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好人”拉巴:陪伴是最长情的爱(4图)

发布时间:2017-05-30 17:52 | 来源:中国文明网 2016-05-11 11:12:00 | 查看:198次

  从拉萨市北京路进入,沿着小昭寺路一路往北,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不远处便能看见吉崩岗社区居委会的院子。

  而寻找拉巴所居住的5号大院,着实让记者费了一番工夫,因为大院的入口,隐藏在摆放着卖杂货的小摊后面。

  在院里,记者见到了这位忙碌的“拉萨好人”。

拉巴在给院中的花草浇水。

  谈起短暂的童年,她显得很坦然

  拉巴出生在林周县一户普通的农民家中,出生还未满3个月时,母亲便去世了。而在她出生之前,父亲便已撒手人寰。

  舅舅洛桑罗布得到这个消息后,便将拉巴接回了曲水县的姨妈家中抚养。

  “把拉巴接回曲水后,他(洛桑罗布)的眼睛便又红又肿,红得像血一样。”拉巴的舅妈仁增回忆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眼睛里进脏东西了,打那时起,他的视力就不大好了。”

  ……

  仁增断断续续地回忆着,拉巴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低着头,努力抑制着眼眶中的泪水。

  拉巴的姨妈自己有7个孩子,家中靠养牛和种地维持生计。拉巴到来以后,一家人的生活虽然清贫,倒也过得十分开心。

  说起自己小时候的生活,拉巴并无太多记忆。但家中那些温馨的画面,她至今仍记忆犹新。她说:“我只记得家里有一个大院子,夏天绿油油的青稞田,还有可爱的家人们。”

  在家里,由于拉巴年纪最小,慈爱的姨妈似乎更偏爱她一些——每天都保证她能喝上新鲜的牛奶,悉心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姨妈对我的好,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子女。”拉巴幸福地说。

  1992年秋天,拉巴上了小学一年级。这一年,她9岁。一天放学后,姨妈显得与往常有些不太一样。“那天姨妈告诉了我关于父母的事情。”拉巴说着,表情很平静,“因为没有见过他们,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因为我早已把姨妈和舅舅、舅妈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拉巴与舅舅、舅妈在一起。

  第二年,拉巴便同舅舅一家来到了拉萨开始了新的生活。在这里,拉巴重读了一年级。因为学习好,老师很喜欢她,让她做了班长——“命运之神”似乎开始注意到她了……

  舅舅洛桑罗布与仁增无儿无女。当时,洛桑罗布在拉萨市城关区建筑三队工作,家中的开支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

  拉巴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很清楚家中的状况。正巧赶上舅妈朋友家中需要保姆,拉巴便说服两人去做了保姆。

  这一干,就是4年。在这段时间里,姨妈去世了;舅舅的身体也每况愈下。

  看着日渐老去的亲人,她勇敢地选择了承担

  1996年,洛桑罗布因心疼外甥女,便帮拉巴辞去了工作,接回了家中。

  回到家后,拉巴再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白天舅舅在外上班,我在附近的茶馆打工。到了吃饭的时间,我就会回家帮舅妈做饭,照顾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务。”拉巴说。

  但是,这样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太久,洛桑罗布感觉自己的视力越来越差了。“后来去藏医院检查,医生说舅舅得了青光眼,无法手术。”拉巴告诉记者。

  直到2001年,洛桑罗布的双目完全失明,家中的顶梁柱轰然倒塌。

  洛桑罗布显然没有从失明的阴影中走出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心里都非常难过,原本亮堂起来的家,再一次陷入昏暗中。

  “舅舅以前脾气很好,但从那以后他经常发脾气。”拉巴声音越说越小,顿了顿,才恢复正常,“刚开始我也很伤心难过,过一会儿就好了。后来时间长了,我也就习惯了。毕竟生病了谁都会不舒服,要多理解老人。”

  似乎也是在一瞬间,拉巴猛然发现,舅舅和舅妈都老了……

  生活如戏,但终究不是戏。看着日渐老去的舅舅和舅妈,拉巴的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我记得以前舅妈有一头浓密而又乌黑亮丽的秀发,不过现在全白了。”拉巴说,“差不多是60岁开始变白的。”

  打那时起,家庭的重担全部都压在了拉巴身上——每天凌晨4:30起床,伺候两位老人吃过饭后,带老人出去散步,回来后上班,下班回家做饭、做家务,晚饭,直至休息……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舅舅眼睛不好,走路慢,所以我要先带他去散步;舅妈腿不行,每次把舅舅送回来,我再带她去散步。”拉巴解释道,“街上人多,我无法同时照顾两位老人,这样做安全一点。”

  去年夏天,洛桑罗布患病在床,半边身子都没了知觉,这可急坏了拉巴。“邻居们都说,你舅舅以后都可能下不了床了。”拉巴说。

  给老人擦脸洗漱、穿衣,为老人热敷、按摩身体;为了给老人增加营养,拉巴每天早晨都会准备一份肉汤,并贴心地将汤勺里的食物吹凉,细致地喂到老人嘴里;每天夜里都要起来七八次照顾老人——从那之后,拉巴坚持着,直至舅舅康复。

拉巴(右)趁着午休时间,帮舅舅洛桑罗布(左)掏耳朵,洛桑罗布开心地笑了。

  面对“高压”的生活,她从来没有抱怨过

  两位老人身上都患有高血压、胆囊炎等疾病,平时吃的食物既简单又单调。“有时候馋了,我就会在门口叫一份盖浇饭给他们换换口味。”说罢,拉巴脸上露出了少女般害羞的笑容。

  为了照顾两位老人,拉巴平时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有时买衣服,我最远就在小昭寺路路口,买完就要马上回家。”拉巴补充道,“不过每年雪顿节期间,我都会分开带着两位老人去罗布林卡逛逛。有一次,因为公交车上人太多,我和舅舅是一直从布达拉宫走回来的,好久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了。”说罢,拉巴笑了,眼神里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哀伤。

一杯开水、一抹会心的微笑,在看似平淡无奇的动作中,家庭的温暖伴随着杯中热气,在屋中蔓延开来。

  拉巴今年33岁了,为了照顾两个老人至今未婚。曾经也有不少朋友劝过她,早日找个对象结婚,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累。但拉巴却一口回绝了,她说:“这些事情我没有想过,也没想过以后,我只想好好照顾两位老人。”

  2012年,拉巴受托担任大院“双联户”户长。在得到一定收入的同时,拉巴的任务也更重了。但履职近3年的时间里,拉巴从来没有因为繁重的家务活而耽误工作。“生活与工作时间也会经常发生冲突,但我只要在工作前,把家中的事情全都做完,工作的时候才能全身心投入进去。”拉巴腼腆地笑笑说,“这样做有时是感觉挺累的,不过已经习惯了。”

  大院里的住户告诉记者,拉巴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几乎每天都能见她手持扫帚,把楼梯口和附近楼下的通道打扫得干干净净,到了晚上还会用拖把将楼道口拖一遍。

  邻居告诉拉巴,别让自己太累,可每次拉巴都笑着回答说,没事,干净了,大家住着才舒心……拉巴解释说:“因为起得比较早,这些都是顺手的事情,大院内的人都很团结,大家都不会计较这些小事情的。”

  临近采访结束,当记者问及还有没有想说的话时,全程都表现腼腆的拉巴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希望自己能有一份收入好一点的工作,因为家中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舅舅的退休工资。“舅舅年事已高,如果出现意外的话,家里就什么都没有了。”拉巴说。(西藏日报 记者 格桑伦珠 杨子彦)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