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查文红:你能改写命运,温暖大地……(2图)

发布时间:2010-04-09 23:10 | 来源:人民网 2009-12-08 08:12 | 查看:554次

本报2001年12月25日头版头条报道查文红的事迹《生活在乡亲们的爱戴中》。

走出砀山的学生李红芹在上海华东医院照顾“我们老师”查文红(左)。杨洋摄

  ■12年前,查文红,一名上海下岗女工,“偷偷摸摸”从上海到安徽砀山支教;

  ■8年前,因为影响了一群孩子命运,她“生活在乡亲们的爱戴中”;

  ■现在,生病回到故乡,她获得了一座城市的尊重,引发人们的再探寻……

  她生病,竟牵动沪皖两地从高官到百姓的心

  查文红病了!

  9月中旬,还在安徽砀山县曹庄镇蒋新庄村魏庙小学上课的她,发起高烧。9月26日深夜,正在备课的她忽觉天旋地转,再也无法站起。学校将她急送进县医院治疗,连续十几天,剧烈晕眩、呕吐,粒米难进。

  查文红,一位上海普通女工,12年前从工厂下岗后,选择悄悄离开城市,到安徽砀山去当一名乡村支教者。用她自己的话说,当时,是“偷偷摸摸”去砀山的。

  现在,她的病居然“轰动”了一座城市。  

  10月4日,远在上海的华东医院院长俞卓伟闻听查老师病重,当天亲自带队,派出惟一的自备救护车,急赴700多公里外的砀山,把查文红抬上救护车。经确诊,她患了双侧小脑大面积梗塞、出血。

  治疗需要大笔费用。医院党团组织发动募捐,捐款很快达到9万多元。而“查文红老师住院”的消息也在病人中间传开。

  华东医院常年住着不少耄耋之年的老干部。蔡元培先生之女、90岁的蔡睟盎特地来送钱;曾任宋庆龄秘书的李云送来4000元;著名越剧演员范瑞娟捐来2000元;曾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韩哲一老人95岁了,行动不便,等到儿子来探病,马上吩咐:“从我的积蓄中拿2000元出来,给查老师。”

  消息传到医院外。上海市总工会、团市委、妇联、希望工程办公室、慈善基金会、普陀区委……纷纷行动起来;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听说后,批示有关部门妥善安排好她的医疗和今后生活;市民们纷纷跑到医院,留下款钱,写下鼓励和祝福的话;还有孩子,送来五彩千纸鹤……

  她的重病,同样牵动着安徽人民的心。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的相关领导陆续赶来。并不富裕的砀山人一下子凑出了6万多元捐款。她教过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近些的,从上海浦东、青浦,江苏昆山、南京,专程跑来探望;远些的,三天两头打来电话问候。而在她任教的魏庙,淳朴的村民悄悄跑去学校旁那间据说相当灵验的庙里,烧香,祈祷……

  一群人,因为一位外乡人的坚持而改变

  从国庆长假开始,19岁的李红芹就向老板请了假,一直守在查老师的身边,做起了专职看护。这个原在上海一家公司打工的女孩,国庆回砀山探亲,一下火车,等在站台上的母亲就焦急告诉她:“别回家了,马上去照顾老师!”

  李红芹是查文红在魏庙小学教过的第一批学生。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经查老师牵线,在上海一家公司打工。红芹习惯叫查文红“我们老师”——“老师对我们的影响和改变太大了!”她说。

  她还记得查文红到魏庙小学上课的第一天。那天早上,查老师走进教室时傻了眼:房间空空荡荡,所有学生都搬着课桌椅挤到了另一个班级。家长们担心:这个上海城里人“发神经”跑来,肯定留不住。

  可红芹他们很快发现,这个老师“太不一样了”!她教学生说普通话;学生大多是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发现谁病了,会背着去医院;哪个学生上不起学了,老师就托上海朋友帮忙解决学费。课余,老师还喜欢给他们讲理想、讲“中华五千年”故事……

  查文红也记得,不懂本地话,没少烦恼和出洋相。学生问“哼哼还来么”,她不知道那是“下午”的意思;别人说“老老”,她以为是叫孩子的外婆。为了掌握方言,她曾每天到村民家串门,听人说话。

  这个上海女人真的在魏庙村留住了,一留12个年头。

  第一学期末,红芹他们班的语文平均成绩就达到了93分。至今,查老师已将两个班级带到毕业,是学校里考上重点中学学生最多的班级,有两个孩子已上了大学。

  还有一些东西,也因为有了“我们老师”在悄然改变。当地初中毕业后不升学的女孩大多早婚早育,但红芹和那些女孩子现在会跟父母说:“不想太早结婚。我要打工攒钱,开眼界学技术!”

  最直接的变化发生在魏庙小学。1998年,查文红初到魏庙,学校教室就设在从前的旧庙里,窗门没有玻璃,板凳桌椅都是学生从家里自带的。2001年,查文红被评为全国师德标兵、三八红旗手,魏庙小学也受到更多好心人的关注,捐款与支援陆续而来。如今,这里已拥有3幢教学楼、一座综合楼、一座漂亮校园,电脑、图书、钢琴样样齐备,是当地最好的九年一贯制学校。

  “这12年,是我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候”

  “你后悔过吗?”

  “病好后,还会再回去吗?”

  8年前荣誉加身,媒体好奇探问。待镜头转向、聚光灯关闭,查文红继续安静地做着那个不领报酬、不在编的乡村小学教师。直到这次意外病倒,才重成“新闻人物”。而医生说,她血压、血脂、血糖样样不高,50多岁就发生血管阻塞,应该是生活太清苦、工作太操劳了。

  这次,一如当年,媒体继续追问“后悔吗”。

  她依然质朴如初:“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不会因为出名就轻飘飘的。我就是一个普通女性,做着我喜欢的事,为了让自己活得有意义、有价值。”

  “怎么会后悔呢?我永远记得当年遭遇下岗后的失落和痛苦。窗外大雨滂沱,我扑在床上痛哭。在上海,我能找到的工作就是当保姆,我不习惯也不喜欢。在魏庙,我每天早上5点起床,晚上11点睡觉,虽然连最喜欢的青菜也难得吃上,但有家长们的信任和尊重,有学生们的爱和感谢,有做不完的事要忙,这12年才是我人生中最有价值、最充实的时候。我有对女儿、丈夫没法弥补的歉疚,但没有后悔!”

  她的手机震动,是魏庙小学闫翠芳老师发来的短信:“校园里盛开的鲜花,妩媚动人的杨柳……每一个角落都包含着你无数的心血和汗水。你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动天地,一定能驱走病魔化险为夷……”

  仔细读着,查文红仿佛回到学校。那里,有她和学生种植浇灌的小树和牵牛、月季花,自己刷漆的栏杆;院子里常有学生来扫地,挂着羞赧而真诚的笑容。在她心里,那里早已成了她的家;上海,更像是“娘家”。(记者 姜泓冰)

(责任编辑:周仙姿)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