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3年前好心人救他儿 “知心爸爸”今回报社会(2图)

发布时间:2019-01-03 13:25 | 来源:大洋网 2018-12-24 08:23 | 查看:363次

黄明贵

黄明贵的儿子纯仔如今很健康。

  大洋网讯 黄明贵的儿子曾患重型地贫,幸获八方相助,完成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捡回一条命。儿子康复后,他从受到别人帮助的“家长”成了帮助地贫患儿家庭的志愿者,让他们不再面对自己曾经面临的迷惘与无助。

  近日,他获评“2018年英德市第六届最美英德人”。从2015年至今,他帮助500多名地贫患儿筹到了移植手术的费用,所有募集到的善款直接打到医院账户专款专用。“许多家长我都没见过面,不过这都不重要,只要孩子能健康成长,就是我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黄明贵说。

  在冬至那一天,36岁的黄明贵专门发了一条朋友圈,用9张图片将儿子纯仔从生病,到治疗,再到手术、恢复,再到回归校园的过程呈现了出来。

  “在四年前的冬至,纯仔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这一天也是他‘重生’的日子。”黄明贵说,每到这个时候他也会特意在朋友圈发一些“正能量”的话,让那些因地贫患儿苦苦挣扎的家长,坚定“重生”的希望。

  “别人说我活不过18岁”

  在周日的早上,本来休息一天的黄明贵还是被各种信息吵醒了,他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打电话、接电话、读信息、回信息,他一般都会选择用“电话和短信”解决地贫患儿父母碰到的各种问题。“我也曾经处于他们现在的角色,知道他们的苦处。”

  2004年4月,广东英德的黄明贵迎来了自己第一个儿子,在儿子四个多月时,因高烧不退跑了许多医院,很多医院都不敢收。

  黄明贵回忆说,当地的医院,医生也不知道儿子纯仔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更不用说是知道“地中海贫血”了。他说,直到他们到了大医院,一位医生在看过化验的结果之后,才说出了“地中海贫血”这几个让他们茫然不知的词语。

  黄明贵说,当时在给儿子输血了一个星期之后,儿子的面色就好了起来,“红扑扑的”,甚至还是有些怀疑医生给出“地贫”的结论。但他还是按照医生的建议:每个月定期给孩子输200cc的血,“后来那个医生调走了,就这样一直输血输到了纯仔六岁”。

  “别人都说我活不过18岁。”黄明贵的儿子纯仔,在恢复健康后回忆说。“你可能想象不到,在农村那种环境,如果家里有一个生病的孩子的压力会有多大。”黄明贵说,当时很多人告诉他,这个病是治不好的,还不如早一点放弃孩子,或者把孩子丢在医院,给孩子也给自己一条活路。

  但黄明贵没有放弃。“当时我凑钱在农村开一个小的毛衣加工厂,一个月就只有800多元的收入。”黄明贵说,当时他们只知道是脐带血能够帮助治疗“地贫”,所以就想着能够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来给纯仔续命。但天不遂人愿,几次妻子怀孕的胎儿同样是患有重型“地贫”,只能流产。

  到了纯仔6岁时,他们才在医院碰到了同样孩子患有“地贫”的父母,才知道纯仔并不是唯一患“地贫”的孩子,而且还需要打“排铁针”,让体内的铁不至于沉积导致内脏器官衰竭。

  “每盒排铁针是650元,一盒里面有10瓶。”黄明贵说,几乎一周下来有五到六天都是要打排铁针的,家里的压力也更大了。

  纯仔的“寻父之旅”

  2012年,黄明贵的毛衣加工厂倒闭,他不得不离开家乡去珠三角打工。“我几乎什么都做过,什么辛苦活都不怕,就是为了给孩子治病。”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纯仔显得比其他的孩子更加成熟懂事。“他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就已经会走路说话了,很聪明。”黄明贵说起儿子来显得高兴了许多。

  2013年8月,纯仔偶然看到广州电视台某栏目,竟突发奇想写信到栏目组,希望栏目组能够帮助他在广州“寻父”。

  浑然不知孩子要来广州的黄明贵,当时在广州一家轮胎厂工作,一身油腻的黄明贵在档口见到纯仔。“当时太意外了!我搬着轮胎走出来,一抬头,纯仔就站在我眼前。”

  “爸爸你骗我,你说你是在广州做经理的,工作不辛苦。”黄明贵怀中的纯仔哭着说。

  在病床上,纯仔向黄明贵说出了想了很久的话:“他们都说我活不久的,是不是我死了就不会拖累你和妈妈了?”在病床边的黄明贵哭着说:“以后不许你再这样说。”

  在纯仔的“寻父之旅”播出之后,深深打动了许多观众,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电视台收到了来自热心人士28万元的捐款。通过广州热心人士的帮助,加之四处借钱,他们终于可以给纯仔做手术了。

  “终于可以不用出院了”

  2014年5月,纯仔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供者,而且供者也愿意配合完成移植手术。

  “本来是计划10月份开始手术的,但是纯仔刚好发烧,身体状况不适合进行手术,所以就只好先住院治疗。”黄明贵说,当纯仔的身体恢复了,结果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供者却联系不上了。

  一直到了那年12月,在医院已经住了两个月的纯仔前期已经花掉了十多万元的检查费用,但供者却迟迟没有出现,让他们觉得供者可能“反悔”了。

  “我还记得,当时是12月11日,我都已经要下楼办理出院了,结果碰到了主治医生,他说供者联系上了,第二天就入仓。”黄明贵后来才了解到供者是一名军人,由于在执行任务,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上,在看到了纯仔可以进行手术时,对方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意外的狂喜像一股电流袭击了黄明贵。已经10岁的纯仔高兴得在医院的楼道里跑来跑去,还高兴地说着“终于可以不用出院了”。许多住院的人都期望着出院,然后纯仔期望的是不出院,为了活下去。

  “你救了那么多孩子”

  移植手术完成后,3个月到9个月半年的时间,是关键时期。纯仔的恢复情况甚至有些出乎医生的意料,两年间的大检,纯仔都通过得很顺利。医生笑着说:“因为你救了那么多孩子,儿子才会恢复得这么好。”

  从2015年开始,黄明贵就开始帮助和自己儿子纯仔一样的地贫患儿家庭,因为,他们同样经历着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些无助与迷茫。

  “我愿意做一个聆听者,像一个垃圾桶一样吸收着家长们负面的情绪。”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帮助了他的家人,他要回报社会,算是为了儿子去积福积德。

  他告诉记者,其实刚刚开始的时候,有许多人也怀疑他“目的不纯”,因为一个人“不吃你的饭,不喝你的水”,还愿意帮你去解决碰到的所有问题,“要么这个人是傻的,要么这个人肯定是有目的的”。

  黄明贵选择不辩解,只做事。他义务帮助地贫患儿的父母,教他们如何面对各种状况,坚定他们对孩子“康复”的信心。

  他告诉记者,相比较而言,地贫患儿的康复率是很高的,在做过了移植手术之后,有95%以上的患儿都能够摆脱“地贫”的阴影,健康地成长。“我还帮助过一些白血病或肿瘤的孩子,但他们却很多都不在了。”

  “独自去面对痛苦”

  “算起来,从2015年到现在,我已经帮助过500多个孩子完成了募捐和手术,还是有25个孩子因为后期感染等原因去世了。”黄明贵说,每当这个时候,就是他最痛苦的时候,而且他还不能去告诉其他人,更不会在朋友圈公布孩子死亡的消息,否则,这对于那些精神已经非常脆弱的“地贫”患儿家长来讲,就是沉重的“打击”。“他们已经很脆弱了,经不起任何的打击。”

  这时他只会一个人默默地喝酒,“我会三天回不过神来”,然后让自己继续坚强下去。许多孩子去世的消息,他是第一时间知道的,然后默默地保守着这个“秘密”,直到几个月之后,其他的“地贫”患儿家长才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黄明贵说,只有大家都有着信心和希望去努力做这件事,才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在详细了解过他们的情况之后,都会建议发起募捐,有时候文字的东西更加打动人。”他解释说,有时候亲戚和朋友看到“地贫”患儿快快乐乐的不觉得什么,但是把家里的实际情况写出来了,让别人看到快乐背后的东西,才能感动身边的人。“就算是借钱,别人也会愿意借给你的。”

  他说,只有“地贫”患儿的家长努力行动起来,才能让孩子有机会活下去。“相比较面子,孩子的命要重要得多。”

  患儿健康是“最大动力”

  如今,黄明贵和妻子在广州租了一间一个月租金900多元的小房子,一边打工一边做着志愿为“地贫”患儿家庭服务的工作。“每年也会有一些家长跟着一起做,但随着他们的孩子健康起来,他们渐渐都走了。”黄明贵说,他觉得自己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很大的原因就是医生曾经跟他说过的那句“因为你救了那么多孩子。”

  全国许多地方都有着黄明贵帮助过或正在帮助着的孩子,他们或正在等待合适的供者,或正在准备手术,或正在进行术后的恢复。

  有的家长从开始接触到最后孩子恢复健康,他都没有见过面,也没有想过去见面。“一是真的没有时间,二是实在见不起啊,和家长见面都是我买单。”黄明贵说,只要看到“地贫”患儿能够健健康康成长,他觉得就是最大的动力了。“人真的不能为了回报去做什么事情,只关注回报的多寡,是做不长久的。”

  他说,相比较十多年前的自己,他觉得是“一个天,一个地”,那时的自己看不到任何希望,日子得过且过,而现在,他帮助救治了这么多的孩子,有了底气和自信心,更有了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

  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