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公益组织参与水灾救援(图)

发布时间:2011-08-10 08:04 | 来源:京华网 2011-06-27 | 查看:983次

民间公益组织参与水灾救援 已经成为除政府以外救灾重要补充力量

  救援队不放弃每户村民,挨家走访,将处在危险地段的村民送到安全地方。壹基金救援联盟供图 

  灾难面前,民间的力量有多强?在刚刚过去的南方水灾中,民间公益救援表现得非常活跃。

  6月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接连遭遇强降雨袭击,导致长江中下游及西南地区部分省份遭受洪涝、滑坡、泥石流灾害。在此次水灾救援过程中,除了政府组织开展的救援工作外,各地民间救援组织也颇为活跃,在第一时间收集资料赶往灾区,开展民间救援。

  记者了解到,这些民间救援组织的成员,大多是热心公益的户外爱好者,俗称“驴友”,没有保险,AA制进行援救,靠着自己的专业知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挽救生命。支撑这些民间救援组织的则主要来自于新兴的公益明星组织——壹基金救援联盟。

  6月18日,10000瓶矿泉水和2000箱方便面到达关刀镇,可供村民用3天到5天,这样就和政府物资到达的时间衔接起来了。

  协调:民间力量迅速行动

  6月12日上午第二轮强降雨过后,壹基金救援联盟召开紧急救灾讨论会议,与他们的合作伙伴——湖南本地公益组织绿色潇湘,以及深入救灾最严重地区平江市的潇湘晨报记者进行连线,讨论湖南、湖北最新灾情与物资需求情况。实际上,从6月10日以来,壹基金救援联盟联络官陆凌云就一直在关注南方大规模强降雨天气。其间,他不断和一些民间救援组织进行联系,就哪些地方可能出现灾情进行讨论。

  会议一直到下午才结束。当天,壹基金便宣布,紧急拨款10万元支持由绿色潇湘、湖南省志工指导服务中心、大爱无疆和湖南省公益联盟4家民间组织联合组建“壹基金-湖南民间应急救援小组”,前往重灾区岳阳平江虹桥镇展开灾情调研和实施救援。

  6月14日,正在湖北省红十字会参与救援培训的湖北水上救援队队长大磉接到陆凌云的电话,陆凌云告诉他,湖北咸宁市通城县关刀镇的水兴村和台源村遭遇洪灾,房屋基本被淹,两村2300多村民转移到邻村避难,由于村内公路已经被洪水阻断,村民目前急需食品和饮用水。壹基金决定拨付10万元向水兴村和台源村提供救助。大磉领导的湖北水上救援队也是壹基金救援联盟的成员之一。

  行动:第一时间赶到灾区

  6月16日早上6点多,大磉等4人把车开到了距离台源村最近的地方,由于山洪将道路损毁,路已经被掀翻了,道路上全是沙石瓦砾,有5公里的路程他们只能背着装备徒步走过去。

  整整一天的时间,救援队的4个人在村子里面探访村民。大磉介绍,一般情况下,政府对外发布的数据比较宏观,而壹基金如果要支持某个受灾地区重建时,需要了解当地具体情况,以便做好后续的重建工作。

  4名队员进到村子后发现,山洪来得快走得也快,村子里土坯的房子全部都冲走了,一些村民的家里一件家具都没有了。村民的粮食很紧张,仅存的粮食也已经开始发芽。台源村新建的公路桥,被轿车大小的石块砸碎了。田地几乎都已经被沙石填埋了,村民饮用水十分紧张。

  6月17日,陆凌云一早从北京飞往武汉,赶往关刀镇运送壹基金的救援物资,前期,大磉他们已经货比三家,挑选出性价比最高的一家进行购买,这是遵照壹基金的硬性规定。

  陆凌云说,壹基金都是爱心人士捐来的钱,钱花出去要有道理,比如统一方便面比较便宜,但是饮用水相对来说比较贵,他们就会选择相对便宜的进行购买,这样就能增加一些救灾物资的数量。同时他们还比较看重运输问题,如果购买物资,商家最好是可以进行运送服务的,如果是企业的捐助行为,但是没办法运输,壹基金会支付一定的运输费用。

  6月18日,10000瓶矿泉水和2000箱方便面到达关刀镇,由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发放给村民,可用3天到5天,这样就和政府物资到达的时间衔接起来了。

  困惑:民间救援组织的尴尬

  大磉今年62岁,2010年5月,他成立了湖北水上救援队,救助一些在游泳中溺水的人员,水上救援队的成员有100多人,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他们有一个章程,其中一条就是当国家发生自然灾害时,协助相关部门进行救援工作。去年湘西决堤500米时,他们曾经和壹基金配合开展救援,由于行动快,也比较专业,被邀请加入壹基金救援联盟。

  作为一个民间救援机构,他们在平常开展救援时,装备和救援所产生的费用,都是救援队员们均分的。由于是民间成立的组织,一些官方机构并不认可,当景区出现溺水事故时,他们时常遇到无法进入景区救援的尴尬情况。大磉说,水灾其实很难救援,因为来得太快,去得也太快,通常到了受灾的地方,已经没有生命可以救了,后续的只是一些安置性救援,比如发放物资,有的时候感觉像插不上手一样。陆凌云之前也在从事民间救援,他介绍,对于民间救援队来说,政府会考虑救援队的安全性,不会让他们直接参与相对危险的工作。所以很多民间救援组织在灾难现场更多的是被安排做运送伤员、转移群众以及数据采集的工作,但其实民间救援组织的能力不止于此。

  北京绿野救援队是最早加入壹基金救援联盟队伍的一支民间救援组织,队长海猫说,在汶川地震救援中,民间的救援组织就像进行了一次检阅,差不多来了有300支民间队伍。在救援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大家各自为政,没有后备力量。救援队伍不但要担任现场救援工作,还要分出一部分人员进行后勤工作,如果后勤补给不足,不但起不到救灾的效果,反而会占用了一部分救灾的资源。

  绿野救援队的队员们都是资深的驴友,在地震时,他们几乎天天上山,因此他们更了解灾民的真正需要。“我们也想分发物资”,但是有些时候,运费太高,本身筹集来的资金仅有10000元,光运送费就高达9000元,这让他们没法再购买物资,只能靠人力往上背,数量十分有限,只能发给他们认为最需要的人。

  整合:为民间救援力量搭建平台

  在汶川地震灾区,这些民间救援组织碰到一起,探讨是否可以成立一个联盟,以后开展救援的时候,可以发挥各自的长处,而联盟本身则可以解决大家的后顾之忧。当时也在震区进行救援的壹基金整合了大量社会资源,但缺少人力进行实施,也正在寻找执行的民间组织,于是两家一拍即合。

  经过筹备,2009年5月12日,在汶川地震一周年之际,“壹基金救援联盟”正式成立,旨在为民间志愿救援力量提供支持和服务,普及公众安全和救生常识,同时配合政府应对灾害救援工作。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4支志愿救援队伍加入壹基金救援联盟,这些队伍分布在北京、河南、云南、四川、湖北、海南等24个省、市、自治区。已加入联盟的多支队伍曾参与过汶川地震救援及其后的台风、海啸等公益救援活动,并获得政府嘉奖。这些志愿救援队伍大多数由户外精英或资深人士组成,均在登山、越野驾驶、潜水、飞行、攀岩、无线电通讯等户外技能中有突出的能力。

  陆凌云介绍,现在壹基金救援联盟正在利用云计划,依托目前国内最先进的信息化公益救援平台www.58-85.com,联动各地志愿救援队伍,获取最快的灾难信息,随时支持各地救援行动。

  截至2010年12月,据不完全统计,壹基金救援联盟各成员参加了全国范围救灾救援行动有记录的累计152次,参与救援的志愿人员1456人次,通过救灾和救援共成功营救人员497人,直接或帮助、协调转移受灾群众1300余人,运送和发放各种救灾物资近1000万元,抢救重要物资7000余万元,抢救受灾群众财产近700万元。本版采写本报记者侯雪竹

(责任编辑:李明俐)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