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长:看到“冰花男孩”的报道 我很震惊(3图)

发布时间:2018-02-04 14:25 | 来源:凤凰网 2018年02月02日 14:05:32 | 查看:384次

原标题:省长很震惊

1月31日下午,在云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闭幕后,云南省人民政府举行记者会。

“政事儿”注意到,连任云南省长的阮成发在答记者问时,对一条新闻表示“很震惊”。

当时有记者问:最近媒体广泛报道昭通“冰花男孩”的故事,这其中反映农村孩子“上学难”的问题,请问阮省长对这件事怎么看?

“看到‘冰花男孩’的报道,我很震惊。”阮成发说,“作为省长,我觉得有责任。”

“冰花男孩”,源于今年1月9日被广泛传播的一个视频。视频中,一名头顶风霜上学的孩子站在教室里,头发和眉毛已经被风霜粘成雪白,脸蛋通红,身后的同学看着他的“冰花”发型大笑。

后经媒体查证,该男孩是云南省鲁甸县一名小学三年级学生王福满。当天恰逢语文考试,王福满家距离学校大约4公里多,他冒着低温花了一个多小时赶到学校。该小学距鲁甸县城50多公里,距学校最远的学生要步行3小时翻山上学。

阮成发对此这样评价:“冰花男孩”的故事,是当前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一个缩影。“冰花男孩”所处的边远山区教育资源配置还不够科学合理,孩子们上学还面临着山高路远的困难和问题。

“可以说,教育、卫生等社会事业与人民的期盼相比,我们做得不够,还有很大差距。”他说。

对于教育方面的问题,阮成发表示要抓好农村“控辍保学”,完成“全面改薄”任务。“为了避免县级配套到不了位、存在缺口,省政府下决心,对88个贫困县的‘改薄’投入,全部由省财政负责。”

“改善和保障民生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没有终点,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我们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突出问题导向,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既竭尽全力,也不吊高胃口。”阮成发说。

出生于1957年的阮成发,在媒体报道中,一直以“性格坦率”著称。此前他长期在湖北工作,曾任湖北副省长,武汉市长、市委书记,2016年12月调任云南省政府“一把手”。

“政事儿”注意到,担任云南省长后,阮成发至少两次在会议上“动怒”。

去年6月13日的云南省政府会议上,他痛批厅局办中介机构乱收费乱发福利。

当时,阮成发脱稿重点讲了两个问题:提高认识、增强云南“放管服改革”的紧迫感;坚持问题导向,壮士断腕推动“放管服改革”在云南落地生根。

阮成发说,对于政府来说“法无授权不可为”;而对于企业和群众来说,法无禁止即许可即自由,“政府办事人员不要设卡人为制造矛盾”。

他举例说,在滇中某地区,一个企业完成投资审批要一年时间,“我要是投资商早走了”。

他谈到了云南的政商环境,“云南有些地方的政商关系,要么太‘紧密’官商勾结,要么‘老死不相往来’,亲和清做得都不好。”他说,政府官员不能有“官本位”思想,要营造尊重企业家的氛围,“企业家是‘老大’,产业才是第一位的”。

他还在会上举了几个例子,说明云南推动“放管服改革”的迫切性——个别委、办、厅、局下属、相关的中介机构有十多家。阮成发问道:“你搞那么多中介机构,无非是安排人、收管理费,现在你收了费干什么?还敢乱发福利吗?”

更早的一次,发生在去年2月10日,云南省政府第106次常务会议上。

当时,发生在云南的“丽江女游客被打毁容”事件被广泛报道。会议的第三个议题就与整治旅游乱象有关,听取“整治旅游市场乱象,促进云南旅游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的工作汇报。

而就在去年春节前,云南省副省长陈舜还以普通游客的身份,暗访了旅游市场,遭遇“一对一”强迫购物。

“陈舜同志都去暗访了,余繁去暗访过吗?”阮成发问道,余繁是云南省旅发委主任。

“去过,不过他们大都认识我,效果不明显”,余繁答。

阮成发表示,出个事要副省长出动,“杀鸡用牛刀”。要强化州市和县级政府责任,属地管理,在基层的省属企业要服从地方行业管理,老出问题的地方要全省通报。

“有些购物店之所以那么嚣张,为什么就关不掉呢?背后有人吧”,阮成发说,“对于造成恶劣影响的购物店,工商、公安甚至纪检部门要去查查。”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校对陆爱英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