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瞬间他用身体护住孩子(2图)

发布时间:2017-07-02 21:58 |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4年08月14日 第01版 | 查看:124次

——追记云南省鲁甸县乐红镇窝凼小学教师阳厚金

阳厚金

村民送别阳厚金。(阳厚金家属供图)


当他返回房屋再次救人时,房屋轰然倒塌。当乡亲们从废墟中把他刨出来时,他的双手还紧紧搂着一名5岁的儿童。因他的保护,孩子只受了轻伤。

■本报记者 李配亮

8月3日下午4时30分许,云南鲁甸突如其来的地震袭来时,途径龙头山镇翠屏村二家村社的他丢下妻子和儿子,跑进村民家中救出了1个村民。

当他返回房屋再次救人时,房屋轰然倒塌。当乡亲们从废墟中把他刨出来时,他的双手还紧紧搂着一名5岁的儿童。因他的保护,孩子只受了轻伤。

遗体火化那天,几十名村民自发步行1公里,哭着送他最后一程。“鲁甸最美教师”、“英雄教师”……他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广为传颂。

他就是在地震中救人英勇牺牲的鲁甸县乐红镇窝凼小学教师阳厚金。

“要不是为了救我们,他就不会牺牲”

 “刚刚还和我说着话,我怎么也想不到,给他晾着的开水还没喝,他就这么走了。”提起阳厚金,翠屏村二家村社的村民阳厚珍已泣不成声。

8月3日下午4时20分,送妻儿回县城的阳厚金路过龙头山镇翠屏村二家村社,阳厚珍招呼阳厚金“进屋喝点水再走”。

为了等开水凉一些再喝,阳厚金去公路边的一棵核桃树下乘凉。这时,地震突然袭来。摇摇晃晃中,附近李友芝家的房子倒了一角,孩子也被吓得哇哇大哭。

“不好,地震了。”阳厚金见状,急忙往李友芝家房屋跑去。瓦片往下掉、墙土往下落,阳厚金顾不上生命危险跑进屋里,先是一把将李友芝17岁的女儿代明琼推出屋外,紧接着又将抱着孙女的李友芝往屋外拖。

“快救人呀,我的孙子还在屋里。”李友芝喊叫着。阳厚金毫不犹豫转身又冲进房屋,就在他抱起孩子跨出门槛的一刹那,土坯房轰然倒塌,4人全被压在土坯下。

“后来,我们把李友芝等人刨了出来。”翠屏村村民小组长张兴富回忆说,“李友芝、林志蝶受了重伤,5岁的小男孩林志豪在阳老师的保护下,只受了轻伤。”

“但阳厚金老师却……”张兴富哽咽着说,“我们找到阳老师时,他已经没有气了,但他的身体还护着孩子。”

“如果不是阳老师,我们被埋在里面都没有人知道!”代明琼哭着说,“阳老师本可以跑到安全的地方,要不是为了救我们,他就不会牺牲。”

“他是我们全社人的大英雄。”提起阳厚金,村民们纷纷落泪。

“厚金是老师,厚金做得对”

“厚金为救人走了,我们家人为他感到骄傲。”现年75岁的老父亲阳纯武说。提起儿子阳厚金,阳纯武老人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1971年9月出生于鲁甸县乐红镇乐红村顾家湾湾社的阳厚金,1993年3月参加工作,199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遇难前,他在乐红镇窝凼小学任教。

“厚金这娃儿是一个老师,娃儿做得对。”75岁的老母亲谢天珍说,“我和他爸年老体衰,儿媳妇张成芬在家务农,8岁的孙子阳垚在鲁甸县二小读二年级,我们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过。”

“厚金读书时很艰难,他教书后,家里情况才慢慢开始好转。”谢天珍老人说,“厚金读书时,大多是步行到离家80多公里的鲁甸县城去上学。”

“每次从县城读书回家,他都要到我家借宿,第二天才能回到家里。”张兴富说,“厚金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多年。”

“他的遗像都是用身份证翻拍的。”张兴富说,“阳老师生前勤俭节约,助人为乐,到遇难时在家里都找不到一张他的生活照。”

“一天福都没享过……”阳厚金的父母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是我们老师的骄傲”

“阳老师走了,我们特别难过,但他是我们老师的骄傲。”乐红中心学校校长孙世权哭着说,“我们会以阳老师为榜样,把书教好,把孩子们教育好。”

阳厚金生前先后担任过体育、音乐、社会、美术、语文、数学等教学工作,从教20多年来,曾多次荣获镇政府、学校的奖励。

“参加工作时,由于教师人数较少,班级多、学生人数多,他不但教语文,还要教数学、品德、体育等学科,繁重的教学任务压在他的肩膀上。”孙世权说,“他一个人甚至要完成两人以上的教学工作量,但从来没有听他叫过一声苦。”

在同事们眼里,阳厚金像一个永不停歇的陀螺。“为提高教育教学技能,阳厚金忘我地学习。”刘同辉老师说,“光积累的笔记手抄本,每年下来都有厚厚的一大摞。”

“阳老师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疾病,经常会疼痛,但他每天最早一个到校,最后一个离开。”学校有一位年轻教师曾和阳厚金开玩笑说,“阳老师你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工作干得最好,但当官没你的份。”阳厚金笑着说:“我一不图名,二不图利,只图在自己在有生之年多教出好学生。”

“有困难,找厚金”

“有困难,找厚金。”这是流传在窝凼小学师生中的一句话。

“更让人敬佩的是他乐于助人的好品质。”阳厚金的同事刘同辉说,“厚金老师是我们的知心老哥,从教21年来,他不知帮过多少同事,不知帮过多少学生,不知捐过多少钱物。”

“不管谁家有困难,他都跑前跑后,送钱送物,问寒问暖,帮助解决;生活中,哪个老师的思想有了疙瘩,他总是想方设法帮助解开;学校来了新老师,他总是送去关切的问候;学校里打水拖地等劳动他总是抢着干。”阳厚金的同事刘福欣说。

“我们学校大多数学生都是贫困农家子女,每当有学生辍学时,厚金都会心痛不已,给他们捐钱捐物。”在同事姚祥的眼里,厚金是学生的“爱心爸爸”。

“厚金老师把那些父母离异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下雨天,厚金老师把雨伞给没带伞的孩子,自己常常被淋湿。”姚祥说,“生前,厚金老师与本班留守儿童联系,做起了他们的‘爱心爸爸’。”

“厚金老师还先后与20多名家庭贫困学生结对帮扶。虽然他的生活过得十分节俭,但逢年过节,他总要给他的‘孩子们’买学习用品等礼物。”刘同辉说,“学生们都亲切地喊厚金‘阳爸爸’”。

平时,阳厚金爱钻研电工知识,他的技术精湛,邻居谁家电灯不亮了,或者家用电器出了点小毛病,都会请他修理,他从来不收分文。“如果缺少小零件,他会帮你上街去买,连垫付的钱也不用给。”孙世权说。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