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发树:慈善冒险家

发布时间:2010-02-21 10:40 | 来源:凤凰网 2010年01月23日 08:33 | 查看:2562次

  当比尔盖茨、李嘉诚这些世界级首富已经把慈善做到极致的时候,中国内地的“福建首富”陈发树却遭遇到了“做慈善”的烦恼。在红色文明的起点上,企业家们为了获得自己的财富需要冒险试探政策的底限,而在绿色文明时代的起点上,企业家们的慈善义举先要试探公众对其诚意的信任度,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吧。

  捐款惊诧

  2009年10月20日下午,新华都[18.75 0.54%]慈善基金会成立,新华都集团董事长陈发树宣布,捐出个人所持有、市值高达83亿元人民币的流通股股票。陈发树闯荡商业江湖20余载,甘愿捐出45%的个人资产投身慈善事业,其气度惊人,官员、公众、媒体一时惊诧不已。

  但质疑声压倒了陈发树期待中的“鲜花和掌声”。一时间,“商业噱头”、“洗刷原罪”、“逃避税款”等猜疑如影随形,连专家、媒体甚至政府官员都出面发难。“事情的发展的确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公众形象极佳的金牌职业经理人唐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

  这与同年2月份曹德旺的遭遇如出一辙。2009年2月,福耀玻璃[9.81 -1.70%]董事长曹德旺宣布,将曹氏家族持有的福耀玻璃股份的70%用来成立慈善基金,按照福耀玻璃彼时收盘价计算,这部分的股份将约达到43亿元(曹氏家族共持有福耀玻璃10.8亿股,其全部股票的70%有7.56亿股)。福建慈善总会负责人表示,这种模式的基金会在国内尚无先例,一旦获批,该基金会将成为国内首家以股份运作形式成立的慈善基金会。

  作为福耀玻璃的控股股东,捐股做慈善必须获得国家证监会批准。当然,也可以进行要约收购,但波及面太大。为使自己对福耀玻璃的实际控制权不变,曹德旺设定了一个“特殊条款”:要求受捐单位在持有公司股票期间及其今后大宗交易等涉及公司事务时,一律授权第二大股东(曹德旺自己)表决。

  对曹德旺的质疑就此产生:股票捐出之后,他还能不能动用这笔钱?有很多人将其与蒙牛集团掌门人牛根生对比。2005年,牛根生捐出持有的蒙牛股份成立“老牛基金会”,然而,不但基金会一直“地下运行”,后来还把其中一部分抵押给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融资,如此“公益”,让人无法信服。

  面对媒体的紧追不舍,曹德旺将自己的处境形容为“身不由己、以身饲虎”。不过,他的“惨剧”没有吓退后来者,竟还有人自投虎口!

  在陈发树宣布捐股83亿元之前,他正陷于“上市限售股减持是否需要征税”的讨论旋涡中。2009年4月27日,陈发树减持一部分紫金矿业[8.17 -1.45%]原始股份,用以购买青岛啤酒[35.48 1.81%]股权,随后又再度减持用以参股云南白药[63.80 0.76%],共套现27亿元现金。公众和媒体开始质疑他是否应该为套现的钱缴税,最终因无法律明文规定,陈发树套现是否应该缴税的讨论无疾而终。

  无人知晓,陈发树是否有意用83亿的慈善额度给公众和媒体一个交代——一个舍得如此花钱做慈善的人,根本无意逃税。

  但是否有意避税呢?唐骏明确表示,新华都慈善基金会并没有获得任何税收优惠政策。

  虽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实施条例》第24条规定,个人将其所得用于公益事业的捐赠,捐赠额未超过纳税义务人申报的应纳税所得额30%的部分,可以从其应纳税所得额中扣除。但按照规定,必须是捐赠给国家指定的公募型基金会,才能享有税收优惠政策。

  而陈发树所捐赠的是一家非公募型慈善基金会,而且还是以股权而非现金的形式,股权既不属于某项应税所得,自然也谈不上什么税收优惠。

  错位的学习

  在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看来,陈发树所遭遇的“捐款难题”原因之一就在于,已经熟知了商业规则的企业家们对于公益事业还是相对陌生,他们太需要学习了。

  实际上,比起大部分的企业家,受到质疑的陈发树无疑先行了一步。在王振耀看来,大部分中国企业家在做公益方面,还是小学生。中国企业应该向跨国公司学习做公益,“很多公司做公益都把公益跟企业业务密切联系起来。”

  以美国最大的私有公司嘉吉集团为例,这家企业在2009年启动了金钥匙计划,准备为50万农民免费提供种植技术的培训,而农民就是嘉吉的重要客户和原料供应者,农民从嘉吉手里购买化肥等,同时把玉米等粮食卖给嘉吉。

  “类似针对性强的公益非常好。”王振耀同时还举到了家乐福的例子,后者同样在搞农民公益培训,而农民则会给家乐福提供农产品[15.12 1.89%],“中国的企业不要把做公益简单地理解为捐多少钱,而要从整个理念转变,关注人的需求。”

  王振耀认为,中国企业的公益之路还处于初步学习阶段。王坦言,陈发树做公益的热情需要鼓励和保护。“我们应该保护企业家的热情,但是有一点,比如他们对中国的慈善制度并不了解,做基金会本来应该找民政部,他们之前从未跟我们交流过,所以我们也没法发表意见,这说明我们企业家在做慈善方面还需要学习。”

  在这之前,王振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陈发树将新华都基金交由独立第三方管理,实现捐赠与基金会和管理团体完全脱离关联关系。而新华都方面,明显不以为然。

  这似乎很容易理解,盖茨的老部下唐骏和他的老板已经下决心学习盖茨基金会的运作模式。盖茨基金会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慈善组织,它把慈善和基金分作两块来做,基金部分是通过专业的分析运作方式来做一些投资,让基金不断保值增值;慈善部分由规范的专业的慈善团队来运作落实。

  这显然在挑战公众敏感的神经,商业的贪婪逐利和公益的无私奉献两个反义词如何结合到一起?

  显然,唐骏和陈发树学习盖茨基金会的运作模式时,并未认真考虑中国的特殊国情,与盖茨基金会所在的美国不同,中国企业家做慈善,需要面临更多的体制之困。

  打磨中国的慈善法则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企业公民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刘京认为,陈发树的美好愿望之所以在中国遭遇如此之多的障碍,原因在于体制不完善,其实,商业并非不能和慈善完美结合。盖茨用的是慈善信托机制;香港赛马会也是采用慈善信托机制来解决善款增值保值的工作,在这两个组织里,商业化运作与慈善化目标形成了完美的统一。

  企业家做公益,除了效法陈发树自己成立公益组织,也可以直接捐款给慈善机构,不过,企业家们不得不面临的一个现实是,中国真正成熟运营的慈善机构数量并不多。这样看来,两个道路都不是坦途。

  刘京分析说,如果陈发树按照约定全部做了股权转移,再参照《基金会管理条例》中每年不低于8%的支出比例,也许会面临售卖股票等问题,这样,反而不利于将慈善资源配置最大化的原则。在财政部、民政部等相关部委的推动下,尽管已经下发了可以变更股权的规定,但是对变更过程中的税务问题并没有提出方案。更为关键的是,目前慈善的信托机制在国内相关的制度和工作模式尚不健全。

  不过,环境也许正在改善。民政部的官员透露,《慈善法》草案已经上报国务院,“我对《慈善法》寄予很高的希望。”王振耀说。

  如今,尽管唐骏认为中国的“慈善环境很不好”,但是新华都慈善基金会正在有序进行,他们仍然坚持移植盖茨基金会的道路。

  按照唐骏的的说法,这种模式似乎运行得不错。他告诉记者,“新华都慈善基金会与其他基金会不同的是,既做慈善,又做基金,通过保值增值,用更多资金投入慈善事业;基金会主要通过二级资本市场投资,由于投资理念比较稳健,目前投资回报相当不错,至少是优于大盘。”

  让企业家和公众翘首以待的《慈善法》正待掀开最后的红盖头。但是王振耀提议说,别对一部法律期待更高,最重要的是公众对于慈善的态度。

  我们见证

  慈善的一个目的是为了安排好退休后的大股东人选

  2009年2月23日,《中国经营报》金牌栏目《与老板对话》刊登对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的专访。彼时,曹德旺计划将捐出70%股权做慈善的消息刚刚传出,引发各方争议。

  《中国经营报》通过对当事人曹德旺的深度专访,向公众准确、细致地传达了曹德旺的真实想法,这位企业家做慈善还更多的是从企业经营的角度考虑,有其深谋远虑之处,但受限于政策的限制,目前还无法实现。

  企业慈善“破冰”

  2009年12月28日,《中国经营报》年终特刊刊发文章《企业慈善“破冰”》,对“行善却要被质疑动机,这是2009年中国慈善环境的一道风景”,做了分析点评。

  文章提出,目前不成熟的舆论环境、滞后的政策环境、青涩的企业慈善,以及对国外慈善行为、模式的盲目追捧、模仿,都是造成慈善尴尬的原因。

  文章还给中国企业家的慈善能力打了分,百分制打44分。指出,之所以距离100分还差56分,是因为企业缺乏公益战略部署,缺少系统、固定的公益计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吴雄)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