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二次生命的人,长大后我成了你”(2图)

发布时间:2018-01-25 12:49 | 来源:新京报 2018年01月25日 第A18 | 查看:159次

汶川地震一名少年被军人救下,长大后从军,近日拍摄视频寻找当年救命恩人

  强天林在“5·12”汶川地震遗址前留影

强天林在部队中负重训练。受访者供图

强天林有一个梦,做了十年。梦里地动山摇,巨石崩裂,自己站在山间手足无措。这时,一双手猛地将梦里的自己抱起,转头看去,那是一名身穿迷彩服的军人。

  梦境来源于十年前的真实经历。强天林来自四川广元,2008年汶川地震期间,时年14岁的他,在回家途中遭遇余震,被一名解放军救出,并护送到安置点。

  地震改变了强天林的人生道路。高中毕业后,强天林考入国防科技大学,正式入伍。2016年本科毕业后,他接受为期一年的集训,并于2017年6月分配到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成为一名中尉排长。从当初的被救少年,到如今的年轻军官,十年来,强天林一直希望能够找到当初的救人者。由于种种原因,有价值的身份信息极少,导致寻人一直不顺利。

  近日,强天林身穿军装,将一段寻人视频,发布到网上。“如今10年过去了,我成了和你一样的人,叔叔你能看见吗?我一直在找你,你在哪里?”视频中的强天林一字一顿,令无数人动容。强天林说,自己想穿着军装,见一见当初的救命恩人,“用时间煮一杯酒,里面融入记忆,酵成了最香醇的想念。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终于成了你。”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新京报:为什么想通过拍摄视频的方式寻人?

  强天林:从2008年到今年,差不多已经十年没有联系上救我的叔叔。实际上,我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去找,因为可以使用的有效信息太少。后来,在一位媒体朋友的帮助下,建议我通过手机拍摄视频,放到网上去,发动网络力量寻人,说这样找到的几率会大一些,于是就进行了尝试。

  新京报:收到有效信息了吗?

  强天林:视频上传后,很多人在关注这件事,有不少人在问具体情况,大家都在帮忙找。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收到有价值的消息,可能因为时间相隔太久了。我很迫切地希望找到人,看到网上转发这么多,心底也觉得应该能够找到,准备再等等看。

  新京报:之前尝试过什么方式去找?

  强天林:之前就是通过老家村里和乡里去问,想知道当时是不是留下了什么信息,比如番号这类,但是都没有。后来一直想找,但是没有能力,也没有途径。

  新京报: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当初的救人者?

  强天林:地震到现在10年了,今年刚好是我毕业,正式下到部队的一年。我希望当初救我的军人,能够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因为我也成为军人,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新京报:对救人军人还有什么记忆吗?

  强天林:那个时候才14岁,后来又经历了很多事,当年的记忆,都已经很模糊了。现在能够想起来的都是碎片,对寻人也没有什么帮助。

  “一把将我抱住,又用身体护住”

  新京报:还记得当年地震时的情况吗?

  强天林:那一天我正在学校,是午休时间。突然开始地动山摇,感到周围很晃,自己站都站不稳。不知道是地震,当时完全没有地震的概念,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就觉得很害怕。

  新京报:当时有没有遇到险情?

  强天林:其实地震当天,我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地震之后,我在学校没有出去,大概有一两天。因为学校离家比较远,父母和妹妹都在家里,心里实在放不下,就准备回家去看一看。结果在回家的路上刚好碰上余震,又引发山体滑坡。当时年纪小,被吓坏了,也不知道要跑或者躲,就站在那里。

  新京报:然后呢?

  强天林:一名穿着迷彩服的军人,跑过来一把将我抱住,又用身体护住我,把我从滑坡地带抱了出来。我只记得周围人叫他营长。

  新京报:他有没有说什么?

  强天林:他跟我说,“跟我们走,我会让你和家人团聚。”

  新京报:他受伤了吗?

  强天林:我记得一块大石头砸到他的后背,到处是尘土。他抱着我,从地上爬起来,往安全的地方跑。当时他的手背上渗出血,也没顾上处理。后来叔叔把我送到安置区,还帮我搭帐篷,给我送来面包和牛奶。第二天,也是在解放军的帮助下,我的家人也被接到安置点,一家人终于团聚。

  新京报:之后你和他还见过面吗?

  强天林:后来的一个月里,接触还比较多。他们帮人搭帐篷,我就跑过去偷偷看,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因为部队里面保密的原因,他没有给我留下具体姓名、番号或者联系方式,而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内,叔叔一直没有问我的名字,因此部队离开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地震改变了我人生道路”

  新京报:所以你后来选择从军是与这段经历有关?

  强天林:被解放军救下的经历,让我从小就信任军人。加上相处那段时间,叔叔经常勉励我好好读书。有时候叔叔会问我,长大了想做什么,我当时想也没想,就说想当兵,因为觉得光荣。

  新京报:还记得他离开时的情景吗?

  强天林:走前叔叔送了我一摞笔记本,让我用心学习,部队离开的那天,我隔着车玻璃向他喊,“长大后我也去当兵”。本来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后来在叔叔的这种勉励下考上了高中。读了高中之后,就萌生了上军校的想法。

  新京报:但要考上军校并不容易。

  强天林:很不容易,学业上和身体素质都有要求,我一直鼓励自己“再努力一下”。高中三年,满脑了都是想着考军校,其他的都不在乎,最后终于被国防科技大学录取,2016年本科毕业,培训一年后,2017年正式到部队,算是圆了一个梦。

  在学习和生活上,确实要克服很多困难,但是对于我来说,经历了地震中生与死的考验,这些都不算什么。地震对我的改变不仅仅来自生活和心理,还有人生道路的选择。

  新京报:你说生活上有困难是指?

  强天林:地震中,我的爷爷去世了,家里也什么都没有剩下。一直到现在,妈妈身体不好,常年在家里,妹妹在读初中,家里都依靠爸爸在外面打工提供开销,经济压力还是不小的。

  新京报:如果找到当年的救命恩人,想做什么?

  强天林:其实从穿上军装那一天起,我就非常想找到当年救我的叔叔,想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十年间我成长了,参军入伍,和他成为战友了,没有辜负他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施救。地震中他应该救了太多人,有可能不记得我,但是没关系,看一看就好,对我来说,这就是救命恩人。他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人,做人要知恩图报。

  新京报:对于未来,还有什么心愿?

  强天林:中国国际救援队也在我所在的部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走在救援现场,像当初解放军救我一样,去救助其他人,这也算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新京报记者 王煜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