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警予 我党第一女委员(图)

发布时间:2009-12-03 12:07 | 来源:人民网 2001年4月28日14:17 | 查看:1442次

大革命时期的向警予

  壮哉巾帼雄

  芳名垂千秋

  近代女中杰,

  警予独称秀。

  妇运为先驱,

  史册英名留。

  忆昔诗圣柳亚子,亦曾赋赞向烈士:

  雄词慷慨湘江向,

  情话缠绵浙水扬,

  长痛汉皋埋碧血,

  难从海国问红妆。

  中共第一代党员中,有一位杰出的女革命家向警予。她在1928年被国民党残酷杀害,但她身上体现出的妇女冲破封建枷锁、走向社会的革命精神,却永远铭刻在史册上。

  生平

  ■向警予当校长后要求女生放脚,亲自为她们解开裹脚布,一个个陪其回家

  ■她英勇就义时只有33岁

  向警予,原名向俊贤,笔名振宇,土家族,1895年生于湖南湘西溆浦县商会会长之家。她排行老九,有几个兄长曾留学日本,自幼受其影响追求新知识。6岁入私塾,8岁进入长兄在县城开创的新式小学。她在校品学兼优,幻想成为花木兰式的英雄。后入湖南第三、第一女子师范和周南女校,因与蔡和森之妹蔡畅的同学关系而结识蔡和森、毛泽东。

  向警予于1916年毕业后回溆浦老家,打破当时“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在新式学堂任校长,试图走教育救国之路。她在校内要求女生放脚,亲自为她们解开裹脚布,并一个个地陪其回家向父母作动员。

  1919年夏,向警予为避开驻军长官求婚纠缠,加上为寻求真理,赴长沙发起女子赴法勤工俭学行动,并加入毛泽东、蔡和森主持的“新民学会”。1919年冬天,向警予与蔡和森、蔡畅、蔡母葛健豪等一同乘船赴法国。她一边在树胶厂、纺织厂做工,一边攻读法文并学习马列主义,参加了周恩来等组织的“工学世界社”。

  1921年年底,旅法的蔡和森等人因参加学生运动被当局遣送回国,已怀孕的向警予也随之返回。翌年,她在上海入党,随后参加中共“二大”,当选中央委员并担任中央妇女部长。此后,她在党的“三大”、“四大”上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并领导过上海十四家丝厂1.5万名女工大罢工和南洋烟厂7000名工人罢工,还为党代会和报刊写过许多论述妇女解放运动的宣言和文章。

  1925年,蔡和森赴苏联参加国际会议,向警予同往,并入东方大学中国班学习。1927年4月,向警予回国参加中共“五大”后,留在武汉先后负责武汉总工会、汉口市宣传部和湖北省委、武汉市委的领导工作,在白色恐怖极其严重的形势下坚持地下斗争。1928年春,她在汉口法租界被捕,随后英勇就义,时年33岁。

  背景

  ■思想解放释放出的激情,冲破封建桎梏,谱写了一曲曲革命加爱情的浪漫诗篇

  向警予身上闪烁着新女性对新社会的追求。革命和伟大的女性这两个显著的特点,交织出向警予短暂生命旅程的主旋律。

  作为革命者,她与党的男性一样英勇奋斗并为理想献身,特别受到同志们的怀念。1939年,在延安纪念“三八”节的大会上,毛泽东高度评价了向警予的一生。同年7月,周恩来在庆祝延安女子大学成立大会上指出:向警予是我党第一个女中央委员,第一任妇女部长,英勇牺牲了,我们不要忘记她。

  向警予的爱情生活,产生于“五四”时期至大革命的特定时代。当时思想解放释放出的激情冲破封建桎梏,谱写出一曲曲革命加爱情的浪漫诗篇。向警予不仅敢于自由选择恋爱,而且勇于接受分手的现实。

  回顾中国革命早期的法令宣言,其中向封建传统冲击的一项重要内容便是———“结婚与离婚完全自由!”后者意义又更为重要。因为封建社会便有人呼喊结婚自由,而只有革命者才能倡导离婚自由。生活在今天的稳定社会中,人们往往很难理解那一代妇女解放的精神追求。

  不过,马克思主义的一项基本原理始终是适用的,那便是,妇女解放的尺度是衡量社会解放的重要标志。

  故事

  ■不当“将军夫人”而找“磨豆腐”的

  ■“向蔡同盟”的结婚照为两人同读一本打开的《资本论》

  ■临刑前她拿出两个孩子的照片在唇边亲吻,喃喃自语。

  向警予与蔡和森的爱情曾长期传为佳话,其革命浪漫激情今天看起来仍能让人动情。向警予在家乡溆浦县城任校长时,被湘西镇守副使第五区司令周则范看中并想娶她为妻,向的继母也想借此高攀。向警予却只身闯进周公馆,表示“以身许国,终身不嫁”。当时的周则范还算是个新派军官,但向警予鄙视军阀的权势,反对无爱情就与人结婚。

  1919年秋,向警予与蔡和森同船赴法勤工俭学,在漫长的旅途中,二人一起观日出,一起讨论学术和政治问题,憧憬美好的未来,由道合而志同,萌发情愫。不过他们二人反对旧式婚姻,要实行新式爱情和理想的“同盟”。1920年6月,二人在法国蒙达尼正式结合,其结婚照为二人同读一本打开的《资本论》。二人还将恋爱过程中互赠的诗作收集出版,题为《向上同盟》,随后人们把他们二人的结合称为“向蔡同盟”。向的继母得知此事,气愤地说:“现成的将军夫人不做,却去找个磨豆腐的!”(蔡和森当时在法国的豆腐公司打工。)

  毛泽东闻知此讯却极为高兴,于1920年11月26日致信说:“以资本主义做基础的婚姻制度,是一件绝对要不得的事,在理论上是以法律保护最不合理的强奸,而禁止最合理的自由恋爱……我听得‘向蔡同盟’的事,为之一喜,向蔡已经打破了‘怕’,实行不要婚姻,我们正好奉向蔡做首领,组成一个‘拒婚同盟’。”这里讲的“拒婚”,是反对旧式的婚姻,追求自由的爱情结合。

  由于生活习惯不合等原因,1926年,向警予与蔡和森在莫斯科分手。生活“同盟”虽已不再,革命理想同盟却犹在。得知向警予牺牲,蔡和森悲痛不已,撰文悼念“我的妻”。

  向警予对家庭子女,一直深负责任。临刑前在狱中,她拿出两个孩子的照片放到唇边亲吻,喃喃自语着:“妮妮、博博,妈妈叫你们呢。”

  向警予作为一个女性,谋求自由的恋爱、结婚、生养,是与她追求理想、实践革命道路同步完成的,这正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女性的可敬之处。

  ■白天打工,晚上学习法文,短短几个月后就能读法文版著作了

  ■在法庭审问中,向警予用流利的法语质问法租界领事:“你们把法国大革命的历史都忘记了吗?”

  ■“五一”就义的路上,她高唱《国际歌》,敌人慌忙向她嘴里塞石头,并用皮带勒住她的双颊

  向警予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白天打工,晚上学习法文,短短几个月后就能读法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等著作。由于学习刻苦,夜以继日,以至于“煎伤太过”,几乎“不能支持”,但她仍认为不如此不足以追赶形势。她在给国内毛泽东的信中写道:“此后驾飞艇以追之,犹恐不及;而精力有限,更不足以餍予之所欲,奈何?计惟努力求之耳!”向警予回国后,全身心投入工作,蔡和森曾开玩笑似的对朋友说:“警予呀,常常在深夜还研究问题,有时还要拉我讨论,闹得我睡眠不足,真苦!”

  1928年春,因省委交通员宋若林叛变,国民党当局勾结法租界逮捕了向警予。在法庭审问中,向警予先用中文接着用流利的法语质问租界当局,这里是中国的土地,你们有什么权利来审问中国革命者?你们把法国大革命的历史都忘记了吗?你们法国人不是鼓吹自由、平等、博爱吗?不是说信仰自由吗?

  法国领事听后,也对她产生了敬佩之情,认为作为政治犯不该引渡。然而,法国殖民当局与国民党政府在政治上毕竟串通一气,随之撤换了领事并将向警予交给国民党桂系军阀。

  在狱中,向警予大义凛然,看守们都对她肃然起敬。武汉的许多工人因同她关系亲密,谋划劫狱营救。桂系军阀在恨怕交加之中,选择“五一”当天公开将其杀害。

  在去刑场的路上,向警予高唱《国际歌》并呼喊口号,敌人慌忙向她嘴里塞石头,并用皮带勒住她的双颊。这一壮烈情景,使聚集在路边的许多群众落泪。当夜,便有工人冒生命危险将她的遗体抬走安葬。此后,烈士长眠于龟山以西的“红色战士公墓”之中。(黄易宇)

  《北京青年报》 2001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吴雄)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