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辆自行车 穿越1400公里羌塘无人区(图)

发布时间:2017-11-06 19:44 | 来源:扬子晚报 2017年11月05日 第A06版 | 查看:446次

他用电影展现极限运动爱好者真实的户外探险故事

孔小平

《七十七天》海报。导演兼男主角赵汉唐。

3日,电影《七十七天》上映,这部电影首次真实呈现了“羌塘无人区”令人窒息的壮美,以及极地环境的恶劣残酷。影片取材于杨柳松徒步横穿羌塘真实经历和他所著的《北方的空地》,当年杨柳松、一个人、一辆自行车,走完1400公里的羌塘无人区,凶险程度远胜于攀登珠峰。女摄影师蓝天在高原经历劫难后高位截瘫,在轮椅上找寻新生,两个人相遇、守候。片中,导演赵汉唐兼任男主角,江一燕饰演蓝天。 昨天下午,赵汉唐来到南京,在卢米埃影城接受扬子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他有些庆幸地说,“活了半辈子,想干一件自己想干的事”,这部电影可能是展现羌塘无人区的孤品了,随着可可西里申遗成功,民间组织和个人以后应该很难进入了,更何况大几十号人的电影剧组。

扬子晚报记者 孔小平

源自真人真事,杨柳松闯入“世界第三极”

在看电影之前,记者就查阅资料了解到:羌塘,在藏语中意思是“北方高地”,特指藏北高原,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是我国地势最高的一级台阶,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

资料显示,羌塘无人区近30万平方公里,直至20世纪70年代,羌塘无人区在中国大陆的版图上都是一片神秘所在,被称为“生命禁区”。时至今日,进入过它的人仍寥寥无几。采访中赵汉唐也告诉记者,除了南极和北极,羌塘无人区被称为“世界第三极”。《七十七天》剧组拍摄的第二年,陈聪明推着自行车,沿着当年杨柳松的路线进去了,后来失踪了,只发现了他的自行车。第三年,吴万江历时53天横穿了无人区。

杨柳松是2010年时把他的这一次经历发表在网上,那时赵汉唐就看到了。后来他又偶然看到杨柳松的《北方的空地》这本书,就萌生了把它影视化创作的念头。故事主线围绕男主角杨柳松,一场未知的旅程,如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般,一路迎面而来的是各种艰险,而内心却不畏恐惧,因为在其内心,有一份对自由的渴望,同时也有蓝天坚毅的微笑在坚定地支持着他。

赵汉唐告诉记者,读过杨柳松帖子和图书的人都知道,杨柳松这个人可谓极其“执拗”,他在徒步穿越羌塘无人区过程中,走他人不敢走之路,即便遇到各种艰险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

深入无人区,拍摄电影也成一种极限挑战

赵汉唐告诉记者,拍摄这部电影,剧组没有去到羌塘无人区的腹地,但去到了羌塘的普若岗日冰川,还去了可可西里的边缘,还有昆仑山脉,还去了阿尔金无人区,因为里面有沙山,牦牛和藏野牛等特色动物。电影中的盐湖是在柴达木盆地拍摄的,“那个盐湖是我自己当年旅行时发现的,那时就觉得它一点也不比玻利维亚的’天空之镜’差。”剧组辗转拍到那里时,整体都已经很疲劳了,但盐湖的美景让大家非常开心,光线变化不断,景色也特别美。

很少有剧组可以这么深入到无人区拍摄,面对这么高的海拔,这其实对整个剧组工作人员的考验是非常大的。赵汉唐当时用了他自己攀登雪山总结的经验,包括请来了他当时登山的协作队来到剧组。三年拍摄下来,剧组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高原反应引起肺水肿、脑水肿。

“诗”和“远方”是什么样?

户外极限运动爱好者眼中

“远离人烟固然危险,却能让你感受壮美山川”

“大概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了一个人旅行,后来我跟杨柳松联系上后畅聊也发现,我们的旅行,都没有具象的理由,并不是生活不如意或者失恋(哈哈),都不是,只是因为我们心里都还有一个‘远方’。”赵汉唐这样告诉记者。

赵汉唐不仅是一个演员,更是一名户外极限运动爱好者。他曾开着车,一个人冲进荒无人烟的青藏高原、藏北无人区、塔克拉玛干沙漠、帕米尔高原、瓦罕走廊…… “远离人烟,固然有危险和辛苦,但老天也会赐给你特别奇妙的礼物,每天都能感受到山川大地的壮美。”坐在记者面前的他,向记者描绘他见过的景观:夕阳西下,坐在车里喝着热水,一群藏野羚羊从车前跑过;高原上的“斗转星移”,入夜时,北斗星的“勺柄”和地平线是平行的,黎明前最冷的时候他常常被冻醒,于是有机会看到那一刻的北斗星转换了角度,勺柄完全与地平线垂直了——那是一种可期的象征,一夜的寒冷折磨即将过去,太阳就要回来了,光照到你身上时,你会重新暖回来的;也曾开车在像波浪一样的沙丘上,银色的月光下,车里放着音乐,恍惚感觉自己开车在外太空。

“雪山是有生命的,你可以感受到它在微微颤抖”

他喜欢去的都是“极致”的地方,比如每一两年就去爬一次雪山,目前下来已经爬了四座五六千米级别的雪山。

上了冰川,他们就要结组,拴成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有一个人掉进冰裂缝里面,前后的人就卧倒,再集体把他拉上来,“上了雪山,你会发现,雪山是有生命的,你可以感受到它在微微颤抖,因为冰川下面都是地下河。”赵汉唐告诉记者,有一次爬雪山遭遇了三四天的冰雹,冰雹砸在头盔上叮当作响,有人中途就撤了,剩下的人中途还要横切雪坡,这下面是很深的冰裂缝,现在回头想想,如果当时有一个人出现趔趄,其他人是没有办法制动的,但那会没有一个人想停下来,心里想的是都到这里了,死就死了。大家一起爬,到了5000米时,云层都在自己脚下,整个环境突然都安静了,“雪山,远看是座山,但是等你爬上去到了它的怀抱,它变得特别庞大,那会人真是渺小啊。”他说下来后问队友,什么时候最害怕,大家都说是5000米之后,头几天的狂风呼啸,倒是激励自己往上爬,但5000米后的宁静,反而心生了一种恐惧。“每次爬雪山,晚上睡在冰面上时心里总是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爬雪山了,可是一下山,回头再看这座雪山时心里又在说:我还得再来!”

“一次旅行解决不了具体事情,但可以改变内心”

如今很多人都会说“诗和远方”,赵汉唐告诉记者,命运给了我们一个固定的轨迹,如果接受,走下去就是按部就班,压抑天性,敢不敢走出去,是我们要去选择的。“因为人生每个阶段追求是不一样的,所以对我来说,就像我们在电影里呈现的那句话,‘活了半辈子,我就想干一件自己想干的事情’。自由的前提是什么,其实就是你能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赵汉唐告诉记者,男人是金属器物,这种苦行僧的旅行就是一种磨砺,每年都会这样去旅行,让自己恢复光泽,回到现实生活中各种事情又会让自己锈蚀。就这样周而复始。“一次旅行解决不了生活中的某个具体事情,但可以改变内心,这样再回到现实,原来那些过不去的坎,也都不是问题。”

等今年忙完《七十七天》,赵汉唐说,工作上他还会继续拍这样的户外电影,包括登雪山和帆船,讲当下年轻人的故事,类型上会有调整。而旅行上,他也想好了,准备一个人再开车出去,这次想去冬季的藏区。

■链接

羌塘无人区 和可可西里

羌塘位于西藏自治区北部,昆仑山脉、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之间,这里完整保留了大自然原始的生态面貌,奇特的喀斯特地貌,它不仅是野生动植物的天堂,同时也是一个具有丰厚沉积层的文化沃土。

杨柳松在他的帖子里写着——大羌塘,藏语“羌塘”,意为北方的空地,狭义指藏北无人区,实则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尔金无人区、昆仑山无人区,这四个无人区连片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有的超级无人荒原。在讲述野生动物保护的《可可西里》电影上映后,由于可可西里的概念被炒热,以至于大家一度用可可西里代替了这片广袤的荒原,实际上,可可西里不论是行政疆域还是地理疆域都只是大羌塘这片土地的一小部分。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