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照顾好我妈 这是我的信念

发布时间:2017-10-13 17:20 | 来源:华商报 2014年12月23日 A1版 | 查看:232次

华商专访 边上学边照顾植物人妈妈,头发已花白的19岁河南女大学生:

对话人物

底慧敏,郑州师范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大一学生。为了照顾变成植物人的妈妈,底慧敏在城中村租了房子与妈妈一起生活,她每天给妈妈做饭、擦身、按摩,还用手一点一点帮妈妈清理干结的粪便……生活的艰辛,使19岁的她早生华发,染发剂总是遮不了几天。

对话背景

昨日,底慧敏的辅导员江婧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底慧敏原本也像其他同学一样住宿舍,但那样不能照顾母亲,于是便退掉宿舍,在城中村租了一间房与母亲和弟弟同住。“她家离学校不算近,每天都是骑自行车往返,中午也要回去做饭,不然妈妈就要饿肚子了。”江婧介绍,得知底慧敏的境况后,学校为她提供了一年3000元的助学金,班里的同学也都自发为底慧敏捐款,并在周末时轮流去家里照顾她的母亲。尽管如此,“底慧敏非常自立,每周都去打工贴补家用。”

江婧说,虽然底慧敏每天都非常辛苦,但她依然非常乐观开朗,“她很上进很阳光,总是带着笑脸,你看不出她正经历困境。”此外,底慧敏入学时成绩是全班第一,照顾母亲并未影响她的学业,“她基础好,也非常自觉,每天早上都起很早,该完成的功课从来都没有落下。她的成绩肯定可以拿到学年奖学金。”

15平方米的租住屋被床摆满了

华商报:妈妈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

底慧敏:已经有快一年半了,去年7月16日,当时我要升高三,因为暑假要补课,就打电话让妈妈帮我送一些书到学校。妈妈骑电动车在半路上摔倒了,我赶到医院时她除了呼吸,就没有其他意识了,医生说是侧重型颅脑损伤。

华商报:出事后一直由你照顾吗?

底慧敏:我弟弟和爸爸照顾过一段时间,那时我刚上高三,学习很紧张,还住校,只能两周回去一次,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向学校请假回家复习两个月,那段时间爸爸才能有时间出去打工挣钱还债。爸爸回来后看我这样根本没办法考大学,就把我赶回学校复习,之后都是他们照顾妈妈。

华商报:上大学后,为了照顾妈妈,你退掉了宿舍?

底慧敏:我上大学了嘛,全家就我最闲,我爸要打工挣钱,我二弟弟上中学,学习比我紧张。所以把妈妈接来郑州由我照顾。租的是个15平方米的单间,一个月300元,我跟妈妈睡一张床,大弟弟睡一张床,家里被床摆满了。

华商报:现在天气这么冷,屋里有暖气吗?

底慧敏:没有暖气,我妈冬天不能受冷,取暖是个大问题。我本想烧煤球,但担心我上学走了我妈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没敢用。电热毯也不能用,因为我妈经常会尿湿褥子,我怕她触电。现在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给她多盖一床被子。今天(22日)有好心人送我一个可充电的暖手宝,我放被窝里给我妈暖脚了。

每次喂饭时,先帮尝尝热不热

华商报:你都给妈妈做什么吃的呢?

底慧敏:一天三顿,一顿咸的两顿甜的,每天要保证两个鸡蛋,不能多也不能少。她虽然不能动,但有味觉的,喜欢吃点有味道的。如果觉得味道不好她就会吐出来。有时我把馒头弄碎加番茄鸡蛋熬成糊状,有时来不及就用开水泡馒头再加点糖,有时也熬点大米粥。只能吃流食,而且她没有知觉,之前在家时几次被烫出泡,所以现在每次喂饭时,我得先帮她尝尝热不热,再嚼碎喂给她。一顿饭她要是好好吃的话,半小时就能喂完,但有时她不想吃,一个小时都喂不完。

华商报:除了给妈妈做饭、喂饭,每天还要为妈妈做什么?

底慧敏:我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先给妈妈换尿裤,帮她擦擦脸、动动身子,再给她做饭、喂饭。早上时间比较紧,我经常没时间吃早饭。以前每天要给妈妈擦身,现在天冷了,不敢给她擦,她暖不了被窝。只能在她大便后给她擦干净,其他时间不怎么擦。妈妈大小便失禁,所以每次一回家都要先给她换尿裤,洗被褥,现在天冷,有时被褥很难晒干。今天(22日)有好心人送我纸尿裤,我一看,啊,我妈能用,太兴奋了。

华商报:我看到照片上,你已经有了不少白头发。为什么会这样?

底慧敏:我头发已经白了三分之二了,今天还有好多好心人给我送染发剂呢。有点少白头成分吧,还有就是操心操的吧,真的感觉心都要操碎了。妈妈出事后,感觉半年内头发就白了,说实话,我爸我妈的白头发加起来还没有我的一半多,如果是遗传也不会这么厉害吧。(笑)现在每天都比较忙,除了照顾妈妈,还要照顾过继到大爷家的大弟弟,他14岁正是叛逆期呢,我管不住,有时还故意气我。

华商报:你们现在靠什么维持生活?

底慧敏:我上大学以来,每周都打工,还没歇过呢,到现在我没问我爸要过一分钱生活费。我爸挣的钱要还给我妈治病欠下的债,我不想增加他的负担。而且高考录取后,宋河老子教育基金给了我1万元的助学金,除了5000元交学费,每个月打500元。这些补助和我做兼职挣的钱刚好能养活我妈和我。

妈妈接来后,从没睡过午觉

华商报:觉得委屈吗?

底慧敏: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这就是我的责任,我要认真做好。我要照顾好我妈、我要好好学习、我要挣钱,这些都是我的信念。

华商报:身体吃得消吗?

底慧敏:我以前一到冬天就得进医院,现在每天骑车两个多小时,身体挺壮的,没怎么生过病,即使生病了也不用治,抗一抗慢慢自己就好了。估计现在练的,下次学校有长跑比赛我也能拿上名次。(笑)不过就是有时比较困,把妈妈接来后,我从没睡过午觉,有时实在太累了,竟然能在我最喜欢的计算机课上睡着了。

华商报:你每天要照顾妈妈,周末还要打工,会不会影响学业?

底慧敏:我就当用别人玩的时间照顾我妈了。学习我肯定不会放松的,我可是奔着奖学金呢,最高奖学金有8000元呢,要是我能拿到,一年都可以不用做兼职了。(笑)

华商报:照片中你笑得非常灿烂。你一直这么开朗吗?

底慧敏:以前不怎么开朗。特别是我妈刚出事时,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再笑了。我特别自责,就因为我一个错误的决定,葬送了我妈一辈子的幸福,要是我不让我妈送书,就不会有这事。那段时间我特沮丧,同学都很担心,每次我回到寝室,同学都要跟着我,就怕我想不开干出什么事。进了大学,能天天陪着妈妈,我也越过越有信心了,也变得开朗了。

华商报:你有什么理想吗?

底慧敏:希望将来能利用家里的土地资源创业,挣大钱,给妈妈治病。所以我特别希望能考上中国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多学些知识技术,给创业做准备。 华商报记者 刘苗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