈鲁豫:这样的话是不是也习惯了。

  张正祥:习惯了,我说我死一个,你们要死一百个,一千个。

  解说:殴打、收买、恐吓。张正祥遭受身体精神双重威胁,他软硬不吃,坚守滇池。妻子儿女对他的行为,是理解支持还是反对抱怨。一家人的生活因为他,又会发生哪些改变。张正祥的非常家庭,正在讲述。

  为保护滇池 张正祥已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张正祥:我是70年代的大养猪户,我那个猪不用到市场上去。

  解说:20几岁时,张正祥是闻名乡里养猪专业户。要买他家的猪崽,往往需要排队抢购。生意的红火让他成了当时为数极少的万元户。然而,当张正祥发现,母亲湖的水不再清透时,他的美好生活也不再安宁。他一边与破坏西山滇池的人做着斗争,一边做起了一件当时人们看起来,近乎疯狂的事情,把数万家财,都投在治理电滇池蓝藻的实验上。

  张正祥:我的钱全部都投到这个滇池里面,就做这个实验去了。最后就是加上告状的,就是倾家荡产了,最后由大万元户,十万元户,几万元户,变成现在这个一无所有的一个穷光蛋。

  解说:张正祥35岁那年,不能理解他的妻子,丢下2个女儿,和不满3岁的儿子,离开了爱滇池胜过爱家的他。10多年后张正祥有了支持他的第二任妻子。但因为受到张正祥仇家的报复,她被迫无奈离他而去,带走了他们时年6岁的小女儿。至今杳无音讯。

  记者:你劝过你父亲吗?

  张秀美(张正祥大女儿):我劝过他了。我说是,你是一个农民,没有能力,感觉让你一搞,把这个家庭越整越穷了。

  蒋仲全(张正祥大女婿):他的性格很倔强,但是就说对子女来讲,他该付出的还是付出了,但是他为了这个,人们有一个更好的生存空间,他付出了太多。

  解说:张正祥15岁那年,唯一的儿子,也因为饱受张正祥仇家的恐吓,而患上精神分裂,无奈之下,张正祥只好忍痛,把不满20岁的儿子送进了精神病院。这天,张正祥买了一大袋,儿子最爱吃的苹果去看望他,但是儿子显然对父亲的好意,不太领情。

  张正祥儿子住进精神病院 大女儿离奇失踪

  张正祥:我无法面对这个现实,无法面对这个医院,因为我是他的父亲,我没有能力管好他,也没有能力帮他治病。

  解说:儿子住进了精神病院,大女儿去年末又奇异失踪,二女儿至今对父亲的行为心有抱怨,一个妻离子散的家庭,便是张正祥为保护滇池付出的巨大代价。

  陈鲁豫:两个妻子都走了,三个女儿有的不能理解,有的干脆就失踪,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儿子现在在精神病院里面,我就想问,有时候到了晚上,比如说睡觉前,我们可能都会想,我这一天都干了什么,就这种时候,你偶尔会不会有一点儿后悔。

  张正祥:我挺痛苦,挺难过。最痛苦的就是妻离子散了,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尽顶了。没有比这个更痛苦的了。

  陈鲁豫:您觉得两个太太,她们可能当时不太理解您,为什么这么做。

  张正祥:因为她们,在座的同学,大家朋友们都是这样,首先你要家庭,要自己的生活,因为环保不是我们一般人可以做的,但是我做了,就跟她们的想法完全是对立的。

  陈鲁豫:您觉得儿子当时,就是因为被那些坏人恐吓,长期的可能受惊吓,慢慢慢慢的,精神状态就不好了。

  张正祥:是,因为他平时就讲,他说人家的父母都是为他们的子女,在创造条件。为他们子女建房啊,创造一些条件,他们长大了以后,他就有一个很幸福,很好的生活。像你这样,没有给我们创造任何的,好的环境、条件,你倒是给我们树立很多的敌人,天天都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也来找我的麻烦,我就想不通了。我想不通,天天有人来恐吓我。

  陈鲁豫:三女儿有多少年没有见过?

  张正祥:最小的这个女儿呢,现在已经有十年没有看到了,没有踪影了。

  陈鲁豫:是她妈妈走的时候把她给带走了?

  张正祥:对。

  张正祥:我的家人都不理解我

  陈鲁豫:如果这个,比如说大女儿、二女儿、三女儿,都能够看到的话,她们对您的情感,现在是什么样的,是理解还是不理解。是什么样的?

  张正祥:她们都不理解。

  陈鲁豫:都不理解。

  张正祥:不理解。她们都劝我。

  陈鲁豫:她们都劝你。

  张正祥:就是你这样的路不能再走下去了。

  陈鲁豫:你觉得二女儿能理解你一点儿吗?

  张正祥:只是说她没有公开地骂我,但是她还是反对我,比如说,她们都恨我,就是为了我了嘛,她们在房屋拆迁当中,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

  陈鲁豫:他们会怪自己的父亲的话,您也可以理解?

  张正祥:我可以理解。本来我就是对不起他们。

  张正祥:没有给子女爱 心里负罪感很重

  陈鲁豫:您觉得您从心里面,爱您的孩子吗?

  张正祥:我没有从行动上去爱他们,我从心里面永远都是爱他们的。

  陈鲁豫:那您,那您从心里想他们吗?

  张正祥:想。

  陈鲁豫:那您想见他们吗?

  张正祥:也想见,也怕见。

  陈鲁豫:想见也怕见呀?

  张正祥:对。

  陈鲁豫:那她要在这儿那怎么办,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张正祥:怕,因为他们提出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我没有办法满足他们的要求,所以我就不愿见他们了,我就不愿再见他们,我就。

  陈鲁豫:那不可能,您最怕的人来了。

  二女儿突然现身鲁豫有约 与张正祥三年后相见

  陈鲁豫:您可以往后看,张老师。您站起来往后看。

  张秀梅:爸,带盒鲜花饼给你吃。记者喊我来的。

  陈鲁豫:过来,过来,来,秀梅过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张老师的二女儿张秀梅。您不让她坐呀,您得招呼,这是您的女儿,您得招呼她坐呀。

  张正祥:坐这儿,坐,好。

  陈鲁豫:我以为,你们见面会拥抱一下什么的。

  张正祥:哎呀,我对不起她们。

  陈鲁豫:刚才女儿从后面走下来,你看到她的时候,你当时心里在想什么呀。

  张正祥:我想不到,很突然,很突然,我不知道,我想不到,她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陈鲁豫:那您心里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张正祥:很突然,还来不及想。

  陈鲁豫:那现在想完了,是高兴其是不高兴。

  张正祥:是高兴。

  陈鲁豫:看到女儿高兴是吗?

  张正祥:是,是。

  陈鲁豫:那您高兴跟不高兴,表情怎么是一样的呢?

  张正祥:因为她们为我受的伤害,跟我同样的大,我失去的是妻儿,他们失去的是生活,生存的条件。

  陈鲁豫:那秀梅,刚才你在上面,可能一直在看他,你在看他的时候,你的那个心里面是什么样的?

  张秀梅:挺高兴的。

  陈鲁豫:也是高兴的。

  张秀梅:对,能见到爸爸。我也很长时间没跟他在一起了,也想念爸爸。

  陈鲁豫:他说有三年多没见你了。

  张秀梅:是的。

  张秀梅:受爸爸影响我的生活一值未有改变

  陈鲁豫:那你觉得他这三年多,他的变化大不大,就外形的变化大不大?

  张秀梅:大了,头发都白了。

  陈鲁豫:是不是对父亲还是会有一些,有一些小小的埋怨,会不会?

  张秀梅:会的。

  陈鲁豫:会的。

  张秀梅:对,我37岁了,生活还没有什么改变,还是觉得都是受爸爸的影响,所以我才过不出人头。

  陈鲁豫:但其实可能很多人,都过着特别普通的生活,那你为什么觉得你的生活可能现在,如果不太顺利的话,可能跟爸爸是有关系的,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张秀梅:那些年像我批一个宅基地,在村里批不到,就是受爸爸的影响,所以现在,连我丈夫都很恨爸爸。

  陈鲁豫:所以内心是会有一些埋怨的。

  张秀梅:对,内心还是埋怨。

  陈鲁豫:所以你能够明白,就他们跟你一样,就是你也爱他们,但是你觉得我没做什么,他们可能也爱你,但是爱跟埋怨其实都可以在是吧。

  张正祥:你要爱她,你又不去保护她,这就挺矛盾了。我爱我的子孙,我爱我的子女。但是我没有真正去保护他们,而是保护了滇池。保护了跟我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个自然。

  陈鲁豫:大女儿您认为是被人绑架了吗?

  张正祥:纯粹是被人用那个毒,喂,喂了那个药物了嘛,就是被那个人控制起来。

  陈鲁豫:什么意思,您说是别人给她吃药,把她控制起来了?

  张正祥:对。

  陈鲁豫:那大女儿现在在那儿您知道吗?

  张正祥:现在已经不知道了。

  陈鲁豫:他说你的大姐现在可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你知道你大姐现在在哪里吗?

  张秀梅:不知道。

  陈鲁豫:你也不知道。

  张秀梅:对,她也是很恨我爸爸。恨他不能给她爱。

  陈鲁豫:那你的妹妹跟弟弟,弟弟你会常常去看吗?

  张秀梅:去看的。

  陈鲁豫:但是你的妹妹,你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张秀梅:不知道。

  陈鲁豫:也是不知道。那像我们比如说逢年过节,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饭,像你们过春节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过,一家人几口人在一起过呢?

  张秀梅:就一家三口在一起过。

  陈鲁豫:就里的小家庭三口人在一起过是吗?

  张秀梅:对的。

  陈鲁豫:你有多少年没有跟一家人,比如跟女儿们一起过春节呀,吃个什么年夜饭团圆饭什么的?

  张正祥:自从这个滇池遭到毁灭性破坏以后,就没有一家人在一起吃过团圆饭了。

  张正祥:子女越是关心我 我的的心理就越痛苦

  陈鲁豫:像你们今天之前好久没见面了,那今天见面了,今天见完面回去之后,像以前那样吗又好久不见了,会不会?

  张秀梅:不会了。

  陈鲁豫:为什么?

  张秀梅:因为爸爸老了,我们要经常关心他。

  陈鲁豫:你需要别人关心吗?

  张正祥:他们关心我,但是我更痛苦。

  陈鲁豫:为什么?

  张正祥:为什么呢,我,我给他们带来的是灾难。

  陈鲁豫:所以他们越关心你,你心里越痛苦?

  张正祥:对,我这个负罪感就越重,对我好了,我倒觉得不习惯了。

  陈鲁豫:对你好,你倒觉得不习惯了。

  张正祥:是

  陈鲁豫:那这个饼,你回去会不会吃呀。

  张正祥:我不会吃的,我只会放着,放着到实在饿的时候,我会吃。

  陈鲁豫:那不是还要吃吗。

  张正祥:是。

  陈鲁豫:这个你必须得吃。

  张正祥:是。

  陈鲁豫:这个必须得吃,这不是一般的一个鲜花饼对不对。

  张正祥:是,我知道,这个是一份情。

  陈鲁豫:就是啊,对。

  张正祥:父子情。

  陈鲁豫:父女情。

  张正祥:对,父女情。

  张秀梅:爸。

  张正祥幼年失父丧母 逃进深山做7年野人

  解说:1948年出生于滇池边的张正祥,5岁丧父,7岁失母。两个弟弟也早早离世,小小年纪的他孤苦无依。

  张正祥: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这个歌就是,说的就是我了,我就是那根草。

  解说:孤儿张正祥,常常遭到村里大孩子的欺辱,无助的他只好独自一人躲进西山,在西山上过了7年人猿泰山般的生活。

  张正祥:我住过的溶洞挺多,这是其中的一个,过去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地方还淌着水,还有水。你看,你看,你看。最好吃,你不信你就来一个,像这样的东西整个西山都是,一个钟头就把你撑倒了,撑倒了。

  解说:住溶洞,吃野果,无人照料,对一般儿童而言,似乎有些残忍,但在张正祥看来,却自由快乐无比。

  张正祥:刚刚上山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挺怕。但是后来慢慢慢慢地,哎呀,就习惯了。太美了,太好过了,太自由了。大自然就是我的母亲,满天满地的野果就是我的粮食,大的溶洞是最好的住房,最好喝的那个饮料就是那个山泉,甜美得很啊。我小时候,我一想起我那个小时候,我就高兴起来了,我如果不想小时候,就现在看到这个破坏,我就哭起来了。

  陈鲁豫:刚才看您到山上以后,特别的自如。

  张正祥:是。

  陈鲁豫:您说您小时候,就在那样的环境里面长大的。

  张正祥:是。

  陈鲁豫:为什么要住那个溶洞里面呢?

  张正祥:我是一个孤儿,如果说我不住到那里去,我在这个社会上就更糟糕了。

  陈鲁豫:那村子里没有您住的地方吗?

  张正祥:有,但是住不了。

  陈鲁豫:为什么?

  张正祥:因为那个时候,那个小娃他不像现在有电脑看,有这个电视看。他玩的那个游戏就是用这个人,来做小猫、小狗,骑在身上,抓着你的耳朵,咚咚咚咚,鼓捣你跑。

  陈鲁豫:您的意思周围的人都欺负您。

  张正祥:对,都是这样的。

  陈鲁豫:都来欺负您?

  张正祥:他们欺负我。

  陈鲁豫:您打不过他们吗那时候?

  张正祥:打不了啊,几十上百的人怎么打,他是有他爹,他妈。我打了他,他一家人就来打我,他打了我,是他没问题,我就是他的小猫、小狗、小猪、小牛。他要骑就骑,打堆堆,一堆一堆的都压在我身上。

  陈鲁豫:所以一个小孩儿,觉得这儿子我待不下去了,我就上山,我在洞子里面住。

  张正祥:对对对。

  张正祥:相比于社会 山里更安全

  陈鲁豫:可是您刚才说的好像特别美。说这个满山的野果就是我的粮食,大树就是我的床铺,这个溶洞怎么好,山泉怎么好,真要住的话,那也不是挺惨的吗?

  张正祥:挺安全。

  陈鲁豫:挺安全。

  张正祥:是,挺安全。因为它这个野兽,只要你不逗扰它,它绝对不会伤害你。

  陈鲁豫:有野兽吗?

  张正祥:有。

  陈鲁豫:都有什么野兽?

  张正祥:最多的就是那个豹子。

  陈鲁豫:豹子啊?

  张正祥:嗯,豹子最多。

  陈鲁豫:您见过豹子吗?

  张正祥:见过,它擦肩而过的。

  陈鲁豫:擦肩而过。

  张正祥:不稀奇。它经常跟我擦肩而过的。

  陈鲁豫:什么意思,您往这儿走,豹子往这儿走,大家就。

  张正祥:对对。

  陈鲁豫:就这么过去了。

  张正祥:是这样的。

  陈鲁豫:这不害怕吗?

  张正祥:不怕。

  陈鲁豫:那那种生活,像不像我们说的,野人的生活?

  张正祥:我的野人生活就像是真人版的人猿泰山

  张正祥:纯粹就是野人的生活。

  陈鲁豫:那您当时的样子是什么样子啊,头发很长吗?

  张正祥:头发很长,样子挺可怕的。

  陈鲁豫:像不像那个人猿泰山?

  张正祥:哎,就是像那个啦。

  陈鲁豫:真的假的。

  张正祥:是,是真的,是真的。

  陈鲁豫:因为我们看过人猿泰山那电影,他会在那个树上飞来飞去。您能那样飞来飞去吗?

  张正祥:虽然我不会飞,但是我。

  陈鲁豫:不,他不是飞,他是拿着,拽着一根那个藤,好像,然后这样就飞过去了。

  张正祥:我们西山那个大树它,它是,就像大哥伞一样,就是连起来的。完全可以高山上走路,不需要飞。

  陈鲁豫:可是人是这样的,就是你在那个自然的环境里面生活没问题,但是你老不跟人在一起的话,你没有语言的这种交流,不沟通的话,那语言能力,会不会慢慢慢慢就消失了?

  张正祥:绝对不会,我又不是,绝对不跟那个人类交往的。比如说我需要盐巴,需要火柴,需要衣服、裤子、鞋子我都会。

  陈鲁豫:再回到村里面去?

  张正祥:村里面不一定去,但是我会到那个,劳教的那些青年人的地方,他那个父母挺有钱的,你只要拿那个野果,拿菌子去,他们就会给你衣服,给你钱。

  陈鲁豫:所以我现在特别明白,您为什么对山、对树、对水情感那么深。因为那就是我生活的地方,这个地方供给我吃,供给我住。

  张正祥:对。

  陈鲁豫:没有这些地方,我可能早就不在了。

  张正祥:是。

  陈鲁豫:对吧。

  张正祥:是这样的。

  陈鲁豫:所以现在有人想破坏,我曾经住过的家,那我肯定是不能允许的,有这样一种情感。

  张正祥:绝对不允许。

  陈鲁豫:嗯。

  张正祥护滇30年 感动矿主加入护滇队伍

  解说:张正祥对滇池的执著守护,被媒体报道后感动了很多人。2009年末,他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这项荣誉的获得,让张正祥由衷地自豪。

  张正祥:十个人感动中国,我们云南就占了三个,他们一位是夫人卓琳,一位是科学家宋文骢,他们是红的、黄的,我是绿色的。

  解说:张正祥30年来的不懈坚持与努力付出,甚至感动了一些,曾对他恨之入骨的矿主,其中一位矿主不但不再憎恨他,反而加入护滇队伍,跟他成为了朋友。

  周光文(曾经的矿主):他给告了,我们肯定心里面肯定是恨他,想喊黑社会来打他了嘛,悄悄地打他了嘛。当时有这个想法,这个人哪,真的不容易呀。60岁的人了呀,为了保护这个滇池,从30年前到现在为止,你想想,真的是不容易。

  解说:还有一些经常请张正祥,帮忙打抱不平的村民,也对他称赞有加。

  村民:对我们村子或者是其他村子,有人去找他反映情况,只要是不合理的,他都不怕任何阻拦,他都要向上面反映。

  解说:然而,除了好评,张正祥收获更多的还是骂名,因为他告停了采石,采矿场,让村民们,没有了打工赚钱的地方,很多人对他心怀怨恨,经常恶语相加。

  张正祥:公开地骂,他就骂我是个强盗,是个土匪,是个流氓。

  解说:威胁到村民利益的张正祥,除了受到谩骂,甚至还遭到驱逐。他已经被迫几次搬家,现在不得不借居在一座危房之中。这就是张正祥现在居住的家,房梁断了,墙体也发生了倾斜。

  张正祥:我中午的饭就是买一个馒头,2毛钱一个大馒头,4毛钱、6毛钱就可以吃饱,就是那么样,口渴了那就是浇花水。

  滇池卫士张正祥靠写状纸谋生 生活窘迫

  解说:目前张正祥没有正式的工作,给人写状纸是唯一的谋生手段,他要靠这一点微薄收入,来维持生活,有时不得不借债度日。

  陈鲁豫:刚才在放短片的时候,张老师一直看得特别地仔细,然后我就听到你轻轻地这样,叹气叹了两三次,这种时候是心里最难受的时候,我觉得我做的是好事儿,我其实最后我这么做了以后,也是为了你们,但你们不理解我,这个时候是最难受的,对不对?

  张正祥:是,他为了他们的利益,我为了他们的生存。

  陈鲁豫:这个话说得好,他为了他们的利益。

  张正祥:对。

  陈鲁豫:我为了他们的生存。

  张正祥:对。

  陈鲁豫:您指的利益是眼前的利益。

  张正祥:对。

  陈鲁豫:而生存是更长远的,大的利益。

  张正祥:对对对。

  陈鲁豫:但是刚才我们看到,你住的那个环境,还是觉得挺难受的,那个房子都已经。

  张正祥:是危房。

  陈鲁豫:挺危险的。

  张正祥:随时都可能没了。

  陈鲁豫: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像最近各个地方都是大雨啊。

  张正祥:对,大雨。

  陈鲁豫:什么泥石流啊,如果真的有那样的情况的话,那个房子绝对是个危房。

  张正祥:它现在是摇摇欲坠的。

  陈鲁豫:那您靠什么生活呢平常?

  张正祥:纯粹是那个同情我的人,借给我钱。

  陈鲁豫:那你每天的那个情绪,都是什么样子的呀?

  张正祥:我的情绪就是又紧张又痛苦。这个情绪就是这样的。

  张正祥:只要看到贪官倒了我就会开心的笑

  陈鲁豫:每天都是这样的状态?

  张正祥:很少会笑,很少会笑。很少会高兴。

  陈鲁豫:您回想一下,您上一次哈哈大笑,是什么时候,能想的起来吗?

  张正祥:我笑的时候会笑,就是我看到哪一个贪官倒了,我就会哈哈笑起来。

  陈鲁豫:您笑的时候什么样子。

  张正祥:我笑的时候,就是有些手舞足蹈的样子。

  陈鲁豫:手舞足蹈?

  张正祥:对。

  陈鲁豫:您能笑一个吗?不用,不用。您笑了。

  张正祥:是啊,笑。

  陈鲁豫:您笑起来是那样的。

  张正祥:但是这个不自然,因为那个贪官被打倒了,那个是挺自然的笑,会跳起来,我会一纵一纵地跳得很高的,可以跳得离地面那么高。

  陈鲁豫:我们都会有退休的时候,您会有退休的时候吗?

  张正祥:我没有。

  陈鲁豫:只要能走路?

  张正祥:对。

  陈鲁豫:只要我能走路?

  张正祥:对。

  陈鲁豫:我能背着我的包,我能拿着我的望远镜,我就还能走滇池,我就还能做我之前做的事儿?

  张正祥:是,生命不息,战斗就不止。

  张正祥:现在的生活未必幸福但更有价值

  陈鲁豫:谢谢张正祥,谢谢张老师。您刚才吹口琴的时候,我觉得那一刻我特别感动,我就觉得,哎呀,一个不一般的人,也有普通的那个时候。就只有吹口琴那个时候,您好像没有像刚才那样,战士的那个状态。

  张正祥:是啊,我年轻时候,我唱歌啊,吹口琴啊,吹笛子,我可以吹得让那个雀鸟,真的全部静静的。

  陈鲁豫:鸟都能够静静的不出声。

  张正祥:是,能够做到这一步,就是她做着活儿的,都会突然就把那工具放下就坐下。

  陈鲁豫:那时候是不是,好多女孩儿都喜欢您啊?

  张正祥:是。

  陈鲁豫:那个时候,是一个普通的快乐的人。

  张正祥:对。

  陈鲁豫:是做一个普通的快乐的人好,还是做像您现在这样的好?

  张正祥:如果是讲那个快乐,讲那个幸福,应该是年轻时候好。但是要说到它的价值和意义,应该是现在好。

  陈鲁豫:我觉得一个人,找到自己的生活的方式,生活的意义,我就觉得这样的人,是挺值得尊敬的,就是,我相信我所相信的。然后我一直坚持,我不管碰到什么困难,我都坚持,我觉得这样的人,特别值得尊敬。您就是这样的人。

  张正祥:谢谢,谢谢。

  陈鲁豫:但是我还是希望,有口琴在的话,就是吹吹口琴,我觉得即便是不一般的人,也可以允许有一般的那种,小小的享受,小小的快乐。我就希望您在生活当中,偶尔有音乐,偶尔有家里面的人在旁边,我觉得这样,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张正祥:是啊。

  陈鲁豫:那我就,我们老说好人一生平安,希望您之前经历的坎儿太多了,之后就平平安安的,行吗?

  张正祥:行,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陈鲁豫:也谢谢,谢谢秀梅,也希望您能够原谅我们,这样突然地安排你们见面,实现也没有跟您打招呼,请您原谅。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

第1楼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2013-12-07 12:47:25 发表
匿名网友:张正祥真是伟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