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老师查文红病倒之后……(图)

发布时间:2010-04-09 23:34 | 来源:上海热线 2009-10-23 08:47:50 | 查看:1695次

  10月21日清晨,查文红在学生的照料下已能喝粥,华东医院院长俞卓伟和医务人员露出欣喜的笑容。

  记者 尤莼洁实习生 章斐寅

  无法想象,一名普通的下岗女工住院,竟也引得探望者络绎不绝,送来的鲜花从病房一直摆到走廊,连护士也惊叹:闻所未闻。

  这名病人甚至惊动在医院另一隅养病的韩哲一老人,韩老曾任原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上海市委书记兼上海市副市长,那天一见来探病的儿子马上吩咐:“从我的积蓄中拿2000元出来,给她。 ”

  “父亲念叨了很久她的名字:查文红。”电话中,韩老的儿子告诉记者。一定还有许多上海人也记得这个名字:查文红。整整12年,她不取分文,扎根魏庙,教授了上百名学生,最早的那批,明年就要考大学了;整整12年,她天天备课到深夜11点,清晨5点又准时走进教室;整整12年,她稀粥咸菜,“化缘”来的钱盖完小学盖中学。

  春蚕吐丝12年,查文红终于病倒了……

  [学生的牵挂] 不回家了,我要一直陪老师

  9月30日晚上10点半,在上海打工的砀山女孩李红芹抵达砀山火车站。妈妈一见到她,就告诉一个令她震惊万分的消息:查老师病了。未等她细问,妈妈已直接下令:别回家了,马上去县医院陪老师。

  从那一刻起,红芹做起查老师的24小时陪护。红芹告诉记者。她是查老师12年前到砀山教的第一届学生,三年级时一次她发起近40℃的高烧,整整两天。父母没留意,唯有查老师看出不对劲,把她送到医院及时救治。红芹说,全家都挂念着老师的救命之恩。

  午夜赶到县医院后,红芹方知查老师9月26日就已发病,被“120”急救到县医院。亲人不在身边,医院里护工、食堂一样没有,魏庙学校的两位老师自告奋勇,家远的一人看护陪床,家近的一人做饭送餐。红芹说,10月2日,查老师硬是说自己好了,执意要出院——因为第二天就是中秋,她想让两位照顾她的老师回家过节。

  一回到魏庙,乡亲们就纷沓而至。晚上,大家都回家了,不顾查老师如何劝阻,红芹就是留下不走。炒了一盘青菜,一老一少,两个人的中秋无炊无月,唯有头上的盐水瓶。

  10月4日,午饭时查老师没喝两口,就翻江倒海般吐得一塌糊涂。“救命啊!”校长、村长、赤脚医生都来了,可手足无措啊,折腾到下午2点多,还是查老师想起,华东医院俞卓伟院长曾在一次会议后给她留下过电话。万般无奈,查文红让红芹拨通了俞院长的电话求救:“俞院长,救救我!我快要死了……”

  [院长的牵挂] 放心,我们马上开车来接你

  不到10分钟,俞卓伟就给查老师打来回电:“放心,我们马上就开车来接你。”

  在这几分钟里,俞卓伟迅速完成了调兵遣将:神经内科主任魏文石,院办副主任潘卫真,门诊护士王倩,外加两个司机,5人全部取消国庆休假赶到医院。下午3点,俞院长亲自带队,6人乘坐医院一辆救护车,向砀山奔驰而去……

  从上海到砀山来回路程1300公里,无人识路。晚上9点,上海的车还在合肥摸索。魏庙的一干人早等得心焦如焚,决定把查老师送出村,向上海的救护车迎头赶去。校长赵恩生找遍熟人,手机打到发烫,终于借到一辆5座铃木轿车,车主从热被窝里一跃而起:“连人带车,听候差遣,绝不收钱!”

  10月5日零点30分,上海与魏庙两方面的车终于在徐州潘塘的高速公路出口处相遇。查文红被送上救护车,紧急输液,紧急返沪。

  负责核磁共振的医生赶来了,瑞金医院70多岁的神经内科权威余慧贞教授赶来会诊,五官科腾出了一间病房……这一切,都是为了查文红。俞院长后来告诉记者,这是他从医41年来最长距离的一次驰援。这一路上,64岁的俞院长一手扶着急救床,一手扶着输液袋,屈腿坐了18个小时。

  [大家的牵挂] 查老师,你要快点好起来

  上海医生的诊断,远远超出了红芹的想象:查老师小脑大面积梗塞,眼球震颤,伴强烈眩晕与呕吐。看着滴水难进、寸步难移的老师,红芹不放心离开。

  但10月7日就是上班的日子了。怎么办?6日,她抽空给自己的老板、上海景汇休闲服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蔡跃明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老板一听红芹的老师是查文红,立刻慷慨准假:“红芹,你放心留在查老师身边,好好照顾她就是你的工作,我照样给你发工资,一分不少。”更没想到的是,蔡老板当天特地从宝山赶到医院看望查老师,还掏出1000元钱,让红芹转交。

  查老师病了!消息不胫而走,家住虹口的陈银娣阿姨,送来了5000元。家住附近的姚妙英老人来了,连病房的门都没进,悄悄留下1000元;上海电力学院学生佳熠来了,拿出全部零用钱2000元;市民陈利人送来了2000元;上海滑稽剧团的顾竹君、陈思清各送来1000元;华东医院的老院长王赞舜也送上300元……

  宿州市副市长带着教育局长来了,上海市希望工程办公室领导来了,来慰问的,还有上海市妇联、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查老师女儿赵静工作的普陀区星云经济区、查老师外孙所在的金洲小学、女婿所在的番禺中学……华东医院展开了“为查老师募捐”的倡议,俞院长除为查老师支付了6405元药费外,还率先捐款3000元,截至10月21日,全院已收到67890元捐款。

  [查老师的牵挂] 离开孩子,我怎么放心得下

  10月18日那天,半个多月来连喝口水都要吐到天翻地覆的查老师,终于喝了六口粥,吃了一根香蕉。

  华东医院为查老师确定了治疗方案。“三次核磁共振的结果表明,梗塞的病灶正在缩小,小脑的水肿也改善了。”俞院长说。

  到底,查老师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康复?“起码三个月。”俞院长回答。

  三个月之后呢?查老师还能再回安徽上课吗?

  俞院长说:“我对查老师的康复很有信心,而且,她梗塞的部位在小脑,不会影响其思维系统,但科学地讲,再到条件那么艰苦的地方长期执教,恐怕不是很合适。”

  丈夫赵达林说:“这次等她病好了,我绝不会同意她再去。不能让她丢了命!她要是想学生,我就陪她去魏庙住几天。”

  女儿赵静说:“妈妈和学生在一起才最开心。等她病好了,如果她身体吃得消,我还是尊重她自己的意愿。”

  魏庙学校的校长说:“告诉查老师,乡亲们等着她,孩子们等着她。”

  学生说:“老师您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好想您!”

  查文红自己说:“班上的孩子80%都是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从洗手到认字,都要我手把手教起,离开他们,我又怎么放心得下?”

(责任编辑:周仙姿)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