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把历史真相告诉日本青年人”(3图)

发布时间:2017-12-05 13:11 | 来源:扬子晚报 2014年11月18日 第A03版 | 查看:234次

日本小学女教师松冈环27年采访250名原日本老兵,力证南京大屠杀真相

于英杰 陈炳山 余萍


20多年来,松冈环女士不光致力于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的调查和传播,而且收集了大量史料,其中不少捐给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松冈环女士在家中接受记者采访。

“我一定把历史真相告诉日本的青年人!”27年前,日本小学女教师松冈环女士第一次到南京调查时,向一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许下诺言。

27年来,松冈环80多次往返于日本和南京,采集到300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250名参与侵占南京的原侵华日军士兵的证言,用图片、影像、录音和文字,向日本民众传播南京大屠杀真相。

在大阪一处公寓内,被中国人称作“日本的良心”的松冈环女士接受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采访,审视27年南京大屠杀真相探寻与反省之旅,直言“面对如山铁证,日本政府无意深刻反省,我依然走在兑现承诺的路上”。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于英杰 陈炳山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余萍 摄 

扫描该二维码可看相关视频

南京大屠杀真相,不在日本教科书里”

67岁的松冈环女士个头不高,戴着眼镜,化着淡妆,显得年轻而干练。一见面,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就见识了松冈环的认真和坚韧。记者一行进入松冈环居住的公寓前,被管理员拦下,说这么多人进来有安全隐患。松冈环从客气地解释到据理力争:“你这样说有什么证据?你这样做有什么依据?”

正是这股认真精神,让她一定要穷究南京大屠杀的真相。

“我上大学历史课时听过‘南京大屠杀’这个词,但对南京大屠杀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松冈环说,她后来成为小学老师,但发现历史教科书着重强调日本作为战争受害者的一面(如遭原子弹爆炸),但没告诉学生发生这些的原因,对“南京事件”更是语焉不详。“历史有着严谨的逻辑。先有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成为加害者,才有了它成为受害者的一面。我觉得有必要告诉学生真相,等他们长大了,才更知珍惜和平。南京大屠杀的真相不在日本教科书里,我只能自己去寻找。” 

1988年松冈环第一次到南京调查。幸存者李秀英拉着松冈环的手噙泪说:“日军当着我的面杀死了我的祖父母、父母,我永远忘不了。请你一定要把这个真相告诉日本的青年人。”松冈环郑重承诺下来。她说,27年了,“至今记得这位幸存者的眼神和泪水,这份承诺是我坚持下来的动力。”

松冈环女士由此走上一条充满艰辛的路:探索、记录南京大屠杀真相,并传播给日本民众。

她不光在南京调查,还到华东、华北、东北等日军占领区走访,掌握了日军屠杀平民、强奸等暴行的大量证据。在日本,松冈环加入了“铭心会”,会名取自“刻骨铭心”,意为应正视并牢记日本曾发动侵略战争、制造南京大屠杀等历史事实。这几年,她通过集会、出版、制作播放纪录片等方式,向日本民众揭露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呼吁日本政府深刻反省。每年都到南京参加祭奠仪式,慰问幸存者。

250名受访老兵,谢罪的只有几个”

调查南京大屠杀真相,松冈环决定找当年攻打南京的日军侵华士兵访问,但多年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

“当年,曾有近20万日军参加过攻打南京的战役,但战后这些老兵却没人站出来讲述这段历史。”松冈环女士感到很费解。1997年10月,松冈环联合其他人,在东京、金泽、名古屋、大阪、广岛、熊本6市连续3天开设“南京大屠杀热线”电话征集活动。“我们接到130个电话,13名参加南京大屠杀的老兵寄来了资料。终于打开了寻找当事老兵的突破口。”  

“南京大屠杀是禁忌。老兵一听‘想问一下南京的事情’,往往就此闭口,甚至将我赶走。”松冈环告诉记者,她被迫改变策略,假装路过顺便带点小礼物,从战争的苦难聊起,慢慢取得信任。最多一家去过20多次,才让老兵敞开了心扉。就这样,松冈环访问了住在三重、奈良、岐阜、爱知、大阪、京都等地的许多老兵。  

“到现在,我们共听取250名原士兵的证言。进攻南京的日军部队中,听取了第三、第九、第十六、第六师团和南京第二碇泊所司令部等部队士兵的讲述。”这些加害者当事人提供了大量证言:在长江南京段沿岸,日军向数千平民扫射,把平民赶进几个仓库烧死,以征用的名义抓走女人强奸……这些日军士兵的证言印证了南京大屠杀不容置疑的史实。

几乎同时,松冈环加快了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调查步伐,最终形成包括300多名南京大屠杀受害者的证言。“加害者证言与被害者证言比对,能够相互印证,众多屠杀、强奸、放火等日军的暴行,双方证言时间、场所等核心要素惊人吻合。”松冈环说。

“尽管有250名日军原士兵受访讲述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但大多数不愿从内心真正反省,最终像三谷翔那样站出来谢罪的,至今只有几个。”松冈环说到这里,满脸遗憾。

“战后日本政府不愿承担侵华战争的责任,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老兵们感受不到社会的批判压力。对南京大屠杀中的暴行,这些日军老兵普遍推诿责任,说都是执行上级命令,不愿深刻反省罪行。”

"日本右翼怕我,我掌握历史真相”

记者在松冈环居住的公寓外摄像,松冈环女士请记者不要拍摄明显的标志物。她担心右翼分子会找上门来捣乱,她的谨慎是多年学术研究养成的习性,也是被右翼分子逼出来的。

松冈环2002年出版《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集纳了日军士兵的证言。次年,以幸存者证言为主要素材的《南京战——被撕裂的受难者的灵魂》出版。同年,以国内外调查资料制作58块展板,在日本40多个地方巡展。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大多超过80岁,原侵华老兵年龄更高,随着时间流逝,能提供证言的越来越少。我决定把被害者、加害者双方证言录下来。”在林伯耀、武田伦和等友人帮助下,2009年由松冈环编导的首部纪录片《南京,被割裂的记忆》制作完成,该片以7名日本老兵和6名中国幸存者的证言贯穿始末,在东京、大阪、名古屋影院上映13周。今年4月,该片中文版在南京举行中国首映。

此后,松冈环完成第二部纪录片《南京的松村伍长》,时长30分钟,以证言方式记录日军第16师团第33联队士兵松村芳治在河北残杀妇女、儿童,参与南京大屠杀、用机枪扫射民众的暴行。

这些行动无疑是投向日本右翼势力的匕首。

即便在初始调查阶段,松冈环女士也不断受到学校、家长、教育委员会等方面的责难和干扰。自认是一名普通妇女的松冈环女士也因此成为右翼势力眼中“大大的名人”,遭到大肆攻击。她曾两天接到100多个谩骂电话,充斥各种难堪词语的邮件塞满了她的邮箱,右翼宣传车到工作和集会场所闹事,“我都习以为常了”。

“我把日本右翼的这种愤怒,理解为对我的鼓励!”松冈环说,他们的反对有时帮了大忙。出版《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时电视台为我做节目,右翼势力举行抵制行动,我担心这本书卖不动,结果反而吸引了更多国人的关注,结果这本书一下子就卖掉1万多本。

“右翼势力是有点惧怕我的,因为我掌握真相。他们只能鼓噪,因为找不到我的短处。这也让我更加意识到历史检验的重要性。”松冈环说。不少日本民众相信、支持松冈环。《南京的松村伍长》在三重县放映前,场外排起长队,甚至有观众拖着氧气瓶而来。

如今,日本国内政治日益右倾,否认侵略战争、南京大屠杀的论调高扬,愿意去了解南京大屠杀历史的日本青年减少。松冈环不免忧虑,但她认为:“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放弃。把真相传承并争取更多的年轻国民,让他们形成正确的历史观,是我们的重大使命。”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