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美者之死(组图)

发布时间:2021-01-10 19:49 | 来源:补壹刀 2020年12月26日 | 查看:1434次

本文转载自:补壹刀(ID:buyidao2016)

执笔/胡一刀

这两天,又一个活跃在美国的反华分子感染新冠。

就在12月21日,一个网名“河山硕”,真名或许叫“丁建强”的反华民运分子死在了美国。

丁建强死之前可能都没料到,自己会因为感染新冠肺炎丧命。在他的社交媒体推特中,几千条推文只有两个核心词:“反华”和“舔美”。

跪美者之死

实际上,他在美国的唯一“工作”,就是在各种媒体上表演“反华反共”。

像这种身无长技之人,在美国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表演工具”,以此谋一口饭吃。但悲哀的是,连他的死,都成为他那些生前同伙们强行表演“反华舔美”的工具。

随着美国疫情的失控,会有更多的“河山硕”现象出现吗?这群极端反华分子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利益链?

1

被网友发现的又一个在美国感染新冠的反华分子,网名叫“直接民主”。从推文中可以看出,他与丁建强是认识的,而且他至少已经确诊感染3天时间。

他一边“舔美”说,“在美国治疗新冠肺炎不用花一分钱,而且是医院催着感染者去医治”,另一方面自己却生扛着,不愿意去医院。

跪美者之死


跪美者之死

但是,看看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2月25日下午17时26分,美国累计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数超过1911万,现有确诊病例超过755万,死亡病例累计达到337066人。你觉得“直接民主”说的能是真的么?

现在,美国平均一天新增的感染病例数量约20万。其中,美国疾控中心(CDC)数据显示,12月18日这天全美报告新增新冠病例超40万例,达403359例,以近一倍的增幅再次刷新此前同样由美国创造的一国单日新增病例数最高纪录。

不断攀升的病例和死亡人数,让美国各地的医院再次进入“备战状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说,加州的一名医生坦言:“我们已被压垮。”虽然辉瑞和莫德纳的疫苗已开始分发,但计划和现实发放数的落差,还是让各地官员感到失望。

跪美者之死

还有一些美国医生公开呼吁美国人,假期不要出门旅行,“全美各地都有这么多病毒,整个美国都是新冠疫情热点(hot spot)。”12月初,疾控中心已向美国民众建议,圣诞节待在家不要旅行。

但是,这些在美国公开媒体随处可见的,反映美国疫情真实情况的信息,在那些极端反华的“民运分子”那里是不可能出现的,他们只能说美国“多么人性温暖,多么自由民主,多么先进发达”。

因为他们是“工具”。

而且,由于“丁建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事情,在社交媒体上已经成为受关注的热点,许多网民就此事件发表观点,认为其之前不问对错,在感染新冠时仍不忘完成“反华”“舔美”的任务实在是一种嘲讽,这还引来其同伙们的新一波“强行表演”。

他们宣称,网民关注“丁建强”的死,是中国国内有关部门的宣传攻势,是所谓“小粉红”发起的舆论战。为了证明在“丁建强”的死上,他们之前“舔美”的那些内容所言非虚,所以不惜把已经死亡的“丁建强”当做配合他们谎言的工具。

跪美者之死

跪美者之死

比如,一位叫郑存柱的人发文章称:

“丁建强先生是最近几年才来到美国。他还在一直等待办理身份,可以说也是一个没有合法身份的人,只有临时打工的工卡。但是在他两年前发现得了肾衰竭,两个肾脏失去了95%的功能后,他也一直在接受美国医院提供的免费治疗”。

“特别是最近半年,他需要每周三次洗肾,医院还安排了他等待肾脏移植。他虽然不是美国公民,却和所有生活在美国的每一个人一样,得到了医院的及时治疗。这体现了美国医疗保险制度的先进,更体现了医院和医生以治病救人为神圣天职的伟大”。

跪美者之死

啧啧,这个故事的真实程度能有多大,大家想想就知道。因为就这两段话里,“槽点”太多。

2

郑存柱还说,“早在12年前,我认识的一位没有身份的华人,属于逾期居留非法打工(就是黑在美国的非法移民)。他在一家中餐馆做厨师,后来发现得了癌症,送往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去世。但是,医院没有收取一分钱,一直尽心治疗,直到他离世,医院还为他安排了后事。朋友说医院的账单超过100万美元,最后应该是美国政府买单”。

那么我们来看看之前公开媒体的报道,多少黑在美国的非法移民(不只是中国人,还有其他国家的),生了病都不敢去正规医院去看病,只能在一些私人小诊所开点药?一是怕被抓住遣返回来,二是因为没有交过医保,医疗费用太贵。

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统计,美国约有1.55亿参加私人医疗保险,其费用比较高,每年需要缴纳近万美元。而美国约有8000万人的低收入人群,主要申请医疗救助,来获得医疗保障。此外,美国有2700万人没有参加任何医疗保障计划。

跪美者之死

之前美国媒体报道,不少低收入的美国人,在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的初期,都没钱去做检测,更别提治疗了,就因为他们没有参加医保,无力负担高额的医疗费用。那么,按照郑存柱所说,美国医院随便为了一个非法移民,都可以花费100万美元治疗而且分文不取,那些不敢去医院的、有合法身份的美国人,是不是太傻了?

而且,刀哥觉着,郑存柱这话也就只敢在中文推特上或者中文的反华媒体上说说,因为一旦被美国白人看到,尤其是那些支持特朗普的美国白人,分分钟都会站出来抗议把这些“占用美国医疗经费的非法移民”给赶出美国。

特朗普之前出台法案,要求严格控制美国的移民政策,尤其是打击非法移民,限制那些以“政治庇护”名义寻求获得美国身份的外国人,其实针对的就是“丁建强”这些人。

应该说,“丁建强”这些人被“运作”来到美国后,因为语言不同,也没有什么专业技术能力,再加上没有合法身份,平时只能打打零工。他们能够获得收益的主要工作,可能就是在西方中文社交媒体上充当“反华水军”。

跪美者之死

丁建强

这一点,从“丁建强”在自己推特上发的几千条推特就能看出来。

那么是谁把“丁建强”们“运作”到了美国?他们背后的利益链又是怎样的?

其实,这位郑存柱就是“丁建强”们背后的一个关键人物。

郑存柱现在顶着的头衔是“美国洛杉矶环球律师事务所律师”,专门负责移民事务的法律咨询。

根据他自己的介绍,此人生于1967年,上大学时学的是英语系,毕业后当过大学、中学教师,做过出版社编辑,后来在1995年下海经商。根本没有法律专业的背景。2000年时还在中国国内,2006年之前流窜到了美国。

跪美者之死

郑存柱

因为声称自己曾经在国内的“民主运动”中发挥过作用,所以到了美国之后,郑存柱加入了反华的某某党。据称,在2020年2月,他还成了这个实为草台班子的反华组织的“副主席”,主要在华人比较多的洛杉矶活动。

而顶着“移民律师”的头衔,在美国华人圈搞反华,这类人更像是传销组织在发展“下线”。他们再通过从美国反华政客和反华机构(一些NGO组织)那里获得经费援助,再把其中小部分钱发给“丁建强”们,让他们充当在媒体上“反华水军”。

这就是一本生意经。

3

比如去年夏天,香港发生了“反修例风波”,黑暴分子掀起恶意的抗议和打砸活动。到了今年香港国安法出台后,雷霆之势让那些黑暴分子战战兢兢,有些人就想方设法企图通过各种手段逃到海外。

今年9月底,郑存柱在接受海外反华媒体采访时就透露,“帮助两名曾参加反修例运动的香港年轻人,近日获美国政府给予政治庇护”。

这两人是姐弟,2019年圣诞节期间借着旅游的名义跑到美国,然后接触了“移民律师”郑存柱。

跪美者之死

郑存柱说:“20多岁的姐姐已经在工作了,弟弟正在上学。父母亲比较担心他们未来在香港的出路,因为在美国有亲戚,就让他们来躲避一下。刚好亲戚是我的朋友。我就建议他们在美国尝试申请政治庇护。”

姐弟两人在今年一二月份提交的申请,没想到遭遇疫情,美国移民局临时关闭,一直到6月以后才恢复工作。又等待了两个月时间,在8月份才获得了与移民机构面谈的机会。直到9月底收到消息,美国政府已批准了他们的政治庇护申请。

郑存柱称,这两姐弟一年后可以申请绿卡。当然,这位郑存柱也可以拿到一笔不菲的律师费。

其实美国媒体早就揭露过华人“虚假政治庇护申请”的内幕,美国相关媒体在2010年、2014年都曾严厉打击过此类欺诈行为和专门办理这种“业务”的移民律师事务所。

跪美者之死

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案的人员,过去大多来自墨西哥、中南美洲及中国大陆,大部分的借口都是所谓“宗教或政治迫害”,“强制计划生育”等等。政治庇护案的确有许多法律漏洞,例如申请人只要抵达美国递交申请政治庇护案件,即可享有待在美国等候结果的资格。

在这段期间也可取得工卡跟驾照,导致不少华人利用此漏洞做为跳板,趁着政庇申请案在打移民官司(大约四、五年)时,在美国境内找到公民结婚,成功成为美国公民。

由于特朗普政府对移民政策的态度变得更加严苛,主要原因是包括华人在内的一些少数族裔社区,有不少是“庇护造假工厂”,提供假资料与印章进行移民诈欺,这让特朗普政府不得不对此改革。

根据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2017年至今,政庇申请批准率大幅下降:2017年政治庇护获批率为34%,2018年已降到26%,2019年更低。

跪美者之死

因此,一些人为了能获得庇护,就必须迎合美国政府,表现的更加“反华”“舔美”,才能增加自己通过“政治庇护”获得美国身份的机会。于是,睁着眼说谎话的郑存柱和“丁建强”们就不是偶然了。

不过,正如一些网友所说,与那些在美国靠乞讨和体力挣钱的非法移民相比,这些靠“反华”“舔美”生活的人,出卖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甚至连自己的灵魂都出卖了。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链接

又一个“跪美者”死在美国之后……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