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村民救人时遭遇车祸脑死亡 捐献器官让4人重生2人重见光明(2图)

发布时间:2018-04-19 13:45 | 来源:云南网 2016-10-30 08:26:10 | 查看:895次

告别

李文义

  禄劝农民救人途中遭遇车祸脑死亡,捐赠器官让4个人重获新生、两个人重见光明。捐献者李文义的儿子李金平说,我爸爸是救人时死的,能救更多人也会是他的愿望,他的心脏还在跳动—— 他的眼睛还在看美丽世界

  10月6日凌晨,禄劝撒营盘45岁的农民李文义坐车回家,途中遇到遭车祸的乡亲,李文义和同车的老乡下车一起施救,但就在他返回车里准备拿卫生纸时,飞来横祸把李文义撞成重伤陷入昏迷。

  10月18日,当得知父亲的病情无可扭转,李文义当兵的大儿子李金平毅然给家人做工作,捐献了父亲所有能用的器官,包括一个心脏,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和两个角膜,让四个人重获新生,让两个人重见光明。

  为救老乡 被车撞成重伤

  10月6日晚上11点多,家住禄劝撒营盘芝兰五组的李文义搭着同村好友张玉聪的车从武定回家。车子行到撒营盘禄大路段时,开车的张玉聪突然减慢了车速,“发生什么事了?”坐在驾驶座后面的李文义问道。“前面发生车祸了,一个人躺在地上没动,一个人爬着向我们求救。” 司机张玉聪答道。

  “快停车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老乡遇到事了。”在李文义喊话的同时,张玉聪停下车并说:“你们先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前面路上有滑坡的土堆,过不去,我把车停路边。”

  李文义和同车的孙如连随即跑下了车。看到有人过来了,趴在地上的那个人开始喊:“救救我们,快帮我们打120,我老表昏过去了。”

  这个时候,已经将车靠边停下的张玉聪也赶了过来,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了120。

  “不行,孙叔,你看这个人满脸都是血,还有一个大口子在不停淌血,你们看着,我上车去拿卫生纸帮他堵伤口!”李文义说。

  坐在车副驾上的张建聪见李文义又回到车里,问他来干什么,李文义说:“我找找纸,前面那个人脸上都是血,找点纸或者毛巾擦擦。”

  就在这时,一束强光射了过来,随即“砰”的一声巨响,小车被一辆大货车撞得原地掉转了180度。

  张玉聪和孙如连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和强光弄懵了,连声呼唤:“张建聪,张建聪,张建聪……”只见张建聪慢慢打开车门,摇摇晃晃地下了车,已跑回车边的张玉聪和孙如连赶忙扶住了他。

  “李文义呢?”

  “还在车里。”

  张玉聪和孙如连把张建聪扶到旁边后,打开了车门,只见李文义的头卡在前排座位的中间,人已经昏迷过去,任两人怎么大喊,李文义都没有回应。

  随后,禄劝县医院的120赶到现场。急救人员在查看了摩托车受伤男子及李文义的伤情后,当场决定先送伤情严重的李文义到县医院抢救。后因伤情太严重,李文义被转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医院重症医学科。

  我的家庭不圆满了 但可以帮到别的家庭

  伤情严重的李文义,车祸之后没说过一句话。“10月7日6时我接到家里电话,得知父亲伤情严重,我立即向部队请假,乘坐当天上午的航班从西藏赶回昆明。我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经在抢救,但仍昏迷不醒。”李文义20岁的大儿子李金平说。

  “我们一直希望爸爸能醒来,可是到18日早晨,医生找我们谈话,我们才知道爸爸再也醒不过来了。这个时候,有个姐姐(器官捐赠协调员)找到了我。当她告诉我,可以捐赠父亲的器官,让父亲换一种方式继续活着的时候,说实话,我非常痛苦……深呼吸了几下后,我脑海里出现了曾看过的器官捐献的新闻报道的画面,既然爸爸是为了救人而死的,那就让爸爸继续去救那些急需移植器官的人吧,捐赠的决定就这么做了。”

  “可是,当我告诉妈妈这个想法时,妈妈疯了似地扑向我,‘打死你个不孝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爸爸!你忘了你爸爸是怎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为了让你多吃口肉,他做了多少苦力!’当时我感觉妈妈的心都碎了,坚决不同意捐赠。同样,我爷爷也坚决反对。他的反应是最为激烈的,‘我不同意捐赠器官,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让这个家越来越好,现在他这样了,我不能让他把器官都捐出去,我要给他留个全身’。”

  “我也不想把爸爸的器官捐出去,可是我们的家庭已然不圆满了,而捐赠器官可以使别人的家庭圆满。爸爸本来就是为了救人而死,这样做可以让爸爸再多救几个人,这样也算完成了爸爸的心愿。虽然爸爸现在不能说话,但我相信他肯定愿意这样做,因为他是一个好人。再说了,留个全身也是要火化,火化了也只能留把灰啊!”李金平哭着对爷爷和妈妈说。

  在一旁读初中的弟弟开了腔,“爷爷,妈妈,哥哥说的是对的。我们老师说捐器官其实就是让逝者换种方式活着。爸爸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听到这,爷爷一把搂过两个孙子,泣不成声,沉默片刻后老人家对着女儿说:“要不,我们捐了?捐了后还有个念想,还会觉得文义还活着!”李文义的妻子眼含热泪,艰难地点了点头。

  知道我爸还活着 就没有那么痛苦

  10月19日,因为救人遭遇车祸已经脑死亡的李文义,静静地躺在甘美医院的手术台上。这天早上,他的亲人穿着隔离服,在小小的手术室和他做了简短的告别。监视仪上的数据越来越小,报警声越来越急促,代表着心跳呼吸和血压的三条线逐渐变成了直线……

  在场的医护和器官捐赠协调员集体默哀,李文义走了,他捐献了心脏、肝脏、两个肾脏,还有两个角膜。这一天,死亡对于李文义来说,是“凤凰涅槃”般的蜕变。12个小时后,他捐献的所有器官都移植到了受捐者身上,移植手术特别顺利。

  其实,李文义和他的家人并不认识这几名需移植器官的患者,难能可贵的是李文义家属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知道捐献的器官救了谁,“就当是我爸爸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他的心脏还在这个世界跳动,他的眼睛还在看这个美丽的世界。”李金平告诉记者。“我只知道那是生命的延续,那是新生。知道我爸还活着,就没有那么痛苦。”

  由于器官捐献的保密规定,至今,李文义的家属都没有和受捐者见面。昨日,记者采访到同一天接受肝移植的患者——老张,来自北京,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移植的是李文义的肝脏。但是当他听说了李文义舍己救人,又捐献器官时,默默地流下眼泪。

  北京老张因为严重的肝硬化好几次大出血住进重症监护室。持续恶化的病情,让老张和家人一度感到绝望。“恶化下去会转成肝癌,肝脏移植是唯一能救命的办法。”当老张通过北京的医院将自己的相关资料放至中国人体器官分配平台。对于接受器官移植者而言,最难熬的莫过于漫长的供体轮候期。目前我国等待肝移植的患者约有上百万,但由于供体紧缺,每年真正能做肝移植手术的只有几千例。

  幸运的是,仅过去一个月,老张就等来了救命肝源。老张获救了。

  说起捐献者及其家属,老张说自己从来没有和他们见过面,但是在他和他家人的心里,从未停止过对他们的感激和祝福。老张说,他甚至有时候会恍惚,感觉自己还代替别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因此他更不能虚度这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

  另一位在同一天接受角膜移植的受捐者听了李文义的故事后,感动地闭上她刚刚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眼睛。“也许我的眼睛里,就移植着这位好人的角膜,是他们这些好人的无私奉献,让我们这些黑暗中的人重见光明。让我替他们看这个世界,带着他们的眼,好好活着,去领略四季的变换。当我可以再一次重返讲台,我一定告诉我的每个学生,我能重见光明,都是因为这些好人。我一定教育我的子女和我的学生做一个好人,把这种大爱传播出去。”本报记者 楚田

  云报全媒体 实习生 王锍月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