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单腿女教师 坚持“跳跃”上课19年(图)

发布时间:2017-11-06 20:04 | 来源:新京报 2017年11月05日 A10版 | 查看:511次

小学女教师孟凡芹12岁时因伤截肢;为不影响写板书进度,练习3个月单腿跳跃

山东省枣庄市陶庄镇种庄中心小学教师孟凡芹在和孩子们做游戏。左腿被截肢的孟凡芹,单腿站立、跳跃上课已19年。图/视觉中国

孟凡芹放下抱在臂弯的课本,转身将左腿拐杖摆放到讲台一边,抓起粉笔。黑板上的板书从左写到右,孟凡芹跟着书写的方向,跳跃着移动。

  这是山东省枣庄市陶庄镇种庄中心小学的一节英语课,孟凡芹是任课教师。12岁那年,因为一次意外,孟凡芹的左腿被截肢,成为一名残疾人。1998年,师专毕业的孟凡芹当上英语老师,从那时起,因为拄拐导致行动不便,可能会拖慢课堂进度,孟凡芹开始练习单腿站立,跳跃着上课,19年来始终如一。

  “单腿教师”孟凡芹引发关注,网友们评价为“最伟大的坚持”。日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孟凡芹介绍,长期的单腿承压,导致严重的静脉曲张。其表示,教书育人是自己的本分也是梦想,只要身体允许,会一直坚守在三尺讲台上。

  单腿教师走上讲台

  变故发生在1987年,这一年5月,12岁的孟凡芹上山放羊时摔了一跤,左腿骨折。乡村相对落后的医疗条件,放大了这一跤的后果:由于处理不及时,伤口感染,孟凡芹的左腿不得不截肢。

  30年后,孟凡芹回忆起这一年时说,自己如同“坠入万丈深渊”。她说,自己找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反复读,强迫自己“接受现实,重新振作”。出院后的孟凡芹拄起双拐,重新回到学校。

  孟凡芹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从小就有当老师的梦想,左腿截肢后,一度担心从此再与三尺讲台无缘,但是老师和同学的鼓励,反而激发了斗志。1996年,孟凡芹考入枣庄师范专科学院英语系,成为一名师范生。

  两年后,打击接踵而至。1998年,毕业待分配的孟凡芹,再一次遭遇到挫折。因为腿部残疾导致体检不合格,孟凡芹无法像其他同学一样,分配进入学校。回忆这段经历,孟凡芹连说“欲哭无泪”,在她看来,自己仅仅是腿部残疾,教学基本功和身体状况都符合要求。最终,在多方帮助和奔走下,孟凡芹还是走上了讲台,成为一名农村小学的英语老师。

  单腿教师,曾经引发家长的普遍质疑。很多家长担心,孟凡芹的身体状况无法适应教学工作,会拖慢教学进度。这些话,孟凡芹听了不少,她想证明自己。

  练习三个月“单腿跳跃”

  乡村学校没有像样的多媒体设备,课堂主要依靠教师板书。尽管经过练习,孟凡芹能够写一手流利地粉笔字,但是如果要调整书写方向,她需要拄着拐,从讲台这头走到那头。

  孟凡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劣势。一节课要来回十几次,她不希望在“走路”上浪费太多时间。1998年的秋天,孟凡芹开始有意识地练习“单腿走”。

  所谓“单腿走”,就是只依靠右腿“跳着走”。孟凡芹近百斤的体重,全部压在右腿上,一节课45分钟下来,很快就出现腿麻、走不动路的情况。学校领导和同事考虑到孟凡芹的情况,多次提出“坐着上课”,但是孟凡芹都一口回绝。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是一名教师,坐着讲课”总觉得怪怪的“。

  根据身体状况,孟凡芹制定了练习方案:跳绳、爬楼梯乃至打乒乓球,都是训练项目。孟凡芹说,自己没事时就会在学校教学楼上上下下地走,而且不拄拐,为的就是锻炼腿部肌肉。

  从一开始的气踹吁吁,没多长时间就需要扶着讲台休息,三个月的练习下来,孟凡芹可以自如应对单腿跳跃45分钟的状况。于是,种庄中心小学的课堂上,多了一名蹦蹦跳跳的英语老师。那一年,孟凡芹23岁。

  如今努力适应假肢

  从上到三楼需要十分钟,到如今两三分钟,种庄中心小学校内,总有孟凡芹来去匆匆的身影。

  也并非没有出现过意外。孟凡芹说,2015年冬天,下课后着急回家的她在一个楼梯拐角处摔了大跟头。“身上都是血,尾骨也受伤,在医院躺了很久”。

  当时没有人知道的是,此前不久,孟凡芹的丈夫因为车祸导致骨折,卧床在家长达13个月。而当天,孟凡芹正是惦记着快些回家照看丈夫,才不小心踏空。

  在种庄中心小学校长李祥看来,尽管腿部有残疾,但是孟凡芹一直多次拒绝学校给予的特殊照顾。“她跟我说,该排多少班就排多少班。”李祥介绍,由于师资短缺,很长一段时间内,孟凡芹是学校唯一一名英语教师,每天上四五节课是家常便饭。“这样算下来,她一天要跳三个多小时。“

  新京报记者获悉,目前孟凡芹所带4个班级,平均分都在97分以上(满分100分)。此外,孟凡芹还曾经代表学校参加全区教学比赛,并获得第二名,这是这所乡村学校曾经取得过的最好名次。

  孟凡芹单腿上课的事迹引发关注。今年10月份,山东省慈善总会和山东省假肢矫形康复中心联系孟凡芹,为她免费装上假肢。孟凡芹说,自己将像练习单腿跳跃一样,努力适应假肢。

  ■ 对话

  “单腿也好,坐着也好,只是尽教师的本分”

  19年的“跳跃”,孟凡芹患上了严重的静脉曲张,腿部时常莫名的疼痛。昨日,孟凡芹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希望通过与假肢的磨合,早日丢掉拐杖,以更好的成绩回馈社会关注。

  新京报:适应“单腿跳跃”的感觉怎么样?

  孟凡芹:我以前就算是比较爱运动的,但是要一下子适应蹦着上课,还是很困难。刚开始很累,后来就反复练,用三个月调整 ,在台阶上跳,平常在家,能跳也尽量不拄拐,这样才算是练出来。

  新京报:这样一节课下来,身体是什么感觉?

  孟凡芹:觉得腿很重,抬不动。正常人的体重是两条腿分担,我这样等于一条腿承担了全部重量,很吃力。那种感觉就是使不上力,脚后跟很痛,整个人轻飘飘的。

  新京报:跳跃着上课,对身体会产生什么影响?

  孟凡芹:十几年下来,我的右腿现在有静脉曲张,而且很严重。

  新京报: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装假肢,还坚持要做老师?

  孟凡芹:我觉得自己还能坚持,而且装假肢的费用也比较贵。当老师是我从小的梦想,为了站上讲台曾经付出很多努力,也吃了不少苦。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老师是一个光荣的职业。

  新京报:学生能接受一个跳着上课的老师?

  孟凡芹:学生们一开始当然都是很奇怪,也有人觉得看着新鲜吧,但是都能适应。而且有一个意外收获,因为我本人相当于给学生做了一个示范,所以我们班的学生往往会更加努力。

  新京报:如何看待因为单腿上课,成为“网红教师”?

  孟凡芹:我没觉得自己红了,作为一名教师,而且身体有残疾,想要不拖累学生才这么做。讲台上要来来回回的走,拄着拐肯定不方便,所以才这么做。在我看来,单腿也好,坐着也好,都只是尽到教师的本分。

  新京报:未来还有什么打算?

  孟凡芹:最近我装了假肢,还是熟悉和练习阶段。往近了说,我希望跟假肢磨合好,争取早日把拐杖丢开,这样我行动就更加方便了。装假肢是免费的,也是社会对我的关爱吧,我希望未来能够回报社会,把书教好,把本职工作做好。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煜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