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来江西工作七年的副省级领导,成了江西文化的“代言人”(组图)

发布时间:2017-09-04 20:28 | 来源:江西新闻网 2017-09-03 18:36:00 | 查看:916次

导读

  朱虹同志,2010年空降到江西工作,历任副省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七年多时间,他走遍了赣江南北,用他自己的话说:“作为一个从外地赴江西工作的“进口老表”,江西文化独特的气韵一次次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

  朱虹同志曾这样总结江西:

  江西是一幅画,一幅绿水青山、钟灵毓秀的秀美画卷。全省森林覆盖率63.1%,居全国前茅。庐山、井冈山、三清山、龙虎山、武功山、明月山,山山相依。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柘林湖、仙女湖、陡水湖,湖湖荡漾。“中国最美的乡村”婺源,小桥流水,如诗如画;江西赣南客家围屋,风情浓郁,独具魅力。

  江西是一部书,一部物华天宝、底蕴厚重的鸿篇巨著。江西是世界稻作文化的起源地,万年仙人洞遗址出土的野生稻与栽培稻标本距今1.2万年、陶片距今2万年;江西景德镇是世界瓷都,以青花、粉彩、玲珑、颜色釉四大名瓷著称于世;江西是青铜王国,新干大洋洲商代大墓出土多件国宝级青铜器震惊中外;江西八大山人等优美的中国画卷独树一帜;江西是中国宗教文化一大中心,道教的主要发源地与传播地在江西,江西龙虎山是道教正一派祖庭。“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解决了佛教的硬件和软件建设问题,推动了禅宗发展的长盛不衰,南宗佛教的五家七宗,有三家五宗起源于江西。江西的儒学在全国具有很高的地位,以理学昌明为标志的儒家思想哲学化进程就是在江西完成的,江西的朱熹、陆九渊为理学双峰,他们的鹅湖之辩首创学术自由争辩之风,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千古瓷都景德镇、千年名楼滕王阁、千年书院白鹿洞、千年古刹东林寺名播五洲,向我们述说着厚重的江西文化。

  江西是一首诗,一首人杰地灵、俊彩星驰的英雄史诗。江西是中国著名的文章节义之邦,涌现了陶渊明、欧阳修、王安石、曾巩、晏殊、朱熹、陆九渊、黄庭坚、文天祥、汤显祖、宋应星、舒同、傅抱石等一大批文化巨擘。由隋至清,江西进士共10506人,占全国10.7%。文科鼎甲(状元、榜眼、探花)117人,其中状元共48人。江西人任宰辅100余人,在二十四史中立传者高达500余人。宋代江西曾出现了“隔河两宰相,五里三状元,一门九进士”的惊人情形。

  深深为江西文化所吸引的朱虹同志,成为江西文化的痴迷者、研究者、宣传者,笔耕不辍,写下了一篇篇江西文化的文章,红遍朋友圈,火遍省内外,彰显了江西气度,增强了江西自信。头条哥今天在“我们都爱大江西”栏目选取了朱虹同志的一篇文章与大家分享。

  朱虹:文化江西的巅峰

  江西在中国十大文化大省中排名第三,是因为它在中华文化的极盛之期——宋明时代取得了最高成就,一批文化巨人叱咤风云,为华夏文明的进程作出了无与伦比的巨大贡献。

  一批文化巨人叱咤风云

  为华夏文明的进程作出了

  无与伦比的巨大贡献

  江西,春秋属吴地,战国属楚地,秦为九江郡,汉为豫章郡。汉代的豫章辖区与后来的江西省大致相当。历南北朝至唐代,江西人文一直在深蕴厚蓄之中。宋代以来,江西人文蔚起、名人辈出。

  江西繁荣发达的古代文化,至少可以归纳为几个方面:

  一是文章节义之乡;

  二是禅宗的腹地;

  三是理学的心脏地带;

  四是诗人与词客的沃土;

  五为道教的重镇;

  六为经济与治术之地。

  就文学而言,江西可谓“名家巨擘贤材荟萃,鼎钟野瑟相激百世”。正如近代学者梁启超所说:“我国里头四川和江西,向来是产生大文学家的所在。”从宋至明,江西文学如日中天,进入光辉灿烂的鼎盛时期,六百余年内,处于全国领先地位,英才荟萃,名家辈出,如群星璀璨,光耀中华,其壮观景象,至今仍令人们景仰和惊叹不已。

  作家之中

  江西居多

  纵观宋明文坛,在作家数量上,江西籍的最多;从作家队伍素质上看,江西作家中既不乏众体皆备、声名显赫的大家巨擎,也不乏独擅一体、技压群芳的名家高手;从宋明文学的历程看,由首开风气到蔚为大观,由中兴再起到傲然殿后,皆有江西作家之卓著勋绩;从宋明文学诗歌、词章、散文、戏曲四个主要领域看,江西作家都大有可书之笔。唐宋八大家有三家在江西,其中欧阳修列宋代六家之首,被尊为文坛领袖。王安石品高学博,不仅是历史上著名的改革家,也是诗文大家。曾巩的散文,公认一流。黄庭坚开创“江西诗派”。杨万里创造诚斋诗体。“宋词四大开祖”,晏殊、晏几道父子居其二。

  “元诗四大家”中,江西有虞集、范梈、揭傒斯三家。明代汤显祖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提出“情至说”,创作出“临川四梦”,特别是“牡丹亭”,被评价为描写爱情的千古绝唱,代表了中国古典戏剧的最高成就。此外还有千古忠臣文天祥、中国首部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总编纂解缙等均是贤才大德。但总的来说,清代以后江西文学的影响不如宋明,江西文学的高峰渐次退潮。

  就思想文化而言,宋元明三朝江西学者对中国思想文化的贡献,他省少见其比。以宋代而论,欧阳修直承韩愈,著《本论》发道学之端;刘敞经学独步一时。李觏著《周礼致太平论》于先,王安石得君行道于后,“荆公淮南杂说初出,见者以为孟子”。周敦颐长期在江西为官,晚年寓居九江,其学术流传自庐山濂溪而始。南宋朱熹依时而进,集历代学术思想之大成,形成儒学思想文化的杰出代表——朱子理学,成为宋以后统治中国封建社会的主导意识形态。鹅湖之辩,陆九渊与朱熹二分天下,挺立卓越。元代吴澄是一思想大家。而明代江西思想学术之盛,人物之多,更超越宋代。明初吴与弼、胡居仁学术之精,举世公认。而浙中王阳明倡致良知学后,江右王门成为其学术的主流。黄宗羲《明儒学案》里,王门学案,江西独占其九,人数达三十二人,浙中才占其五,江西学术在全国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唐宋以来

  江西佛、道之盛

  大德大师喷薄而出

  开宗立派

  江西是禅宗的定型之地。从净土宗慧远大师到青原行思、沩仰宗、曹洞宗和临济下杨歧、黄龙二系的列列龙象大德,可谓精光奇彩,美不胜收。纵观从行思、怀让到五宗鼎立的二百年间禅宗史,可以说禅宗的全部繁荣过程,其根源都离不开江西。作为宗派,洪州宗、沩仰宗、临济宗、曹洞宗、黄龙派、杨歧派,都有祖庭祖塔在江西。特别是禅宗发展史上的两大改革,“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佛教发展的硬件和软件问题,都在江西完成。

  江西是道教的发祥之地。江西道教源远流长,教派叠起,高道辈出,影响很大,在中国道教之中占有重要地位,尤其是在江南占有主导地位。现存道教分为正一派与全真派两大派别。正一派之源即在江西龙虎山,此为世人所公认。从中国道教创始人张道陵在东汉永元二年到江西龙虎山等地从事创教活动之后,江西有组织的道教开始发端,龙虎山遂成为道教发源地。江西还有伶伦、葛玄、葛洪、净明宗许逊、麻姑寿仙等美丽传说,他们修道炼丹、掷米成珠、救民水火、鸡犬升天的故事长久被人津津乐道。在历代封建统治者的大力扶植和利用下,江西道教各门派不断得到发展,特别是唐、宋、元、明时期达到了鼎盛。

  典章制度

  科技务实 

务实层面,江西也作出了突出贡献。前者如马端临撰《文献通考》三百四十八卷,举凡田赋、盐铁、国用、选举、学校、职官、郊社、礼乐、名刑、经籍、封建、天文、物异、舆地、四夷等有关定国安邦之事,都一一通考,以备治国之用。后者如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为知识技能之便利,是事关“利民用、厚民生”独树一帜的科技史书。

  宋代以后,封建经济持续发展,活字印刷等发明极大推进了文化进步,知识分子的读书量超过唐以前的士大夫,政府也相应调整了文化管理政策。元朝建立了比任何朝代都要辽阔的疆域,加强了与亚、非、欧的交往,促进了文化交流。明朝采取休养生息政策,后期商品经济空前发展,开始出现资本主义萌芽,这些都为文化高峰时期的到来创造了条件。

  为什么在这一重要时期

  江西文化能够独领风骚

  创造最高成就?

  江西文化发展有其历史源流。早在先秦时代,江西文化与全国先进地区的交流与传播已经展开。江西文化虽灿烂于宋明,但肇始于春秋。孔子的弟子澹台灭明当时就来到江西,在今进贤县的栖贤山设坛讲学,一时求学者络绎不绝,人满为患。东汉“下陈蕃之榻”的徐孺子,是豫章高士,名显一时。而东晋陶渊明,则是田园诗祖,他创造了人人心中的生活梦想——桃花源,成为中国古代文化的一座奇峰。唐代李白、白居易、王勃等人都对江西文化发展作过巨大贡献。

  江西宋明时代的文化繁荣与这一历史时期江西经济交通的发展相关。当时由南海入中原的通道,即由大余梅岭而直下赣江水道的所谓使节之路,这一交通大动脉贯通后,触发了赣江流域的地气、人气和文气。随着国家的统一、社会的安定、经济的发展和交通的进步,江西得以用更快速度在更大的范围内与全国交流,众多的达官显要和文化名流频繁地进出江西,而江西学子们也纷纷走出江西,游学游宦,对促进江西文化发展和江西文人成熟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江西文化的繁荣,也与江西的风土人情、历史传统、教育环境相关。江西人历来秉持耕读为本、诗书持家。政府设置学田,保障教育经费,“江右书院冠华夏”。教育的兴盛推动了科举的发达,江西进士占全国十分之一,宋代江西曾出现“隔河两宰相,五里三状元,一门九进士”的情形,“朝士半江西”。而古代众多的官员恰恰是文学大家的主力。

  朱熹曾经论及江西人、江西文化,归纳为这样几点,第一是“志大”,即志向高远,有建立体系的气魄;第二是“耻于人同”,即江西的文化不喜欢依附他人,勇于建立有创新意义的新说;第三是“坚执”,即敢于坚持自己的学说,不轻易随时风而变,也不因有人批评而动摇;第四是“秀而能文”,就是文采飞扬,富于雄辩,文章出色。朱子所言,对今天江西的文化建设、对江西文化人的追求仍具有强大的激励作用。

  江西在宋明时代对中国文化发展的贡献是巨大的,江西文化名流巨擘的优秀成果不仅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江西现代文化的丰富源泉。深入盘点、整理、发掘这些文化资源,深刻理解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关联与互动,从而为振兴当代江西文化寻找支点和依据,为发展江西文化产业提供丰富养料和素材,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综合自网络)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