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殷殷流淌无私大爱(4图)

发布时间:2010-05-10 07:20 | 来源:中国广播网 2010-03-18 | 查看:2161次

  【编者按】:在春天到来,万物复苏的时候,一名普通打工者的故事,让我们热泪盈眶:一个人活着,可以这样家境贫寒,却时刻为社会和他人奉献;一个人悄然逝去,他的热血却在别人的血管中流淌,虽死犹生。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底层民众的胸怀和情操。他们并不富有,却因道义、责任与奉献,变得崇高而伟岸。我们刊发本报记者的报道,愿以此文,向郭青建致以崇高的敬意。同时,愿更多的人,继续郭青建的大爱之路。

  “郭青建,一个普通的红十字志愿者。直到他离去,我们才有机会深刻地了解他,走近他。我们感到愧疚万分!因为我们浑浊的眼、世俗的心,我们见不到一个普通人的内心所具有的无上崇高……”

  昨天上午,一篇标题为“沉痛悼念优秀的红十字志愿者郭青建”的帖子出现在市红十字会网站,跟帖页数很快一翻再翻,留言都是感慨与悲伤。

  对于市红十字志工委的负责人来说,他们感慨的是,这个没让他们记住名字的志愿者,无偿献血量已经达到5个成年人全身血液的总和;更令市中心血站负责人感慨的是,郭青建5年来从来没有领取过发给成分血捐献者每次100元的路费补贴,而他却家境贫困,为了省下几百元路费,已经5年没有回过四川老家。

  平时,郭青建和妻子租住在十四村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屋里,如果不是弟弟前两天想起,将哥哥因车祸去世的消息告知一下红会志愿者,今天我们依然不会知道这个平凡打工者的动人故事。

  曾获全国无偿献血最高奖

  记者昨天上午赶到市中心血站时,工作人员已经将郭青建的获奖证书和献血证排列在桌上。

郭青建的献血证书。

  记者数了数,献血证一共14本,获奖证书3份,有省无偿献血金奖、全国无偿献血金奖和全国无偿献血特别促进奖。中心血站站长沈奇荣告诉记者,无偿献血奖是按无偿献血量来评的。“无偿献血特别促进奖”是国家给予无偿献血者的最高奖励。

  据悉,从2004年到珠海打工开始到现在,郭青建无偿献血的总量已经超过4万毫升,每年6次以上捐献机采成分血。根据国家规定,一次成分血捐献,等于捐献800毫升全血。

  “这些证书不是全部,家里还有”,郭青建的弟弟郭刚说,哥哥在四川、新疆都捐过血,他到底为社会捐了多少血,没办法计算了。

  郭青建去世时,未满38岁。

  “献血能帮到别人”

  在市中心血站,记者见到了专程从佛山赶来的郭青建的妻子欧晓琼。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村妇女。两天前丈夫的遗体火化后,她就收拾好东西,退掉租借来的房屋,离开了珠海,暂时住在亲戚家,打算过两天返回四川。他们的两个孩子还在四川老家读书。

  欧晓琼说,丈夫对自己和孩子都非常好,不过,平时寡言少语,很少和自己讨论为什么要去献血。但丈夫经常说:我没钱,没有时间,能为别人做的,就是献血了。

  “第一次知道他去献血,我还以为他去卖血,使劲责怪他,”欧晓琼说,郭青建解释道:是无偿献血,对自己身体没有坏处,还能帮到别人。欧晓琼有时会见到他胳膊上有块小胶布,知道他又献血去了,不过看见他身体一直不错,也就不再说什么。

  欧晓琼说,汶川地震后,珠海搞了一次募捐晚会,丈夫带自己去了,“那天我真的很感动,”从此,她多少理解了丈夫的心迹。

  家境贫困却从不拿献血补助

  郭青建家境贫困,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这些年,他在新疆卖过菜,在珠海当过保安,做过装修工。妻子则在工厂流水线上工作。欧晓琼说,从2004年到珠海,丈夫就没有回过家,她自己仅仅在家人生病时,回过一次四川。“光是火车票就得200多元,还有汽车呢”,欧晓琼解释说。

  “他们俩太节省了”,郭刚说,住在十四村,每月房租两百多,才几平方米大,厨房、卫生间都是公用的。有一次郭刚问哥哥有没有给四川打电话,哥哥说打了,后来去跟母亲查对,根本没打电话。郭刚说,他知道哥哥是因为没钱寄回家,不好意思往家里打电话。

  “我哥事业不成功,”郭刚说,为这个,他没少跟哥哥吵架,让他为自己家的事情多操点心,他总是一笑,说“慢慢来,急什么”。可是该捐血时,不管怎么累,哥哥绝不会拖延。

  郭刚说,哥哥真的是非常好的人,有一次在车站遇到一个人丢了钱,就把自己兜里的50多块钱全部给了人家,自己步行赶路。汶川地震,郭青建不仅献血,还捐了200元钱。

  血站一位医生告诉记者,郭青建经常穿着工作服来献血,有时候衣服上还有油漆,每次献完血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说起郭青建从来不拿每次100元的车费补贴,沈奇荣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没想到他家里那么困难。

  生命之旅绽放光华

  收拾丈夫遗物时,欧晓琼从丈夫的获奖证书里发现了一页纸,里面有这样的话:“我这人也不会什么豪言壮语,用一句俗话:救人于危急之时,须舍身而不顾。他们连性命都不顾,我们怎么能在别人最需要的时候,惜自己的一滴滴对身心无害的血液呢……我不光会自己不定期无偿捐血,我还会影响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也加入到无偿献血当中来。我相信通过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美丽的海滨城市、我们的生命之旅,一定会多那么一点点小的点缀。”

郭青建留下的遗物中,有他写下的这样一段感人的话。

  平时,郭青建总是将自己的献血证和获奖证书用一个塑料袋包好,放在随身带的包里。“那些东西好像他的命一样,”欧晓琼说。

  其实她不知道,丈夫这是为了向别人宣传无偿献血准备的:万一别人不信,他可以把自己的献血证拿出来,告诉别人“我已经献血很多年,你看我身体很好”。

  郭青建2004年开始在珠海献血,2006年6月成为市红十字志愿者。在珠海上万名红十字志愿者中,他太普通了,太低调了,以至于人们找不到一张他献血的照片,惟一能确知的是,他的血液,依然在许许多多陌生人的血管中流动。倘若在天有灵,他也会为此感觉欣慰的吧。

珠海市红会及珠海市中心血站等单位向郭青建的妻子送上慰问金。

  大爱之路仍在继续

  除了一腔热血,郭青建没给自己的一双儿女和妻子留下任何存款。

  他女儿15岁,儿子12岁,母亲一直体弱多病。

  昨天,市红会负责人代表副市长邓群芳将2万元慰问金交到郭青建妻子手上。市中心血站站长沈奇荣除了将单位的1万元慰问金交给欧晓琼外,还个人捐款。

  沈奇荣说,郭青建宁愿每次老远坐公交车来献血,不肯拿血站一分补贴,让大家看到一个底层民众的胸怀,社会应该对这样的人给予充分肯定,“简单点说,不能让好人吃亏”。

  “他曾经给予我们这个社会和大众以大爱和帮助,当他离去,我们希望能够继续他的路,完成他的遗愿,同时要帮助他的家庭渡过难关,让他的亲人体会到来自我们这个团队和群体的温暖,体会到来自社会对志愿者的认可和褒扬。”昨天,市红会志工委在红会论坛发帖,号召志愿者们伸出援手。志愿者们希望能筹集到两个孩子今后上学的费用,包括读大学的费用,帮郭青建承担一份家庭责任。

(责任编辑:张予)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