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反腐风暴背后的权力游戏和改革野心(图)

发布时间:2017-11-09 15:45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11月08日 06 版 | 查看:294次

  当地时间11月4日晚,沙特国王萨勒曼发布国王令,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数小时内,该委员会以涉嫌腐败和洗钱等犯罪行为为由,拘捕了11位王子、4名现任部长以及数十名前部长。被誉为阿拉伯的“沃伦·巴菲特”、有“中东股神”称号的瓦利德王子(即瓦利德·本·塔拉勒·阿勒沙特,前排左一)也在被逮捕人员当中。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

  一场史无前例的反腐风暴席卷沙特阿拉伯。11月4日,包括11名王子在内的数十位沙特“皇亲国戚”“达官显贵”纷纷落马。这一反腐风暴既是沙特皇室内部的权力争夺,同时也在为站在改革十字路口的沙特铺路。

  在沙特这场反腐风暴的背后,也不乏隐忧。11月7日,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如果沙特的改革一味靠集中权力、打压异己来快速推进,这会为其改革埋下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

  反腐背后的“权力游戏”

  潜旭明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此次沙特反腐行动之所以影响甚巨,主要原因在于“涉案人员级别高、影响大”,被捕的49人都是军界、政界、商界的重要人物。据外媒报道,这次被捕的高官显贵将被控洗钱、贿赂、敲诈勒索和利用公职谋取私利等罪名。

  沙特国王萨勒曼11月4日颁布国王令,宣布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让这场反腐风暴师出有名,也将一个年轻的面孔进一步推向权力中心——沙特国王萨勒曼现年32岁的儿子、王储穆罕默德。

  潜旭明分析认为,沙特此次反腐扫荡,很大程度上是在为王储穆罕默德未来当政保驾护航。他解释说,沙特自建国以来,按照游牧部落传统,采取了“兄终弟及”的继承方式,自开国君主阿卜杜拉·阿齐兹1953年去世后,王位一直在他的儿子间流转。直到2015年79岁的萨勒曼继任王位,沙特王位继承法制才出现了变化,在先后废黜了两位同辈王储后,萨勒曼国王今年6月确立其子穆罕默德·萨勒曼为王储。从“兄终弟及”转换为隔代继承,极易引发内讧和争权,“子承父业”也令沙特王室其他支脉难以接受,沙特王室内部因此暗流涌动。

  为巩固现行权力结构,萨勒曼国王不断强化集权。在此番反腐行动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沙特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的儿子、前国民卫队司令穆塔卜和有“中东首富”之称的瓦利德等重量级王子被捕。

  潜旭明认为,穆塔卜指挥的沙特国民卫队,是沙特国防军、警察部队之外的第三大武装,源于部落武装,专事保护王室。穆塔卜的兵权被解除,扫除了王储默罕默德继位之路上的最大威胁。

  瓦利德不仅是中东首富,还是世界著名投资家,他持有王国控股公司95%的股份(剩余5%在沙特国内上市)。多年来,瓦利德王子热衷于通过王国控股公司对新能源、互联网等领域的创新企业进行大量投资,被美国媒体称为“科技界的皇家宠儿”。他也是Twitter、花旗集团、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等众多世界著名企业的股东。其被捕的消息传出后,当即使得Twitter等公司的股价出现波动。有媒体评价说,这就好像“美国的巴菲特或比尔·盖茨被捕”。

  瓦利德王子也是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部分私有化计划的最坚定的推动者,瓦利德王子希望将沙特阿美的一部分股权拿来上市,收回的资金由沙特主权基金统一支配,用于投资新兴产业,为将来摆脱石油依赖做准备。潜旭明表示,瓦利德王子被捕,也引发了对沙特阿美是否会上市的猜测。

  有舆论认为,瓦利德在公开场合的发言,并无挑战王储穆罕默德之处;他的落马,则显示了王储穆罕默德集中权力的决心。

  王储改革雄心勃勃、征途漫漫

  此次反腐风波过后,王储穆罕默德大权在握。这位年轻王储对于沙特未来发展有着勃勃的改革雄心。

  在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布鲁斯·雷德尔看来,沙特正处于一个诸多不利因素交杂的“十字路口”:经济正随着低油价沉沦;与也门陷于战争泥潭;对卡塔尔的封锁基本上是失败的;伊朗对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的影响力进一步加强……“这是沙特半个世纪以来最为动荡的时期”。

  年轻的王储对于这些问题并非无感,相反,他以一位改革者的姿态出现在沙特的政坛上。早在去年4月,时任副王储的穆罕默德便推出了“2030愿景”计划,期望在2030年实现经济多样化,摆脱对石油收入的依赖。

  在国王支持下,王储穆罕默德还接连推出社会革新措施,其中引人注目的,是解放女性权力、追求创新,以及倡导更温和的宗教理念等方面的新政。

  9月26日,沙特官方以国王萨勒曼的名义发布政令,宣布将从明年6月起允许女性驾车。10月30日,沙特体育总局同意,从明年起允许女性进入该国3个体育场观看比赛。这是沙特历史上首次允许体育场向女性开放。

  10月24日至26日,被誉为“沙特达沃斯”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王储穆罕默德宣布将耗资5000亿美元(约人民币3.3万亿元),在沙特、约旦和埃及接壤处建立一个名为“NEOM”的经济特区,新城将聚焦能源与水、生物科技、食品、先进制造业和娱乐业等九大行业,未来完全依靠新型能源供电。

  同样是在这次会议上,穆罕默德在会议发展中倡议,要摧毁“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以重返“更温和的伊斯兰”。他表示,沙特需要一个“温和、平衡的伊斯兰教,这个伊斯兰教向全世界所有的宗教、所有的传统和所有的人民开放”。

  对此,潜旭明分析认为,王储穆罕默德的改革,代表了沙特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与现代性和全球化接轨的正确方向,但通过极权和打击异己的方式推动,也暗藏政治和经济风险。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这种自上而下的变革,需要彻底改革国家庞大的宗教官僚体制,在一个保守主义根深蒂固的社会,这肯定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沙特外交政策将更谨慎

  潜旭明认为,不管沙特的改革成败如何,至少目前的迹象都表明,沙特政改已经进入“深水区”。为了营造良好的国内改革氛围,沙特的对外政策将会更加谨慎。

  一方面,沙特将继续推行亲美政策。同时,沙特也在与俄罗斯进行接触。近期的例证是,据美国媒体报道,10月25日至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及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对沙特进行了一次未对外公开的访问。此前的10月4日至7日,沙特国王萨勒曼访问了俄罗斯——这是沙特建国以来第一位到访俄罗斯的在位国王。

  潜旭明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由于国内权力得到巩固,沙特执政者在应对国外挑战时将更有底气。通过对外采取过激措施来获取国内合法性,将不再是最优选项;相反,今后沙特的对外政策将会更务实。这将有利于沙特更全面地处理与伊朗、卡塔尔、也门等的关系问题。同时,在内部一系列改革开启的情况下,沙特将更侧重于管控内部问题。沙特接连出台重大改革举措,归根到底是以变图存,以务实手段谋求摆脱困扰沙特的多重困境,扩大沙特在地区的影响力。

  本报北京11月7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婧 实习生 李春绘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