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前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儿子 如今儿子举债卖房也要救妈妈(2图)

发布时间:2018-02-11 21:23 | 来源:武汉晚报 2018-02-11 05版 | 查看:367次

天门农妇心肺联合移植获新生

曹容坐医院的专车回家

曹容给主刀医生王志维(左)送锦旗

  胸闷、喘气、咯血、嘴唇和手指乌紫乌紫的,48年来,天门农妇曹容(化名)饱受先天性心脏病的折磨。

  结婚、生子,跟着老公辗转数地讨生活,不舒服了就停下来歇一歇,生性乐观的曹容从没把自己当成病人。

  最近半年,曹容病情急剧恶化。去年11月底,曹容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重燃生的希望:心肺联合移植可以救命!“钱没了可以再挣,妈妈只有一个,哪怕卖房我也要救她。”在儿子胡聪的坚持下,曹容接受了心肺联合移植手术。2月9日,农历小年,经过28天康复,曹容出院回家了。

  两次冒险怀孕生下儿子

  48岁的曹容是天门农村人,家里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打小她就知道自己有先天性心脏病,却因家贫一直没能接受治疗。

  1993年底,曹容经人介绍与老乡胡明(化名)结婚,没过多久她就发现怀孕了。曹容满心欢喜地去做检查,却被医生告知:心脏病人怀孕很危险,劝她把孩子打掉,深爱丈夫的曹容却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怀到8个月时,曹容心脏病突发,孩子因缺氧没能保住。几个月后,曹容欣喜地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家人都劝她,为了自己的生命,不要再想着要孩子了。“我爱他,一定要给他留个后,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曹容不顾所有人反对,坚持要冒险生下孩子。整个孕期,她一直都小心翼翼,连门都不敢出,好不容易熬到预产期前一周,剖宫产生下一个仅4斤重的男婴。

  两次怀孕让曹容脆弱的心脏雪上加霜,尽管家人精心照料,她的身体还是每况愈下。

  10年前被医生宣判“死刑”

  妻子的身体是胡明最大的心病。为了挣钱给她做手术,十多年来胡明辗转吉林、新疆、西安等地接装修活,曹容担心丈夫一个人在外没人照顾,执意要陪在他身边。身体好的时候,她就在工地上干活;感觉累了,就停下来歇一歇。“我这身体没法带儿子,7岁起他就住在伯伯和姑姑家,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说起儿子,曹容的心里满是亏欠。

  23岁的胡聪告诉记者,从他记事时起,妈妈总是用手捂着胸口大口喘气,走上几步路就要歇一歇,嘴唇和手指全是乌紫乌紫的,不停地出院又住院。“一年少说也要住三四次院。”胡聪说,10年前,妈妈曾到武汉的医院看过,当时医生说错过了手术时机,已经没有办法做手术,只能吃药保守治疗。

  “别浪费钱了,能活一天算一天吧。”回到打工地西安后,曹容没有再管自己的病。最近两年,她的病情不断加重,经常口吐鲜血,每次住院只能对症处理,把血止住了就出院。

  去年10月,出院刚两天的曹容再次咯血。“医学发展这么快,说不定有办法了呢?”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胡聪四处打听,上网查询,让爸爸带着妈妈回到了武汉。

  “哪怕卖房也要救妈妈”

  11月底,一家人找到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心外科主任王志维教授。

  一系列检查做下来,曹容的病情极不乐观:身体严重缺氧,处于心脏病终末期,导致重度肺动脉高压。这个病在医学上称为“艾森曼格综合征”,心肺已经失去了功能,单纯的心脏或肺部移植已经无法逆转她的病情。惟一能够救命的只有心肺联合移植!

  “相对于单独的心脏和肺部移植来说,心肺联合移植手术难上加难。”王志维说,心跳和呼吸是维持人体生命的两大主要体征,出一丁点差错就会要命。心脏和肺部同时都符合要求的供体器官少之又少,即使找到了,两个器官一起取下来保存也是个难题:心脏和肺部用的保护液不同,对温度的要求也不同,排斥反应的发生更不同步。尽管国内从2003年就开展了心肺联合移植,但15年来能够顺利手术并走出医院的病人,全国也仅十多例。

  听了医生的话,曹容当即决定放弃:等器官太难,手术费用太高,不能丢了命还让家里背债。“既然来了,就等等看,实在等不到再说。”不善言辞的胡明轻声安慰着妻子。

  胡聪深知手术还有一丝希望,他背着妈妈找到了王志维。“20年前妈妈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我,现在我长大了,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救她,哪怕是卖房子。我只有一个妈妈!”刚上班一年的胡聪拿出自己攒下的5万元钱交给父亲,然后四处筹借移植的费用。

  50天,幸运地等来供体

  经过50天的等待后,1月9日好消息传来:一位车祸严重颅脑损伤的患者捐献了心脏、肺等多个器官。当时,病区里跟曹容同时等待心肺的还有两个病患,经过配型,曹容成了这个幸运儿。

  次日凌晨5点,曹容被推进了手术室。两个小时后,供体心肺顺利摘取,心血管外科张敏、戴飞峰和刘欢三位博士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器官,体外循环建立后,主任王志维带领团队将病变的心肺一起切除,迅速完成了供体心肺的气管重建、主动脉重建……108分钟后心肺吻合全部完成,随着监护仪上第一个心跳波的出现,新的心肺在曹容的体内开始工作了。

  术后24小时,曹容拔除了气管插管,进入康复阶段。在移植团队的精心护理下,8天后曹容从重症监护室转入到普通病房,先后闯过了感染关、急性肺排斥和心脏排斥等多重险要关卡。28天,移植到曹容体内的心肺已能够与她身体和平共处。

  “我终于能畅快呼吸了!”

  记者昨天看到,曹容的面色和双手都已经恢复红润,躺在病床上的她说起话来依旧有些费力。“活了大半辈子,终于能够畅快呼吸了!”她笑着说,之前医生都说她活不过20岁,后来又说她活不过30岁,没想到自己坚持到了有机会做手术的这一天,还有了家,有了孩子。

  在胡聪看来,妈妈能够等来手术的机会,跟她的乐观性格有很大的关系,她从来没把自己当成病人。

  曹容悄悄告诉记者,全家能过一个好年了。一想到以后还能看到儿子谈恋爱、结婚、生子,所有受过的苦就都是值得的。

  中午12点,吃过医院特意准备的饺子,曹容坐上医院安排的爱心专车,带着新生的喜悦,踏上了回乡路。

  记者刘璇 通讯员邹亚琴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