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杨文医生的孙文斌是谁?矛盾为何产生?刀哪儿来的?嫌犯家属发声(组图)

发布时间:2020-01-05 19:34 | 来源:网易号 2019-12-29 | 查看:5743次

  北京市朝阳区民航总医院女医生杨文被杀事件已过去5天,网上依旧弥漫着悲愤的情绪。12月27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经依法审查,对在民航总医院内行凶的犯罪嫌疑人孙文斌,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嫌犯被捕,人们心中的疑问也随之而来:杀人者孙文斌是谁?矛盾为何产生?他们一家究竟有何背景?嫌犯哥哥是否承包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食堂?

  凶手哥哥承包北二外食堂?

  校方回应

  12月28日下午,记者在孙文斌的姐姐孙英家中对其采访。

  60岁左右的孙英称,她家共有兄弟姐妹五个,她排行老四,而55岁的孙文斌在家中年龄最小。孙父已在早先几年去世,其母魏某今年95岁。孙家是从京郊梆子井村一带经农转非而进入城市的。孙家大哥退休前在乡镇私企上班,大嫂原是“北二外”的职工。孙英自己也已退休,她现在所住的房子是原为“北二外”职工的公公留下的。

  对于网传的“犯罪嫌疑人孙文斌的大哥叫孙文山,承包‘北二外’的大学食堂,是黑社会狠角色”一说,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28日下午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该校餐饮中心并无“承包大学食堂”的孙文山一人。

  据孙英介绍,孙文斌早年曾在“北二外”做过印刷排字工人,后辞职,并做过养牛、养猪等,但都赔本,后来离了婚。目前无业的孙文斌自己在外租房子住。曾与孙文斌在“北二外”共事过的一位学校员工称,孙文斌平时“不太爱说话,也不惹事”。

  嫌犯姐姐:

  医疗费用增加曾令嫌犯不满

  孙英告诉记者,12月4日一早,她和孙文斌将本来与其大哥、大嫂一起居住的母亲魏某护送到民航总医院急诊科,目的是“想给老人输点营养液”。当天值班的大夫正是后来遇害的杨文副主任医师。

  孙英称,在来到民航总医院之前一段时间,魏某曾因“有些喘”,在朝阳区小庄医院(北京市朝阳区第二医院)住院,出院时身体各项指标检查合格。而在民航总医院急诊科输液后,本想离院的魏某因状况不佳而在该科继续治疗,身体情况却越发糟糕,出现了高烧不退、昏迷等情况。

  民航总医院全景

  而关于魏某的病情,医疗行业新媒体“医学界”在报道中引用了民航总医院急诊科一位医生的描述:“患者95岁老年女性,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12月4号杨文医生首诊的,病人来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孙英说,他们和医院的另一矛盾在于能否将母亲从急诊科转向住院治疗,但得到的回应是医院没床位。她说,在急诊治疗下去意味着无法使用医保而需要自费,但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据孙英介绍,随着母亲病情每况愈下,医疗费用不断增加,让孙文斌不满,他总是唠叨,“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

  事发当天凌晨,魏某再次出现“喘得很厉害”的情况,其他医生给开了药,但不见好转。当晚,孙英和孙文斌轮流陪护,孙文斌负责后半夜,此时正值杨文当班,最终发生了杨文被杀害的悲剧。

  孙英称,事发前孙文斌没有透出要杀害杨文的迹象。至于刀是从哪里来的,孙英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而“医学界”在报道中引用杨文同事的话说,孙家“不停的吵闹、辱骂、威胁”,“他们就在抢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小儿子尤其极端和情绪化,总说(如果)老太太死了,我们谁都别想活。”

  医院加强安保措施

  对面花店百合脱销

  12月27日下午,民航总医院举行了杨文医生追思会,其中有悼词写道:“天使原应归桑梓,人间但求无蹉跎!杨大夫安息!”案发后,医院急诊部加强了安保措施,每天两班人执勤,记者在现场看到了四五名保安正在巡逻。 

杨文医生追思会

  12月28日晚,记者来到杨医生生前工作的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部,医院已经正常接诊,闪烁着蓝色车灯的救护车进进出出,只不过平静之下多了一份哀痛。在医院大门招牌旁,路人在铁栅栏上系了一朵向日葵,寄托哀思。

路人在民航总医院的铁栅栏上系了一朵向日葵,寄托哀思

  记者走进急诊部的一角,看到了更多路人送来的鲜花。详戳→

  记者在现场遇到一位从15公里外的通州区来此送花的陆女士。陆女士告诉记者,这两天在医院马路对面的花店,百合已经卖到脱销。“杨医生的同事说阳光照常升起,她还能感到冷,但杨医生再也晒不到了。我在新闻里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特别难过,刚才买花时又想到这句话,还是很难过。”

  

  12月28日晚的民航总医院分诊台

杨文患者写给杨文医生的悼词,催人泪下

  三大央媒接连发声

  12月25日,新华社发表微评《严惩暴力伤医,捍卫生命尊严》。评论称,暴力伤医,侵害医护人员生命安全,更是对社会良知和法治的践踏。由于种种原因,医患之间难免存在一些分歧乃至矛盾,但任何问题都不能成为对医生施暴的“理由”。

  评论指出,依法严惩行凶者,采取更加有力措施保障医护人员安全,维护医疗场所正常秩序,既是在保护医生群体合法权益,也是在捍卫社会公共利益。

  在@央视新闻28日的《主播说联播》中,主持人李梓萌强调:第一,医院本该只有手术刀,不能有屠刀;第二,面对疾病,医患双方本应该协作,而不是敌对;第三,心痛之余更该采取切实行动。

  李梓萌呼吁,对伤医行为不旁观、不沉默、不纵容应该达成全民共识。医者仁心可以点亮更多人心,也希望我们用更多真心守护这份仁心。

  @人民日报28日晚的最后一条微博中写道:顶级医学刊物《柳叶刀》首发全中文论文,是中国麻醉医生谭文斐《给父亲的一封信》。两代人行医,心路比医路艰辛,但为何前赴后继屈从“命运的指挥棒”?除了救死扶伤的信念,别无他物。没有人比医生更懂生死之大,但治病救人就是遗憾的艺术,无视甚至伤害医生,才是对生命最大的漠视。

冯唐的《隐医》中描述的“天下无医”的场景让人不寒而栗

医者仁心医者也当安心必须用法治刚性保障他们的安全不然吞下苦果的将是我们每一个人

来源 | 上观新闻、新民周刊、人民日报、中国新闻周刊、央视新闻、新华社、新民晚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 | 上观新闻、新民周刊、人民日报、中国新闻周刊、央视新闻、新华社、新民晚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 | 木言

  校对 | 姜雪媛

  审核 | 岑杰昌

  签发 | 蒋铮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