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用生命诠释忠诚担当(组图)

发布时间:2018-10-10 13:26 | 来源:辽宁日报 2018年10月08日 第05版 | 查看:182次

1953年沈阳数万市民祭奠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 

  黄继光(上)邱少云(左)孙占元(右)画像。(资料图)

省档案馆保存的档案。

本报记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省档案馆保存着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追悼大会的相关档案和资料,记录了三位英雄牺牲时的壮举和当年沈阳市民祭奠英雄的场景。英雄的故事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民,传递着忠诚担当、不畏强敌、战斗到底的决心和勇气。

  黄继光: 身上找到九处机枪眼

  省档案馆工作人员丛彦坤告诉记者:“在整理档案时,我们不仅查找到了有关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的新闻报道,还发现了一部专著《特级英雄黄继光》。”根据这些史料,记者还原了黄继光最后一次战斗的经过。

  1952年10月14日晨4时30分,是美国无理宣布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第七天,侵略者向上甘岭“五九七·九”和“五三七·七”北山发动了疯狂的进攻。下午5时30分,随着腾空而起的三发红色信号弹,隐蔽在山沟、洼地的我志愿军炮群开炮,反击的时刻到了。

  “天亮以前一定要把‘零号’阵地拿下来!”营参谋长斩钉截铁地说,在同六连长、指导员研究后,他当机立断,组织了9名战士,编成“功臣第六班”,分3个小组对敌人火力点实施爆破,由指导员亲自用机枪掩护。可是,时间不长,3个组的同志都倒在了烟火腾腾、弹雨倾泻的山梁上……

  “参谋长,把任务交给我吧!”黄继光挺身而出,坚定地要求,“只要我有一口气,就保证把它干掉!” 参谋长信任地点了点头。

  黄继光率领两个战友追击逃跑的敌人,冲到一个小石坎前。敌人发现了他们,密集的子弹立刻筑起一道密不透风的火墙。

  “指导员,我上去啦!”黄继光喊道。六连指导员激动地凝视着黄继光,发现他的左臂在淌血,“你负伤了!”“没啥子。”黄继光把胳膊举起,“指导员,请相信我,为了打败侵略者,就是只剩一口气,我也要完成任务!”

  黄继光一个箭步越过石坎,翻身冲进子弹交织的火力网,向敌人中心火力点迅速扑去。指导员一边射击,一边清楚地看到黄继光利用手榴弹炸起的烟雾作掩护,继续前进。但是动作越来越缓慢,显然,他已经身负重伤,但仍然一步不停地向敌人中心火力点接近。

  近了,近了,离中心火力点只有10米了,所有人都攥紧拳头为黄继光使劲儿。忽然,黄继光挺起身子,在敌人的探照灯下,在暴雨一样的子弹中,钢铁般挺立起来啦!他高高举起右手,手雷在火光中闪闪发亮,接着,响起了震天动地的爆炸声。由于碉堡太大,黄继光的手雷只炸塌了一半,敌人剩下的两挺机枪又从残存的射击孔里伸出来,死命地吼叫着。

  这时,扑倒在一旁的黄继光又艰难地抬起头,摸摸身上,看看四周。他的身上一件武器也没有了。但黄继光又向前移动了,他顽强地爬、奋勇地爬……

  指导员也跟着向前爬去。突然,一件气壮山河的事情发生了:冲着那狂喷火舌的枪口,黄继光跃身而起,挺起他那宽阔的胸膛,张开双臂,扑了过去,用身体堵住了枪眼。正在喷射的火舌,黯然熄灭,正在死命吼叫的机枪,哑然失声。战友们立即冲上去,端掉了碉堡。黄继光用他那年轻的生命,为胜利开辟了前进的道路。

  战斗结束以后,战友们在黄继光身上找到9个机枪子弹射透的洞。

  邱少云:烈火烧身20多分钟岿然不动

  丛彦坤注意到,邱少云的事迹刊登在《东北日报》上。

  1952年10月11日,邱少云和他的战友奉命到离敌人阵地很近的地方去潜伏,以便第二天傍晚伺机发起袭击。

  天黑以后,战士们秘密地摸到了潜伏地。他们三个一组、四个一组地分散开来,潜藏在茅草中。每个人从头到脚都插上了野草,凉风吹过,人身上的草和地上的草一同摆动,显不出一点痕迹。因距离很近,敌人讲话的声音有时也能清楚地听到。 

  第二天11点钟的时候,敌人盲目发射的一颗燃烧弹突然落在邱少云身边,烧着了他身上的野草。这时他只要站起来,完全可以扑灭身上的火苗,但是,邱少云深切地懂得,要是这样做,就会被山顶的敌人发觉,潜伏在这里的几十位战友就有被发现的危险,原定的战斗计划也就不能完成。

  我军阵地上的指挥员看到潜伏地冒起了烟火,连忙命令炮兵向敌人射击,扰乱敌人的注意力。这时候邱少云还是没有爬起来扑灭自己身上的火焰。火焰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头上。在这个生死关头,邱少云紧握着压满子弹的冲锋枪。烈火继续在燃烧着,烧烂了邱少云的皮肤。邱少云忍受着难以想象的肉体痛苦,咬着牙,把两手深深地插入泥土。然后猛地抬起头,向离他最近的战友李士虎说:“胜利是我们的,但是我不能完成爆破任务了,这个任务交给你去完成吧!”说完,他又把烈火烧着的身体更紧地贴在地上,一直到牺牲时也没动一下。

  烈火烧了20多分钟,直到邱少云牺牲后,才熄灭。

  潜伏在这一片草丛里的几十位战士,眼瞅着邱少云壮烈牺牲。勇士们瞪红了眼睛,盼望的时刻终于来到了。突击队的战士从草丛里发起了攻击。李士虎飞快地跑到邱少云身旁,用大衣盖住他的遗体,然后抱起烈士遗留下来的冲锋枪和爆破筒,高喊着“为邱少云复仇啊!”箭一般地冲过两道敌人的铁丝网,把爆破筒塞到敌人的一个地堡里,一声巨响后,敌人和地堡一同被消灭了。

  接着,满山响起“为邱少云报仇”的声音,满山是爆炸敌人地堡的闪闪火光,满山是杀敌的枪声。不到15分钟,勇士们占领了敌军阵地。

  孙占元:自爆手榴弹与七个敌人同归于尽

  丛彦坤在《东北日报》剪报上看到新华社记者采写的报道《孙占元和易才学》。

  在上甘岭战役中,美国侵略者上午用4个营的兵力向上甘岭右侧“五九七·九”高地进行了14次猛烈攻击,但都被志愿军战士打退了。下午,当战士们主动转入坑道作战以后,一个营的敌人爬上了我军前沿排的野战工事,建起火力地堡。

  敌人踏上了我军的阵地,战士们怎能答应!

  共产党员孙占元被指定为反击部队的突击排长。孙占元一面派人和坑道里的反击部队联络,一面命令易才学向敌人的第一个火力点前进。

  易才学炸毁敌人的第一个火力点后,第二个火力点向他猛射起来,他几次想从弹坑中冲出去,但密集的机枪子弹使他几次都未能抬起头来。这时他突然听见左边传来排长孙占元的声音:“从右边上,我掩护你!”接着,孙占元的机枪就猛烈地射击起来,敌人的火力立即被吸引到左边去了。

  易才学英勇机智地几乎同时炸掉了敌人两个火力点,但由于距离太近,他自己也被震昏过去。

  隐蔽在弹坑里用猛烈的机枪火力掩护易才学的孙占元,看到敌人的两个地堡被同时爆破了,就立刻提起机枪向上跑。但是,敌人的最后一个火力点又向他开火了,而且机枪越打越猛,他的双腿被打断了。剪报中载:“这个伟大的战士忍受着痛苦,仍旧从血泊里挣扎着爬向易才学躺着的地方”。

  这时易才学刚刚清醒过来,一下扑到孙占元身旁。孙占元看见他十分疲劳,不愿再把爆破第四个火力点的任务交给他。易才学对孙占元说:“排长,请你放心,我会像你一样。只要我人在,一定能够完成任务!”说着,他拿出急救包就要把孙占元的腿包扎起来。孙占元拒绝了他。

  敌人的机枪打得很凶。“这里不能够停留。”孙占元命令易才学,“先不要管我,为了胜利,你马上去爆破敌人的地堡,我来掩护你!”

  易才学迅速向前爬进,身后响起了孙占元的机枪声。是孙占元和敌人猛烈地对射着,吸引着敌人的火力。

  正在这时,孙占元那里传来了手榴弹的爆炸声,原来孙占元炸死了迂回上来的7个敌人,自己也壮烈牺牲了。

  满腔悲愤的易才学利用敌人机枪射击的间隙,爬进了工事前的交通沟,敏捷地把一根爆破筒投进工事里,敌人的第四个火力点就这样被炸毁了。

  从爆炸第一个火力点到炸毁第四个火力点,仅仅用了20分钟的时间,冲锋的道路打开了,等待反击信号的战士们立刻冲上山来。仅仅10分钟的激战,一个营的敌人就被我军大部歼灭了,前沿排的阵地完整地回到了我军战士的手里。

  史记SHIJI

  沈阳当年公祭英烈三日

  省档案馆工作人员丛彦坤提供的档案,是1953年在英雄追悼大会上东北行政委员会领导的讲话稿、东北行政委员会民政局移送公祭及追悼大会现场照片、致东北烈士纪念馆的信函以及相关剪报。

  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献出宝贵生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特等功臣黄继光,一等功臣邱少云、孙占元三烈士的灵柩于1953年2月26日晚8时20分,由朝鲜前线运抵沈阳。灵柩暂时停放在二纬路与三纬路之间的广场。从3月3日起,沈阳连续三日举行公祭。

  剪报记载,“3月2日,一场春雪降落在沈阳,已经转暖的天气又冷了起来。但在第二天,像流水一般的人群,依然踏着积雪,冒着寒气,抬着花圈,胸戴白花,纷纷前往祭奠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和功臣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三烈士……”

  3月6日上午8时,沈阳市举行了各界人民2.2万人参加的追悼大会。是日凌晨3时刚过就陆续有人到达会场。7时许,在尘沙扑面的狂风中,驻沈阳一级机关的首长,沈阳市的党、政和群众团体的负责同志,各民主党派的代表以及工人、学生、市民和少数民族等各界人士齐聚会场,会场呈现一片肃穆。

  省档案馆收藏的讲话稿便是由当时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高崇民在3月6日追悼大会上宣讲的,他说:“他们为了祖国以及世界和平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真不愧为祖国的优秀儿女。”

  追悼大会后,由乐队为前导的手执花圈、挽联的送殡者,结成长长的行列,随灵车前往烈士陵园。灵车路过之处,附近居民肃立两侧。

  ……

  专家档案DANGAN

  丛彦坤

  毕业于辽宁大学经济学院,现任职于辽宁省档案局(馆)现行档案整理处。

  (本版图片除注明外,由省档案馆提供)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