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现场 与火为敌(2图)

发布时间:2018-09-12 12:43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9月12日 11 版 | 查看:383次



故宫特勤中队的消防官兵在太和殿前演习。故宫特勤中队供图

故宫特勤中队正在进行日常训练。故宫特勤中队供图

  关争争看到巴西国家博物馆大火的新闻时,正在故宫消防特勤队的食堂吃晚饭。作为北京消防天安门支队故宫特勤中队1班班长,这位消防员刚完成了每天例行的消防安全训练和巡检。

  故宫特勤消防中队位于故宫东华门内,成立于1970年,最早只是一个消防排,1975年更名为故宫消防中队,2016年更名为故宫特勤消防中队,副营级建制,编制45人,所有人员共计62人。

  据指导员蔡瑞介绍,故宫特勤队负担着天安门城楼、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天安门地区方圆3.74平方公里的“防火灭火、重大安保、反恐处突和应急救援”任务。

  这座古老的宫殿48年未出现过重大火情,最危险的一次是在1987年8月,景阳宫遭遇雷击引起火灾,烧毁了部分建筑。为了应对雷击,如今,故宫里所有的建筑都装有避雷针,甚至连每台空调都装有接地的线路。

  巴西国博大火之后,故宫特勤消防中队的年轻人立刻想到了自己守卫着的这片区域。关争争的第一反应是:“我们绝对不会让故宫发生这种事。”中国国家文物局在9月7日发布了《关于加强文物博物馆单位消防安全工作的通知》,里面的一句话是,“给文物消防安全工作再次敲响警钟”。

  中国的博物馆最重视防火

  在这座有着近600年历史的木结构宫殿群里,关争争已经工作了7年。每天早上6点钟,他和其他消防官兵需要沿着宫墙跑完3公里一整圈。随后他们会进行负重跳台阶、折返跑、设备使用等训练。

  中队每周都有考核,其中一项要求消防员抱着3卷20米长的消防水带,在13秒之内跑完58米,还要一边跑一边把水带连接到一起。

  对于巴西国博大火的事,关争争出于职业原因关注了。他留意的内容,包括对起火原因的推断和大火造成的损失。

  “听说有2000多万件藏品,还有一个美洲最早的人类头骨都烧没了?”他说。

  发生在9月3日凌晨的火灾,让巴西国家博物馆损失了近90%的藏品,其中包括拉丁美洲第一具埃及木乃伊、当地原始时期到现代的文化收藏、国王的宝座,以及哺乳动物、鱼、昆虫、鸟、爬行动物和植物的标本——其中有的生物,甚至已经灭绝了。

  巴西文化部长对媒体的解释是“电路老化短路”。推特上另一个流传的说法是,一个落在博物馆屋顶上的热气球带来了那场灾难。

  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巴西长年来对博物馆不够重视。这座博物馆是巴西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整栋建筑曾经是19世纪初的葡萄牙王宫,有“严重的预算缩减和陈旧的火灾预防系统”。当消防队员到达现场时,距离建筑很近的两个消防栓出了故障,消防员甚至不得不去附近的湖里取水。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提到,从2014年开始,巴西国家博物馆再也没有收到过全额的年度预算12.8万美元。今年它仅收到了1.3万美元。2017年年底,由于资金短缺,巴西国博馆长甚至不得不去众筹修复一个“很受欢迎但白蚁成灾”的展厅。

  巴西博物馆副馆长告诉巴西电视台,每天下班前,他都会拔掉办公室里所有插头,减小火灾风险。“只需要2014年巴西世界杯修建场馆的四分之一的钱,就足够让这个博物馆安全和焕然一新。”

  据媒体报道,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里约花了150亿美元,2016年的巴西奥运会则花了131亿美元。大火的第二天,抗议者聚集在巴西国家博物馆门前,要求政府公开损失的范围并且承诺重建,警察使用辣椒水和催泪瓦斯驱散了他们。

  1958年4月,纽约现代艺术馆的一场大火烧掉了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睡莲”系列的一张画作,幸好,大部分文物未受损害。2016年,印度国家博物馆自然历史馆遭遇火灾,整栋建筑被大火损毁。1978年7月,位于里约热内卢的现代美术馆发生了火灾,短短40分钟之内,毕加索、米罗、达利等大师的上千件作品被火焰吞噬,最终仅留下了50件。

  40年后,大火又一次吞噬了人类的珍藏。“我们再也听不到当地居民说的数百种语言和方言的录音,那是很多当地语言字典和教科书的材料。许多藏品被烧毁了,它们原本可以带孩子们去感受历史的重要性。这种感受是珍贵的、不可替代的。”美国《华盛顿邮报》写道。

  “那是拉美最好的博物馆之一。” 首都博物馆学术委员会主任郭小凌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拉美有两个好的博物馆,一个是巴西的国家博物馆,还有一个是墨西哥的人类学博物馆,现在其中一个烧没了。太惨痛了,这是全人类的损失。”

  这位世界上古史和西方史学者,曾在2005~2016年期间担任首都博物馆馆长。这座博物馆位于北京长安街西延长线上,原馆址是“北京孔庙”,是一座大型综合性博物馆,于2005年竣工,次年正式开展,首次展出的特展展品包括特地从大英博物馆运来的木乃伊。

  据郭小凌介绍,首都博物馆的库房设计安装在博物馆地下,防火防水的大门一关,就跟外界彻底隔绝了,“非常安全”。为了应对火灾,首博还配备了庞大的消防保护系统,包括烟感报警器、自动干粉灭火装置等。

  “任何一点‘动火’都不能进入库房。”郭小凌说。在消防术语中,动火指的是在禁火区内进行的一切可能产生火焰、火花和炽热表面的临时性作业。“博物馆最大的威胁是火灾,水灾不大会改变文物的物理形态,灾后可以酌情修复,火灾却是毁灭性灾难。中国的博物馆,对防火是最重视的。”

  防火工作的最后一道防线

  为了保护这座宫殿中的博物院,故宫特勤中队的年轻人,需要牢记宫里所有宫殿的位置和布局,了解每一条道路,以及所有建筑的结构特点。

  “在故宫从事消防工作很有荣誉感。”关争争说。

  建队之初,特勤中队在故宫的城墙上设置了专门的“瞭望哨”,一年365天组织官兵昼夜轮流守望巡逻,“既防火、又防盗”。近几年来,故宫的技防手段更新换代,城墙上安装了高清摄像头,“瞭望哨”改成了“火卫岗”。

  特勤中队的巡检方式,是以故宫中轴线为基准,围绕外朝“三大殿”、内廷“后三宫”、8个藏宝专题馆进行“日巡、周查、月检”,以及节庆活动联合检查。

  消防员每天分成四班,轮流巡逻,把整个故宫划为10个区域,挨个检查8728间殿宇宫室、161个消防栓和3000多个灭火器,以及所有的用电设施。这样的巡查“全天候、无缝隙、不间断”。

  在2013年故宫全面禁烟之前,消防员还必须检查所有的垃圾桶、草堆和树洞,以防游客随手抛出一根烟头就酿成一场灾难。

  禁烟是故宫博物院现任院长单霁翔发起的,禁烟之后,除了游客,故宫里的员工也必须到东华门、西华门外的吸烟区去抽烟了。起初还有几位老员工不乐意,拄着拐杖去找单霁翔讨说法。

  但单霁翔对这件事十分坚持,他曾从故宫青砖的地缝里抠出过1000多个烟头。在他看来,对木结构建筑群来说,全面禁烟“必须推行”。

  几年过去,禁烟已经成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东华门外有员工一走出来,就会有同事打着招呼:“冒烟儿来啦?”

  禁烟也让关争争觉得“松了口气”,“人为的火灾影响因素减少了”。据他回忆,刚来到故宫特勤中队时,故宫还没有禁烟,如今游客的打火机都进不了故宫,统一放进安检口的回收筐里。

  特勤中队也带头执行了这项措施,消防官兵全体禁烟,连厨房的煤气灶都改成了电热锅。然而除了烟头这样的明火,另一件需要消防员注意的事,是所有用电设施的线路。

  2016年5月,故宫中轴线上的三大宫、三大殿内拉进了电线,点亮了灯光。为了消除消防安全隐患,这座木结构建筑群里所有的电线,都是先装在橡胶的绝缘管中,再放进金属管中。后者的功能是给线路降温,“线路过热会点燃外层的橡胶管,加一层金属管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选用LED冷光源,一方面减少光照对文物的损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降低温度。

  单霁翔曾对媒体介绍,故宫里所有的灯架和线路都脱离古建筑1.5米以上,每一盏灯都有专人值守,经过3年的调研,才做出了这个让消防部门能够通过的掌灯方案。

  每一次布展也让消防队格外重视,除了展厅使用的材料都能够阻燃之外,天安门支队的防火监督员也会提前来查看,再跟故宫的消防部门沟通协调。

  几年前,《清明上河图》在武英殿展出时,消防队的日常巡视,增加了每隔一会儿就去武英殿巡视一圈的工作内容。

  比起时不时的展览,最让这些年轻人在意的,是故宫里的修缮工程。

  最近开始修缮的养心殿,在媒体上引发过一轮关注。不为大多数人所知道的,是故宫特勤队提前做出的种种消防预警。工程开始之后,工地附近的几个消防栓上,就已经提前接上了消防水带,每个消防栓都被反复确认能够出水。

  修缮工作中难免会用到电焊工具,或是使用沥青这种温度较高的材料。一旦需要动火作业,施工部门就会提前通知消防队员到场监督,“确保万无一失”。

  宫里道路狭窄,正常规格的消防车无法通行。故宫特勤队拥有一辆小号的消防车,以及巡检用的电瓶车,“这是别的中队很少有的”。

  “我们是故宫防火工作的最后一道防线,”关争争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我们是灭火力量,故宫的消防部门是防火力量。”

  必须万无一失,因为一失万无

  在故宫里,特勤中队的消防官兵没有经历过灭火实战,但由于负责的区域不仅是故宫博物院,这些年轻人们仍然遭遇过危险。

  2012年9月1日,一名男子突然爬到天安门广场东侧路的一棵松树上,挥舞着汽油桶喊话声称要自焚。特勤中队的消防官兵赶到架起了泡沫水枪和救生气垫,把汽油桶打落,把男子安全救下。2016年10月14日,一辆公交车行驶到东长安街时,尾部突然冒烟起火,中队官兵驾驶消防车把公交车逼停后灭火,疏散了全部乘客。

  特勤中队还承担着培训故宫博物院新入职员工的工作.每年8月之后,陆续会有新员工来到中队驻扎的小院里,接受一周的培训,内容包括灭火器等消防设施的使用方法、防火安全知识,等等。

  曾在故宫博物院工作的李声,专业是博物馆学。据他解释,博物馆的消防、安防是一整套综合性体系。除了固定必须配备建设的消防设备、防控装置、微型消防站之外,博物馆里的灭火器使用的都是泡沫或是惰性气体,以避免对书画一类的藏品造成损伤。

  古建筑里的博物院要求更严格,故宫的消防处每年进行1~2次消防演练,还会请消防部门至少检查一次,及时更换过期的灭火器。

  故宫每隔4年还会组织一次消防运动会,比赛的项目有用灭火器对准乒乓球喷射、连接消防水带、穿防火服、佩戴呼吸器等。最有趣的一个项目,是模拟起火后的场面,员工比赛搬动重物,假装是在抢救藏品和文物。这些赛事都安排在闭馆的周一,一场运动会会持续一个多月。

  关争争被邀请担任去年那场消防运动会的裁判之一,事实上,消防队还得到过故宫博物院赠送的一个称号,“紫禁卫士”。

  年轻人很喜欢这个称呼,他们也很喜欢自己守护的这座博物院。一个队员说起每天跑步路过的宫墙、窄道和花木,“真的很美”。

  遥远的半个地球之外,很多人正在为另一座博物院损失的美丽而遗憾。大火发生后不久,里约国立大学的学生面向全球发布请求,收集在博物馆拍的照片和视频。他们已经收到了数以千计的投稿,希望能够重建一个虚拟博物馆,或建立某种形式的记忆场所。

  维基百科也在推特上发布了类似请求,一位博物馆方面的3D模型专家说,他们团队成功地在大火前,完成了对上百种重要文物包括化石、埃及木乃伊、一位国王的头骨、希腊以及罗马文物的扫描。

  在大火之前,维基百科网站上有超过200幅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图片,其中大部分都是2015年由一个名叫尼多克的用户上传的。大火之后,尼多克召集了一群葡萄牙语编辑,起草了一份声明,号召大家上传巴西国博的照片。这份声明9月4日发布之后,到9月6日,已经有大约2400到3000幅新照片上传。

  “我被告知国家博物馆没有藏品的电子版、高清晰的图片档案。”一位维基百科志愿者编辑说,“我们仍然在确认这是否是事实,但是这促使我和其他编辑,很绝望地呼吁人们上传他们来博物馆旅游时拍的照片。富裕国家机构里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在我们的国家很缺乏。我不能在博物馆大火之前做这件事情,感到非常、非常难过。”

  大火带来的很多损失不可逆转。昆虫学家马库斯·圭多提告诉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很多研究者一生都在研究巴西国家博物馆里的样本,现在他们的工作也随之消失了。”

  火灾之后,巴西政府承诺投入240万美元给后续的重建。博物馆负责人表示,最开始的资金将被用来稳固剩下的建筑、修复“能被修复的文物”。另一笔120万美元的资金将用来建设可供工作人员居住的房屋。政府还在讨论,下一年可能增加1920万美元给真正的博物馆重建。

  但李声认为,巴西博物馆的负责人不能推卸起火的责任,“说白了就是他们的主管部门玩忽职守,甚至是一种犯罪行为了”。

  李声举例,故宫除了财政每年的拨款,修乾隆晚年居住的倦勤斋的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拨款,修养心殿时还有企业额外捐助了8000万元。“作为博物馆,想要保护文物是有多种筹款渠道的。甚至说难听点,你说你没钱,要搞众筹,难道国家老百姓不给你捐钱吗?实在不行还有爱国企业呀。”

  他再次提到了巴西国博消防栓没水的情况,这属于消防部门的疏忽。在李声看来,如果每年都进行消防演练、定期进行检查的话,早点发现没水可以去找消防部门,“他们确实是有很多事情没做到”。

  “中国的博物馆,目前为止,极少发生这么严重的火灾。从国家级博物馆,到小一点的市级甚至县级博物馆,对文物保护都非常重视。各级文物主管部门也重视,每年都会发文或巡查。”李声说,“这可能是因为我们国家的人对文物有天然的感情吧。”

  用单霁翔的话说,消防安全“是故宫的命根子”,必须万无一失,因为“一失”就会“万无”。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声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渺 实习生 袁文幻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