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百科报:全国第三届好人论坛在广州召开(3图)

发布时间:2013-01-08 10:44 | 来源:家庭百科报 2013-1-4 第02版 | 查看:1626次

学者官员实践者各抒己见  见证草根公益成长历程

  ■本报记者 徐显龙

  刘志良是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流动人口互助联合会”会长。这是他不久前与几位朋友共同建立的志愿者组织。

  但在具体操作中,他们遇到了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而刘志良们所遇到的问题,恰恰是目前中国草根公益组织遇到的共同问题。

  在2012年12月初的第二届广东公益志愿文化节上,刘志良认识了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谈方。谈方还有多重身份:中国好人网创办人兼总编、国际关爱协会常务理事、南方公益研究院顾问。此时,谈方正在筹办“全国第三届好人论坛”,邀请各方公益人士参会。刘志良欣然报名参与。

  2012年12月22日至23日,由中国好人网发起并联合广东省文明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广东伦理学会、中山大学社会科学教育学院、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等单位共同举办,广东人民出版社、家庭百科报等单位支持的“全国第三届好人论坛”在中山大学召开。

  “感谢谈教授!”好人尚丙辉(中)上台分享时,不禁潸然泪下。尚曾帮助警方打掉了一个黑恶团伙,却因此被记恨,十几年不敢回老家。谈方(左)得知后,联系了当地文明办,并对尚丙辉承诺说:“我陪你回老家。”

  ■实践者:帮好人,践行“撑腰体”

  论坛并没有走常规的领导先讲话的会议流程。而是实践者、专家先发言,领导被安排在了最后讲话。

  79岁的退休副教授秦兆年,53岁的谈方和24岁的支教研究生岳美琴,代表着老中青三代实践者分享了各自的公益经验。

  谈方教授指出,举办公益活动,需要精心策划与有效执行相结合,才能获得最好效果。汶川地震后,18岁残疾乞丐龚忠诚几次向灾区捐款,被网友称为“史上最感人捐赠者”。几个月后,中国好人网等组织召集的118位志愿者找到了仍在街头乞讨的龚忠诚。在爱心企业家的帮助下,龚忠诚9天内摇身一变成茶铺老板。中国好人网也由此名声大震,这为日后网站继续“帮好人”奠定了基础。

  为什么帮人先帮好人?谈方说,一是需要帮助的普通人太多了,一个草根组织力量毕竟有限。二是有些受助者觉得“你帮我,是为名为利”,甚至认为“你这钱可能来得不干净,我不拿白不拿”。而好人们受助就不会有这种心态,他们本身就是助人者,知道“你帮我,你也是好人!”谈方希望以帮好人的方式,起到“呼唤、示范、推动帮助困难好人”的作用,引起官方和社会的效仿,避免“英雄流血又流泪”,进而净化社会空气。这样就能够更好地促成社会诚信和感恩氛围,从而带动更多受到尊重的好人敢于出来帮助需要帮助的普通人,即通过先帮好人最终使得整个社会都受益。

  “遇见老人摔倒,你就去扶。要是他讹你,我们帮你打官司,如果败诉,我们替你赔偿……”一句“撑腰体”,在2011年风靡全国。谈方教授真正践行了这句话。中国好人网设立了“搀扶老人风险基金”,并为好人们组建中国第一个公益律师团提供法律援助。据了解,昆明市文明办也模仿好人网,做出了类似“搀扶老人风险基金”的承诺。

  “遇见老人摔倒,你就去扶。要是他讹你,我们帮你打官司,如果败诉,我们替你赔偿……”一句“撑腰体”,在2011年风靡全国。谈方教授真正践行了这句话。中国好人网设立了“搀扶基金”,并为好人们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公益律师团提供法律援助。据了解,昆明市文明办也模仿好人网,设立了“搀扶基金”。

  ■党史学者:公益组织需要政府支持

  “哪里有宗教,哪里就有公益慈善事业。宗教公益是宗教本身的性质所要求的,是宗教精神的体现。”广东党史学会副会长莫岳云在论坛上说。

  莫岳云曾经在港澳做过大量的入户调查。他说,香港澳门是一个多元宗教并存的地区。信教人口约占港澳总人数的一半以上。长期以来,港澳宗教界形成了积极从事公益事业的良好传统。在救灾、扶贫、孤儿救助、残障养护、助学、医疗、教育、文化和社会服务等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和影响。他举例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香港宗教团体通过中联办向灾区捐款达10.6亿港元。

  莫岳云说,宗教界是社会公益事业的一支重要力量。“据有关资料记载,我国有信教群众1亿多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0%以上。应该发挥宗教界在社会公益事业和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

  结合内地的实际状况,莫岳云谈到了港澳地区宗教公益事业的启示:“充分发挥非政府组织在社会救助与社会服务中的作用。同时,重视宗教团体在公益慈善事业与社会服务中的作用。”莫岳云说,“内地的宗教慈善力量其实比青年团做得还好,只是相关报道很少。他们不单单只是3月5日‘学雷锋日’做公益,而是长期做。”

  记者在论坛上了解到,不单是宗教慈善力量,近些年如雨后春笋般成立的草根公益组织无疑也需要政府来面对和适应,并出台指导和照顾政策。

  ■伦理学专家:“谁是好人?”

  “说谁是好人,那么相对的,谁不是好人?”广东伦理学会副会长罗明星教授一上台,就抛出了这个问题。

  罗明星说,小悦悦事件中,看似没有施以援手的18个路人不是好人。但是,他们可能只是此时此地没有做好人。在生活中,他们可能是尽职尽责的好父母。对于子女来说,他们就是好人。好人的标准似乎难以评判。

  罗明星从一个伦理学专家的角度阐释了好人的概念——好人是道德高尚的人,是他人利益与自我利益统一的人,是生活在“好人假设”中的人。“人皆有恻隐之心。把他人假设成好人,与自己做好人同样重要。因为有了善的观念,你才会有善的发现。”

  “十个人在电梯门前排队,一个后来者插队。而电梯只能乘下十个人,那么插队的人就能优先乘上电梯,第十个人就上不了电梯。”罗明星举例道,“不讲道德者优先得利益,就会使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下降。所以需要出台‘好人制度’保障好人们的群体性利益,激发大家都做好人。”

  ■官员:好政策来自草根的启发

  “一二十年前,你们谁在广州街头没被偷过?”广东省文明办副主任林海华向嘉宾们问道。

  “但现在,社会已经安全了很多!”在省委工作20年的林海华说。“我们做了大量工作,但还不够。”他介绍,中央文明办受中国好人网启发,评了“中国好人”。广东省每个季度也都评“广东好人”,并在电视台推出了“凡人大爱”栏目。在“小悦悦事件”后,广东省委宣传部拿出15万元支持中国好人网,拿出60多万“帮好人”。省里在过年时都会出资,并要求所在市县配套出资,关爱好人。林海华表示,按照中国好人网“帮好人万里行”的模式,省文明办即将启动“善行南粤千里行”活动。

  尽管领导讲话被安排在最后,但林海华并不以为意,他希望“大家多提意见,来完善我们的制度。”

  受中国好人网启发的不只是官方,还有广东人民出版社。为了弘扬好人精神,该社主动联系了中国好人网,出版了《中国好人》一书。该社总编辑卢家明在论坛上表示,自己深受好人们的感染,将在今后的工作中践行好人精神,出版更多的有教育意义的好作品。

  论坛围绕“说好人、帮好人、做好人”的主题,交流经验和做法,探讨理论和实践,协商合作与活动。

  在自由交流时,刘志良向参会的好人们深鞠一躬,表达了自己的感激:“这一趟,我是带着问题来的。没有白来!通过这次分享,我们会形成一股力量。”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