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保安马勇月薪2200每月捐1700元 19年捐出47万(图)

发布时间:2015-04-04 23:56 | 来源:华商报 2015年04月04日 第B1版 | 查看:1400次

山东保安马勇 19年“裸捐”47万元

接受专访时表示:虽愧对父母,仍愿舍小家顾大家


  ■对话人物

  马勇,39岁,山东乳山人。1998年从部队退伍,目前在威海一家房地产公司当保安。
  
■对话背景
   保安马勇是一名退伍军人,当兵时,母亲的手指被机器割断,战友们主动捐钱给他。他说,他学会了感恩。现在,他月薪2200元,却每月捐1700元给贫困学生。据当地媒体报道,他19年捐出的各项善款已达47万元。“无论付出多少艰辛,我都觉得值!”
   马勇的故事在网络热传,也引发争议。不少网友为他的善举而感动,也有网友认为,他应该先照顾好自己的父母再去帮助别人。昨日,他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讲述心路历程。
  
>>谈捐助
  
听说谁家孩子困难就去看需不需要帮助
   华商报:你从何时开始捐助学生?
   马勇:1996年我还在当兵时断断续续捐助过几名孤儿。但真正开始坚持每个月捐助学生是2006年,当时我已经退伍了,在乳山六中当保安。学校里有一个孩子,父母都不在了,是姑姑把他养大,但姑姑家条件也不好,还有自己的孩子。每次午饭时,这个孩子就不见了,班主任都要出来找。我发现后就留意了一下,发现这孩子连一份最便宜的菜都买不起。所以我就每个月拿出100元给这个孩子补贴伙食。
  
华商报:你怎样找到这些学生?
   马勇:都是我自己找的,最开始是通过学校了解学生的情况,后来一些工友聊天时会提到他们村谁家特别困难,孩子特别可怜。我就骑着自行车去了解一下情况,看需不需要帮助。捐助的一般都是因天灾人祸导致家庭特别困难的孩子、单亲家庭孩子和孤儿。
   确定孩子需要帮助以后都是通过老师去和孩子接触。因为青少年嘛,特别是一些青春期的孩子比较敏感,内心自卑,如果我直接上去说要资助,可能会伤害孩子的自尊心,以前也吃过“闭门羹”。老师要是说服孩子了,我就去银行办一卡一折,我拿存折,让老师把银行卡给孩子,每个月我给他打100元,如果考上大学了就给200元,说实话,我也给不了太多,只是尽一点心意。
  
华商报:通常一个孩子要资助多久?除了资助,和他们有来往吗?
   马勇:有的孩子是从他读初中开始捐助,一直到他读大学。只要我接手了,就不可能放弃任何一个孩子。考虑到孩子的自尊心,我们尽量不见面。我捐助过的孩子一直都有联系,过年时有的孩子还会上我家看我。以前帮助过的孩子,有的现在已经工作了,他们想还我钱,但我都回绝了,我怎么能拿他们的钱呢?
  
>>谈纠结
  也想改善父母生活但无法放弃那些孩子

  
华商报:你现在每个月捐助几个孩子?要花多少钱?
   马勇:2006年时,每个月大概捐助两三个孩子,后来每年增加几个,越来越多,现在一个月要捐助17个,最小的读初一,最大的今年参加高考。我的工资也不行,一个月才2200多元,每个月发工资后,我就把给孩子的钱打到他们的银行卡上,有时去看看孩子们再买些零食什么的,一个月1700元挡不住,根本不够用,算是“月光族”吧。
  
华商报:每个月只剩不到500元,你怎么生活?
   马勇:我现在的单位管饭,工作日就在单位吃,周末回家吃,都是自己做,也不怎么花钱。
  
华商报:有网友觉得,如果你把这笔钱拿来改善父母的生活,会更有现实意义,你怎么看?
   马勇:百善孝为先,对于父母,我很愧疚。他们都已经70多岁了,母亲没有收入,靠父亲扫大街每个月赚1300元生活,有时还要接济一下我。父母对生活没有过多要求,家里有点庄稼地,吃的方面不成问题,我母亲说,“咱吃糟吃好只有肚子知道,吃饱就行”。有时我也想给父母改善生活,但也没办法放弃这些孩子。他们起初不愿意,后来也理解了我,支持我做这件事。
  
>>谈花费
  捐助了72个学生伤残补贴都捐出去了

  
华商报:这些年你一共捐助过多少学生?捐助了多少钱?
   马勇:如果从1996年当兵时资助孤儿和孤寡老人算起,这些年一共花了47万多,资助了72个学生,有时也会为地震捐款、帮助老人等。
  
华商报:你的收入并不高,这些年怎么能捐出47万这么一大笔数目?
   马勇:退伍后我换了好几份工作,工资也时高时低,最高时每个月能拿到3000多元;我平时会去捡矿泉水瓶卖废品贴补一下,有时家里也会给我些钱支持我。除了工资,我每年的伤残补贴也全捐出去了。以前当兵时,我在执行任务时眼睛受过伤,这些年伤残补贴涨了,每年能领1万多元;我还是威海道德模范,每年过年过节,政府还会给我两三千元,我也都给学生了。这些钱都是今天到我手,明天就出去了。
  
华商报:为什么要坚持做这件事?
   马勇:因为家里穷,我13岁时小学没念完就出去打工,当时邻居给了我很多帮助。当兵第一年,我母亲在工厂打工时被机器割断手指,战友们主动捐钱给我寄回家。这些经历让我懂得感恩。现在看到那些贫困孩子,我就想到曾经的自己,能帮一点是一点吧。如果把这47万攒下来,车啊房啊都有了,但我很喜欢孩子,和他们有感情。“舍小家顾大家”可以说是我人生的目标吧。
  
华商报:听说你现在和父母同住,有没有想过成家的问题?
   马勇:想过,但梦想终归是梦想,现实终归是现实。以前也谈过几个,但最后都会问我要车要房,我没有,就回绝她们了;还有的要我放弃资助学生,这我也做不到。父母也催促过几次,但现在也想开了。
  
华商报:对于未来,你有什么计划?
   马勇:2013年,我成立了自己的公益组织“乳育爱心乐园”,主要从事关爱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和资助贫困学生等公益活动。我上的是夜班嘛,白天就可以去做公益,去敬老院帮助老人。未来我希望能把这个公益组织一直做下去,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华商报记者 刘苗

  (编者注:原文标题为《山东保安马勇 19年“裸捐”47万元》)

(责任编辑:左浩仁)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