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男友骗上亿,出国就遭抛弃 藏身印尼12年混成风光华语老师(2图)

发布时间:2017-12-05 13:10 | 来源:扬子晚报 2014年11月18日 第A04版 | 查看:222次

不过,当年合伙诈骗160多家企业亿元货物的罪行还是要“还”的,吴江女诈骗犯“猎狐”中落网

苏宫新 于英杰

潜逃12年的万娟娟(圈中)被苏州警方押回国。本版图片由江苏警方提供

万娟娟


万娟娟跟男友等合伙诈骗1亿多元电子产品,在公司故意上演“吵架分手”的戏码,争取时间潜行抛售变现,随后两人会合外逃,在印尼雅加达隐姓埋名,不光漂白身份成为一名高收入的华语老师,还开了一家华语中介,过起上层人生活。她没想到,12年后的一天,苏州警方从天而降,将其抓回了国内。这是江苏警方“猎狐2014”行动中抓回的一名极富“戏剧色彩”的境外逃犯。日前,江苏警方详细披露了该案的来龙去脉。

通讯员 苏宫新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于英杰

12年前出逃

亿元货物诈骗案,谋划之精密惊呆专案组

2002年8月,苏州发生一起合同诈骗案,160多家企业发给尼森(苏州)电子公司共1亿多元的电子产品,在货款未结的情况下,突然找不到这家公司的全部高管,货物也不见踪迹。

“这是当时苏州史上涉案金额最大的合同诈骗案。”苏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徐明在案发后参加专案组,当年专案组紧急追捕,抓获一批嫌疑人。根据嫌疑人交代,专案组判断,整个过程是黄文林(美籍华人)、万娟娟、王军(美籍华人)3名尼森公司高层精心预谋的。尼森公司在吴江落地生根,就是这个骗局的开幕。

2002年时,新兴的电子产品是抢手货,但话语权掌握在销售商手中,销售商通常先从生产厂家进货,过个把月才支付货款,尼森公司就扮演这种角色。起初,尼森公司几乎从不拖欠货款,渐渐赢得信赖,所以当2002年7月,公司向省内外160多家企业大批量进货时,几乎没什么困难,1亿多元的电子产品汇聚而来。

其实黄文林、万娟娟等人早有筹划:事先联系好买家,包括出口到海外,谈妥以极优惠价格快速出手,迅速回笼货款,争取时间跑路。

黄文林等人特意与生产厂家约定,8月1日是最后结算货款的日子。而事实上,联系买家,出货兑现,办理护照,转移资金等秘密行动都在8月1日之前办完。没等客户找上门,黄文林等人已到了国外。

名为人事主管,实为诈骗策划者之一的万娟娟,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故意与公司当家人、同时也是男友的黄文林上演一出“瞒天过海”戏码。7月,两个人故意在公司吵架,然后她“气鼓鼓”独自南下深圳,在那儿悄悄处理货物后,7月底登上飞往新加坡的飞机,与男友会合。

这起特大合同诈骗案谋划之精密,连专案组都大为感叹。案发后,专案组抓获部分嫌疑人,追回约6000万元的货物,但黄文林、万娟娟、王军3名主犯潜逃。

12年后落网

苏州警察出现,她装愣摇头,一口当地话

12年来,苏州警方始终未放弃对万娟娟等人的抓捕。万娟娟逃到印尼后开始极少与家人联系,专案组多方调查,始终未掌握她的潜藏地。3年前,由于万娟娟儿子已经成年,经常往返于国内和印尼,父母亦年届八旬,她放松了警惕,频繁与家里联系,最终露出藏身印尼的马脚。

专案组立即上报,经批准后开展境外追捕。前期线索通报给了印尼警方,但万娟娟在当地没用真实身份,一时之间没找出她的藏身之处。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抓捕组获取重要情报,万娟娟儿子将乘机从厦门飞雅加达。追捕组与印尼警方会商,策划了极为周密的行动方案。当确认万娟娟的儿子上了飞机以及到雅加达时间后,抓捕组与印尼警方在机场悄悄“架网”。当夜12点,航班抵达雅加达,抓捕组发现,万娟娟并未到场接儿子,后者直接叫了一辆“黑车”离开。

“印尼警方带我们跟踪,发现他到酒店公寓后又独自驾车离开。”抓捕组和印尼警方走访公寓保安,获悉万娟娟平时以教书为生,化名YENNY HERAWATI,有时就在公寓1905室住,但当晚没来。鉴于万娟娟经常出没于该公寓,抓捕组决定,连夜在停车场蹲守。

次日早晨7点半,蹲守6个小时的徐明等人兴奋起来:万娟娟经常乘坐的一辆车出现了,下车的女子即为万娟娟。

“在印尼警方帮助下,我们拦住问她是万娟娟吗,她一愣低下头,一会儿摇摇头,始终不说中文,一口当地话否认是万娟娟。”民警拿照片比对,确认是其本人,当即控制住,将她带到1905室。这时,万娟娟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由于万娟娟长期在印尼生活,社会关系复杂,为防止意外,在上级公安部门、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帮助下,抓捕组不到24小时就办妥万娟娟的所有手续,第二天晚上乘机将其押回。

逃亡的日子

被男友甩后,她居然混出了名堂

在印尼当华语老师开中介收益不菲

随着万娟娟落网,很多谜团揭开了。原来,印尼手机号码并不实名,手机号与机主信息不关联,万娟娟在印尼频繁更换号码,没任何登记信息,还在当地人帮助下,只花很少的钱就获得了使用化名的当地居住证及驾照等,这为万娟娟的藏匿提供了便利。

苏州警方查明,万娟娟从深圳逃到新加坡后,与男朋友黄文林住了不到10天就到雅加达,租住在当地一户华人家里。一个月后,黄文林以帮万娟娟办赴美手续为名,独自前往美国,一去不返,至今杳无音讯。

随后,在印尼举目无亲的万娟娟不得不去找工作,看到报纸上招中文老师就去应聘,教师家庭出身的她顺利地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每月收入800至1000美元,而当地一名专职司机月薪至今不过500元人民币。在教中文的同时,她向当地人学印尼语,还有英语,一两年后就能顺溜地交流了。

万娟娟到处代课,收入不菲。她发现当地对华文老师的需求极大,开了一家中介公司,专门从国内招聘大专以上文凭的年轻人过去,月薪1000美元。仅凭中介一项,她每月就有2万美元左右进账。就在落网前的大半年,她从大陆招了60多名中文老师,每人至少给她1万美元的提成。

万娟娟置办了房产,买了3辆汽车,雇了专职司机,在印尼过上惬意的生活,近年来时常把父母、妹妹、儿子邀至印尼。这样的日子最终还是因为当年犯下的罪而终结。(文中除民警外,其他人均为化名)

对话

看到逮捕书 我知道逃不过了

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年近50岁的万娟娟气色不错。对话时她表情多变,眼神四顾,对那起特大合同诈骗案始终不愿面对。

万娟娟含着泪诉说了从新加坡逃到印尼的经历,尤其被男友黄文林抛弃的日子,“一个人苦啊!我感到绝望,甚至想过自杀。我恨死他了,不然我不会到这境地。”

 万娟娟一再称,自己是受害者,父母和妹妹到印尼看她,从不提苏州警方到家中找自己的事。“这些年我并不知道警方在找我。我对那个案子不清楚,他(黄文林)临走前跟我提过,说那个厂子出了问题,你要回去警察肯定会找的。我现在生活得很好,也没想回去。”

其实,2006年万娟娟就与妹妹联系过。“我把电话打到妹妹任教的学校,问了家里情况,父母身体怎么样,没敢多说就挂了。”

问:这些年来,你没想过会被抓回去吗?

答:没想过被警察抓回去。那天(在雅加达)看到苏州警察来,我有点害怕,但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问题,我也是受害者。

问:看到逮捕决定书了吗?

答:看到了,也签字了。说实话,看到逮捕书那一会儿,我脑子里面“嗡”的一下,知道逃不过去了……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