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池卫士”张正祥肩扛道义“净江湖”感动中国(图)

发布时间:2017-01-21 21:23 | 来源:昆明信息港 2010-03-16 09:04:13 | 查看:815次


 “滇池卫士”张正祥每天都要到滇池边巡查。记者王俊星/摄

新闻速读 滇池卫士张正祥,在过去30多年里,他把心血都花在了滇池保护上,为此花光了所有积蓄,卖了家里的养猪场……但他无怨无悔,因此他也“感动了中国”。

  一年一度的《感动中国》评选被誉为“中国人的年度精神史诗”。在2010年2月11日,来自昆明滇池之畔一位普通农民,成为“精神史诗”中的一个章节,与邓小平夫人卓琳、歼-10战机总设计师宋文骢、中国环球航海第一人翟墨等一同入选2009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评选组委会给予这位农民的颁奖词是:“生命只有一次,滇池只有一个,他把生命和滇池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他是一个战士,因为有这样的人,人类的风骨得以传承挺立。”他,就是滇池卫士张正祥。

  “中国13亿人感动了我”

  初识张正祥是在2005年初,昆明日报率先报道了张正祥保护滇池的事迹,同年,经昆明日报强力推荐,张正祥被评为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那是他第一次到北京领奖。5年后的2010年3月2日,在西山区碧鸡街道办事处观音山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记者再次采访了张正祥,眼前的他,一件蓝色的衬衫扎在黑色的西裤里,脚上一双黑色的旧皮鞋,衣着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若说有不同,那就是他的语速更快,讲起自己保护滇池的历史也更加的顺畅,这或许与他这几年接待了太多媒体采访有关。提起这次进京领奖,与当年怯生生的神态相比,如今的他对来去北京似乎已经驾轻就熟。

  张正祥家的房子原在滇池岸边的富善村,去年在四退三还一护中被拆除了,拿到了一笔补偿款和一套安置房,他说现在的住处是一个好心人借给他住的。打开两层铁门,进入到院子里,一条大狼狗狂吠不停,前廊中摆着一张书桌,上面堆满了各种打印好的求助信和告状信,书桌左边和后面的旧木箱上,是一摞摞捆扎的整整齐齐的报纸和杂志,他说上面都有关于他的报道。

  5年前,张正祥很自豪地大声对记者说:“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全云南省只有我一个!”

  5年后,张正祥依旧很自豪地大声对记者说:“2009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全云南省只有我和邓小平夫人!”

  说起获得“感动中国”这份荣誉,张正祥十分激动,他小心翼翼地捧出水晶奖杯,视力不好,他把眼睛贴近了看,抚摸着上面的字迹说:“得到这么高的奖项,不是我感动了中国,而是中国13亿人感动了我,带给我的是强大的精神动力。”

  30余年绕滇池1000多圈

  今年61岁的张正祥是家滇池丰富的鱼虾和西山上的野果养育长大的苦难孤儿,他对滇池和西山有一种深深的情结,他说:“没有生态就没有生命,没有环保就没有一切。谁敢破坏滇池,我就和谁拼命。” 1982年,张正祥办起了养猪场。最多时养了100多头,是碧鸡乡上著名的万元户。他养的小猪好卖,因为乡民们都知道,张正祥家的猪病少、好养。好好干着养猪事业的张正祥却在1985年转型,承包了村里的14亩荒滩和水淹田养鱼。

  滇池四面环山,北部就是昆明市区,西部和南面的群山紧靠滇池水面。可恰恰就在这里蕴藏着丰富的磷矿和石灰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随着当地经济建设的加快发展,滇池周边引来了诸多的采矿老板。张正祥清楚地知道,大规模地毁林开矿、取土采砂,势必会造成滇池污染。 

  张正祥怀着对滇池报恩的冲动,这种冲动后来被反复放大,扯着他脱离了原来的生活轨道。为了阻止商人在滇池边上采矿,他口袋里装着昆明市政府1988年颁布的《滇池保护条例》,把采石场破坏环境的场面拍成照片,向有关部门进行反映。“他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他的女儿说。在那段时间里,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滇池边巡查、拍摄、写材料、告状,打响了滇池保卫战。

  捍卫滇池环境他倾家荡产

  走上了告状路之后,张正祥的养殖事业开始一路下滑。村民们回忆说:“当时张正祥养的猪远近闻名,但自从他开始为采石场的事到处告状后,家境就一落千丈了。”

  在过去的30多年里,张正祥把心血都花在了滇池保护上,为此花光了所有积蓄,卖了家里的养猪场。妻子无法忍受,离他而去。他的子女也经常受到不明身份人的恐吓,小儿子因此患上了精神分裂症。2002年深秋,当张正祥去一家私挖私采的矿场拍照取证时,一辆看不清牌照的卡车将其迎头撞下了3米高的垂直路基,从昏迷中醒来后他发现右手扭到一个古怪的角度,口鼻流血,而身边就是排了数公里长的土石运送车队,没有一辆车肯为他停留。这场事故给他带来的是右眼失明,右手骨折。

  每天早上8点,张正祥都会准时从家里出来,沿着滇池岸边走六七十公里,最多一个星期,他就会绕滇池一圈,检查滇池的污染情况。至今,已经绕滇池走了1000多圈。这12万多公里的行走都是为了阻止人们对滇池的污染和破坏。

  不理解的人称他为“张疯子”。张正祥却说:“不是我疯了,是那些人疯了。是那些人不知天高地厚了,疯得只知道钱了。”

  如今的张正祥的身份很模糊,说他是农民吧但没有田地可种了。曾经让他自豪的头衔—西山区碧鸡镇人大代表,滇池环保巡查监督员,也都没在干了。用他的话说是“前者是受到一些人的打压,不给我干了,后者是被开除的。”但实际上人大代表是正常换届,环保巡查监督员签了2年的合同,合同到期后彼此都没有再选择对方。

  荣誉是对自己的认可

  “他太偏激”,“硬头硬脑的”,“是农民就应干农民的事,瞎折腾个啥?”这些话都来自于认得张正祥的人。

  “这几年滇池有了很大变化,水质越来越好了,蓝藻爆发的也少了,从这些变化中能够看得出政府部门还是下了大功夫的。”张正祥为此感觉很欣慰,虽然不知道在这变化里自己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但是他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走,在看,在举报,就尽到了一份滇池儿女应尽的责任。“每次出去察看都会有收获。”张正祥说,毁林采石的现象真是让他很心痛。虽然在2个小时的采访里,他的电话只响过一次,还是他的私事。但他还是说:“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电话,都是向我反映向滇池排污情况的。”

  因为告状,张正祥的儿女都不再与他来往。“我对他们没尽到责任,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利益,给儿女们带来的只有坏影响。”从张正祥的口气里听不出他有多内疚,虽然如今他一无所有,但他说:“不后悔,一个人只能得到一样,不可能样样得到。”而他得到的是什么呢?张正祥认为,自己得到了很多荣誉,那都是对自己这些年所付出的认可。(昆明日报 首席记者王仪)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