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3月惊闻丈夫牺牲 “遗腹子”取名徐疆代父从军(3图)

发布时间:2018-05-09 10:41 | 来源:新华网 2018-05-09 08:01:45 | 查看:487次

川籍烈士徐克军的亲属已找到

  怀孕3月她惊闻丈夫牺牲

徐克军烈士遗照。

  张德君回想起牺牲的丈夫,忍不住掩面而泣。

  42年后,烈士徐克军的家人,终于得知他的下落。

  接近午饭时间,因为心脏不适,66岁的张德君吃下一颗速效救心丸,随后靠坐在厨房外休息。她顺手拿起家里订的一份华西都市报,当“烈士”“新疆”的字眼映入眼帘时,她几乎压抑不住双手的颤抖,认真地读完了每一行字。最后,在“长眠新疆四川籍烈士名单”的第7行,她看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徐克军。

  这一天,是华西都市报《川籍烈士长眠新疆数十载两地媒体联动寻找亲属》一文刊登的第二天。42年前,张德君的丈夫徐克军跟随部队,从四川远赴新疆修建南疆铁路,为救两名年轻的战友,不幸牺牲。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家人曾专门到新疆寻找徐克军的埋葬地,发现原址已是一片荒芜。而报道中提及的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正是他们苦苦寻找多年的那个答案。

  张德君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家人,随后,他们拨打了华西都市报热线电话。经过核实相关信息,徐克军成为了第二位成功找到亲属的长眠新疆的川籍烈士。

  思念·无休止

  妻子张德君:他牺牲前最后一句话支撑我走过这些年

  “她怀起娃娃了,你们要管到她。”1976年的清明节,悲伤不已的张德君,从四川坐了4天的车,赶到了新疆乌鲁木齐南山矿区。她从徐克军战友的口中,听到了丈夫牺牲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1975年6月,张德君和徐克军结婚,婚后她跟随丈夫从四川远赴新疆。在托克逊阿拉沟,徐克军所在的部队正在修建一条连通南北疆的铁路。他们夫妻一起,在条件艰苦的戈壁生活了半年多。随后,张德君怀孕,徐克军坚持让她返回四川。“因为当时那边没有蔬菜,我又吐得比较厉害,他就让我回家把孩子生下来。”张德君说。

  这竟成了张德君与丈夫徐克军最后的告别。就在张德君返回四川郫县(现为成都市郫都区)一个多月后,她突然接到了丈夫牺牲的消息。张德君带着3个月的身孕,再次远赴新疆。此时,徐克军已经被安葬在乌鲁木齐南山矿区火车站烈士陵园。战友告诉她,徐克军是为了救两名年轻的战士而牺牲的。事发时,在施工现场,徐克军凭借丰富的经验最先发现了岩壁上的异常。“他看到有一些碎石滑落,就判断上面的大石头很有可能也会垮塌。”两名年轻战士因为受到惊吓,站在推车前一动不动,徐克军边喊战友快跑,边冲向两人。就在他将两人推开的一瞬间,山上的大石块滚落,正好砸在徐克军的腰上。

  当战友们将徐克军从隧道内推出时,身负重伤的他还不忘询问两名年轻战士的情况,又向战友嘱咐,一定要照顾好他怀孕的妻子。不幸的是,在送医途中他就合上了眼。

  时隔42年后,张德君抚摸着丈夫的烈士证明,再次回想起丈夫牺牲前的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掩面而泣。“他到最后,还不忘让战友照顾好我,是他的这句话,支撑我活下来的”。

  骄傲·融血脉

  儿子徐疆:用名字纪念牺牲的父亲 参军替父完成心愿

  徐克军牺牲后,不少人劝当时才24岁的张德君放弃肚子里的孩子,甚至建议她改嫁。但是她却坚持将孩子生了下来,并且给儿子取名叫徐疆,“疆”代表新疆,也代表了她对丈夫的思念。

  “儿子生下来就长得像爸爸。”张德君将对丈夫的爱全部倾注在儿子徐疆身上。每月20余元的工资,无法负担家庭生活的开支,她就自己做手工,天不亮就拿去荷花池市场售卖。

  而儿子徐疆也从未让她失望。小学时,徐疆因为被说成“没爸爸的孩子”而和同学产生争执。中学时,得知父亲是为了南疆铁路的建设、为了挽救战友的生命而牺牲的,徐疆为父亲感到骄傲,专门写了作文来怀念父亲。高中毕业,有着体育特长的徐疆,放弃了老师推荐去体院上学的机会,又拒绝了长辈介绍的工作岗位,选择了参军。只因他曾听母亲说,这是父亲的心愿。“我刚怀孕的时候,丈夫就说,如果生的是儿子将来就让他当兵。”张德君没想到,儿子一直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并付诸行动。

  1995年12月,徐疆远赴北京当兵,成为了和父亲一样的军人。“我希望能把爸爸没做完的事情,继续做好”。在部队里,徐疆表现优异,多次获得嘉奖。

  徐疆今年已经42岁了,这意味着父亲徐克军牺牲也已经整整42年。对于从未谋面的父亲,他充满了敬意,对于父亲牺牲的那片土地,他也充满了好奇。“我们本来计划,等儿子今年中考完,去新疆寻找父亲埋葬的地方,去看一看。”徐疆说。

  寻找·未中断

  兄弟徐克全、徐克勋:曾寻找哥哥埋葬地未果 今年将前往祭拜

  “我们这些年一直都在寻找哥哥的埋葬地。”徐克勋是徐克军最小的弟弟,在他的印象里,大哥当兵那几年,每年只能回来一次。每次回家,他都会跟在大哥身后到处跑。1975年,徐克军从四川返回新疆前,对徐克勋说:“把院坝扫干净,回来给你买皮鞋。”没想到,这一去,大哥再也没回来。

  徐克军牺牲后,他的名字一直都是家人在春节团圆饭桌上绕不开的话题。起初几年,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交通不便,家人无法到新疆去祭拜。他们就专门找人画了徐克军的画像,摆放在家里,时常对着倾诉思念。

  后来,徐克军的父母先后离世,儿子徐疆也渐渐长大,家人开始关注埋葬在新疆的四川烈士的信息。“之前在网上查过很多资料,听说当时埋葬地发生过垮塌,不知道墓迁去了哪里。”此外,他们也拜托在新疆的朋友进行查证,还寻找过当地的民政部门,但都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

  2012年,徐克军的弟弟徐克全专程赴新疆进行寻找,当他到哥哥当年的埋葬位置时,却只见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随后,徐克全又辗转到乌鲁木齐烈士陵园寻找,依然没有哥哥的信息。由于徐克全有工作任务,时间紧迫,只得带着遗憾离开新疆。

  但一家人对于徐克军埋葬地的寻找并没有终止,只要看到有关于“新疆”“烈士”的相关信息,他们都会格外关注。就这样,他们在华西都市报上看到了四川、新疆两地媒体联动寻找烈士亲属的消息,并在烈士名单中发现了徐克军的名字。“我终于找到你了。”张德君放下报纸,对着丈夫的画像说。一家人计划着,等到今年暑假,就去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祭拜亲人徐克军。(记者于婷 见习记者王攀 摄影刘陈平)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