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有村歌 家有家训(传统文化,创新发展)

发布时间:2018-03-09 08:45 | 来源:人民日报 2018年03月02日 13 版 | 查看:208次

陕西白水县培植乡村振兴文化底蕴

本报记者 龚仕建

“牛角沟畔羊儿肥,东涝池旁蛙声亮,啊,我们美丽的却才村……”2月27日,农历正月十二,刚刚从陕西省白水县北塬镇首届村歌比赛舞台上走下来的寇巧荣动作灵活,一点也不像80岁的老太太,黝黑的脸庞上满是笑容。“我喜欢唱歌,以前总是在唱别人的故事,现在唱我们的村歌,那是满满的自信和自豪”。和寇巧荣一样,全镇11个村,村村都有带着女儿、儿子和儿媳,或是两口子齐上阵的家庭。

  由本村村民撰写歌词,唱自己村里的人和事,组织各村热爱乡土文化的“新乡贤”挖掘整理本村村史,展现乡土文化,是白水县“村歌村史工程”的主要内容,同时将家风家训作为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抓手之一,2018年春节,陕西省白水县群众唱村歌、品村史、读家训,用文明乡风滋养乡村振兴。

  村歌唱出精气神

  和寇巧荣同镇的种粉侠一个多月前滑倒导致左臂骨折,村歌比赛上台时她卸下挎着的绷带,唱完又迅速挎上,同伴打趣她“精神可嘉”,她笑着说:“唱歌么,胳膊又不使劲。”说完还试唱了起来:“阳武阳武神奇的地方,你是仓颉出生的地方……”

  还未上场的鹿角村合唱队队员们正你一言我一语地点评别的队伍刚才在台上的表现,这些来自田间地头的村民,皮肤常年暴露在阳光下,红色的胭脂显得并不是太自然,但遮不住眉眼间露出的笑容。

  另一边马上要登台的杨武村合唱队队形规整,略显紧张,村主任兼合唱领队王志孝正在叮咛村民们:“注意表情、声音要洪亮,每个人都把自己和旁边人的服装再整理一下。”

  台下的村民同样对村歌大赛高度关注。文化大院当天竟然来了3000多人,台下的最佳观看点早在开赛前一个钟头就坐满了人。步履蹒跚的老人、坐着轮椅的大叔、专程从县城赶回家来看本村村歌演出的上班族,人人脸上都写着兴奋和期待。“我也想唱,但才做了大手术唱不成,”从顺孝村赶来观看比赛的赵兰英挤在人堆中神情专注。

  按照白水县的规划,全县要利用3年时间,使124个行政村实现村村有村歌、有村史。通过对村歌的编创、传唱,村史的挖掘整理,引导提升农民的精神风貌,为乡村振兴奠定文化思想基础。这其中,村歌比赛成为村民们关注的焦点,背后创作、学唱的过程更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大家的意识和行为。

  “方山、林皋湖、永垣陵、古城,我们林皋的特点都写进去了。”75岁的刘宗仁拿出笔纸修改着。他为自己村创作的林皋村歌,许多村民早已会唱,村上开会、重大活动时,村民们都会自发合唱。刘宗仁退休前是一位教师,像他这样具备专业知识的文化干部和音乐教师是白水村歌创作的主力军。“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乡土文化传承的过程,文明乡风塑造的过程,也是激发文化自信的过程。”刘宗仁说。

  经过一年多的推行,白水县已有65个村有了村歌。在村歌创作中,生于斯长于斯的创作者们通过走访、座谈、实地察看等多种形式,对家乡的历史进行挖掘、梳理,选择最富特色的元素呈现在歌词中。“县上启动村歌工程以来,到我家来让我帮忙修改村歌的人很多。”白水县原文化馆长王奇戈是该县首批村歌创作者,看到唱起村歌的农民群众,他十分兴奋。

  村史编写记乡愁

  2018年元旦,尧禾镇汉寨村30万字的《汉寨村史》初稿完成,趁着春节,村支书景文礼又召集村史编撰者们和返乡人员共同讨论印制事宜,这距离村史编撰启动仅仅一年时间。去年春节,村上也是利用过年之际,组织大家商讨后才正式施行。

  在尧禾镇水苏村,75岁的侯兴锋受村干部的委托,形成了十几万字的《水苏村史》,在他的家中,完完整整地收藏着六七版村史手稿。

  《水苏村史》共181页,12章35节10万多字,记载了水苏村的历史变迁以及农业、手工业、乡村文化、轶闻遗事等,共涉及290多年的历史。

  翻着《水苏村史》,侯兴锋对记者说:“第一章水苏村的概况就比较难了解,通过访问一些老人才能征集一些。”

  指着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一个个见证历史变迁的建筑,侯兴锋说出自己曾经的担心:“那时老想着万一书没有编完,自己却不在了,那该怎么办?”捧着已经印制完成的蓝色封面《水苏村史》,侯兴锋激动得难以言表。

  扶蒙村的村史馆里,最常看到的情景就是长辈指着某件实物或照片给孩子讲当年的旧事。富卓村的村史馆参观者络绎不绝,富卓已经和其他村合并,原来收集的农耕用具、地契、村里的第一台电视等更具展览意义,吸引着外地的群众来探寻白水乡土文明的印证。杜康镇的乡愁馆以陈列镇史为主,是我国西北地区第一个乡愁馆,开放半年多来,除本地群众外,外地参观者已达数千人。正月十五,全面展示白水乡土文化典型代表的“美在白水·乡愁馆”正式开放,白水及外地群众了解白水乡土文化再添一个新窗口。

  编撰村史书籍,陈列村史实物,像这样深度彰显乡土文化的方式已在白水逐步推开。目前,白水村史正式印刷发放的有11部,形成初稿的有30余部。

  好家风汇成好民风

  郭广孝家已经进行了13年的春节家庭聚会,今年动静特别大,因为五代120多人首次聚在了一起。“我嫁到郭家第一年,去给亲戚拜年,一天走了25家,到晚上腿已经麻木了。”郭家第三代儿媳冯娟回忆起当时只觉得“熬煎”,“现在这样的聚会,不仅节省了时间,还减轻了我们的经济压力”。近几年在白水,变的是拜年方式,不变的是很多家庭都像郭家一样,保留了聚会时重温家训的重要环节:“孝道相传、谦让为贵、严己宽人……”郭家96字家训深刻影响着后人的为人处世,这个家庭在2016年荣获“三秦最美家庭”。

  和郭家同样因为家风获好评的还有获“全国最美家庭”荣誉称号的王毅家庭、获“全国书香家庭”的高民生等一批模范家庭。

  起初推进这项工作,白水县颇费了些心思。

  如何吸引大家对家训的关注?县里组织了一次优秀家训征集活动,结束后编成《优秀家训集锦》,下发给全县17个示范村每户一册,供学习借鉴。随后,在帮立家训阶段,各村党员干部和工作人员进村入户引导群众忆家史、拟家训。接着是收集上交、修改润色、统一书写、统一装裱、送回悬挂。“挂在厅堂的家训牌就像个法官,又像位老师,时时监督着你,看你是不是在照做。”雷牙镇南张村孙忠勤这样评价自家的家训。白水县编辑出版了《白水家教家风集》,共有两万多个家庭通过这种形式立了家训。

  此外,以农民为主体的“百姓家教家风文艺宣讲团”,以关工委老同志为主体设立的“家教大讲堂”,分别通过文艺汇演和道德讲堂两种形式到群众中去演出和宣讲。

  农民创作者刘高友通过“百姓家教家风文艺宣讲团”这一平台,将自己的表演带上了全市舞台,他的快板、小品在白水“粉丝”众多。曲子坐唱《爱国友善王三乐》、快板剧《敬业诚信李西贵》、洛北秧歌《四妯娌夸婆婆》等均取材于白水真人真事,再由本地群众自编自演,极易和观众形成共鸣。同时新编皮影戏《家教家风代代传》,重排传统剧目《劝女》《老笼记》等,不仅深受群众欢迎,还为白水非遗表演注入新的时代内容,使濒临灭绝的艺术形式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乡风要文明,文化需先行。白水是仓颉故乡,杜康故里,历史厚重,人文荟萃,白水人更应该有这样的文化自觉与自信。”白水县委书记周庆文充满信心地说。

  (杨 娟参与采写)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