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藏尸案”今开庭 嫌犯承认与2名女子有婚外情(组图)

发布时间:2017-11-30 21:52 | 来源:北京时间 2017-11-29 07:07:32 | 查看:542次

  上海男子杀妻藏尸冰柜三个月,隐瞒妻子已被杀害的事实,还用其身份证与女子去开房,最后无法再隐瞒后选择向女方家人坦白自首。对此,死者父亲收集千人签名要求死刑立即执行,男方母亲则称其还只是孩子求原谅。案件将于今日开庭审理。(来源新民晚报)

  开庭

  杀妻藏尸冰柜案今开庭 嫌犯供述杀妻原因承认与2名女子有婚外情

  11月22日中午,死者父亲杨敢连收到了来自网友的短信:开庭时间和地点公布了……这起引发关注的案件即将进入到庭审环节。“短信来的这天,是女儿三十岁生日。”老人顿了一顿,似是想起什么,望着窗台嘴角微翘,言谈间第一次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来源新民晚报)

  9时30分庭审开始,被告人朱某某被带上法庭,他身着深色外套,短发,在回答审判长问题时,他声音低沉,审判长多次提醒他声音响一些。

  随后案件进入庭审环节,在《起诉书》中写明,朱某某与杨某某当时发生争执,杨某某经司法鉴定为机械性窒息死亡。杨某某的遗体被花色被套包裹后藏于家中冰柜内。最终,朱某某在父母的规劝下投案自首。

  此外,经鉴定,朱某某没有精神病,具有完全行为能力。

女方母亲情绪激动,瘫倒在地

  2010年开始,朱某某在某百货上班。在生活中,朱某某和杨某某常因吃饭、买东西等小事闹矛盾。2015年底,朱某某有外遇,两人保持了半年的不正当关系,朱某某称他与该外遇对象在婚前就认识。2016年6月被杨某某发现后杨十分生气。朱某某发誓断绝关系,并写下保证信。

  此外,朱某某在庭上交代,2016年8月,朱某某与另外一名女性又发生了婚外情。之后,2016年9月,他辞职,案发前没有职业,赋闲在家。

  朱某某回忆,2016年10月15日与杨某某去了杭州,但因为酒店没有订到满意的,导致双人发生不快,次日回沪后仍在保持争吵。至10月18日一早,两人起床后仍有争吵,朱某某让杨某某不要再说了,并掐住了杨某某的脖子,几分钟发现她没有呼吸了。(来源新民晚报)

  案发

  掐死妻子并藏尸冰柜105天 事后坦然约其他女性开房

  朱晓东,出生于1987年,生活在上海。10个月以前,将自己的妻子杨俪萍掐死并藏尸于冰柜105天,他曾在上海玛莎百货做陈列员,而他死去的妻子和他同岁,是上海一家重点小学的老师。

  事发后,他以“手机听筒有问题,联系请用微信”为借口,用妻子微信冒充她的口吻,若无其事地与亲友交流,照例每天下楼遛狗。2016年10月31日、11月21日和22日,朱晓东以妻子的口吻分别在微信圈发布信息,伪造和她一同游玩和共同庆祝生日的假象。

  杨俪萍家养的大猫病死了,母亲11月21日发微信给她“毛咪在今夜没有了,我们都不在家,都上班可怜。”朱晓东用杨俪萍的手机回复“我们在外地”并配上大哭的表情。12月2日晚上,杨俪萍表姐步行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朱冬。“姐姐”妹夫主动叫她,她回问“你这么晚去干嘛?杨俪萍呢?”“在家里呢。”朱晓东神情自然地回答。

  事发三个月内,朱晓东用妻子的手机与亲友交流,以各种借口推脱见面,营造杨俪萍在世的假象。他用妻子的信用卡花掉将近20万,还拿她的身份证与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来源法制晚报)

杨妈妈向记者展示当时朱晓东用手机假装女儿与自己聊天的记录。

  死刑

  死者父亲收集数千个签名要求死刑 不接受任何赔偿

  11月24日,死者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对每日人物称,他从江歌案中受到启发,在社会上收集请愿书,请求判凶手死刑。目前他已整理了100多份网友请愿书和两本签名册,包括数千个签名。不要任何经济赔偿,坚决要求对朱晓东执行死刑。(来源每日人物)

  推开小杨生前的房间,这里的摆设仍保持原样,粉色是这里的主题,显示了屋主的喜好。床头的抱枕上,小杨生前的照片绘制在两侧,照片中的佳人甜美温柔。“她出嫁前,一直住在这里……”也许是看到了女儿的照片,杨敢连停顿了一下,然后念叨起了女儿小时候的模样。

  这半年来,杨敢连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在社交网络上与关心案件进展的网友互动。他说,只希望法院判处死刑,不接受其他任何赔偿。(来源新民晚报)

死者生前照片

  罪行

  杀妻前曾网购过杀人案例书籍、壮阳药和摄像头

  杨敢连说,朱晓东曾供述,2016年8月,他想和女儿杨俪萍离婚,“两人都去了民政局,但不知道为什么没离成。”杨敢连说,如果不是朱晓东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件事情。老两口都挺茫然,杨妈妈回忆,去年10月1日,两家人还在一起吃了饭,饭桌上,杨俪萍和朱晓东还有说有笑,一直在互相夹菜,看上去非常恩爱,“就是出门,他们也是手牵手。”

  根据杨敢连提供的资料来看,朱晓东曾在8月底的时候,网购过6、7本关于死亡现场、死亡启示之类的书。9月中下旬,朱晓东又从网上买了冰柜,“虽然我们不知道具体的送货时间,但应该是在十一之前。”长长的购物单还显示,11月17日,朱晓东曾经购买过一个摄像头,就安装在了家里冰柜对面的墙上。朱晓东还买了好多壮阳药。(来源法制晚报)

  “他这个人是某家大型商场里的陈列师,这个人按照我们上海话说,就是喜欢‘掼浪头’,搞得自己好像腔调很浓的感觉,不是那种很稳重的,平时说话就是挺拽的。”杨俪萍的高中同学曾在受访时觉得朱晓冬不靠谱。表姐觉得他“追女生是有策略的,欲擒故纵,若即若离的那种。”

  整理杨俪萍的遗物时,家人翻出一张纸条,上面是朱晓东潦草的字迹:“保证只有你一个,保证再也不和别人发消息,不会和别人联系,手机每天都可以给你看,手机记录随时可以去拉,每月一号。”左下角还补上一行小字“如果有,烧炭,在家里,一起死。”(来源未来网)

  孤老

  事发后家里收起菜刀剪刀怕寻短见 眼泪不停掉

  一年多以来,杨家人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打乱了,“从2月1日那一天起,我整整陪了他们三个月。”杨俪萍的阿姨至今心有余悸,“家里的菜刀,剪刀等我都藏了起来,就怕他们想不开。”阿姨说,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基本上没有出过门,每天就是在家抱头痛哭,“那时候真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

  阿姨就住在杨俪萍和朱晓东新房的对面。去年12月30日,她还见过朱晓东,“我给他电话,让他来取我妹妹给他织的毛衣。”阿姨说,朱晓东答应的挺爽快,中午,就给她电话说在楼下了,“我当时特地看了一下表,是中午1点35分。”看到朱晓东后,阿姨觉得他的精神状态特别不好,“脸色很苍白。”

  杨敢连的印象当中,女儿从来没有说过朱晓东的不好,“只会说他好。”这一点,杨妈妈也颇有感触,因为杨敢连工作忙,所以母女俩经常一起逛街聊天,“每次讲的都是朱晓东多好多好,逛街就给他看东西。”说起乖巧懂事的女儿,杨妈妈的眼泪就开始不停的往下掉。(来源法制晚报)

热心网友送来的抱枕

  今年7月,当地计生委给杨敢连办理了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证,给这位失独老人发放了扶助金。女儿去世这一年多以来,杨妈妈只梦见过一次女儿,“大概是当了老师以后,她坐在那里,我问她,冷不冷,她说,‘妈妈,我不冷’。”

  窗台上,一瓶永生花面朝窗外,阳光透过玻璃罩,粉色花瓣定格在绽放瞬间。不远处的桌上,老人伛偻着腰摆上蛋糕,一旁的贺卡写道:“望你在天之灵一定领受,来世我们再见。”(来源新民晚报)

  疑点

  小杨死后其信用卡消费近20万 杀人藏尸105天凶手母亲真不知情?

  事实上,案发后出现的种种诡异,让杨敢连意识到早前的反感并非空穴来风。在朱晓东被捕的大半年中,不断有借贷公司工作人员来杨家讨债,而信用卡消费记录显示,小杨死后,其名下信用卡消费已近20万,而实际消费人则指向了丈夫朱某某。

  案发前不久,原本在本市一所重点小学任职的小杨提出了辞呈,当时是丈夫朱晓东陪着妻子去的学校收拾物品。对于此事,杨敢连知之甚少。与小杨每月万元的收入成反比,朱晓东在百货公司陈列员的工作收入并不高。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小杨作出了与丈夫共赴香港发展的打算。

  对于赴港之事,闺蜜曾劝过小杨,是否太过草率,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原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不想短短几个月后,闺蜜竟获悉好友离世的消息。在小杨遇害后,朱晓东也并未前往香港,而是继续住在虹口家中,利用社交网络,编织起妻子仍在世的假象。(来源新民晚报)

朱晓东模仿妻子口吻发微信

  杨敢连至今不相信朱妈妈事先不知道儿子朱晓东杀害自己女儿的事情。他指出,在过去那几个月时间里,朱妈妈经常去遛狗,门前就停着自己女儿的白色小车,车上落满了灰尘和树叶,“就连车轮的刹车片都锈迹斑斑了,她难道看不见?”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是如何蜷缩在那个小小冰柜之中的,“他妈妈去过几次,帮他遛狗,打扫卫生,难道都不会打开冰柜看一眼吗?”想到这一点,杨敢连就出离的愤怒。(来源看法新闻)

  求情

  他还是个孩子是无意的 自己确实不知道朱晓东所为

  朱妈妈称:这个事情警方已经调查过了。我是真不知道。在这期间,我还在他们家里住过三四次,当时我儿子出差,我晚上帮他遛完狗,就住在他那里。我一个单亲的母亲,知道房间里有一具尸体,我敢住吗?我是普通人,不是神人。

  有人质疑我,为什么不翻冰柜。我有个习惯,从来不翻他们的东西,不管是冰箱还是抽屉,因为这是新媳妇的家,不是我自己的家。大年初三的时候,我去他们家里,想看看他们到底在不在,结果不在,我就帮他们把家里简单打扫了一下,就是把桌子和地擦了下,把浴室收拾了下。我要是翻东西的话,看到尸体,我还能这么淡定?

  事情发生之后,朱妈妈一直处于痛苦、难过和自责之中,她说不是不愿意去给杨家道歉,"是他们扬言,如果碰到我们就要把我们两个杀死。这样敌对的情况下,我们去有用吗?"朱妈妈说,其实第一时间已经问过杨家了,"他们不愿意接受和解,一定要枪毙。"

  "我就这一个儿子,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千错万错是我儿子的错,他是无意的,他只是失手了。"朱妈妈说,杨俪萍是自己的儿媳妇,她也很难过,"我儿子会不难过吗?那是他最爱的老婆啊。"说到这里,电话中朱妈妈的声音哽咽了。在朱妈妈的眼中,朱晓东是小孩子、也是乖宝宝,胆子很小,话很少,朱妈妈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百思不得其解。朱妈妈说自己信佛,这些天来,她为杨俪萍立了牌位,也祈求,"能够原谅"。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