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艄公义务摆渡一生悄然离世(图)

发布时间:2017-10-09 14:44 | 来源:合肥晚报 2012-02-08 A20版 | 查看:91次

生前尚不知自己已入选“阜阳2011年十大新闻人物”

  撑着竹篙,划着木板船,阜南县赵集镇和王店孜乡交界处的运河上,一名老艄公已经摆渡了49年。这49年来,他从未向过河者要过一分钱,并且多次救起落水者。正月十二下午,本报2011年3月21日曾经报道、并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71岁老艄公刘振邦溘然离世,只在运河两岸留下一声深远的叹息。

  亲人

  老邦兄弟姐妹四人。大姐刘凤英很早离世,三弟刘振平2009年离世,只有67岁的二弟刘振东目前仍健在,却一身病痛。

  老邦终身未娶。当地人说,船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孩子。

  老邦的二弟、三弟各育有一个男孩,刘少山与刘少亚。这是与老邦血缘最近的几位亲属。

  接到老邦去世的消息后,刘少山、刘少亚骑着摩托车,带着其他两位亲属赶赴当地卫生院。

  卫生院郭副院长介绍,老邦已在卫生院治疗多天,当日输完液后,已是下午1时许。“他站起来说有点晕,然后他头一歪,眼看着人就不行了。”

  郭副院长说,老邦死于心肌梗塞,医院尽力抢救却无力回天。

  对立

  老邦的突然离去,让他的亲人们与医院形成对立。

  刘少亚说,大爹早晨骑着车子去的卫生院,晚上就通知离世了,这让家人难以接受。

  尤为让刘家人不满的是,医院当即让他们拉走遗体,刘家人准备商量一下第二天再给回复时,却意外得知,老邦去世当晚,医院已将遗体送到殡仪馆。

  郭副院长说,卫生院小,也不是放遗体的地方,不能耽误正常的工作。我们报警后,将遗体送至殡仪馆。郭副院长再三表示,院方对老邦尽了责任与义务。当地派出所所长张书照称,老邦是个好人,老邦不会想到自己死后会引起纠纷,派出所将尽力平息。

  回报

  在老邦的二弟刘振东看来,不管怎么样,要给哥哥操办一场,“是薄是厚,也得有个‘活’(在当地土话中,‘活’指的是寿材)。”

  “俺哥行一辈子好,临到死了,也不能破坏他的名声。”刘振东说,能调解成,拿到几千块办丧事钱最好;调解不成,哪怕一分钱没有也要办。

  周围的老百姓表示,希望能给老邦操办一场,“十里八村的,远到河南,哪个没坐过老邦的船”。

  筑桥

  老邦在河沿的房子上了锁,亲友们都没有钥匙。不过,门是活动的,从另一侧推一下,也就卸了下来。

  走进屋子,除了破旧的棉絮,只有一些牛奶和方便面的盒子。看着这些东西,村民们很是感慨。他们说,老邦生前常说,很开心有人从老远的阜阳赶过来看他,还带来牛奶和方便面。

  老邦生前常担心,他去世之后,这十里八乡的人要过河咋办呢?他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筑桥。

  这是一座非常简陋的桥,泥巴、玉米秆和水泥板。泥巴、玉米秆属于就地取材,水泥板来之不易,是老邦向周围窑场讨要的,然后请村里人帮忙运回来。

  花了一个冬天,老邦筑成了一座泥巴桥。运河里还有浅浅的水,村民们可从桥上通行。

  手记

  得知老邦去世的消息后,我愣了很久。

  不久前,老邦被评为2011年阜阳十大新闻人物。由于老邦没有电话,也无人告知他。

  我一直在想,哪天前往阜南王店孜或赵集乡采访时,哪怕坐一小时“蹦蹦蹦”,也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我忍不住想,老邦是否会在意获奖呢?我想他不过呵呵一笑,然后坐在河边,看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

  1963年,此处的大桥倒塌,老邦成了艄公。49年了,阜南运河两岸光阴悠悠,已经悄悄改变了这片宁静的土地。一切都在飞速向前,只有桨声、水流声,仍然慢悠悠。

  49年了,这个老河湾,由繁华走入寂寞。老邦离去了,这个河湾变得更加孤寂,不会再有另一个老邦了。

  尤其让人感动的是,老邦临死之前,还为村民筑了一座泥巴桥,为两岸人尽了最后一份力。

  李家林 文/图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