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内战“最后一役”会带来什么

发布时间:2018-09-13 09:25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9月13日 12 版 | 查看:201次

8月下旬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省周边密集部署兵力,并对一些武装组织据点发动猛烈炮击。9月7日俄土伊峰会召开当天,伊德利卜省南部和哈马省北部的反对派武装据点遭多轮空袭。连日来的空袭行动被视为一场大规模军事进攻的前奏。

  美、英、法于2018年4月14日进行的联合空袭,显然没有止住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失地的步伐。当前,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已成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最后据点。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联军,已经集结部队准备对伊德利卜省发起攻击。

  如果三方联军顺利拿下伊德利卜省,即可宣布叙利亚内战基本结束。因此,此战被称作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然而,“最后一役”能否带来和平重建尚难预料。

  9月1日至8日,俄罗斯海军与空天部队在地中海东部靠近叙利亚水域举行大规模军演,出动34架飞机、26艘舰艇和船只。几乎与此同时,美军“洛杉矶级”核潜艇“纽波特纽斯”号进入地中海海域。此外,在地中海东部海域也有美军两艘导弹驱逐舰在活动。

  8月30日,叙利亚政府宣布:一定要击败叛军,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和牺牲。9月3日,特朗普向叙利亚发出强硬警告:“叙利亚总统巴萨尔·阿萨德决不能肆意攻击伊德利卜省!”对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回应:西方国家不要在叙利亚“玩火”。

  9月4日,叙利亚和俄罗斯战机对伊德利卜省的反政府武装进行了空袭,打击目标多达数十个。这无疑是阿萨德和普京对特朗普先声夺人的警告:即使美军干预,叙利亚和俄罗斯也不惜一战!

  以叙利亚政府军、伊朗和俄罗斯为一方,以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为另一方,双方在伊德利卜省之争上非常决绝。

  叙利亚内战打到今天,伊德利卜省之争已经成为战争的“胜负手”。假如反政府武装能够幸存,则可以延续其政治生命,不能完全否定还可能东山再起。政府军如果成功收复伊德利卜省,则叙利亚内战宣告结束,和平重建将有机会得以展开。

  对于叙利亚政府一方,多年内战已使国土大部分变成断壁残垣、瓦砾废墟,人民流离失所。对俄罗斯而言,本来就是因克里米亚问题与西方发生严重矛盾的状况下参与叙利亚内战,虽因奥巴马政府的谨慎和收缩得以不断推进,但也付出了沉重的经济、军事代价,继续拖下去有拖垮俄罗斯经济的风险。如果能够一战解决反政府武装,则可乘胜在克里米亚问题和对欧洲关系上取得主动;反之,不仅需要继续为叙利亚政府军“输血”,对美对欧关系也将继续陷于被动。

  总的来说,对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而言,都到了不愿意再拖下去并且再也拖不起的地步了。

  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一方,失去伊德利卜省即失去最后的依托,即使苟延残喘,也将成为“流寇”或者不得不寄人篱下。对美国而言,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彻底失败,不仅将使其失去牵制伊朗、俄罗斯的抓手,而且任由叙利亚、伊朗、俄罗斯组成反美亲俄联盟,其将基本上失去对中东地区问题的发言权。

  一旦中东地区出现反美亲俄联盟,美国在中东的坚定盟友——以色列的安全将面临严峻挑战。与其让以色列面临危局后再亡羊补牢,不如提前避免这样的局面出现。因此,美国和以色列在这一问题上,腾挪转圜的空间很小,甚至不容有任何错失。

  目前,美国对“最后一战”的表态是:“如果阿萨德的部队使用化学武器,美国及其盟国将迅速而恰当地作出反应。”

  对此,叙利亚的反击是:“叙利亚政府军不会使用化学武器也没有化学武器。美方将以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为借口,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打击。上次制造化学武器袭击假象的‘白头盔’组织,已经携带相关设备进入伊德利卜省。他们将故伎重演,给美、英、法提供干预的借口。”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各说各话,外界很难鉴别谁在说谎。

  眼下,大规模的攻防作战还未展开,叙利亚内战“最后一役”的战况和结果有多种可能

  一是战事可能极其残酷,战斗也许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双方都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心理,所以都会以最坚强的作战意志,毫不犹豫地投入最强的力量,不惜付出最惨烈的牺牲,一省之攻守演变成持久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二是美、英、法可能会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加入。美、英、法有可能的干预方式是,等战局发展到交战双方都精疲力竭的关键环节,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效果。同时,还可以根据战局的发展,加强力量部署和调整干预计划。

  至于美、英、法干预的方式,派遣地面部队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情报支援和武器、物资的支援会得到优先考虑。在这样的支援不能奏效的情况下,远程精确打击和空袭的方式将会出现。在作战中,仍可能会采用今年4月空袭的方式,尽量避免与俄罗斯直接交战,侧重打击叙利亚政府军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等一些不会导致严重后果的目标。

  三是反对派及其武装可能化整为零。如果城市攻防作战演变成为持久战,那么,叙利亚内战将继续,只不过局限于伊德利卜省一隅而已。这样仍将牵动叙利亚全局,以致伊朗、俄罗斯也难以脱身。从某种意义上说,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并不是孤立作战,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及美国在叙利亚和其他中东国家的军事基地,都是美国对叙利亚乃至中东局势发挥影响力的支撑点。

  就算局势完全朝向叙利亚、伊朗、俄罗斯所希望的方向发展,美、英、法方面的有限参与无法逆转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整体上覆灭的命运,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联军如愿占领伊德利卜省,要达到彻底消灭反对派及其武装的目的也很困难。反政府武装不仅具备丰富的斗争经验,而且拥有广泛的教派群众基础,化整为零、流窜游击是其最后的选项。

  然而,对于苦难的叙利亚人民而言,这场内战早该结束了。叙利亚内战导致数百万平民流离失所,内战造成的难民潮,也使周边国家包括欧洲各国,面临难民问题的巨大困惑。和平重建不仅是叙利亚人民的渴望,也是中东、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利好。叙利亚未来会继续战乱还是开启和平进程,就掌握在中东棋盘的操盘者手中,如何落子,事关叙利亚人民生死祸福,整个世界也在拭目以待。

  (吴敏文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