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南昌“纵火案”救人司机: 熄火开门是本能 感叹活着真好(2图)

发布时间:2017-07-26 09:19 | 来源:北京时间 2017-07-21 21:54:27 | 查看:306次

  7月18日,在南昌市街头,一男子在13路公交车内纵火,导致车辆基本报废,纵火男子已死亡。不过,在司机邓红英的冷静处理下,乘客、司机均无一人伤亡。7月20日,南昌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发布通报,授予邓红英“功勋驾驶员”荣誉称号,并特别奖励10万元。

  46岁的邓红英向北京时间记者回忆了事发惊心动魄的经过。她曾经将纵火男子随身携带的香蕉水(易燃物)丢掉,不料该男子还携有其他易燃物品,再次闻到有刺激性气味后,她果断熄火、开门,要求男子下车,男子不听,便疏导其他乘客下车。从所有乘客下车到车厢燃烧,仅仅相差几分钟。

  事后,她不善言辞的儿子第一时间打电话问候她,“妈妈你有事吗?”,谈及此,邓红英也不禁哽咽、流下眼泪。她坦言,她也感到后怕,感叹活着真的好。

(邓红英本人 图/南昌公交发布)

  “你不下车 我就不开车”

  北京时间:纵火男子携带了香蕉水(易燃物)上车?

  邓红英:他没上车的时候,车上没有味道,他上车了闻到了味道。只有他一个人带的东西多,我问他,你是不是带了什么东西?他说就带了一瓶这个(香蕉水),也很配合的交给我,我就把东西抛下车。

  北京时间:他在哪儿上的车?在哪儿抛掉香蕉水?

  邓红英:在东元路上车,走了挺多站了,在民营科技园那一站,我把东西抛下去。

  北京时间:抛下去之后他什么反应?

  邓红英:没什么反应,就把窗户打开透了一下,没有味道了他就把窗户关上了。我继续开车,陆续的人又多了。

  因为我的鼻子本来就是蛮敏锐的,开了一段时间,我又发现车厢里有异味,到了人民公园那一站,我就问车上的乘客,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有乘客说,肯定是汽油的味道。

  北京时间:确定是汽油?

  邓红英:我判断,还有乘客说,是汽油的味道。我听到乘客说是汽油,肯定就很警觉嘛。在丁公路北口,我就熄火把门打开了,我下车先去换了一下空气再去闻,就发现车上的味道跟车下的味道就很不一样,很浓烈。

  我觉得不行,就在车上来回的巡查了一下,就他带着行李。我就问他,你这包里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为什么这个味道还这么浓?你之前还带了香蕉水上来,你最好下车。他说,我下一站就下车,我下一站下车。我说不行,你不下车,我就不开车。

  北京时间:他带了什么包?

  邓红英:带了一个简易的拖包(拉杆箱),背了一个行李包,手上还提了一个袋子,以为他是旅行从外地回来的。

  北京时间:他不肯下车?

  邓红英:不肯,他很顽固。车上乘客意识也很高,听到我这样说也感觉不妙。当时,我也说了一句,要不大家就一起下车吧,你也下车。哪晓得他突然之间就把他的行李倒翻,就来点火,火一下子就蔓延开了。

  北京时间:点火时车上还有乘客吗?

  邓红英:都陆陆续续走完了,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我就在车前面,我还是转过身来才看见他把行李箱打翻、点火,当时就愣了,哎呀,多亏乘客都下去了。

  还有一个男乘客,他是从后门下,他还企图拉那个点火的人下车,他(纵火者)就是不肯下。

  北京时间:下车到火势蔓延,大概多久?

  邓红英: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

  北京时间:最初车上有多少乘客?

  邓红英:有十多二十个人吧,都是些中老年人。人数是大概的人数,我根本就没有注意人,就只想着去排查物品。

图为公交车燃烧现场

  处理危险出于职业本能

  北京时间:事后想想会不会后怕?

  邓红英:肯定后怕,天哪,当时下车我吓得,打报警电话手都是软的。(乘客)肯定都害怕,谁不害怕?生死关头,天哪。

  北京时间:以前在开车的时候,遇见这么危险的时刻吗?

  邓红英:没有,16年一直跑13路,从来没碰过这样的事,从来没有过。真的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是我们公司也会演练,这是很自然的一种职业本能。

  北京时间:一种职业本能?

  邓红英:在这公交里面待久了,这是一种潜意识的职业本能,真的没想很多,就是潜意识的、本能的反应。公司始终教育我们要乘客至上、安全第一。

  北京时间:你是一个很冷静的人吗?

  邓红英:其实也不是,我本来是胆子很小的人,我能这样处理这件事情,我觉得已经做得蛮好的。

  北京时间:假如满分是十分,给自己的这次处理打几分?

  邓红英:打七八分,最起码没有人员伤亡,这是我很欣慰的地方,他们都说我处理的蛮好,我坚决要他(纵火者)下车,很多人都帮我在派出所做笔录了。总的来说,我这一次觉得这已经算是不错了,但如果还有一次,最起码我会拿起灭火器。

  当时的火一下来蔓延下来,就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想着把那个人救下来,可是火那么大……

  “活着真的好”

  北京时间:车队里女司机多吗?

  邓红英:13路也就是八九个,女司机还是比较少的,女司机比男司机多一些潜在的危险,相对男同事来讲要辛苦一点。对我们司机来说,这些都不要紧,只要大家能够互相理解,那么累一点是很高兴的,有时候是不被理解,心里会觉得很窝囊。

  北京时间:哪些时刻会感觉窝囊?

  邓红英:比如,站台上没有人,我出站就要往左边的后视镜看,这是很自然的反应。这时候有乘客从后面跑过来,当时我没看到,转眼看到了之后就停车,让他上来。

  他上来应该说句谢谢吧,他不但没有,还埋怨让他跑了这么久。从这一点,我就觉得很难受。

  北京时间:以后还会继续开车吗?

  邓红英:我还是想考虑,对13路车还是很有感情的,也待了16年了。

  北京时间:出事后,家人什么反应?

  邓红英:我儿子在微信上面看到,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了,问妈妈你有事吗?(用哭腔说)还有我妈妈、婆婆,(哽咽)真的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我儿子本来就是很内向、很腼腆的,他在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我,问候我,我就已经感到很满足、很高兴了。我妈妈71岁,本来就病重了,她能打电话过来,(担心)肯定是可想而知的…(哽咽)所以我也是特别的感到温暖,真的感觉很温暖。

  北京时间:出车家人会担心吗?

  邓红英:肯定担心,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生活,出了这种事情,我会更加的小心跟谨慎。我每天上班早上五六点钟出门,晚上七八点钟到家,很少陪家人,节假日都很少在一起,平时沟通也很少。

  北京时间:经过这个事情,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邓红英:觉得,活着真的好。如果将来我再遇到,下次我应该做的更好。

  文/隋雯雯

  北京时间“此刻”聚焦突发事件、社会热点,如果你有新闻线索,欢迎爆料。

  邮箱:btimecf@btime.com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