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平台“催泪文案”还能代写?揭秘大病筹款平台抢夺乱象(组图)

发布时间:2020-04-20 20:32 | 来源:北晚新视觉 2020-04-18 22:27 | 查看:16521次

  闹剧之下,皆是输家,众筹行业的乱象随着此事件再次被揭开。商业恶性竞争的“地推”模式,竟然出现在公益和慈善定位的大病筹款平台,两家平台工作人员大打出手,足见背后巨大的商业利益之争。

  记者调查发现,冲突背后是一场关于病患资源和平台流量的“抢夺战”,“筹款顾问”扮演了重要角色。疫情期间,一些筹款顾问拉客的渠道拓展到了线上,筹钱“催泪”“感人”文案能免费代写。这个职位的相关招聘信息同样火热,声称在二三线城市招聘月薪过万,助推更多人加入到大病众筹流量资源的“抢夺战”中。

  筹款页面藏保险商机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水滴筹工作人员与轻松筹工作人员因“扫楼扫病房劝病人立项,碰到对手抢生意”发生肢体冲突。此事得到了水滴筹和轻松筹双方的证实和回应,但针对冲突发生的原因,双方各执一词,纷纷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互呛”。

  记者从双方求证事件最新进展时获悉,水滴筹员工收到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涉事员工停职反省,水滴筹再次就员工斗殴事件诚挚道歉。

  在各自官网上,两家平台都表示“0服务费”,平台真的是在“赔本赚吆喝”吗?从双方地推人员为了抢夺病患大打出手来看,背后的商业竞争可见一斑。

  记者搜索发现,在多个筹钱求助链接中,领取互助金、防癌险、医疗险的页面尤为醒目。“免费领取肺部恶性肿瘤医疗保险金”,在轻松筹的一个筹钱页面,记者点击后,一份泰康医疗保险的页面弹了出来。

  “我们会有类似支付宝相互宝一样的保险,顾客可自愿购买,我们的筹款服务是不收费的。”记者以咨询者身份和悟空筹工作人员攀谈获悉,筹款人还可加入500个互帮互助爱心群。

  “我们要的是更多人关注我们平台,有了人气后,发条广告都是钱。”这位工作人员说,并敦促记者快速发起筹款:“能帮助送上热门,还能发布到500个爱心群。”

  水滴筹、轻松筹等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一直备受争议。根据公开资料,大病筹款平台多数分为三个业务板块:筹款、互助和保险。其商业模式就是通过帮助患者筹款以获取流量,继而引流至他们的互助业务,再进一步引流至保险业务,以此向保险公司收取佣金。

  岗位要求“有强烈的成功欲望和企图心”

  去年底媒体曾发布暗访视频,水滴筹被曝出存在雇用“志愿者”从事“扫楼式”筹款,并按单提成,存在末位淘汰等问题。水滴筹发布声明称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在“扫楼”风波后,线下团队又恢复上岗。

  记者在某招聘网站上看到,水滴筹、轻松筹、悟空筹等多家筹款平台都在招聘筹款顾问,在二三线城市的招聘月薪最高能超过万元。

  “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筹款支持服务,覆盖当地医院,搭建城市媒体、医护、异业人脉关系。”海南省万宁市水滴筹筹款顾问的招聘薪资显示为7000元到1.4万元,岗位要求还提到了“有强烈的成功欲望和企图心”。

  轻松筹在北京东城区同样招聘筹款顾问,月薪为6000元至1.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多个招聘帖子中,都标注筹款顾问岗位技能包括地推销售、当面销售等。

  “每个月的底薪是2000块,每天发起两个筹款有效单,就可以提成200块。”曾在郑州兼职水滴筹地推的工作人员对媒体透露。

  筹款顾问闲鱼上拉生意

  对于记者提出的“扫楼”业务模式是否会调整、平台盈利来源等问题,水滴筹和轻松筹两家平台均没有回复。

  在针对公众怨声最大的筹款工作人员绩效问题,水滴筹曾在回应声明中称“调整为以项目最终过审额通过率为依据,从数量考核改为质量考核”。但从打人事件来看,平台似乎依然在“地推”上不遗余力。

  据媒体报道,此次打架事件的知情人士透露,疫情期间,很多医院病房不让人进,筹款顾问的“扫楼”业务竞争加剧,就会在医院出现排斥其他平台的现象,造成双方平台人员大打出手。

  记者发现,部分筹款顾问把业务放到了线上,在闲鱼平台发帖拉人气儿。在平台上搜索“筹钱”二字,多个筹款顾问发送的商品信息赫然在列。

  “救助文专业代写”,多名筹款顾问将商品标价为0.01元,还附上了文案撰写攻略:逻辑清晰、有节奏感、娓娓道来、图文并茂、调动陌生人同理心等。

  “我们是公益平台,不收取任何费用,全程一对一指导帮助。”多名筹钱顾问多次向记者发来信息,希望能帮助发送筹钱贴。

  悟空筹的筹款顾问推介时说,筹款过程中“可免费提现三次”,而其他平台“筹款结束后才能提现,急需用钱时会耽误病情”。

  拿慈善吸引流量引发信任危机

  “拿慈善吸引流量,对流量做商业开发,这中间没有防火墙是最大的信任危机所在。所以,要摸清慈善和商业模式的边界,这需要探索。”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说。

  事实上,水滴筹和轻松筹等大病众筹平台正在淡化自身的“慈善”色彩。在内部邮件中,水滴筹称线下服务严禁混淆使用“志愿者”名称,应称“筹款顾问”。

  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曾在微博中表示:“公众对于水滴公司以及水滴筹还是有些误解,有些网友把水滴筹理解成了慈善公益组织,其实水滴筹的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工具。”对于屡次曝出的审核不严,沈鹏还放言:“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公益组织。”

  这次打人事件,又会给筹款平台带来哪些反思?水滴筹在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回应声明中表示:“会切实加强员工的教育和管理,提高员工法制意识的教育培训。”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对于这种愈演愈烈的行业乱象,行业监管部门不应该坐视不管。放任这种恶性竞争,大病众筹这一互联网新生业态隐忧不断,将消耗更多人的信任。

  来源:北京晚报微信公众号 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潘福达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