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哥”何国苗:演绎“中国式慈善”悲喜剧

发布时间:2013-06-22 22:52 | 来源:家庭百科报 2013年3月29日 第02版 | 查看:463次

  在浙江诸暨市安华镇矿亭村,50岁的何国苗算得上是一位名人,初中未毕业的他,获得87项国家专利;从2004年至今,他已先后向社会捐款达2700万元,被人称为“公益哥”。在豪捐背后,他自己却没有购置一处房产,至今仍与妻女、母亲挤在3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里。有人说他是炒作自己,也有媒体爆料:近几个月,公益哥因为捐款陷入“囧途”,为暂避求助者全家不得不搬到医院病房。那么,在何国苗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人生故事?是什么力量让他从初中娃变成一个慈善家,他如何应对现在的困境?

  坎坷童年让我学会感恩:以后一定报答大家恩情

  何国苗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有五个姐姐一个弟弟。打记事起,贫穷和苦难就伴随着他。父亲在一次上山砍柴时被砸伤,回家后便长年卧病在床。母亲患有十二指肠溃疡,肚子肿得老大,“衣衫褴褛、食不果腹”是何家当时的真实写照。何国苗回忆说,他上小学时穿的棉袄,是姐夫穿了5年的旧棉袄,母亲翻个面给他当新衣服穿,里层穿旧了,母亲又翻个面让他再穿。何国苗的母亲每天都要外出讨米,只要讨到,何国苗在这一天就会安心上课,否则心里惴惴不安,因为全家人要挨饿了。

  由于家境窘迫,何家一年到头除了过年根本吃不上肉。有一年除夕,母亲赵粉花咬牙买了两斤猪肉,做了一碗霉干菜烧肉。年夜饭的时候,母亲给每个孩子碗里放了一块肉,而年幼的何国苗却把自己碗里的肉放回了只剩下干菜的盆子里。何国苗说,对于几乎整整一年没有尝过肉味的他来说,那块肉的诱惑是巨大的,可当时年幼的他却想着,自己少吃一块肉,家人可多吃一块肉。成年后,他时常会想起那年儿时碗里的那块肉,或许从那时起,他的心里就播撒下了谦让和友爱的种子。

  家里的重担都落在了母亲身上,何国苗的学费都成了问题,正在走投无路时,何国苗的老师站了出来,主动帮他承担了书费等花费,学校也对他的学费进行减免,就这样,何国苗才顺利考取了浙江美院附中。不料,四姐这时患上了败血症,家里连医药费都成问题,何国苗决定放弃学业。由于有绘画天赋,何国苗来到了诸暨文化馆打工,并兼职给别人画像。后来又扩展到了雕塑和修复当地寺庙佛像。

  “虽然我初中都没毕业,但是在贫困的童年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村里的老少爷们儿给我家的帮助,比如逢年过节,总会有好心人给家里送来年货,很多事情让我自幼就学会了感恩。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等我长大能挣钱了,一定好好报答帮助过我的人。”

  2012年5月,一直把公司总部设在河南的何国苗回家乡矿亭村发展。家乡人原本以为,这样的“大老板”,做慈善出手阔绰,自己的生活也一定比较奢侈。“我母亲已经83岁了。喜欢自己熟悉的人和事,爱在村里和老邻居走动,不愿住外头。”何国苗曾试探性地问过母亲赵粉花,在诸暨城区买房子如何?结果年迈的老母亲回答,“新房子造好,你们自己去住吧,我只住矿亭,哪里都不去。”于是,何国苗就干脆把老宅整修了一番,陪着老人住了进去。

  整修老宅,何国苗花足了心思。由于老宅年代已久,加之当年建造之时用的是砂浆、多孔板,考虑到安全问题,二楼只按女儿何彬旎的喜好设置了一间阳光房,全家人的起居都安排在一楼不到30平方米的空间内。他和妻子一间房,女儿则陪着奶奶住一间。

  2001年时,母亲赵粉花意外摔伤了腿,为了方便老人行动,何国苗买来了轮椅。几年下来,赵老太陆续有了5辆代步“座驾”,每一辆都是儿子千挑万选的。今年,何国苗夫妇跑了好多地方,给她买了一辆电动车。由于是电子产品,对赵老太来说,按钮繁多,操作复杂。为此,何国苗足足花了一个月时间,每天陪着老人,一遍遍重复讲解,每一个按钮如何使用。后来还在身后“押车”,实地勘测路线,确保每一处都万无一失,才放心让老人独自上路行驶。

  2013年年初近两个月,何国苗家来了不下60人,有请帮忙救急的,有求资助做生意的,甚至还有找他帮忙还赌债的。老母亲为了接待这些求助者,甚至累得进了医院。

  何国苗说,起初看到有人来了,多多少少都会给一些,根据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给予千元、万元不等。“粗粗算了一下,一个多月的时间,实际给予资助的大约60人,资助金额共计10多万元。”

  后来,他发现,自己被大家当成了一块“唐僧肉”,有的来要钱的人打扮得很时髦,而且年轻力壮,还有人编理由骗钱。

  去年底,何国苗与妻子一起到河南洽谈项目投资事宜,女儿因工作需要到了上海,只留下83岁的老母亲独自一人在家。“前脚刚走,后脚就有求助者到了我们家。”何国苗说,到他家的求助者是3个男人,分别来自哈尔滨和湖南。到家后,由于见不到何国苗本人不肯走。3人没地方住,便直接窝在客厅的小沙发上休息。两天下来,何国苗的老母亲又要做饭,又要照应这一群人,心力交瘁,以致老病复发。得知这件事后,何国苗在当天傍晚打电话给住在另一个村的姐姐,让她给3人各自送来1000元钱,让他们赶快坐车回家。“可是对方说,他们这么远跑来不是为了一点路费,是想弄点钱做生意。”担心母亲的身体状况,第二天一早,何国苗又找朋友给3人送去了一人3000元钱,3人这才离去。

  而一个来自深圳的求助者,更是让何国苗头疼不已。“他向我借40万,为的是还赌债——因为赌博,他欠了高利贷20多万,银行信用卡欠了20多万。”何国苗说,自己救助的对象主要是因为身体残疾,或者确实家庭困难急需帮助的人,这个人才35岁,原因又这么特殊,他便拒绝了。

  何国苗并没有和他见上面,因为何国苗已经“搬家”住到医院了。这位求助者找到当地媒体不断要求记者帮忙劝说,并威胁说要自杀,甚至扬言准备好了一块横幅,上书“慈善家何国苗见死不救”。 

  当然,求助者其中一些故事让何国苗十分感动。“有一个人从北京过来,也是一名志愿者。母亲患了重病,需要换肾,但手术费不够。他给我写了整整10页的信,言辞恳切,并附上了历年来的公益活动记录。看得出他对母亲很孝顺,也是确实没办法才跑这么远来求助的。”对于这样的求助者,何国苗向其伸出了援助之手。

  囧途中的何国苗也得到了邻居和当地政府的帮助。

   “邻居们好心,时常打电话提醒我,让我某个时间千万别回家拿东西之类的。有时候我自己回家前,也得打个电话先问问情况。”

  安华镇副镇长周春蕾说:“我收到不少求助信,信里说请她转交给何国苗,希望他能给予一些资金帮助。”但周春蕾并没有把所有信件都转交给何国苗,因为她早就了解何国苗近几个月的尴尬遭遇。周春蕾说:“何国苗目前的确遭受到了一些无理纠缠或骚扰,建议他主动找政府部门沟通汇报,通过合法途径进行自我保护。”

  虽然遭遇如此窘境,但并未影响何国苗对公益的热情。

  “我以前帮助人是直接给钱,但这样做并不能从根本上帮到他们,还可能让他们有依赖感。我也在考虑适当转变做公益的方式,比如,已经把自己发明创新的心得写成了书,今后会免费送给求助者。”1月18日,由他出资1000万元设立、用来鼓励中小学生创新的“国苗教你小发明”创新基金已在北京启动。

  浙江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杨建华认为,何国苗的遭遇很有代表性,是国内不少慈善家的共同烦恼。这种情况暴露出国内慈善环境不尽如人意,这也是很多人做慈善刻意隐瞒和低调的原因。

  “有时候慈善家会被强加很多义务,也会被一些老百姓看做是有求必应的财神,这就会伤害到他们,也使部分人不敢做慈善。”杨建华认为,要解决这种尴尬,国家应该立法保护民间慈善,从制度和政策上改善慈善环境。另外政府和媒体也需要引导公众正确看待慈善和慈善家,多给些理解,勿将他们神圣化。

  本报记者 李玉龙 冯振阔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