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人林萍无偿捐献肝脏义救八龄女童(2图)

发布时间:2009-05-22 18:27 | 来源:中国宁波网 09年05月08日 12:47 | 查看:1219次

    “捐肝的女士和移植肝脏的小女孩都度过了危险期,两台手术都成功了!”昨天上午,从上海瑞金医院传来的消息,让记挂林萍的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43岁的林萍捐出了自己的半个肝脏,而接受肝脏的8岁小女孩徐洁终于有了生的希望。

   5月19日,在宁波镇海中医院,林萍(中)的两位失去联系多年的同学通过报纸了解到林萍的义举后,赶来和她相见。 新华社发(张培坚 摄)

  林萍是太平洋寿险宁波镇海支公司的员工,镇海骆驼团桥村人。她的丈夫经营着一家小企业,而他们唯一的女儿也已经上了高中,家庭生活过得平静却幸福。那么,林萍为什么要做出捐肝救人的义举?她在上手术台前一个晚上,发给丈夫的短信中这样朴实地写道:“我只是觉得孩子很可怜,应该救她!”

5月19日,在宁波镇海中医院,人们迎接捐肝救人的林萍归来。新华社发(张培坚 摄)

  “两台手术都成功了!”昨天上午,上海瑞金医院传来的消息,让所有关心林萍的人悬着的心都放下来了,但随之而来的是感动和震惊。43岁的林萍,为了救同村的8岁小女孩徐洁,真的将自己的半个肝脏捐了出去。

  林萍捐肝和小徐洁移植肝两台手术是本月5日在上海瑞金医院同日进行的,历时7个小时。今年4月初,与林萍同村的8岁小女孩徐洁被查出患上了一种叫肝痘核变性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医生说只有肝脏移植才能救女孩的命,但孩子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到医院检查后,无人能与她的血型相匹配。徐洁家是林萍夫家的远房亲戚,平时走动并不多。不过林萍听说了此事后,还是主动要求试一试血型配对。这一试,居然发现林萍和徐洁的各项指标都配对成功。

  5月3日,林萍住进了上海瑞金医院作手术准备,开始向徐洁传递常人难以想象的爱心……

  同事眼中的林萍

  对不起,领导,我没听你的劝说

  “对不起,领导,我已经在上海了,想想还是决定要救这孩子的命。明天要做手术了,向您请几天假。”5月4日,正在家休息的太平洋寿险镇海支公司的部门经理虞朝辉感觉自己被部下“骗”了,冲着电话吼道:“你怎么这样傻!”便挂断了电话。挂下电话没多久,他收到林萍发来的一条短信:“虞老师,我知道你为我好,可冥冥之中注定我要做这件事,其中的缘由我以后告诉你,你别担心了,也请你原谅我没有听你的劝说。”(上图)

  昨天,虞朝辉这位大男人向记者说起此事时,眼眶湿润。

  林萍是他们部门的业务骨干,一向以工作勤勉踏实著称。作为她的顶头上司,虞朝辉近来隐隐觉得这位共事了6年之久的下属有些“异常”,经常不见人影,还时不时缺席公司的重要会议。虞朝辉对她提出批评后,她总是一声不响。

  “挂了林萍的电话,是想劝住她。只要还没做手术,她随时都可能放弃。作为朋友,我真不想她冒这么大的风险,好好的人,把自己的一半肝捐给别人。”虞朝辉对记者说。早在4月中旬,林萍为肝移植配对的事找他时,他就劝止过她,和林萍关系较好的几名同事也轮番劝说,当时林萍曾满口答应不去做血型配对了。

  直到接到前面的那个电话,虞朝辉这才明白,林萍为了血型配对的事,已悄悄去过上海三四趟,而诸如“女儿得了牙病”、“家里有点事情”之类的说辞,都是林萍为了掩盖真相编造的。

  昨天,在虞朝辉的手机里,记者看到林萍的一条短信,发自5日晚上,当时林萍已做完手术。她在短信中写道:自己已比女孩早一步完成手术,祈祷孩子能够顺利!

  虞朝辉说,林萍就是这么一个为别人考虑得更多的人!

  丈夫眼中的林萍

  家里的事情都要难为你了

  与林萍同住镇海骆驼团桥村的8岁小女孩徐洁今年4月被查出患上了一种叫肝痘核变性的病,只有通过肝脏移植来挽救生命。徐洁的父母决定带孩子去上海瑞金医院治疗,但遗憾的是,徐洁家人的血型都无法与她配对,无法捐肝救人。林萍的丈夫王海文是徐洁家的远房亲戚,但平时走动不多。林萍听说此事后很着急。王海文深知妻子的个性,也了解妻子是个热心肠,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妻子竟会去上海为孩子做血型配对。

  4月中旬,妻子决定去上海瑞金医院,临行前,王海文问妻子:“你知道手术的风险吗?”林萍看着丈夫深情地说,“你会永远照顾我的么?”王海文沉默了,尽管他心中有一万个理由不支持妻子的决定,却一时找不到阻拦的理由,他向妻子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妻子把事情真相告诉她的父母和正在诸暨读高中的女儿。

  配对会成功么?妻子走后,王海文忐忑不安,夜不能寐。几天后,林萍回来了。他拉着妻子的手急切地问:“成功么?”妻子点了点头。这可是王海文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那一刻,王海文清楚地知道,凭妻子的个性,一定会捐肝救人!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萍又忙着去办一些移植肝脏所必须办的手续。而对自己的父母和心爱的女儿,林萍一直瞒着没说。

  5月3日去上海前,王海文记得妻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最担心你喝酒了,要千万当心身体。”

  昨天,记者在团桥村见到了王海文。他非常消瘦,他说,面对此事要说没有压力,那是骗人的。村里刚传出林萍要捐肝的消息时,有些村民很不理解,也有一些闲言碎语。“即使本人愿意,那丈夫也不管么?”“老公也太不负责任啦!”听了村民们这样的议论,王海文如坐针毡。他疯狂地上网寻找有关肝移植的资料,并找专家咨询,他想多了解一点相关知识,安慰自己。

  手术前一天,在上海的妻子打电话过来。“她在电话里哭了。她说,主刀医生对她进行了最后一次谈话,手术中的一些情况比原先想象要复杂,手术后半年内也不能做任何剧烈运动,家里的事情都要难为你了。”王海文说,当时他是心中万结纠缠,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宽慰妻子。通完电话,久久不能入睡的他,给妻子又发了一条短信:“现在,如果你撇开外界的所有压力,你还愿意做这件事么?”妻子回复:“我只是觉得孩子很可怜,应该救她!”王海文回复:“那你放心,我会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这是王海文发给妻子的手术前最后一条短信。

  手术前,林萍没让一个家人去上海,她自己在手术单上签了字。手术从5日早上7点30分开始,一直持续了7个小时。知道此事的婆婆久久地跪在地上,祈求上苍保佑儿媳。“我妈已经三四天没睡了,把眼泪都哭干了。”王海文说。

  手术当天,赶到上海的王海文在妻子的病房外守了一夜。次日,费尽周折,他终于争取到了1分钟宝贵的探视时间。经过30多分钟的穿戴和消毒后,他终于见到了妻子,可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妻子憔悴的脸容。“你什么都别想,养好身体,家里有我。”王海文说,他看到妻子的眼角里噙着泪花。

  徐洁家人眼中的林萍

  这样的恩情该怎么还?

  小女孩徐洁的家离林萍家不远,同村,两家只隔了一条小河。昨晚7点多,当记者走进徐洁家时,她的爷爷奶奶刚吃了晚饭,脸上满是令人不堪的沉重。“林萍这孩子是我们家的恩人哪。”提起林萍的事,奶奶李海珍连声感叹,“我孙女命苦,可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能遇上林萍这样的好人。”她说,4月初,徐洁被查出患上了肝痘核变性的病,而且已到晚期,必须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天塌了呀……”奶奶怔怔地说,徐洁父母一个是服装厂的工人,一个在江北区教育局开车,收入本来就不高,这几年,经济上稍有了点起色,可孩子就得了这病,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哪。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打破了,一家人陷入无尽的煎熬中。

  验血,验血,验血……父亲母亲、爷爷奶奶、亲朋好友,竟然没有人能和孩子配上血型,全家人一次次濒临崩溃。手术费可以用卖房来筹,可没有肝源,孩子就是死路一条!在家人绝望之际,同村的林萍竟然挽起袖子,愿意为孩子试一试。

  “她能做这些,我们已经非常感激她了。”爷爷徐根云说,谁也不会料到,她血型配对竟然成功了!但片刻喜悦之后,一家人依然感到十分迷茫,血型是配上了,可那毕竟是捐肝呀,林萍会愿意么?

  奶奶放在膝上的两手下意识地捏在了一起,许久她才说:“林萍毕竟和孩子非亲非故,叫人家捐肝来救我孙女,这话怎么说得出口!”可林萍当时主动站了出来,说:“我来捐。”

  昨晚9点多,记者联系上了徐洁的母亲王美艳。“我真不知道能对林萍嫂子说什么,她的恩情我们这辈子都还不起。”在上海瑞金医院守护两个“亲人”的王美艳没说两句就哽咽了。她说,自己和丈夫都曾想把自己的肝移植给孩子,可惜血型配不上。说实话,即便是配上了,她心中的那种恐惧也是无法抑制的,她也不能确信自己一定能做到。“我相信世上没有第二个人会这么做,林萍做了一个母亲或许都做不到的事情……”电话那头再次沉默了。

  王美艳说,由于林萍高度紧张,术前插胃管很不顺利,吐了血,她不知所措,再次哀求林萍放弃,别为孩子受这份罪了……说到这里,王美艳再也讲不出话来。

  村民眼中的林萍

  天若有情人平安

  每逢晚上,若是有空,林萍会在村口的一块空地上和大伙一起跳跳操。昨晚,由她无偿提供的音响设备依然振奋地欢唱着,而它的主人却静静地躺在上海的重症监护病房里。

  “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人,恐怕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听说记者要采访林萍的事,很多村民停了舞步,都聚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向记者历数林萍的好。村民也是刚知道林萍确实给小女孩无偿捐肝了,以前听说时,还以为这是“说说而已”的路边新闻。昨天,村民们震撼了,感动了……

  “林萍呀,那是真好,你看她平时,光献血次数就能吓死人。”一位阿婆说,只要有什么事情林萍能帮忙的,她肯定一口答应,而且办得特别卖力。

  “她说话柔柔的,性格特别好,总能为别人着想。”一位阿姨接过话头说:“刚听到林萍要捐肝的消息时,大家简直惊呆了,没人相信这孩子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我们都知道林萍性子很爽快,可是怎么能爽快到连自己的肝都捐出去呢?这人的肝,是造血的机器呀!说实话,就算有人出我上百万的钱,我都还得考虑一下,何况她都是无偿捐给那孩子。”

  “你说捐个十万八万的也已不容易,林萍这可是把半条命给捐出去了呀。”一位姓潘的阿姨说,林萍决定捐肝以后,他们也问过她,咋会想到这么做。林萍说,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她觉得孩子实在太可怜了。也有人劝她要点“营养费”,她说,人家已经为孩子的病快倾家荡产了,这是万万做不得的呀。她甚至发动大家,都去帮帮徐洁,好让他们一家人渡过这个难关。

  愿好人一生平安!这是记者昨晚在这个小村庄里听到的最多的话语。

  短评

  大爱无边

  她的爱与血缘无关,却书写了永让人记忆的母爱。林萍无偿捐肝,义救一个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同村小女孩,用不求回报的爱,用自己的善良和无畏演绎了人间真情大爱,在让她的同事、朋友以及村民们感到震撼和敬佩之时,也让宁波这个爱心城市又增添一个实实在在的真情奉献故事。

  昨天,记者从接到新闻报料开始,就一直为林萍的义举震惊并感动不已。“我只是觉得孩子很可怜,应该救她!”这就是林萍义举的动机,很单纯也很直接。林萍身边的人都认为她平时就是一个“烂好人”、“热心肠”,但这次捐献肝脏对一个弱女子来说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帮助,而是一个有自己孩子的母亲以可能面临的风险去拯救另一个家庭,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功利关系,而付出的代价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就是连小徐洁的母亲也坦言,林萍完成的是一个亲生父母也可能完成不了的义举。

  采访中,林萍的一些同事也不无担忧,手术后,林萍至少需要一年的休养,以前靠提取保单佣金的她,收入来源可想而知,这今后的生活该如何保障?面对这些很实际的问题,林萍也许不会过多去考虑,就像她在手术前对丈夫说的那一句话:“你总会照顾我的。”大爱无言,字字句句皆平淡,但林萍捐肝救人的义举可歌可泣,谱写了一曲人间颂歌。

  相信好人会有好报,让我们用一颗真诚的心来祝福这两家人吧!(记者 王景波 徐叶)

(责任编辑:灯)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

第8楼 浙江省宁波市2012-04-30 16:04:23 发表
匿名网友:谔谔

第7楼 黑龙江省2012-01-03 17:04:54 发表
匿名网友:林萍这位非常普通、非常平凡的女士无偿捐献肝脏义救8龄女童的壮举实在是可歌可泣!感天动地! 林萍的丈夫王海文对爱妻无偿捐肝行为的理解、支持也是非常令人震撼和动容的! 是啊,我们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让我们用一颗真诚的心来祝福这对爱心夫妻和他们的家人吧

第6楼 重庆市2010-02-26 20:34:23 发表
匿名网友:无语,太让人感动了

第5楼 山东省青岛市2009-06-05 23:17:03 发表
匿名网友:好人一生平安。

第4楼 广东省广州市2009-05-28 10:37:38 发表
chenxiliang225: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第3楼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2009-05-26 08:28:18 发表
小狗狗:非常同意谈方教授的话,真是一对好人:林萍和她的丈夫!真的是天使下凡!如果以后他们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不帮他们,那怎么说得过去啊!望政府和广大老百姓都要多关注啊!谢谢好人网把这则新闻讲给我们知道!

第2楼 广东省广州市2009-05-25 19:06:39 发表
chenxiliang225:一个肝脏,两个家庭!换来的不仅仅是幸福,换来的还有爱心的奉献。一个社会的爱心的点燃。愿天下人人愿意帮人。天下变成美好的人间!

第1楼 广东省广州市2009-05-25 00:43:50 发表
谈方:林萍这位非常普通、非常平凡的女士无偿捐献肝脏义救8龄女童的壮举实在是可歌可泣!感天动地! 林萍的丈夫王海文对爱妻无偿捐肝行为的理解、支持也是非常令人震撼和动容的! 是啊,我们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让我们用一颗真诚的心来祝福这对爱心夫妻和他们的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