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不再“厉害”的袁厉害(图)

发布时间:2014-01-07 12:37 | 来源:羊城晚报 2014年1月6日 第A6版 | 查看:1532次

  因为火灾,收养的7名弃婴丧生,袁厉害陷入舆论漩涡 图/东方IC

  羊城晚报记者 陈强

  今年1月4日,清晨6点半,百度“袁厉害”贴吧里,一网友发帖道:“在新的一年里,祝袁大娘身体安康,祝袁大娘抚养的弟弟妹妹们身体健康!”

  去年这一天,河南兰考“爱心妈妈”袁厉害自办的收养所发生火灾,其收养的7名弃婴不幸丧生,最小的仅7个月大。一时,举国哗然。

  一场大火,使袁厉害苦心经营的“弃婴王国”轰然倒塌。她坚持了20多年的收养弃婴行为,不得不终止。房子被烧,接着孩子被带走,再因身体变差住院,继而是种种质疑。袁厉害说,这一年,空闲时间多了,但过得并不轻松。

  被改变的,又岂止是袁厉害?去年6月,民政部、发改委、公安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去年年末,深圳、广州等地高调推出“弃婴安全岛”。人们很自然地把这些政策跟袁厉害联系到一起。

  舆论变脸形象崩塌

  “那些都是瞎说,哪里有20套房子”

  去年年底,在女婿郭海洋等家人陪同下,袁厉害现身羊城,参加中国好人网主办的第四届全国“好人论坛”。此次论坛的主题是“民间救助与社会管理创新”,主办方安排袁厉害第一个上台发言。

  袁厉害是河南兰考人,在当地以收养弃婴和孤儿闻名。自1986年开始,她收养的弃婴已超过100个。当地百姓、医院甚至“110”,捡到孩子都会送到袁厉害家中。2013年1月4日,她外出时,其收养弃婴的住所发生火灾,造成7死1伤,最小的仅7个月大。

  事后,官方一开始将袁厉害定性为非法收养,但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站到袁厉害那边。有媒体称,这把大火,烧出了中国民间救助的尴尬,也烧出了官办福利机构的缺口。

  不过,舆论风向后来又迅速“逆转”。去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袁厉害并非像她宣称的那样“没有一分钱存款”,而是拥有累计超过20套住宅,同时,她按“好”与“孬”给孩子分类,甚至有借孩子敛财的嫌疑。

  这篇报道使袁厉害的形象瞬间崩塌。在广州接受记者采访时,袁厉害主动提到这些质疑:“那些都是瞎说,我哪里有20套房子!手上只有3套。说我借孩子敛财,按‘好’、‘孬’对待孩子,那也都是胡说。”

  学会坦然面对质疑

  “人跟人相处,哪有筷子不碰碗的?”  

  不过,对于这些年具体收到了多少捐赠,用在了什么地方,袁厉害说自己没有读过书,未算过细账,“我傻憨憨的,有钱就多花,没钱就少花。那些娃,有的要治病,还要买尿不湿啊奶粉啊,钱都花在他们身上了。”

  袁厉害说,最大的一笔捐助,来自东莞一位老板,这位老板2011年时捐了10万元,2013年火灾发生后又捐了1万元,“其他都是小数目,没有具体算过账”。

  袁厉害说,自己现在对质疑已经想开了,“人跟人相处,哪有筷子不碰碗的?”不过她坦言,开始时质疑声对她打击很大,差不多半年才缓过劲来。

  去年4月,袁厉害去了一趟北京。一家机构把她评为“公益推动中国——寻找变革的力量”“年度公益人物”,她去领了这个奖。

  与媒体有过这场过节之后,袁厉害对媒体并未敬而远之,“我乐于与媒体打交道,不会藏着掖着,要不是媒体和全国网友,我可能被抓起来判刑了。”记者在广州采访她时,她发出邀请,“你来兰考,到县人民医院门口,随便一打听,说找厉害阿姨,就能找到我,我带你在兰考逛逛。”

  隔一两周就去看娃

  “政府不让咱养,咱能怎么办?”  

  “好人论坛”主办方原本为袁厉害准备了15分钟发言时间,但她站上台没多久,就开始哽咽、流泪,只说了五分钟,称自己“没什么文化,不懂怎么说”,就匆匆结束了演讲。在台下,袁厉害告诉记者,站在台上,突然想到转眼就一年了,想到那些死去的娃,心里难受,便哭了。

  来广州前,袁厉害去了一趟开封福利院。火灾发生后,袁厉害收养的11个孩子被送到那里。傍晚6点左右才到达福利院,孩子们正在吃晚饭,看到提着棉衣、香蕉、饼干还有两大罐豆豉的袁厉害,都涌过来喊“妈妈,妈妈。”

  “这些孩子,都是我从小开始带的,很有感情了。福利院条件,确实要比我家好,但我心里会老惦记。”去年一年来,袁厉害每隔一两周就会去趟开封,有时朋友开车捎她,有时她自己搭车。

  孩子们看到妈妈来,都很开心,但等妈妈离开时,会躲在角落里偷偷流泪,“有好几次,孩子们偷偷跟我说想回家,家里条件虽然没福利院好,但福利院没家里自由,不让随便出去。可政府不让咱养,咱能怎么办?我让他们在那好好听话。”

  如今清闲却不快乐

  “晚上睡不着,就坐在床上发呆”  

  袁厉害自办的两层楼收养所,当地政府在去年着火当月就出资装修。墙刷得很白,楼梯铺了红地毯,看不出火灾痕迹,但这个“伤心地”,袁厉害一年只去过3次。“一次是清明节,给娃娃们烧了点纸,心里才好受些;一次是‘好人网谈’方教授来探望我;还有一次是记者来采访,我带他们去的。”她说,自己只要一靠近那个地方,就感觉揪心。

  袁厉害身边现在已经没有小弃婴了,“现在身边还有10来个孩子,最小的来福也有14岁了,是个哑巴,他精明得很,火灾以后政府来接人,他自个儿逃到网吧去,现在就住在网吧里,把他的身份证拽着,好让他别往外地去”。

  袁厉害的女婿郭海洋说,一年来,袁厉害不再带弃婴,变清闲了,但过得不愉快,没有以前那么得劲,“出事后受了刺激,加上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在医院连着住了一个多月,出院后过了年又发病,又回去住了半个月,体重减了10多斤,每天都离不开药。

  为了方便照看孩子,袁厉害养成了不脱衣服睡觉的习惯,“现在依然如此,常常晚上睡不着,就坐在床上发呆,有时一个人到院子里转转,再回来睡。”袁厉害说,自己经常梦到孩子们围坐在她身边,然后她就会惊醒。

曾经的梦想如今已随风而逝

  当年常说想办个福利院,现在则断了念头:“国家不允许了,咱不敢。”

  往年,不时会有人往袁厉害家门口扔弃婴,“出事后,再也没有了”,袁厉害说,即使有,自己也不会私自收养了。“去年,我碰到过两回,一次是在垃圾桶边看到一个弃婴,我报了警,120来拉走了;另一次是在医院门口,一个兔唇孩子,孩子妈妈想扔了,我劝她别扔,说现在国家有政策免费做手术。”

  火灾过后,公众纷纷质疑兰考为何没有儿童福利院。去年年底,占地面积15亩、可容纳200名孤残儿童的兰考福利中心基本建成。袁厉害没事会经常去兰考福利中心的工地看看问问。袁厉害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兰考儿童福利中心早点开张,能将送往开封市福利院的11名孤儿接回来,这样她就可以经常见到他们了。

  参加“好人论坛”期间,袁厉害认识了一个老乡杨正海,两人岁数一样。杨正海也是个民间救助达人,自1999年开始收养流浪汉,迄今已收养过超过400名流浪人员。杨正海很高调,有时把流浪者送回家会主动找媒体曝光,“想找媒体做个见证,不然别人以为我胡说”。不过,因为带着流浪汉劳动、乞讨,杨正海的行为也引来质疑。

  见到袁厉害,杨正海向她抱怨:“被你害惨了。”袁厉害出事后没过多久,当地民政部门去杨正海家,把他收养的流浪汉强行接走了,“大家怕出事,不让我继续收养流浪者。”

  但过了一个多月,杨正海又开始悄悄收养流浪汉,“坚持了这么多年,没有感动也学会了感动,不是好人也学会做好人了。”农民杨正海滔滔不绝地谈起他的梦想——筹资办一个智障、残障流浪者学校,“在那里,有宿舍,有食堂,有球场,通过教育和培训,让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活着……”

  没有发生火灾前,袁厉害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经常说,她的梦想是办一个福利院。不过,现在她却说,已经断了这个念头,“一个是年纪大了,干不动,一个是国家不允许了,咱不敢。”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