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20190108 以匠心助推国之重器

发布时间:2019-01-10 17:50 | 来源:央视网 2019-01-08 20:08 | 查看:258次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今天,一年一度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召开,又有两位科学家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一殊荣。一位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刘永坦,一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防护工程专家钱七虎。他们为什么能获得这么高的荣誉?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都取得了哪些成绩?他们的故事,又会给我们什么样的启迪呢?

  在威海新体制雷达实验站,83岁高龄的刘永坦正跟团队成员讨论如何加速推进新体制雷达的小型化。致力于新体制雷达研究近40年,刘永坦建成了我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实验站、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新体制对海远程探测雷达。

  刘永坦,1936年生于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战火纷飞、颠沛流离,这是他对童年最深刻的记忆,此外,就是母亲在油灯下给他们讲古诗词。他告诉记者:“我记忆最深还是《满江红》吧,怒发冲冠,壮怀激烈。我脑筋里能回忆起那苦难的样子,我父亲就说这些灾难的造成就是我们国家太弱,受人欺负,你们长大要改变这个局面。”

  淡泊名利、以身报国的种子那时候就悄悄播散在刘永坦幼小的心灵中。1958年,刘永坦通过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和清华大学学习,成为哈工大的一名青年教师。1979年,公派英国留学深造,主要从事信号处理研究。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刘永坦对雷达有了全新的认识。传统的雷达虽然号称“千里眼”,但前提取决于它站得有多高,地平线之外的地方都是传统微波雷达的盲区,世界上少数西方大国因此开始研制新体制雷达。1981年秋天,刘永坦学成归国,他的心中已经瞄准了一个目标:开创中国的新体制雷达。事实也很快证明,刘永坦的选择很有前瞻性。

  但是,当时全球范围内新体制雷达也只是刚刚起步,没有可供参考的资料,更没有相关的技术可供借鉴。刘永坦的想法招来一片质疑的声音。

  刘永坦没有动摇,在他的心里,国家的战略需求才是最重要的,个人的成败得失无足轻重。在国家的支持下,10个月时间,刘永坦组织的6人团队就拿出了20多万字的预研方案。此后经数千次实验、获取数万个测试数据,新体制雷达关键技术及方案论证取得了重大进展 。

  1986年,刘永坦开始主持“新体制雷达研究”,建设新体制雷达实验站。威海一个偏僻的小渔村成了刘永坦和团队成员的第二个家。实验室条件下的研究成果一到实际应用场景下就状况频出,海杂波的信号比探测目标的信号强度高出成千上万倍,雷达根本分辨不出茫茫大海上哪是真正的目标。

  已经说不清刘永坦和团队到底经过了多少不眠之夜,1990年4月3日,目标终于在新体制雷达的屏幕上出现,8年多不为外人知的艰辛都化作了成功的喜悦和泪水。1991年,该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同年,刘永坦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1997年,已经功成名就的刘永坦再次做出让人诧异的决定,牵头承担研制实用型的新体制雷达。

  刘永坦说:“有一些人善意地劝我,你学校这么几个穷书生能干成这个事吗?我的想法很简单,这个事情理论上比较完善,我们的实验站也建立起来了,也拿到国家的奖励了,但是真正把它做成一个完善的雷达还有相当的距离,从学术上讲有没有解决的问题,从需要上来讲,希望能够做这个很有用的设备。”

  尽管新体制雷达的研究已经耗时8年,接下来的新体制雷达的应用可能需要若干个8年,但是,刘永坦却非常坚定。

  十几年时间,这支来自哈尔滨的团队长期驻扎海边。2011年,具有全天时、全天候、远距离探测能力的新体制雷达终于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对海远距离探测技术的一项重大突破。2015年,团队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刘永坦又获得国家科技最高奖。

  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另一位获得者,是我国防护工程专家钱七虎。

  在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中国工程院院士钱七虎正在同科研人员一起探讨最新的实验数据。这个装置可以用少量普通炸药模拟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压力的作用效应,并据此研究相应的防护技术。防护工程,这一重要国防工作,就是钱七虎毕生研究的主要领域。

  1954年,因国家急需军事人才,钱七虎毅然服从组织安排,放弃了留学苏联的机会,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

  从哈军工毕业后,表现优异的钱七虎被派往苏联继续深造防护技术。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国面临严峻核威胁环境,如何设计一个能够抵御原子弹爆炸威力冲击的地下飞机洞库门,成为钱七虎科研生涯第一个艰难挑战。

  钱七虎仔细研究发现,导致洞库门不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手算技术特别落后,没有办法准确计算出库门受力的精准数据。而当时大的晶体管计算机国内仅有几台,钱七虎只拿到一本操作手册,他从零开始,探索学习了最先进的方法,有限单元法和计算机语言,对大型飞机洞库门抗爆能力进行设计计算。

  有着这种不怕困难、勇于探索学习的精神,钱七虎用了两年时间,在计算机上机操作时间极为有限的情况下,用别人吃饭睡觉的时间,计算出了飞机洞库防护门受力变形精准数据,设计出新的飞机洞库防护门。经过数十次的失败尝试后,飞机洞库门终于可以打开了。

  1975年,钱七虎用了两年时间,设计出了当时国内抗力最高、跨度最大的飞机洞库防护门,开创性地解决了防护工程设计计算的难题。

  钱七虎说:“要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另外还要有艰苦奋斗的精神,没有这样的精神就会动摇,被困难所吓倒。”

  钱七虎就是用这样的精神,攻克着防护工程中的一个又一个难题。他用十年多时间,近千次推导,带领团队攻克了抗深钻地武器防护系统工程,为我国防护工程建设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作为一名科学家,钱七虎拥有战略的眼光。他不仅关注国防,同时也关注民生。2004年,钱七虎负责指导南京长江隧道的开掘工作。面对复杂的地质条件,创造性提出了采用盾构机开掘隧道,将原来每20米就要更换的进口刀具,改进为200米再更换的国产刀具,顺利完成任务。

  60多年的时间里,钱七虎创建了我国防护工程学科和人才培养体系,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

  60年科研生涯,作为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的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钱七虎投入全部心血为国铸造坚不可摧的“地下钢铁长城”。他用行动践行着一位科学家,心系祖国和人民最坚实的信仰。

  钱七虎说:“科学是一个伟大的事业,我们从事科学研究不是为了个人,是为了科学、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无私奉献,科学报国。”

  据了解,经学科专业评审组、评审委员会和奖励委员会评审,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共评选出278个项目和7名科技专家,这些国家科学技术奖获奖成果涉及基础科学与产业技术的各个方面,覆盖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要领域。

  第五届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马永生认为:“它(国家科学技术奖)正在成为或者已经成为广大科技工作者引导他们潜心研究,创造团队精神,弘扬科学精神,培育创新文化新的标杆。”

  截至目前,包括刘永坦、钱七虎,已有31位杰出科学工作者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一大奖。这是荣誉,更是激励。他们研究的领域不尽相同,但他们都在各自领域中刻苦钻研、勇于创新,取得了不凡成就;他们的经历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有一颗科学报国、无私奉献的赤子之心。创新是第一动力。创新之道,唯在得人。他们的经历和故事如明灯,必将会指引更多的科技工作者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不断创新,取得更多成果,为国家发展、社会进步注入更多动力。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