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北京晚报整版报道:搀扶老人风险基金首设人谈方:总拿“高大全”说话 是不愿做好人的借口(2图)

发布时间:2014-01-14 17:10 | 来源:北京晚报 2014年01月14日 第20版 | 查看:1695次


  和人们传统观念中“默默做事”的公益人士相比,谈方似乎显得过于高调。这位创办“中国好人网”的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对媒体几乎来者不拒。55岁的他沙哑着嗓子一遍遍讲述着团队理念,经常一讲就是一天。

     可他依然认为,目前的这些宣传还“远远不够”。

     2012年8月7日,湖南湘潭王培军因搀扶老太而遭遇连环索赔后服毒身亡。

     2013年最后一天,广东东源县村民吴伟青,扶起摔倒老人,反被索要数十万元赔偿。巨大压力下,他选择投水自杀以证清白。近日,老人首次承认系自己摔倒——在吴伟青离世之后。

     “你说宣传得够吗?好人网就在广东,我们广东的人都不知道,不然至少能给我们一个机会去帮助他,是不是?”

     每月还着4000元的房贷,60岁才能还清,却为素不相识的人捐出了26万。谈方的理由很简单,“我就是见不得好人受委屈。”

     经历

     台上讲孔繁森,台下学生嘻嘻地笑

     大学里的思想政治课,总是很难教的。

     1986年硕士毕业,从在高校执教思想政治那一天起,谈方就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他在上面讲孔繁森、焦裕禄、任长霞,学生在下面嘻嘻地笑,甚至嗤之以鼻,“身边哪有这样的人啊,不相信。”

     这种状况伴随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孩子们都不愿意去了解,就毫无根据地否认已经客观存在的好人”。作为教育者,谈方无奈又纠结。

     但他更多的是理解,并深感自己责任重大。“社会上阴暗面太多,他看一眼,觉得现实和学校里讲的相背离,不认同。这是我们教育者的错,是大人、社会、国家的错。”

     怎么办?只能是行动,改变传统思想道德教育的内容、模式、方法。“你说没好人,我就带你去社会上,看看身边的好人。”

     2008年5月19日,“中国好人网”创办。年底,为了传达好人网的理念,也让学生近距离感受,谈方组织了首次公益活动,也是思想教育的一次实践课程——寻找并帮助在汶川地震中,四次把全部乞讨所得捐出的残疾乞丐龚忠诚。他带着100多名学生走上广州街头,拉横幅、散传单,为龚忠诚送去募集到的几百元捐款和一些衣物。

     这样的大阵仗,“作秀”、“搏出位”、“沽名钓誉”……种种质疑“顺理成章”汹涌而来。“我准备好了,刚开始,太正常。这些都是激励,警醒我们不要变成那样的人。我相信坚持下去,怀疑甚至骂我们的绝大多数人,都会理解甚至加入到队伍之中。”

     他们也在这样做着:为在车祸中救出12人的湖南农民刘桂华捐款治病;救助云南滇池卫士张正祥;替受伤的救灾志愿者黄庆武还债……5年半,“中国好人网”帮了200多位好人,在全国建立起40多个分支机构,志愿者超过16000人。

     更令人欣慰的是学生们的改变——“学大道理,不如真的去社会实践”;“我受到了心灵的洗礼”;“这段经历我一生都忘不了”……年轻人写下的肺腑之言,让谈方时时动容。

     “被冤枉时没有一种力量能够很快去改变,那这个社会就不理想”

     2011年3月5日,由谈方提议,并自己捐出两万元,“中国好人网”成立了在外界看来本身就极具风险的“风险基金”——“搀扶老人风险基金”。

     “搀扶老人有风险”彼时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在谈方看来,这在有着五千年尊老爱幼传统美德的中国太不正常也太不应该。“好人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就是要帮助好人,那现在这个社会做好人有风险,就要帮啊。打官司,我们有公益律师,失败了,我们用基金替他赔。”

     2011年9月,武汉一位80多岁的老军医摔倒在地无人搀扶,鼻血堵塞致死。一辈子救死扶伤,却这样悲惨离世,对社会震撼巨大。9月3日、5日、8日,中央电视台《新闻1+1》等栏目三次连线谈方,将“搀扶老人风险基金”带到了全国观众面前。

     依然是争议和质疑,却也有了支持者。一位化名“刘永泰”的先生,非常认同谈方团队倡导“好人有好报”的理念,第一次就给“搀扶基金”捐了15万元,并先后总计为“好人网”捐出50多万。这两年,“中国好人网”好人基金每年收到的捐赠能达到100万元。

     “现在的社会环境很不够,你可以不做好人,但你不能冤枉好人。特别在好人被冤枉的时候,没有一种力量能够很快去改变,那这个社会就不理想。”尽管存在诸多不满,但谈方认为抱怨没有用,重要的是行动。“别的做不了,我做能做的。”

     浙江小伙吴俊东驾驶三轮摩托车超车,发现身后两位骑电动车的老人摔倒,扶起老人后他们却认定是吴俊东剐蹭导致翻车的。吴俊东在法院二审判决他承担70%的赔偿责任后,求助于中国好人网。谈方两次带着中国好人网公益律师团前往浙江金华、杭州免费为吴俊东打官司。在省高院维持原判后,“搀扶基金”替他赔偿了7万多元。而类似吴俊东这样的人,“搀扶基金”已经帮助了50个。

     算上母亲、妹妹、儿子等,谈方一家捐出了30多万元。“我父亲曾经把几年才有一次的提工资机会让给困难的同事,我上学的年代,人人都在学雷锋。了解我的成长背景和家庭,就不会奇怪为什么今天我会做这种事。”

     儿时的谈方曾和父母回鄂州老家,路上淋了雨。一进门,老乡们都围过来嘱咐,“喝点姜汤”。他们就是最简单直接的好人,这种淳朴和善良,永远温暖着谈方的记忆。

     对话

     “哎,那些人很‘高大全’,我们做不起啊”

     北京晚报:理论思想教育效果一般,是不是因为榜样太过“高大全”,离普通人太远?

     谈方:这是由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我们在宣传好人时,存在着片面性、方法不当的问题。比如焦裕禄、任长霞,内容是好的,但因为传统课堂上的说教,讲的都是离现实世界比较远的东西,学生可能就不太接受。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个人认为过去对许多榜样人物的宣传,也并不完全是“高大全”的。比如雷锋,他不就是搀扶老人吗,不就是在列车上给别人倒点水吗?他存钱有结余,也不是吃不饱穿不暖去捐款。他还有皮箱有手表呢,还有自己好的物质享受呢。

     在这种情况下,拿“高大全”说事儿,是我们的道德思想滑坡之后,把跟过去的宣传有点关系,但不是绝对关系的这些东西给夸大,变成现在自己不想做好人的一种理由。“哎,那些人很‘高大全’,我们做不起啊。”所以总拿“高大全”说话,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人们不认同好人,不愿意去做好人的一种借口。

     “司法是保护社会正义和好人的最后一道屏障”

     北京晚报:“搀扶基金”帮助的人,都是确定受到冤枉的吗?

     谈方:现在帮助的50个人,不全是受冤枉的。有的是受冤枉的,有的是搀扶老人后有困难的,有的是应该奖励的。还有很多我们接受了请求、申诉,但最后没有帮助的人。因为他所提供的材料不足以说明他是在做好事,更不能说受冤枉了,我们也不能乱帮。当然没帮并不是说这些人是坏人,只是他没办法提供充足的证据。

     北京晚报:你曾说过,你的理念是“哪怕援助了真正的撞人者,也是为了弘扬正气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谈方:我是认为,错了,也没关系。因为我们不是“随便错”,我相信我们的团队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里还是比较优秀的,而且我们是非常非常认真的。在这种比较优秀、非常认真的情况下还出错,那是不得已,难以避免的,除非不做事。

    打个比喻,疫苗,全世界的疫苗安全率都不是百分之百,不能因为有风险就否定它,这是让更多人获得健康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北京晚报:即便你们能够鼓励更多的人义无反顾地加入到助人为乐的行列中来,讹人的老人就会随之变少吗?会不会更多的人去扶老人,同时更多的人受到被讹的伤害呢?

     谈方:这个不用担心。基金起到了呼唤、示范、推动的作用,事实上已经改变不少了。比如昆明就公开承诺,市民因搀扶摔倒老人被讹,由此产生的费用将由昆明市文明办申请爱心专项基金进行埋单。

     最重要的是,除了在道德层面上推动,我们最终一定要推动司法的改善。司法是保护社会正义和好人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坚守“谁主张谁举证”原则的话,因搀扶老人被讹的人会越来越少,讹人的人不但不能得逞,还要付出代价。

     两年前我在电视台做节目,主持人、警察都说,“你说不是你撞的,那你拿证据出来,没有证据不好办啊。”我当时就急了,我说“你们都错了!完全不能让被告拿证据,要让原告拿证据,这是一个起码的司法诉讼原则。”

     现在全国形成一种普遍的说法,就是在搀扶老人之前,一定要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拍照,打120打110……否则不能动啊。这不但跟司法原则相背离,更让很多人不敢去做。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怎么办?让好人太多顾虑而裹足不前了。

     其实只要司法坚守最基本的“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就完全不用上述这样自证清白了。你尽管大胆做好事,万一司法不坚守这个原则,或者有人混淆是非,也不要害怕,请找我们中国好人网,给我们一次回报你的机会。即便是败诉了, “搀扶基金”还可以帮你赔钱。我相信国家司法和社会道义的共同结合,足以能够化解“搀扶老人被冤”的风险。

     主笔 魏婧 插图 宋溪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

第3楼 湖南省2014-02-23 13:51:26 发表
陈林:我搀扶了4位老人都没什么,大胆的干吗好人一生平安

第2楼 湖南省2014-02-23 13:46:23 发表
陈林:全社会的人们都来支持关心搀扶老人这行慈善工作

第1楼 山东省滨州市2014-01-17 22:00:29 发表
牟玉霞:这个项目基金设立的太好了!给好人以温暖!给好人以力量!给好人继续做好人的勇气和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