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如何抵抗时间和欲望的侵袭(图)

发布时间:2017-11-07 19:42 | 来源:检察日报 2017-11-03 06版 | 查看:438次

  张录芳

  影片海报

  正义有时犹如一千个人眼中的哈姆雷特一般,有多重面孔。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正义受到个体主观认知的影响,尤其是随着与自身利害关系的亲疏远近而有不同的感知。同样,正义的实现也有多条途径。其中,自力与公力是最为常见的两类。但是,一般而言,两者在民事领域才可以相互并存,而刑事领域中绝大多数的正义,则要依靠公力来实现。

  在刑事领域,过多的自力救济,容易导致私人报复,而“私人报复往往容易使社会陷于相互侵犯的恶性循环之中”。尽管如此,囿于对司法的信心不足、对漫长程序的无望等待,实践中,自力救济依然大量存在于我们身边。各种所谓的私人侦探、讨债公司,即是人们潜意识当中寻求正义的欲念在现实中的体现。电影《寻求正义》的主人公杰拉德就为了尽早实现正义而选择了自力复仇。

  杰拉德妻子被强奸。一个自诩为替天行道的神秘组织头目西蒙主动提出:由他们私下处置凶手,而杰拉德只需要帮一些跟踪之类的小忙作为回报。为了说服杰拉德,西蒙历数了公力救济的不足:DNA检测需要至少半年、被害人得一遍遍回忆噩梦、强奸犯认罪后可能只会被判11个月徒刑……相较而言,由他的“组织”解决,无疑是一条捷径。复仇心切的杰拉德同意了。隔天强奸犯就被人枪杀。杰拉德以为就此可以忘记过去,重回平静生活。岂料,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西蒙要杰拉德杀死一个叫瓦尔恰克的罪犯,这远远超出了杰拉德的限度。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了解到瓦尔恰克居然是一个调查记者。冒着与组织反目的风险,经过深入调查,杰拉德最终发现了一个隐藏在文明社会当中的私人报复组织。这个组织将人道、理性、正义隐喻成暗语“饿兔子跳”,广泛招募那些暴力犯罪的被害人家属。组织成员都是由于在法律程序中寻找不到理想中的正义,于是选择参与组织寻求正义。

  最初,组织只处决强奸犯、杀人犯等十恶不赦之人。但之后西蒙扩大范围,任何在他看来不应该活的人都被列为处决对象。发展到最后,包括瓦尔恰克在内,凡对组织不满、试图揭露组织秘密的人都遭到了暗杀。杰拉德也未能幸免,他被西蒙捏造为恋童癖,遭到其他被害人家属的暗杀。每一个参与组织的人,都在“为家人营建一个安全宜居的城市”而干着自认为正义的杀人事业。可是一不小心,自己反而沦为正义的牺牲品。

  倘若从事物的自洽性来理解,这个将正义视为最高理想的组织,却将暗杀——这种为法治社会所唾弃的野蛮手段奉为圭臬,这种用非正义的手段来实现的所谓正义,无论如何都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正义,更与组织设立的初衷相互背离。之所以出现这种矛盾,根本原因在于操纵组织的西蒙具有普通人所具有的人性弱点:自以为清洗是对社会负责任的体现,但是这种优越的权力反过来却冲昏了头脑,致使不知不觉间将个人喜好憎恶凌驾于正义之上。

  从这个层面来理解,这部电影恰恰讴歌了司法程序的确定性。不可否认,公力救济的确存在诸多不足,繁琐的程序只是其中之一。但从长远来看,比起将正义之剑交与个人可能产生的巨大的不确定性,稳定的司法程序带来的可预期性所产生的“红利”总会惠及绝大多数社会成员。个人品行总是容易招致欲望、感情和利益的影响。一旦生杀予夺大权掌握在个人手中,则正义与非正义的界限就可能随着主宰者的情绪起落而起伏不定,陷入罪刑擅断几乎成为必然。只有程序,才能确保司法的稳定性和确定性。诚如贝卡利亚所言:对刑罚的无知和刑罚的捉摸不定,无疑会帮助欲望强词夺理……如果不建立一座社会契约的坚固石碑,法律怎么能抵抗得住时间和欲望的必然侵袭呢?本质上,这正是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在司法领域中的体现。

  借用法理学的概念理解,“饿兔子跳”组织理想中的正义应该属于实体正义,而他们采取的暗杀手段则关乎程序正义的范畴。显然,由于程序上的非正义,导致组织所追求的结果上的正义也变得不正义。可见,在同等条件下,程序正义具有比实体正义更优越的地位。完美的程序不一定能推导出完美的实体正义,但起码可以避免最大的不正义。

  由此观之,繁琐的程序表面看起来属于司法瑕疵,但恰恰是为了实现实体正义所必须付出的成本。理性的司法人员需要做的,是将法律的确信与人性的良善结合起来,通过不断优化司法权配置尽可能减少这些成本,进而实现司法效益的最大化。

  实践中,一起案件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回重审,一拖数年,尽管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所谓的实体正义。殊不知,这个拖延的过程就是对正义最大的消耗。或许正是考虑到这一点,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如果发回重审的案件被再次上诉或者抗诉,第二审法院应当作出最终裁决,不得再次发回重审。其背后的隐喻就是:如果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依然无法找到真凶、实现正义,相比较冤枉一个无辜之人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释放掉可能的犯罪嫌疑人,就是最好的正义。

  贝卡利亚在论及刑罚的及时性时,用饱含深情的笔触写道:诉讼本身应该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结束。这里,行若无事的司法官员享受着安逸和快乐;那里,伤心落泪的囚徒忍受着痛苦,还有比这更残酷的对比吗?这同样提醒执掌司法权柄者:在保障案件质量的前提下,在尽可能短的时限内作出裁决,不要让公众在看不到尽头的等待当中,消耗掉司法正义。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