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在扶贫路上的工会主席

发布时间:2017-09-30 18:39 | 来源:工人日报 2017-09-28 01版 | 查看:149次

陕西省佛坪扶贫干部在工作中遭遇落石砸车,2人殉职、1人受伤……

  本报记者 曲欣悦 毛浓曦

  近日,陕西省总工会作出决定,追授在扶贫中牺牲的余剑、王坤同志陕西省五一劳动奖章,授予纪永财同志陕西省优秀工会干部荣誉,并给予牺牲者两家亲属各10万元、伤者1万元的慰问金。

  这三位同志中,有两位是当地县总工会干部,在驻村扶贫中,一人牺牲,一人身负重伤。近日,《工人日报》记者走进了他们倾注了心血的扶贫村庄,寻访了他们的故事。

  噩梦

  9月3日,地处偏远的陕西省佛坪县岳坝镇草林村,高耸的青山云雾缭绕,连绵阴雨使金水河猛涨。这正是佛坪县总工会、团县委包扶的贫困村。今年扶贫进入攻坚阶段,县总工会常务副主席余剑主动请缨,担任草林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

  这本该是余剑驻村寻常的一天。

  上午,他与县工会干部纪永财、村支书乔显奎、村主任卢琪伟以及镇干部鲁伟、王坤按计划入户检查、整治环境卫生。在贫困户王占恒家里,大家一起动手,把垃圾池清理干净。

  中午,雨又下了起来。六人在村委会的驻点吃完饭,开了个碰头会。余剑惦记着还有两户的收入没有达标,就说:“李祥富家还得再去测算一下,想想办法。”

  随后,兵分两路。余剑、纪永财和王坤三人开车去住在河对岸山上的李祥富家,乔显奎和卢琪伟则骑摩托车去另一个方向。

  12时47分许,余剑等三人开着面包车驶离村委会约400米处,一块近2吨重的巨石突然从道路右边的山坡上,轰轰隆隆翻滚而下。住在河对岸的村民曹文俭听见响动,跑了出来,急忙朝对面大喊“垮崖了!垮崖了!”但隔着滔滔河水,在泥泞的公路上颠簸行驶的汽车并没有停下来。

  巨石冲出山林,“咚”的一声巨响砸在公路内侧的排水沟附近,在路面留下了1米长的裂缝,然后弹跳起来挂翻了行到此处的面包车,又飞越车子冲下路边悬崖,在20多米宽的河面上弹跳了两次,砸出两个白花花的大坑,最后落到对岸石滩上。据事故调查报告测算,巨石垂直下落高度达到110米。

  破坏力骇人的巨石,尽管没有直接砸在车上,而是反弹起来飞越汽车时侧挂了一下,就已使面包车严重变形,面目全非。不幸中之万幸,车子侧翻在公路边缘,而没有跌下悬崖。

  首先赶到现场施救的是在不远处施工修路的工人和绕河赶来的曹文俭。他们看到现场后,便赶紧跑去村委会叫人。

  村卫生室医生梁厚杰赶过去时,纪永财已经从车里爬出来。“当时他一只手捂着胸部,胳膊上还带着血,开始说话声音还比较大,很快就越来越小了,说自己胸部疼得很,我们赶紧让他就地躺下,叫人用铺板把他抬到卫生室。”

  随后,他检查了一下余剑和王坤的情况。“一个头部严重受伤,不敢看了;另一个,摸了摸脉搏,已经摸不着了。”

  乔显奎和卢琪伟半路上接到电话后,立刻掉转摩托车往现场飞奔。乔显奎走到现场时,余剑和王坤已经被人搬出车,平放在地面上。“车被砸得不成样子,满地都是鲜血。”

  坐在副驾驶位的余剑和坐在后排的王坤因伤势过重,牺牲了;作为司机的纪永财捡回一条命,身负重伤。余剑今年39岁,成为驻村第一书记尚未满5个月;王坤年仅24岁,是今年岳坝镇新招录的公务员,出事的第二天才是他正式报到的日子,只因扶贫人手紧缺,镇政府安排他提前两周到岗工作。

  不久,从镇上、县城赶来的救护车将他们紧急送往洋县医院抢救。在确认余剑、王坤死亡后,重伤的纪永财需要转往省城治疗。为此,陕西省总紧急行动,省总主席白阿莹亲自指挥,将纪永财转往西京医院。

  “家人”

  村民代争阳听到噩耗不愿意相信。前两天,余书记刚到家里来,商量帮他儿子外出打工。事发后,他和其他几位村民合计了一下,特意委托村干部替他们献了花圈。

  “余书记是个办实事的人,只要是告诉他的事情,过不了多久,都能成。”几个月前,代争阳的房前,还是一片陡坡,电也没通。“余书记第一次来我家,看到这个情况,就马上去买材料,联系工队。”

  施工开始了,余剑还领着几名干部搬沙袋、拌水泥、抬电线杆……不到4天,陡坡变成了院坝,电灯亮起来了,房子这才像个房子。

  今年底,代争阳家就能搬进新房了。“还想着把余书记接到家里好好吃个饭……”代争阳喃喃道。

  卷着裤管,穿着解放鞋,满身的泥灰……在草林村,经常能看到余剑以这样的形象示人。村民们都说,“不知道的,根本看不出这是县里来的干部。”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村民遇到困难,余剑总是揽在自己肩上。贫困户雍纪林忘不了,余书记帮他患有脑瘫的10岁女儿联系上了市里的专科医院治疗,还在村里的修路工程上为他找了一份工作。70岁的王占恒忘不了,他因生病需要住院,没有床位,余剑不仅协调解决,还帮忙报销了医疗费。住在山上的李祥富忘不了,买了修厨房的瓷砖运不上去,一个电话打给余剑,余剑二话不说,帮着来回拉了4趟,把瓷砖完好无损地运到他家里。草林村的村民忘不了,今年初,村民急需春耕化肥,余剑及时筹资为全村每户发放了两袋优质化肥;修复堰渠,解决了全村最大的200余亩农田灌溉问题,惠及全村108户人。

  “余书记待我们就像家人,儿女都没他这么温情。”王占恒提起余剑的过往,几度哽咽。

  为大家

  71岁的村民谢生美住在村委会隔壁。起夜时,她经常看到村委会里亮着灯。

  “晚加班,工作直到凌晨才结束。”这句话,反复出现在余剑的工作日志里。在日志记录下的117天里,仅有一个周末,他在县城的家里完整地度过。有时,即便是白天在县城开会,也要晚上赶回村子。

  驻村扶贫,吃饭很难规律、认真,凑合便成了常态。有一次,县总副主席王立群来驻村帮忙,发现了一大堆方便面空盒,就给驻村工作队做了四菜一汤。余剑感激地说:“今天吃饭很奢侈啊!”还特别拍照发到微信圈。

  余剑并不是铁人,这种透支自己的工作方式也让他的健康敲响了警钟。

  今年7月,因组织村里的土特产赴外地展销,连日奔波劳累,余剑的老毛病胰腺炎复发。出院后仅在家休息了一个晚上,血糖尚未恢复正常的余剑就背着血糖仪又赶回了村子。妻子梁红不放心,他却反过来安慰:“没事,步行去走访也能锻炼身体哩。”

  “等扶贫告一段落,就带着你和女儿出去玩玩。”这是余剑留给妻女最后的承诺。然而,从出院到事故发生将近一个月,余剑几过家门而未能入。

  舍小家,为大家。除了余剑,村民也无法忘记具有这种精神的王坤、纪永财。

  虽然来到草林村只有两周多,但王坤也已经赢得了村民和村干部们的信赖。“小伙子干活卖力。村里组织清理卫生死角,他也不怕辛苦不怕脏。我们不太懂电脑,他就把信息录入的工作都揽下了。”乔显奎说。在不足一月的时间,王坤与驻村工作队走访了群众40余户,逐村逐户核对信息表,配合镇脱贫办人员按时完成了全镇172户在册贫困户扶贫信息录入工作。

  年过五旬的纪永财驻村已将近5年,被村民们亲切地称为“老纪”。从帮助改善村内基础设施,到为村民送药、报销。村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能看见他的身影。今年高考前夕,老纪特意把村里即将参加高考的7名学生请到家中,进行考前心理疏导。该村4名学生考上大学,他又为他们送上了助学金。

  承诺

  9月12日,县总工会主席蒲树新到草林村召开了余剑牺牲后的第一次村委会议,重新安排扶贫工作。他郑重地说:“扶贫不能断档,我们要替他在这里,圆上未尽的承诺。”

  尽管在驻村扶贫工作队中,余剑、老纪等代表县总工会常驻村里具体负责,但分工不分家,县总干部都经常到草林村扶贫。这是县总的头等大事。

  村委会门口有张展板,上面详细记录着每个贫困户的家庭成员、住房、收入情况。“这都是一家一户走出来,一句一句问出来的,数据每个月都要更新。”蒲树新告诉记者。

  找到致贫原因,就找到了扶贫办法:因病致贫,就从治病下手,落实医疗保险、大病保险;缺技术,就赠送专业书籍,联系专业人士手把手教;没工作,就通过想办法介绍到村里的劳务工程、环境保洁等服务队就近打工,或者介绍到县城、西安打工。

  草林村距离县城约60公里,每天只有一趟开往县城的班车,村民们经常请工会干部捎带东西、办事情。渐渐地县总成了草林村驻县城“办事处”。

  然而,更重要的是因地制宜为村里培植产业。

  爬上村委会对岸的山坡,百亩金黄的高山古梯田映入眼帘,阵风掠起千层稻浪,美不胜收。这便是县总工会一手扶持建成的高山冷水稻种植基地。

  “这一大片地好多年没人种了,成了撂荒地。”乔显奎说。县总研究决定发展冷水稻,于是动员成立合作社,农户用土地入股,企业提供稻种、有机肥、栽种技术。这样,农户即可在田里劳动挣工资,又可分红。

  开始村民不了解,担心“种田是亏本的事儿”。县总干部一户户上门宣传,讲解扶持政策。目前,104亩冷水稻长势良好,已临近收割。县总更长远的想法是,让这片天然形成的太极古梯田成为乡村游项目。

  目前,除了高山冷水稻,中蜂养殖、袋料香菇等产业项目均已初具规模。

  “2012年人均年收入4000元,2017年预计达到9000元。”这是余剑以及县总全体干部包村扶贫5年交出的成绩单。同时,道路拓宽硬化、人饮工程改造升级、防洪渠修建等等,正让草林村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