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指路两三年 盲人大爷心里有张“重庆地图”(图)

发布时间:2017-11-06 18:32 | 来源:重庆晨报 2017-10-26 12版 | 查看:42次

杜大爷给路人指路。 本报记者 雷键 摄

  “老人家,我想到歌乐山公园,怎么走啊?”

  “就在这儿坐262路车,制药三厂转车,坐280路到歌乐山南街,剩下的路就要个人走。”

  这样的问路指路本很平常,可如果指路者是个盲人,全凭记忆就能给你指出各种公交路线,这就有点厉害了!

  近日,家住解放碑附近的卢女士拨打重庆晨报966966热线,称家附近的公交站有位摆摊的老人,常年帮人指路,不仅位置准确,线路简单省时,还不收费。更令卢女士称奇的是,这位热心老人竟是位盲人,“简直是个活地图。”

  眼盲老人现场指路,堪比导航

  昨日上午,渝中区小什字公交车站旁,一位盲人老人在此摆摊。所谓摆摊,不过是一个板凳撑着一块木板,上边摆了几包面巾纸、几个红包信封和一排摆放整齐的《重庆晨报》,每样东西都是1元钱。

  早高峰刚过,公交站上聚集的人却并不见少。“老爷爷,得意世界怎么走?”上午10时,一位衣着时尚的年轻人从公交车上下来,似乎是被弄混了头,只好向老人求助。

  年轻人刚了口,才发现老人看不见。“哦哦,对不起。”年轻人转身要走,却被老人叫住。“等哈等哈,我晓得,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上走,穿过解放碑后再找个人问一道,马上就找得到。”老人牙都掉光了,说话含糊不清,路线却指得简单明了。

  见有人能指路,公交站上不熟悉线路的市民或外地游客赶忙聚过来。

  “我要到龙洲湾,怎么走啊?”“三峡广场要坐几路车?”“巴国城,我到巴国城,怎么坐车?”问题一个一个,老人目不能视,不知道该冲着谁说话,干脆挨个报起来,一条条复杂公交线路,就在老人的简单描述下,变得清晰明了。

  这时候,众人也发现了老人眼盲,都有些诧异:“盲人还能指路?这是多熟悉重庆城区”“地图都在脑子里了,堪称‘活地图’”。

  虽然看不见,但老人耳朵好使,听见众人如此评价,乐呵呵的表情出现在满是沧桑的脸上。

  重庆晨报记者在报摊旁守候时,前来问路的人还真不少。老人总是非常热心地回答,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的神情,说得明明白白。很多问路人话说出口了,才发现他是盲人,既感谢,又佩服。

  他熟悉重庆的每条公交线路

  这位盲人老人名叫杜文其(音),四川人,77岁,在此摆摊已经两三年。1975年,他从家乡来到重庆,加入了当时最常见的职业——“山城棒棒军”。

  那个时候,杜文其还是个年轻小伙,人勤快,做事不等不靠,哪儿活计多就到哪去,主城区的公交车他几乎都坐遍了。那时候,他心里就有张“重庆地图”了。

  这力哥一当就是40年,直到前两年,老人因意外双目失明,这才开始在公交站边摆摊。摆摊卖的东西也不复杂,常年都是“老三样”——红包信封、面巾纸和重庆晨报。

  “一上午卖不了几个钱,主要是解闷。”刚刚又给两个去重医附一院的姑娘指了路,杜文其才得空说两句,为啥这么熟悉重庆的公交线路,一是因为当了40年棒棒,走遍了重庆城各个地方,二是这两年摆摊,来问路的人多,自己也想发挥余热,做个“导航员”帮助大家,就认真了解了不少公交线路。

  “只是帮忙,从来不收费的。”杜文其特意强调了一下。

  新开的公交线路或是公交改道了怎么办?老人笑呵呵地说,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平时和环卫工及周围商店、摆摊小贩等人都混得很熟,经过从此处站点的公交车,如果有线路变更或是改道的情况,他们都会告诉老人。加上平时问路的人多,如果问到杜文其不清楚的线路,他都要求教周围人,搞清楚了才算完,“这也是与时俱进。”

  凭着细心收集来的信息,杜文其不断修正着自己心中的地图。“问得最多的也就是各家医院、景点、车站、劳动力市场。”杜文其说,有的时候,他也会在朋友的陪伴下出去走走,也明显感觉到了这座城市的变化:很多新修的马路特别宽,不用看,站在那儿,就能体会到敞亮。

  对人热心,别人也用热心回应他

  杜文其也结识了不少朋友。很多人刚到重庆的时候,都在这儿问过路,有些卖茶叶的小贩,还特意带点茶叶来报摊找到他,表示感谢。还有的挑着担子进城卖水果,不认得路,杜文其给他指路之后,每次路过就会专程送几个果子来给他吃。

  “老人家为人仗义热心,我们都把他当自己的长辈一样尊敬。”在附近卖盒饭的胡师傅和杜文其是老相识,杜文其的年龄和胡师傅的父亲相当,胡师傅就将老人当成自己的长辈。不但每天中午都会请杜文其吃一顿盒饭,还会每天搀扶着杜文其回家(杜文其的家就在车站附近)。

  车站旁彩票店的老板也是个热心人,碰见个刮风下雨的天气,会第一时间跑到老人的摊子前帮忙收摊,搀扶老人到店里避雨。“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热心,我们后辈不能落后。”

  杜文其说,自己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能多到渝北走一走,“听说两江新区建设得特别漂亮,我很想去逛逛。”老人说,这座城市正在越变越美,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在美景中,心里也透着光量。本报记者 景然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