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中国·张前东(图)

发布时间:2008-12-19 08:00 | 来源:红色家园 2004-04-04 15:00 | 查看:2239次

(中国好人网配图)

  流家河河床突然塌陷,河水直涌鱼田堡煤矿,297名矿工的生命危在旦夕。生命悬于一线,当所有矿工都在逃离险境时,有一个人却放弃了撤出的机会,独自想黑暗的深处走去。

  张前东,37岁,中共党员,重庆市南桐矿物局鱼田堡煤矿掘进103队队长,当时正在井下检查工作。

  2002年6月13日凌晨,重庆市南桐矿物局鱼田堡煤矿一带突降暴雨,10小时内降水量130毫米,位于鱼田堡煤矿附近的流家河河水猛涨。上午8点,张前东检查完安全和绅产情况以后,准备下班,就在他往回走的路上,一件奇怪的事情,顿时让张前东警觉起来。

  张前东:走到井下500米西四石门那儿,就有很深的水,平时是没有水的,是干的。后来我看到越往外走水越深,就看到巷道里面很大的水,哗哗地像一条河一样流起来了,我当时感到不对头了。

  鱼田堡煤矿发生穿水井下有矿工297人。

  经过勘察,洪水来自煤矿鱼塘角西抽风口,每小时涌水量达1万立方米,相当于煤矿排水量的10倍,也就是说,四五个小时后,井下主要作业区将全部被淹。但是这个时候,井下绝大多数的矿工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地面紧急救援指挥部决定,切断所有电源,并通知全体人员撤离。

  半小时后,井下250米巷道水为1.5米。

  当地面紧急救援指挥部作出决定的同时,张前东已经发现井下穿水,这时他突然想起刚分来的四个新同事,掉头就向井下跑去。

  张前东:因为我下面第一个地方作业的是4个新工人,才来上班不久,刚培训的。他们根本都不晓得矿井的布置,巷道怎么出来都找不到,我那个时候着急得不得了,平时要走半个小时的路,最多10分钟我就跑下去了。跑下去以后我去通知他们,我说淹起水了,搞快点,手里的东西都不要了,工具都不要了,赶快跟我走。

  11:40,由于洪水持续下泄,矿井的排水系统也被冲坏,洪水沿着纵横交错的巷道用向500米以下的矿区。短短的十几分钟,水已经淹到了张前东的小腿,面对不断上涨的洪水,张前东急着想把矿工带出矿井,但是这个时候,一件更让他担心的事情,出现了。

  张前东:42区开拓巷道的时候没有其它的出口,只有怎么进就怎么出,那个时候是最危险的就是24区那个位置,但是我不晓得42区那些(我们队)的人走没走。我就喊朱绍明,我们队的班长,我说你把这些人带走,往东面走,东面怎么出去我跟他说了,然后他把那些人带走了以后,我一个人到42区去撤人。

  42区巷道离地面800米,是鱼田堡煤矿位置最低的一个,一旦洪水到达那里,冲下来的木料把42区巷道口堵死的话,张前动就再没有逃生的希望了。

  张前东:心慌啊,怕的是我下去就出不来了,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当时我为什么喊把他们带走呢?我一个人下去不让多两个人下去,万一出不来少死一个,没有必要做那种牺牲。

  三小时后,井下750米巷道,水位已达1,5米。

  就在张前东冒险进入42区时,井下750米巷道,水位又上涨了30厘米,并且开始网42区下泄

  张前东:等我下去一看已经没有人了,那个巷道都有水了,那是最后一个水平,水可能有几十厘

  米深,水不是很大,但是已经来水了。然后我又从原路往原来西四石门那儿走,这下把我累惨了,汗水把全身的衣服都打湿了,我那个时候想,要是有一杯水喝多舒服啊。最后我从里面慢慢爬上来,下午两点以后爬到井下500米西四石门那儿,我就发现那里有50个人了,那个时候我一看水都越淹越深,淹到这个位置了。

  三小时后井下616米以下全部被淹

  当张前东重新回到井下500米位置时,616米以下全部被淹,500米水平的这条主巷道成了张前东唯一的逃生通道,此时洪水已经淹到了张前东的胸口。

  张前东:那个时候我记得是两点多了,水都大了,下面很多杆子都漂起来了,水位升高了,我看到大家都很着急,局面很混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看见安检员吴建华,我说吴建华不要着急,把这些工人组织起来,不要着急,胆子大一点跟我走前头,你走在后面,后面哪个人掉了队你必须喊着一起走,然后我就在前面带几个身体好的在前面走了。

  从早晨8点下井检查工作到下午3点,张前东在井下500米和800米之间已经走了四个来回,季度的疲劳已经时他支持不住了,而这时巷道中的洪水还在不断上涨。

  张前东:当时我内心是撑不住了,我爬了走了那么远的路程,又累又渴,我感到心里面走不动,但是看到50个人,如果我一个人趴下了,那些人肯定都不敢走了,毕竟前面要有人带头,我就只有咬紧牙关。

  四个小时后井下500米巷道水位已达2米

  就在张前东带着这50人走到东西巷道交叉口的时候,那里的水位已达到2米,湍急的水流时她们已经无法在前进了。要想通过这里,只有攀着巷道顶上的一根管子,悬空吊着过去,而这根管子也成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张前东:挨着我的是一个叫李友生的,他都不敢走了,我说你不走怎么办?必须走,不走只有死,你愿意死还是愿意活?我说我走前面,你走后面,我能过来你也能过来后来。他听了过后觉得退也退不了,退的话只有等死了,往前面走还有一线希望。后来他还是跟着我,学我的动作,一步一步往前面爬过去,我爬过去以后,矿工看到前头的走了,后头的就陆陆续续跟来了。

  6月13日下午5:00经过近四个小时的艰难跋涉,张前东终于把这50名矿工带出了矿井。

(责任编辑:孙海卫)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