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蓝天救援队: 急难险重有青年担当

发布时间:2021-08-19 21:28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8月19日 05 版 | 查看:265次

暑期防溺水教育、驰援郑州、疫情防控……今年7月以来,湖南省益阳市青联委员、蓝天救援队队长盛伟男和他的伙伴们,在一次又一次接力、一场又一场奔赴中,展示青年的力量与担当。

  将初心和使命写在河南抗洪一线

  今年7月,河南突降特大暴雨,全省百万群众受灾。正在与乡下留守儿童进行溺水自救互动教学的益阳蓝天救援队,立刻结束了授课。“新闻里看到一片汪洋的情景,大家心里沉甸甸的,觉得应该去做点事!”32岁的盛伟男说,14条汉子匆匆告别家人,于7月23日携带两车应急物资和3艘救援艇驰援河南。

  临近新乡的一处村庄,所见之处一片汪洋。四处都是漂浮的汽车,很多房屋窗户上面都有人坐着,等待被转移。马路中间没有被淹的一小段路上,挤满了等待救援的妇女儿童;而不远处的建筑物里,还有800余名村民没有转移。

  通宵赶路的队员们,没有休息片刻,立即开展救援。由于水势汹涌,为了将船固定到居民楼的窗户下,队员们跳入水中,或用自己的身体去卡住船体,或钻入窗户,把被困村民背出来,一个个转移到船上。

  救援中,他们得知,集镇的一个巷子里还有几十位老人没有转移。没有丝毫犹豫,他们摸进了漆黑的巷道,把老人们一个个背上救生艇。

  “他们很多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水,一些人哭泣得浑身抽搐,加大了救援的难度。”队员曹谷良告知,当天结束救援后,他们从孩子们的口中得知:已经3天没吃热饭了。队员们留出自己的晚饭,把自带的20箱自热米饭全部分给了群众,并马上联系益阳慈善总会,为当地受灾群众募捐。

  抵达新乡的第二天晚上6点,只睡了两个小时的益阳蓝天救援队,收到了一位女士的求助——她的父亲突发心脏病,身边没有急救药物。无法涉水去买药的她,赤足奔到了益阳蓝天救援队的救援艇旁请求援助。

  被淹没的街道凹凸不平,水位深浅不一。考虑救援艇无法就近下水,盛伟男和队员抬着救援艇,涉水走了二里路,终于来到老人身旁。

  在返回补给点的路上,他们看到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涉水转移。此时水已淹至母亲的胸口。来不及吃饭的他们又赶紧将一家人转移到安全地带,并继续寻找附近被困人员……等回到补给点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两点。

  从7月23日到28日,益阳蓝天救援队协助当地政府开展搜索救援、紧急送药、人员转运、营地搭建等工作,累计转运被困群众达1500余人。回到湖南益阳时,他们发现带去的3条冲锋舟坏了两条,一台马达报废,损失达5万多元。

  逆行而上,一个青年就是一面旗帜

  1989年出生的盛伟男是益阳市青联委员、蓝天救援队队长。2016年3月,他组织成立了益阳市第一家民间救援队——益阳市蓝天救援队。5年来,他带领65名救援队员、80余名学员和志愿者,奔走在紧急救援任务、防溺水教育和黄手环活动等志愿服务前线。

  7月29日上午,益阳蓝天救援队援河南分队返回益阳后,此时湖南多数地方再次发生疫情,益阳市也有被感染者。因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需要,他们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返回了基地。

  7月29日下午,吃了午饭的益阳蓝天救援队队员全部投入抗疫工作。在应急管理部门和团市委的指导下,他们组成青年突击队深入抗疫最前沿,开展防疫消杀。

  当很多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突击队员刘造就已背着60多斤的弥雾机穿梭在各办公楼里,开始了一天的消杀工作。盛伟男说,刘造是每天到达集合点最早的人。炎炎夏日里,忙完工作脱下防护服时,身上的汗水流淌一地。

  8月5日是突击队员王烨在救援队任务中度过的第三个生日。彼时的他,刚完成对市总工会办公区域的消杀,一边吃盒饭,一边对记者的采访腼腆不语。

  截至8月6日,益阳蓝天救援队已完成150多个场地的消杀任务。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投入抗疫工作中。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以往在益阳总是活跃在水上救援、交通事故现场的这群蓝色的身影,开始承担了防疫工作,背上五六十斤重的弥雾机,穿行在大街小巷。

  去年1月29日,益阳市蓝天救援队接到了赫山区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的电话,请他们对出现疫情的小区进行消毒杀菌。接到新任务时,没有任何消杀经验、没有消杀装备、没有防护服的蓝天救援队派出8个人6台机器持续4个小时用手压的农用喷洒机为8万平方米的小区做了第一次消杀,完成了公共区域的消杀。老旧的农用喷洒机密闭性不好,一次消杀下来,队员们被药水熏得头昏脑胀。

  多方打听之后,盛伟男于1月30日清晨驱车600多公里赶往双峰县,抢回10台消杀专用弥雾机。回到益阳后,他迅速组织队员培训,并利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等,将蓝天救援队提供免费消杀服务的消息广而告之。2月1日,全体队员带上新设备组织了6场行动。

  他们颇有成效的志愿服务赢得了多个社区和街道负责人的赞赏——2月2日,他们接到41个求助电话。

  盛伟男介绍,在这场“战役”中,有30多位蓝天队员、预备队员始终坚守。其间,他们对市区56个社区、94个小区、10个村、4家企业、5个敬(养)老院、3所学校,3个乡镇及58个单位办公场地进行防疫消毒作业,其中2人连续26天没休息。

  青年突击队员王烨,背着弥雾机奔忙在一线,微信运动一上午记录的运动步数超4万;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完成了800个小时的服务时长。疫情结束后,因过度劳累腰椎受伤,王烨住院治疗了1个月。

  去年正月初七,盛伟男送到乡下老家不到两岁的儿子高烧40摄氏度,因疫情无法就医,妻子在电话里急得直哭。可盛伟男始终没从抗疫一线撤离。在孩子患病的5天里,他白天忙着对接、组织、消杀,晚上忙完回家,疲倦的他才搂着孩子昏昏睡去。

  每一次授课可能就挽救了一次生命

  今年32岁的盛伟男是益阳高新区谢林港镇人。2016年,在外闯荡数年的他回到家乡创办益阳益航模型科技有限公司,主营航模、无人机培训、模型销售。

  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身为国家应急救援员的他和朋友们,发起成立了益阳市蓝天应急救援服务中心,先后组建南县、桃江分队,安化、赫山筹备组、大学生蓝天救援筹备组,并一次次改进队伍框架构建,探索专业技术和训练模式。

  在政府、各级单位、热心企业及各界社会人士的关心、帮助下,目前队员与学员已经达到90人,装备也由最开始的几根绳索到目前水上救援冲锋舟、声呐、水下机器人、水下探头、无人机、热成像仪、无线电中继、全套山地救援等现代装备基本配齐,为更好地开展应急救援提供了物质保障。而一次次活动的顺利开展,也让这支队伍在益阳人民中赢得了较好的口碑。

  2017年5月13日下午3点30分,救援队接家属求助电话:益阳市资江一桥桥南码头水域3名学生意外溺水失踪。蓝天救援队经过70个小时不间断搜索,克服失事水域环境复杂,克服高温天气和连续高强度搜救的身心疲劳,让3名落水学生全部“回家”。

  2017年6月,湖南部分地区持续暴雨。7月1日凌晨5点,益阳市桃江县牛田镇有数百名村民急需转移安置,但人员、装备均不够。益阳市蓝天救援队接到救援任务后,在凶险的洪水中奋战10多个小时,成功协助转移群众200余人。

  当天下午,接到电话的盛伟男带领蓝天救援队来到高新区谢林港镇参与未被困群众转移工作。此刻,大水已经把镇上楼房的一层淹没。他们采取破门、搭梯、潜水等方式,4个小时共转移被困群多100余人。

  下午5点,全体队员撤到北峰垸村修整。一个小时后,他们收到该村村委的求助电话,紧急前往管涌地点,用冲锋舟协助处理抢险堵漏。其间,桃江县乱石滩一家四口因河水突然上涨被困在江中的孤石上,当蓝天队员赶到现场时三人已被洪水冲入激流中。危机之中,数名队员奋不顾身跳入河水中,经过一番拼搏将两名小孩和一名成年人营救上岸。两名队员因救援中身上多处被乱石撞伤、刮破而住进了医院。

  益阳蓝天救援队伍成立以来共组织开展了溺水救援65次,抗洪抢险3次,城市救援5次,团队多次荣获益阳市优秀志愿服务组织、益阳市抗洪救灾志愿服务先锋组织、湖南省优秀红十字志愿服务组织等荣誉,盛伟男也被评为全国优秀青年志愿者。

  多年的经验让盛伟男感受到民众避险防灾意识的缺失,而各地时有发生的青少年溺水悲剧更让他们不能释怀。

  “水域情况最为复杂,而且有时救援地点偏僻、路途遥远,及时救援很难做到。”盛伟男认为,加强对民众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的防灾防溺水教育为当务之急。近年来,益阳市蓝天救援队共组织开展了80次公益讲座及30次演练,直接受益人数两万多人;并通过与益阳消防支队进行水上救援培训及多次组织开展与消防支队的联合演练,实现了技术交流,一定程度上促进政府救援力量与民间救援力量的协作能力。

谌思羽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洪克非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