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掌上明珠”到“竹林隐士”——我国正积极推进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放归工作(组图)

发布时间:2024-06-29 22:32 | 来源:新华网 2024 06/29 17:38:35 | 查看:64次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的天台山,工作人员牟仕杰身穿“熊猫服”巡护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时,抬头观察树上是否有大熊猫幼仔(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的天台山,工作人员牟仕杰用两片竹叶做成简易“哨子”,召唤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的母熊猫“辉辉”出来觅食(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6月24日拍摄的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的天台山大熊猫野化培训场区域(无人机照片)。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天台山工作站,工作人员牟仕杰穿上“熊猫服”,带上胡萝卜,准备去巡护大熊猫野化培训场,并给母熊猫“辉辉”和“贤贤”投喂食物(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外,工作人员牟仕杰身穿“熊猫服”,用无线电定位设备搜寻到较强的信号,表明附近有大熊猫(6月24日摄)。每次给母熊猫投喂食物的时候,工作人员都会穿上“熊猫服”,避免幼仔对人类产生依赖。为了掩盖人类的气味,“熊猫服”上喷有熊猫粪便和尿液的提取物。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外,工作人员牟仕杰身穿“熊猫服”,用无线电定位设备搜寻大熊猫的踪迹(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贤贤”听到工作人员牟仕杰的呼唤,从竹林中出来(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的天台山,工作人员牟仕杰身穿“熊猫服”去巡护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并给母熊猫“辉辉”和“贤贤”投喂食物(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的天台山,工作人员牟仕杰一边用无线电定位设备搜寻母熊猫“贤贤”的踪迹,一边大声呼唤“贤贤”的名字(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外,工作人员牟仕杰用手机拍摄、记录位于野化培训场内的母熊猫“贤贤”的状态(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贤贤”在吃工作人员投喂的窝窝头(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外,工作人员牟仕杰身穿“熊猫服”,用无线电定位设备搜寻大熊猫的踪迹(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辉辉”在吃投喂的胡萝卜(6月22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刘晓强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贤贤”在活动(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外,身穿“熊猫服”的工作人员牟仕杰给母熊猫“贤贤”投喂完食物后挥手向其告别(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贤贤”在吃工作人员投喂的食物(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贤贤”在吃工作人员投喂的苹果(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贤贤”在吃工作人员投喂的窝窝头(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外,工作人员牟仕杰身穿“熊猫服”,给位于野化培训场内的母熊猫“贤贤”投喂苹果(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田田”(左)带着幼仔活动(5月21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牟仕杰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辉辉”准备吃投喂的竹笋和胡萝卜(6月9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牟仕杰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辉辉”坐在树上(5月22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牟仕杰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的天台山,工作人员牟仕杰身穿“熊猫服”去巡护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并给母熊猫“辉辉”和“贤贤”投喂食物(6月2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田田”在吃胡萝卜(5月29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刘晓强 摄)

在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内天台山的大熊猫野化培训场内,母熊猫“辉辉”(前)带着幼仔活动(2024年6月1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牟仕杰 摄)

在位于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天台山,接受野化培训的大熊猫在树上活动(2020年6月4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供图)

全球首只野外引种成功的大熊猫“草草”(右)及其幼仔“华姣”在野化培训环境中活动(2014年9月16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供图)

在大熊猫中心核桃坪基地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工作站内,工作人员通过监控摄像头观察大熊猫野化培训场内的情况(2010年11月20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供图)

在熊猫中心核桃坪基地的大熊猫第二阶段野化培训场内,工作人员身穿“熊猫服”,将大熊猫幼仔放入竹筐里(2010年11月20日摄)。

近年来,我国通过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等,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成效显著。大熊猫野外种群总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

将圈养繁育大熊猫经过野化培训后放归到野外濒危小种群中,从而改善小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其灭绝风险,实现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恢复壮大和重建,对保护大熊猫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于2003年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放归工作。2010年,该中心启动圈养繁育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并首次提出“母兽带仔”的野化培训新方法。截至目前,大熊猫中心已放归圈养繁育大熊猫11只,存活9只,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灭绝风险的小相岭山系野生种群,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种群。目前,该中心的大熊猫野化培训梯队已经建立,共有5只圈养繁育大熊猫跟随母兽进行野化培训。未来,每年将有培训合格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努力恢复壮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此外,大熊猫中心还将通过引种工作,加大野生大熊猫濒危小种群资源保护,逐步建立野生大熊猫遗传种质资源库,实现野生种群与圈养种群基因的双向交流。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供图)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