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景田:67岁老人坚持巡查古长城30余年(5图)

发布时间:2017-05-29 19:26 | 来源:中国文明网 2015-08-18 | 查看:258次

  一、简介

  梅景田,男,1947年出生,延庆县八达岭镇石峡村农民。

  30年来,不管严冬酷暑,他坚持每月至少踏查四五遍古长城,愣是在荆棘丛中用镰刀砍出了一条路。遇到私刻乱画或乱扔垃圾的人,他不惧威胁当面劝阻。他还号召成立“村级”长城保护协会,让乡亲们都来义务保护这段历史。

  二、主要事迹

  梅景田:67岁老人坚持巡查古长城30余年

  【德行录】

挎上水壶、拿好镰刀、穿上登山鞋、背包里带上随行的干粮。一大早,老梅又出发了。

老梅用单筒望远镜查看远处的长城,有时候在山脚下还可以看到野猪、獾子、野鸡等许多野生动物。

  30多年来,生在长城根下的一个普通农民,愣是在荆棘丛中,用镰刀砍出一条“专线”,不管严冬酷暑,坚持每月至少踏查四五遍古长城,遇私刻乱画或乱扔垃圾者,他会当面劝阻。古长城被拆,他打心眼里惋惜,就四处寻找落在民间的文物,捐给文物部门,还号召成立“村级”长城保护协会,让乡亲们都来义务解救这段历史。

  【话厚德】

  其实说实在的,我也不图什么荣誉,就想别再对长城造成人为破坏了,让它永久性地保存下来,毕竟是一段历史,利用得好的话就能发挥很大作用,不利用光毁坏的话这段历史也就得了。

  ——梅景田

  12月2日,入冬第一场雪,延庆县石峡村的人们基本都窝在石砖垒起的家里。

  可梅景田没顾得上吃午饭,挎上军用水壶,抄起镰刀,将绿帆布包挂到肩上,开始巡城,边走边用揣在口袋里的播放器听着《绣鞋记》的唱腔。里面的故事正是他着迷的,关于村子周围依山而建的残长城。

梅景田走在巡护长城的路上

  石峡村是石峡关所在地,这段绵延千米的古长城从春秋战国时开始修建,现存的多数长城砖是明朝烧制的。“闯王”李自成正是从石峡村西的长城口长驱入关。

  作为长城义务守护员,梅景田每月至少巡查这段长城四五遍,30多年下来,20多公里长的山路不知走过几百次。

  一个月内3次加固“工程”

  11月的最后一天,阴,67岁的梅景田在8号城楼附近抡了一天镰刀。

  那边有段长约50米的城墙,最陡处近60度,颇受爱冒险的游客青睐,但因少人维护,不少城砖都被蹬掉了。

  梅景田就砍了一堆灌木,放在城墙两端给这些游客“添堵”。

  忙了一天,他抬起胳膊肘,疼得不行。

  但游客们并未停止冒险,12月2日,梅景田看到,白雪覆盖的城墙上,又少了几块城砖,“给他修条路都不走,非得从这边上。”这已是一个月来,梅景田第三次加固“工程”失败了。

  他总在想,如果碰到那些游客能当面沟通就好了,但双方似乎一直在玩“捉迷藏”。

  冬天爬长城的人本就少,为预防火灾,石峡村村口也会在冬春季节设岗,劝阻游客入村,而到了夏天,游长城的人就多了。

  每到此时,梅景田6点多上山前,就多了份担心。

  有次,他还真撞上在长城砖上私刻乱画的人,上前制止,想没收小刀。

  对方是六七个20出头的大小伙子,他们让拿刀的同伴赶紧跑,反过来把梅景田围在中间,拽着他的衣领就要动手。

最让老梅痛心的,是看到那些不爱惜长城的游客。常年有慕名而来的中外游客到此攀爬。私拆墙砖、乱刻乱画、乱扔垃圾的现象时有发生。

  “你稀罕长城,可以,但来了就别乱画乱刻。”梅景田觉得是他们理亏,没退缩,一直盯着年轻人的眼睛,直到他们松手。

  每周,梅景田都巡城1次,西段到与河北怀来县交界的“南天门”,东段到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南侧。由于石峡地区的长城分布在群山峻岭之中,每次走半圈,就得花上一天时间。一年光穿坏的胶鞋就有七八双。

  但他愣是在灌木丛中用镰刀砍出一条踏查“专线”。

  “赶跑”长城博物馆人员

  梅景田也不是没拆过古迹。

  上世纪50年代末,村干部对15岁的梅景田说,想念书的话,就得把学校门口的城门拆了盖教室,他们当时上课只能窝在3间关公庙里。

  11岁才上学的梅景田很想继续读书,就跟着大人们把4米多高的城门给拆了。

  拆城门的举动成了他几十年来的一大遗憾,他不想让城门白白消失,便着了魔似地寻找失落的长城文物。

  家门口的城楼被亲戚们拆掉时,年龄还小的他瞅准一块摔在地上的牌匾,“你别弄走这个了,给我留着吧。”

  一个叔辈哥哥见牌匾都被摔坏了,就留给梅景田,前几年文物部门收集文物时,才发现这块上书“石峡峪堡”的牌匾是难得的文物。

  现在延庆博物馆里收藏了很多梅景田捐赠的文物。  

  梅景田把与长城有关的文物当宝贝,他不希望被别人抢走,为此还闹过“误会”。

  2001年左右,有伙人来村收购石槽,还准备把村子北关土井的一个石槽也装车运走。梅景田赶紧跑去叫他们把石槽卸下,退给卖主,但那伙人口头答应,等梅景田刚一离开,就开车跑了。

  幸好梅景田早有防备,他把车牌号抄在电线杆上,赶紧回家骑摩托车追赶,但追了几公里仍没追到,只好去当地派出所报案。

  水落石出后,梅景田才知道,那伙人其实是八达岭长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

  如今他想找个“接班人”

  他当村委会主任那会儿,总在会上宣传保护长城的重要性。

  2007年10月29日,他干脆在石峡村防火会上,现场招募村民志愿者,成立石峡村长城保护协会。

  找帮手的事,梅景田考虑了很久,毕竟都60多岁了,不能总一个人去应对上山中的突发情况。

  “谁要参加就报名,没报酬,纯属自愿。”梅景田会上再三强调,这毕竟是自发成立的,没注册。

  五六十人的会上,登记报名的有34个村民。

  对此,梅景田挺满意。

  原本,协会定在每年10月29日,举行一次全年集体活动,但在梅景田动议下,变成了“只要有条件,就上山”,今年就开展两次集体行动了,清理过200米长城砖缝中的杂草。

  今年,长城保护协会会员已有80多人,但梅景田还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他想找个“接班人”。

  “走,咱们到长城上玩去。”看着小外孙在家哭闹,梅景田想起了自己在长城边上放羊的童年,就萌生了主意。

  当时才4岁的小家伙自己爬到海拔600多米高的八号城楼。他听到梅景田和一个长城保护协会会员的对话:“长城咋修啊?”“恐怕没法修了。”

  “还修长城不咧?不修长城的话我就不走了。”下午2点多,小家伙就愣不下山了,一直坐在城楼里,哭着质问梅景田。

  “修,修,修。等修完咱们再来。”

  祖孙间定下了一个关于长城的约定。

  【网友问】

  保护长城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网友~yy~:目前自发保护长城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梅景田:没有可供保护长城的足够资金,你别听说好多人现在都帮忙,但实际上没帮忙的人肯定有想法,这本身就是个义务性活动,上哪儿图利去?有了钱,我就可以雇人铲除砖块中的灌木杂草,不铲除掉的话,树根在砖缝里就会扎根,把城砖撑开,像咱家房顶上也不能长树不是。

  其实也用不到多少钱,我算了算,两三千元就行,包括买除草药的钱,一次打好的话,就不会长灌木杂草了,再长也都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